第一章 鬼婴
黑色疯子2016-11-28 16:443,596

  冬天的夜晚,路灯下偶尔的人群穿着棉大衣匆匆而过,不知不觉天空中已经飘起雪花,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出现在市中心医院门口,伴随着急促的刹车声。

  人们不禁侧目而望,这时车上出现一个青壮年,他神色仓促,将车上一个满是鲜血的男子扛在背上,急冲冲的向着医院大门跑去。

  “医生,救命啊!”那壮年对着值班护士说道。

  “先去挂号,对了你是要看内科还是外科?”护士看了那人一眼说道。

  那人立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他也不知道背上这人的病是内科还是外科,就在这时他背上的人吐出一口鲜血,鲜血洒在了医院光洁的地板上。

  “唉,你别吐这里啊!”那护士看着这一幕急了眼。

  “吵什么?”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上来,他看见背上那人瞳孔外翻已经处于死亡的边缘。

  “快将他送进手术室!”这时那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说道。

  众人将他背上的男子抬了下来,这时他们才发现那位已经昏迷过去的男子是一位驼背,并且他背上湿漉漉的,像是里面的肿瘤快要破裂开来。

  “先拍一张x光片吧,你先到收费室将医药费交一下。”医生对着那男子说道。

  “什么?为什么要我出医药费?”那男子脸色一变,大声地说道。

  “那人不是你的亲戚之类的吗?如果你不是那你就联系他的亲戚好了!”医生说道。

  “我怎么知道他有那些亲戚!我是看他晕倒在雪地里有些不忍心才将他送过来的!”那男子说道。

  医生皱起了眉头,这种病人他也不敢下命令去给他做手术。

  就在这时那护士却一脸惊慌的走了过来。

  “x光的结果出来了!”护士颤抖着说道。

  “是他背上的肿瘤要裂开了吗?”医生说道,看之前他驼背上的血迹他分析道。

  “那不是肿……瘤。”护士声音颤抖地说道。

  “坏死的肌肉组织?”医生反问。

  “那里面是个……婴儿。”护士颤抖着说道,护士脸色苍白仿佛被吓得不清。

  “芳姐,上班时间可不允许睡觉的!”医生调笑道。

  “真的!你快去看看吧。”那位护士一脸焦急地说道。

  医生看着她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脸色也有些严肃起来,一转身便向着手术室走去。

  驼背趴在手术台上,背上的肿瘤像一座小山,上面有些地方已经破开鲜血直流。

  “刘医生你来了,这人背后……”其中一人说道,然后他还没有说完刘医生便打断了他。

  他从仪器上观看x光的结果,突然他握着鼠标的手颤抖起来。

  驼背里面确实是一个婴儿的模样,更让他感到恐惧的是那婴儿的位置还在不断变化。也就是说那婴儿还活着。

  太荒缪了!即使刘医生看着x光结果还是不敢相信。

  那里面真的会是人类吗?

  刘医生感觉心底直冒凉气,整个手术室笼罩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突然手术室的门嘭的一下关上,手术室中三人本来神经就紧绷着,门关上发出的声音让他们心中莫名一颤。

  其中一声快速地跑到门边,刚举起手想要敲打门,然而他的手却停在了半空中,浑身颤抖发出一声尖叫。

  刘医生也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他和另外两人跑了过去,在看见门外的那一刻他也呆了。

  门外面笼罩着一层黑色,本应该是医院的景象此刻已经完全消失。

  其中一人奋力地敲打着门,然而却丝毫没有用处,门像是已经被锁死。

  就在这时一道怪异的声音响起。

  三人颤抖着回过头去,在驼背的身上趴着一个浑身鲜血的婴儿。

  刘医生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婴儿看向他的眼神,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三位医生身死手术室的消息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各界发声要求严惩凶手,然而第二天报社便出来澄清,上面说三人的死亡属于一场意外的医疗事故,机器漏电什么的,上面还附着各类专家的证明,既然如此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该赔偿的赔偿、该追责的追责,生活还是平静如水。

  在一片郊外,两栋老房子孤单的立在那里,看房子上面已经老旧的白漆,大概那两栋房子立在那里已经有二十年了。

  在两栋房子之间是一块水泥地,一个青年正蹲在地上聚精会神,而在他的面前是一条眼镜蛇,眼镜蛇昂着头吐着信子。

  突然青年闪电般的伸出手,一手抓住了蛇脖子,顿时蛇尾缠绕在青年的手上。

  一位四十多岁的人此刻正站在楼上,他看见这一幕眼睛不起丝毫波澜,仰着头将酒瓶里的酒往嘴里猛灌。

  “哈哈,我终于抓住你了!”青年抓着眼镜蛇兴奋的大叫。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酒瓶子向他飞来,青年反应很快,当他闪过身酒瓶就在他脚边破碎。

  “老家伙,你干啥呢!你又喝晕了?”青年瞪着眼向楼上那人大骂!

  “老子喜欢!你不服啊?”他嘴中含着酒气说道。

  青年名叫彦洛,而楼上那人确实是他老子,彦洛脸色一黑。

  “今晚炖蛇羹,看我不馋死你!”彦洛恨恨地说道,说完便走向了旁边的房子。

  一对父子却住在两栋不同的屋子里,这件事说起来都很怪异,然而彦洛却不觉得奇怪,因为他已经这样生活了二十年,酒鬼老爹的屋子是不准让他去的。

  小时候他也好奇为什么酒鬼老爹不准他去他的房子,并且夜晚他悄悄的进去过,那晚他只看见老爹家供着几尊菩萨,屋子里贴满了奇怪的符纸,然后他就被他那酒鬼老爹从楼上给扔了下去。

  那天彦洛哭了一晚上,亲父子啊,真从二楼往下扔!太让人心寒了!

  从那以后彦洛就再也没去过酒鬼老爹的房子,倒是他有时候来彦洛家。

  这不,循着蛇羹的味道又来了。

  “小彦,在吗?咱两父子好久没聚了,喝一个!”他提着两瓶酒就进来了,脸上还带着酡红,显然是喝了一天。

  “哼!你还知道过来?今晚的蛇羹就不给你吃!我宁愿给小黑吃!”彦洛说道。

  酒鬼老爹本来酡红的脸在听见小黑的那一刻瞬间变白!

  “小彦你又在吓爸爸!小黑早就死了!那埋小黑的坑还是你挖的呢!”酒鬼老爹神色紧张地说道。

  彦洛看着地上的小黑在他脚边跳跃。

  “哦,我好像记起来了,小黑确实死了。”彦洛说道。

  小黑到底死没死这个话题他们争论了很久,每次说道激动处酒鬼老爹总是给他两巴掌然后一溜烟儿跑回自己的房子,他好像被吓得不轻。

  听见彦洛的话父亲脸色缓和起来。

  两人在桌子上吃着蛇羹,就在这时父亲却开口了。

  “彦洛,现在你也不小了,去读个大学吧。”老爹说道。

  “什么是读大学?”彦洛反问。

  “就是让你出去祸害别人的意思。”老爹说道。

  彦洛顿时脸一黑,自己什么时候祸害他了?反倒是这几年他耳光、脚踹、楼上扔酒瓶,花样层出不穷。

  “不用了,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方式,你看多好玩。”彦洛说道。

  “我不喜欢!我才四十我觉得以我现在的魅力还可以倾倒几个小妹妹。”老爹说道。

  “难道你忘了我娘了吗?她泉下有知看你这么风流,说不定会再上来和你再续前缘。”彦洛淡淡说道。

  不知为何老爹此刻却端正地坐在那里,脸上一片严肃。

  “小彦,有件事我藏了二十年,今天我必须得告诉你了。”老爹严肃地说道,丝毫没有了以往醉鬼的模样。

  “恩,你说吧,我听着呢。”彦洛往嘴里扒了口饭。

  “其实你是我生出来的!”

  “噗!”

  彦洛将嘴里的饭一口喷了出来,全喷在对面老爹的脸上。

  老爹神色如常地将脸上的饭粒给抹了下来,彦洛看见这一幕感觉气氛紧张起来。

  彦洛正在等他的下一句话。

  “算了,不说了,你本就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上,当初养着你是想看看你到底是什么,现在你该去见识外面的世界,而我也该离开这个地方了。”老爹说道。

  “切!爱说不说。”彦洛说道。

  “这是存折,建设银行的卡,这里面的钱能够让你花一辈子了,爸爸还给兰交大学捐了一栋教学楼,明天你就去那里上大学吧。”父亲说道。

  说完他就离开了,回对面的房子准备睡觉。

  莫名其妙!

  彦洛没有理会桌上小卡片一样的东西,从碗中夹起一块蛇骨扔到了地上。

  “小黑,慢点吃,上面刺多别卡着喉咙。”彦洛对着空无一物地地板说道。

  然而地上那块蛇骨却慢慢地消失,仿佛地上真的有条看不见的狗。

  啊!

  房子那边突然传出父亲的惨叫声!

  彦洛扔下饭碗就冲了出去,到了父亲的房子却只看见他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

  “老爹!你咋了?”彦洛跑上去抱着他大喊。

  “果然……你迟早会害死我。”父亲说着,嘴里又吐出一口鲜血,他的腹部出现一条平整的裂缝,里面冒出的鲜血染红了地面。

  “离开吧,离开这里……去寻找你自己的秘密。”父亲说完头一歪死了过去。

  彦洛看着怀中的人,眼泪不自不觉便流了出来。

  突然彦洛咬开了自己的手指,将手指上的鲜血往父亲嘴里摸,之前自己受了伤小黑蹭上来舔自己的伤口,第二天小黑就死了,他和父亲将小黑埋了,可是那天傍晚小黑又回来了,始终陪伴在自己的身边。

  他希望这次能够有用。

  大厅上的几尊菩萨相仿佛正在盯着他,看着他的无助,彦洛如同疯了一般冲上去将那几尊雕像砸得稀烂!

  第二天早上、中午、傍晚,那酒鬼老爹也没有回来。

  终于彦洛绝望了,他挖了一个坑,将酒鬼老爹给埋了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望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望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