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团圆送别喜宴(第一部完)
杨千意2016-11-30 13:298,044

  这天鱼良生睡醒起来发现院子特别安静,诺兰、戈儿也不在,自己洗漱完吃了早饭二位夫人还是不见人影,这可是第一次,鱼良生坐在院落树下发呆。

  戈儿推门进来,给从身后抱着鱼良生说:“夫君早饭吃好了吗?”鱼良生也不回答也不说话。

  戈儿坐下来看着鱼良生说:“怎么了?这种不满意的表情,谁惹你生气了吗?”

  鱼良生瞥戈儿一眼没好气的说:“你惹我了,我都起来好久一直没出院,也不见你们两个跑哪里去,还是消失到天上去了。”

  戈儿笑起来:“我们哪里舍得离开你去其它地方啊!夫君不知道今天是我们大团聚的日子吗?大家都去帮忙,我与诺兰也不能坐在家里吧。”

  鱼良生才醒悟过来,笑着抱过戈儿笑说:“我真笨,竟然忘了这事,是我错怪你们。”说完深深吻着戈儿。

  戈儿把鱼良生的手从胸部拿开站起来说:“走吧,我带你去看看。”

  鱼良生跟着戈儿出北门,见北门外东面草地上很多人在忙碌着,一个一米来高的木台就快搭好,骆梁与化丛雅、化丛雨夫妻三人带着几个人在做最后的加固,诺兰也在那里帮忙。鱼良生走过去跟大家招呼完,准备帮帮忙,骆梁说:“你别动手,我们一会儿就好,以后出去外面有你累的时候。”诺兰也叫鱼良生别动手,让戈儿陪着去走走看看。

  在木台周围有三十多张中空的大木桌,又走到旁边去,看见正在准备几十个木架准备烤马车拉着已杀好弄干净的整羊,还有几头牛。大家也都跟鱼良生熟悉,都是从南方种植区、西部围场区、还有加工区的人过来帮忙,人人脸上都兴致洋溢,看见一些人正往这边运伐好的木段做桌子外周边做篝火堆,还有一些人在准备餐具、酒碗等东西,鱼良生也想帮帮忙都被笑着阻止,墨东川一边搭烧烤木架一边对鱼良生笑说:“你就该多陪陪戈儿,别来掺和事情,你与诺兰出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到时戈儿眼都望穿。”

  见鄯头、齐叔、都尔突、李陵川、于宏碁、燕哥、李子涵等男人都在帮忙扛木头,鱼良生自己到觉得不好意思,大家却都笑着叫鱼良生陪戈儿逛逛去吧,白熊殚诚都在诺兰旁边来回陪着。鱼良生与戈儿走走看看觉得自己这样站在这里反而不好,就与戈儿又回去了。

  中午诺兰带了餐食回来,见二人还在睡房里打闹,笑着说:“快收拾了出来吃饭吧,一会儿该有人来了。”又帮戈儿把衣服整理整理。

  就听瞿鸠溪在院子里说:“青天白日里三个人在屋子里面做什么?都恩爱成什么样子啦!”

  三人出来,瞿家两姐妹,珠玉音、齐琪格四人已在院里,大家招呼后去厅房做下一起吃午饭。珠玉音看着鱼良生笑说:“这因为要出去,估计这几天戈儿都累坏了吧,来姐姐给你块肉补补。”

  戈儿有些不好意思也把肉吃了,说:“姐姐这是笑话我呢?”

  齐琪格说:“玉音也是,这也值得说笑,分别在即很正常。”

  瞿鸠溪说:“我姐妹就没有人关心、心痛。”

  珠玉音说:“出去后关心你们的人像树林那么密,我们这些人的关心你也不用在乎,有你们疯狂的时候。”

  诺兰说:“你们这么无聊?就跑我家里说这些话。”

  齐琪格笑说:“这都快走了,我们来多看看你也不行?以前没男人的时候天天拉着不让人走,你说我们该心寒吗?”

  戈儿帮着说:“心寒去外面烤全羊哪里一起烤烤好些,晚了冻结成冰更不好办。”

  瞿叶馨说:“你们看男人多重要,以前戈儿哪里说得出这些话来,现在比我们还没边,脸色竟也比我们红润艳丽,不久前还含苞欲放,而今却是姹紫嫣红,这院落都变得春色撩人。”

  戈儿饶过去,一把吃肉的油手抹在瞿叶馨脸上,又跑开笑说:“这油面玉颜才真的撩人。”

  瞿叶馨也不去追戈儿,趁大家笑得不留神,抱着诺兰,就把脸在诺兰胸口衣服上抹,然后笑说:“戈儿都是你带坏的。”

  诺兰也不躲,任她抹完,又去拿了湿毛巾递给瞿叶馨,故作娇弱状说:“她是姐姐我是妹妹,我如何能管得了她。”又对戈儿说:“姐姐这是吃还是不吃,要不吃妹妹也好收拾干净。”

  戈儿说:“好啊,你竟也帮她们笑我,看我不抹你。”诺兰早站在桌边预防戈儿追来。

  一会儿吃完饭各人都把自己收拾干净,懒洋洋围坐桌边喝茶,诺兰说:“齐叔说下午不让我们还有宇文秋去帮忙,让我们家里等着,晚上来通知我们再去就好。”

  珠玉音说:“这好啊,我跟齐琪格也在这里沾光偷偷懒,趴一会儿。”说着趴在桌子上微闭双眼。

  瞿鸠溪看着鱼良生说:“你上次说人孝顺的事虽与常人不同,想想也很有道理,你现在给我们说说外面男人我们该如何分辨未婚好男人呢?”

  鱼良生喝着茶说:“这你们女人擅长吧,大多数已婚男人会在无名指带戒指,但也有很多故意不带的,好坏却难说,各有所爱嘛。”

  瞿叶馨说:“未婚、善良、对爱情要忠贞,长得起码看着顺眼,就像你这样也可以将就,这要求高吗?”

  齐琪格说:“还是关心的是找男人,竟不是找识得字的人。”

  瞿鸠溪说:“你是锅里有肉不知馋滋味,我们一千多年没嫁出去的苦你哪里知道,这好不容易出去一次,还不让顺便看看吗?”

  齐琪格笑笑说:“我也趴着休息会儿。”说完也趴桌子上闭上眼。

  鱼良生说:“这也得靠缘分,遇见了就珍惜,遇不见也没法强求。”又看看瞿家姐妹“以你们的容颜外面男人见了都得拜倒在你们姐妹脚下,但好坏却难说。”

  瞿叶馨说:“你直接说那些男人是为了我们身体不就行了。”

  鱼良生说:“为了身体也不是错,你们要是丑八怪难道还要男人都爱你吗?反之要男人是丑八怪你还爱他吗?你看都不想看,哪里还管他善良不善良。”

  瞿叶馨说:“这道理我们也想得通,但男人难道只为美色吗?”

  鱼良生说:“爱美之心人人都有,起码美是最开始的力量,想想要织女是丑八怪或牛郎是个三寸丁,七仙女长得难看或董永奇丑,还有那感人爱情故事吗?至于最后的爱情却不在善不善良上,善良也是相对的,善良也是看面对什么事而言。你跟你男人都饿了又没钱,你男人去抢了别人钱给你买吃的,对你是善良,对被抢的人来说就是遇上恶棍。男人与女人是否会彼此相爱,我想主要是看他愿意为你改变什么、付出什么,很多男人为了等到美人的身体满口谎言,这样的男人肯定不是爱情,除非各取所需倒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事后分离也没什么可抱怨。”

  瞿叶馨说:“那就多考验考验他?”

  鱼良生说:“大多女人都这么想,也这么做,但我以为这方法愚蠢又没用。很多男人为了达到目的可能脸都不要,更别提什么考验,一但达到目的再不珍惜,又去用样的方法找新的。考验过程越难,得到后就越觉得可以无视了,因为事已办成无需再努力。而很多好男人就因为你的考验他选择善良的离去,女人就说经不住考验的男人走了也不可惜,却不想想他是好男人就必需要经你考验吗?他爱你就必需要经你考验吗?人生多短啊,越是睿智的男人越是明白这个道理,爱应该是信任,相信对方,有一天发现信任错了或不爱了也不相互怨恨,顶多各奔东西嘛,非得要怨就只能怨自己的选择。人生也好、爱情也好,如登山行路,难免有迷失方向走错路的时候,回头再走过就好了,无需耿耿于怀,恰恰登山行路的回忆就在那迷失方向走错路的时段最难忘、最有乐趣。你喜欢就去爱,不喜欢时也不怨也不害,张开怀抱看世界,就会遇到那个等着你的人。”

  瞿叶馨听完喃喃说:“看来只能看天命吧。”

  鱼良生安慰道:“你们都觉得难,那些长得不如你们的不更无望啦!难道没听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们机会多得很。”

  瞿叶馨说:“话虽如此,你老是夸我们,却为何单单我们剩下呢?”

  鱼良生说:“这个道理很简单,漂亮优秀的女人选择多,选择一多就更难抉择。像你们姐妹这样琴棋书画样样精湛,又性情优雅的女人就更难找到男人,因为啊,配得上的少而追求者多。只古红颜多薄命有些道理,一来红颜薄命大家关注多就流传下来,二来难以抉择,不得已选择一个又常常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忧郁太多伤了身子。还是我刚才说的:张开怀抱面对世界,你有可能没那么优秀,客观看待自己、看待别人。”

  瞿叶馨说:“好吧,没什么用,但心里舒服点了,我也趴会儿。”

  大家都为晚上到来养些精神,鱼良生夫妻见姐妹都在这里,也不好回房间休息,都懒歪在椅子上。

  晚上都尔突来叫上大家去时,见十几堆篝火熊熊燃烧在四周,火堆外面几十米的地方散落着很多帐篷,木台周围已是坐满了人,台上也放着一张桌子,鄯头与齐叔坐在上面像鱼良生他们招手,都尔突带了她们上去坐,齐琪格、珠玉音、都尔突、坐了木台旁边的桌子空位,一会儿宇文秋也来了上木台坐。每张桌子都一样:下面放着少量碳火,桌子中空的地方架桌烤好的全羊,桌子周边放些馕饼、糕点、水果等常食之物,每桌边上又有一大木桶马奶酒。鱼良生坐在台上觉得怪怪的,像自己被围观了。

  鄯头见大家都已到齐,站起来大声转动着向四周说:“今天是我们大团圆的日子,一来为即将冒险为昆仑秘境出去办事的五人送行,二来为鱼良生、诺兰、戈儿三人永结同心而高兴,三为大家共同欢聚在一起,我们永远做一家人,共享这太平圣地,永不背叛,同心协力活着,今天尽情吃喝。”说着端起一碗酒,大家也都站起来端起酒,一起喊道:“敬天、敬地,干了!”大家也都各自吃喝起来,热闹非凡。

  鄯头也少有地端起酒敬要出去的五人与戈儿,众人回敬鄯头、齐叔也都高兴喝了。鄯头关心问问鱼良生与大家出去要准备的东西好没有,又说出去也没什么交代的,只是不要泄露身份,不要泄露昆仑秘境就好,事情办好自己自会亲自接大家回来,五人也都对鄯头深信不疑。

  吃得差不多时,大家陆续上台敬酒,说些祝福的话,被白熊殚诚咬断腿的于洋洋都在自己男人搀扶下上台敬了酒,并表示现在与殚诚也很和睦。划拳喝酒嬉闹到夜深时大家渐渐带着醉意回帐篷休息去了,常阔才上木台陪宇文秋坐在一起,诺兰、鱼良生平日里要好的:齐琪格、珠玉音、宇文芯、易梓格、都尔突、墨东川搬上台来坐一处,瞿家姐妹干娘金淼淼陪着姐妹坐着,李陵川、花姐坐在戈儿旁边。十几个人又多拿了些酒上来,还有没有分完的火烧牛肉也都全拿上来放倒桌子上。

  鄯头异常高兴地说:“今天我也陪你们闹,要喝醉了就睡这木台之上。”

  鱼良生、诺兰、戈儿又三人站起来单独敬了长辈鄯头、齐叔、李陵川、花姐的酒,李陵川与花姐热泪盈眶地看着戈儿,花姐把戈儿搂在怀里说:“孩子总算有了自己的选择,以后我们也就释怀啦!”

  齐叔说:“本来今天是为你们送行不该叫你们辛苦,但是要戈儿、瞿鸠溪把箜篌、月琴拿来弹上,我们一起唱唱一千多年都没唱的战歌可好?”大家一听都高兴,都尔突与齐琪格二人也都知道她们琴放何处,门也无锁就征得同意去取琴来。

  墨东川说:“齐哥这建议好,就是不知道大家都还能记得怎么唱吗?”

  鄯头微笑着说:“该都记得吧,我们以前艰难时就是唱着它度过的,今天为你们五人而唱。”大家又一起干了碗酒。

  不一会儿琴拿了来,又给瞿鸠溪、戈儿各单独搬来椅子,俩人坐定,琴抱怀中,先轻轻撩动琴弦,俩人相视眼神闪过,琴声渐渐起来,微风轻抚的夜里瞬间宛转悠扬,已经回帐篷的人听见琴音都出来各自站在帐篷边上,大家面向木台肃穆般站立,木台上的人也都站了起来,鱼良生也疑惑地跟着站起来。二人的琴音相互融合,清脆铿铿飞向远方,指头在弦上节拍几下,大家都齐声开唱,像排练得非常熟悉一样,众人一个字一个字慢而有力地唱到:

  天地辽阔和煦耀九州

  耀九州啊!

  沧烟寒水难久留

  难久留啊!

  残垣留给黄沙守

  向前向前一碗酒

  一碗酒啊!一碗酒

  玄黄之中漫途攸攸

  离散故人再牵手

  再牵手啊!

  踏开沧浪跃崇岭

  滂沱之中汗水流

  汗水流啊!

  似水流年不回头

  桑榆暮景说离愁

  尺璧寸阴惜相守

  啮雪餐毡终有头

  终有头啊!终有头

  苍苍莽莽救焚拯溺

  跌跌撞撞履险如夷

  涸辙之鲋伸出手

  纳履踵决也要走

  呴湿濡沫不为囚

  不为囚啊!不为囚

  金玉满堂在前头

  向前向前一碗酒

  一碗酒啊!一碗酒

  唱到这里一起随节拍跺脚、拍掌,轰轰声响彻云霄,又快速唱道:

  天地辽阔和煦耀九州

  沧烟寒水难久留

  残垣留给黄沙守

  向前向前一碗酒

  玄黄之中漫途攸攸

  离散故人再牵手

  踏开沧浪跃崇岭

  滂沱之中汗水流

  似水流年不回头

  桑榆暮景说离愁

  尺璧寸阴惜相守

  啮雪餐毡终有头

  苍苍莽莽救焚拯溺

  跌跌撞撞履险如夷

  涸辙之鲋伸出手

  纳履踵决也要走

  呴湿濡沫不为囚

  金玉满堂在前头

  向前向前一碗酒

  一碗酒啊!一碗酒

  在前头啊!在前头

  又一起随节拍齐跺脚、拍掌,鱼良生也是第一次听见这歌声,如此整齐划一而气势磅礴,被这排山倒海般的歌声深深感动流下泪来,大家默默站几秒钟,又各自回去休息了,木台上的人端起酒来共同干了一碗,都激动地流下久违的泪水。

  瞿鸠溪、戈儿收琴也是满脸泪水,众人默坐少许平复心情,鱼良生小声问戈儿:“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听你们唱过,也没听你们弹这曲子。”

  戈儿解释说:“以前大家艰难时,在荒芜的地方聚在一起才唱的,叫《胜歌》,后来来到这里头几次聚会还唱过,这已经好几百年不唱了,想是你们又要出征所以大家才一起唱歌送行,这首歌鼓舞着我们坚持走到这里,人人会唱,永远难忘。”

  齐叔激动地说:“唱起这首歌就有无穷的力量面对困难、解决问题,这也是鄯头写过唯一的一首歌,却也是我们听过的最好的一首歌,来,大家敬这首歌,敬鄯头。”众人又一起干了一杯。

  鱼良生没想到鄯头还能写歌,如此激励大家前进的歌,心中甚是佩服。

  戈儿说:“我们以后出去要是不顺利是也唱唱这歌,现在的世界总不至于当初那样艰难吧,寻个识得字的人,也不会缺吃少穿,事情一定会顺利解决的。”

  鱼良生赞同地说:“当然、当然,一定不会缺吃少穿,也不会委屈了大家。”

  鄯头说:“出了这里,遇到困难,受些委屈都正常,办成一件事总是会有曲折,只要大家不要灰心丧意,不要放弃,遇到坎就静下来想想,大家再一起商量,办法一定会有的。你们这次出去谁领头商量好了吗?”

  宇文秋说:“他们叫我领头,我也推辞不过,还是你决定看看,我的意思是鱼良生领头,必定他外面熟悉。”

  鱼良生马上表态说:“必需得文秋姐领头,她对宗教熟悉,外面我带路,其它杂事也都不再话下,我们都赞成文秋姐领头。”

  鄯头点点头说:“既然你们都赞成宇文秋领头那就这样定吧,文秋你也不要有压力,领头不过是多想着些事情,问题还是大家齐心合力去办,要有什么矛盾你给调解调解。”

  宇文秋说:“好,我听从安排。”

  鄯头问:“文秋家中事情可都交代好了?”

  常阔说:“都交代好了,我一日也不离家,万物仪我会看好的,至于星辰日月的变化我会及时向你回报,从目前情况来看还不至于很快有大的变化,区域巡视回报的情况我也都一一知道,白玉湖水位有些上涨但也还慢,上次她们去雪山垮塌的山洞我也与燕哥又去查看过,没有新的垮塌,但上次冰川为什么垮塌还暂时不知道,她们出去的时间还是够的。”

  鄯头又问宇文秋:“依你推断还有多少时间去破译那些文字。”

  宇文秋答:“从这一年多的观察来看,最少二十年,多则几百年也不会有大的变动。”

  鱼良生有些担忧,但又觉说了无用,就自己沉思着,鄯头见鱼良生有事想说,便问鱼良生:“良生可是有什么事?”

  鱼良生想想说:“你们以前在外面可经历过地震,也就是地动?”

  鄯头说:“古书上有记载地动之事,我们却没有经历过。”

  鱼良生说:“我也不懂,但今天的科技已经证明大地是一个非常大的圆球型,地的深处是液体状,地下有大量的水,最深处还有温度足以融化钢铁的溶液,小的地动可能最多是倒塌房屋,但大的地动可能造成溶液喷发,或者陆地变大海,这里冰涯也证明水量极大,并且可能会倾泻而出,这种力量我们外面今天的科技也是没有办法,唯一的办法是离高山远一些,地动是不至于被垮塌掩盖;不要住在较低的地方,可能有瞬间被淹的危险。白玉湖中的城市废墟应该就是瞬间被淹的后果,如果我们回来之前有了预兆,我想尽量避开山下山上或者较低的地方。”

  常阔说:“你的这意见很是好,我再根据你的意见想想,或许昆仑秘境与外界世界又不一样也难说。”

  鱼良生向众人解释说:“依据你们的说法是昆仑秘境被一种神秘微尘所笼罩,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很难出去,这里是一个独立的循环体,但看里面一切东西又与外面不大,只是不会衰老,可你进出的地方也是与昆仑山相链接,便可知还是在地球上,至少是相连的。而我们今天的科技已经发现了宇宙中存在一种物质,并且这种物质体量比我们能发现的物质总和还要大很多,只是无法找到这物质,通常叫暗物质,暗物质可以影响地球包括太阳、月亮、星星等一切星球的转动、引力、磁场等,或许我们就是在极强的暗物质世界包裹里也未可知。”

  见大家听得有些似是而非,鱼良生又用自己有现的知识简单介绍了:星体、流星、引力、磁场、光年、自转、公转、四季变化等原理。

  宇文秋听完鱼良生的解释说:“虽然外面世界的科技已经证明了你说的这些,但我依然不相信月亮、星星、太阳就是一个类似于石头的庞大体,为什么只有一个太阳?这刚好让万物生长,为什么只有一个月亮?刚好让万物休息又还有微光;就算是先有了太阳、月亮、星星、地球,然后这样的环境下刚好符合了现在物种的存在,但物种是后来才有的话,最开始的物种从哪里来的?就算你以前说的物种演变,但不会从空里演变出有,演变也得有个祖宗。为什么其它星球也没发现类似物种或其它物种?我研究理解的世界是:我们称的天或者老子说的道,其实就是我们人发现不了他,但他可以控制我们的一种更高级生命,这种更高级的生命创造出万物,然后制定好规则让其一直循环下去。昆仑秘境是另外一个独立循环体,这里虽然被神秘物质所包围,但这里的一切如外面一样是被创造的,创造这里的高级生命体可能忘了这里,就像人养一群羊,大了就宰了吃肉,可山里深处我们忘了自己还养有一群,于是被遗忘的羊群就躲过了宰杀而多活很多年,也可能是这里循环规则创造时就制定得不一样,我们只要能明白这道理一二,或许就能明白我们为什么还活着,以后又该如何躲过于我们不利的规则。”

  鱼良生说:“文秋姐说得很有道理,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万物的有,和这个有的来源以及生生不息的延续。”

  齐叔说:“或许解开了血字碑文就是答案,我们一起努力找到文秋说的道理。”

  常阔说:“我想文秋的推断更有道理,世界是纯物质的话人生就简单了,也就活一天享受一天日子。但却无法解释万物从何开始,消失于何处,我们为什么得以长久,世界的道理我们以前还是外面现在的人可能都还没探索到亿万之一,我们先找到避开这次危险,以后就有足够的时间找到我们存在的道理。”

  鄯头看看诺兰说:“这次要辛苦你了,你们出去后我们也帮不上忙,如何避开危险全靠你们自己;瞿家姐妹进来这里时还不到二十,这次要你们姐妹去为秘境冒险做事万万保护好自己,你们的贡献我们所有人都会记住心里。”

  瞿鸠溪微笑着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以前一路艰辛都是你们照顾我们姐妹,今天能有为大家做事的机会我们姐妹高兴得很,况且还有她们陪着我们一起呢。”

  鄯头说:“良生要照顾好瞿家姐妹,这四个人就交给你照顾了。”

  鱼良生说:“父亲放心吧,照顾好她们是我的责任,一定一个不少的平安归来。”诺兰也点点头。

  瞿叶馨担忧地说:“但愿我们回来时不要变得比你们还老,变成那样我就活着真没意思啦。”

  珠玉音说:“你要真变成那个样子就好,说不定心里更踏实,也不会天天幻想乱七八糟的东西,生活更平静。”

  瞿叶馨瞥视珠玉音一眼,今天长辈在这里也不好胡说下去,只好端着酒自己喝一小口。

  夜已经很深,外面的篝火渐渐熄灭,满满地欢聚后的乱像要明早大家才收拾,只把有火星的地方做些掩盖,人也都各自带着醉意休息。

  《永恒桃源》第二部尽快会发上来。

  以前本书取名《鱼良生》,经考虑改名现在的名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寓所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