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二瘦子2016-12-02 20:274,232

  4、

  走廊门打开的声音很大,金属撞击的声音在黑暗又安静的黎明前爆发出巨大的能量,让正在熟睡的胡磊一下子醒过来。他睡眼朦胧的看了一眼我和张海,沙哑着说:“唉,有上路的了。”说完,把送饭口的小窗打开。

  我和张海悄悄的站起来,在我们站立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管教打开七班的大门。不到五分钟,那里传来了一个男人低沉的抽泣。

  “是四傻。”胡磊断定的说。

  张海小声问:“哥,也是五班出去的吧?”

  胡磊点点头:“嗯,还是个小孩儿,才19。我进来的第二个礼拜进来的,做了4个人,给人家灭门了。”说这些话的时候,胡磊哀声叹气的摇头。“昨天中午我问他的时候,他还说估计能撑过五一呢,结果今天早上就要走了。唉,这么憨厚的一个人,被逼到这个份儿上了,实在可惜。”

  我听到七号监室里有脚镣移动的声音,本想再看的仔细点,但胡磊呵斥了我一句:“看个球毛!蹲下,想看的话以后分七班,你就见的多了!”我只好复而蹲在墙边。

  胡磊的声音让潘子、李剑波,李红军都醒了过来。潘子揉揉眼睛,看了看表说:“哥,怎么这么早就醒来了?离起床铃还有将近一个小时呢!”

  胡磊点上一支烟:“四傻要上路了。”

  潘子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啊?这也没什么消息啊!怎么这么快!”说着话,从床上爬过去,靠在李剑波的旁边,伸着脑袋往送饭口外面看。

  “估计送断头饭去了。”潘子断定道,“这个点儿,管教进去也就是送饭,说点安慰的话。对了哥,你说四傻是打针还是枪毙?”

  胡磊摇摇头:“四条人命,罪大恶极啊!何况现在咱们这边还没怎么开始实行注射死,这枪子儿是吃定了。多好的一个人,过几个小时就连脑袋都没了。”

  “不一定打脑袋,”李剑波说,“前几天我去队长办公室,看到四傻的遗体捐赠书。要是捐角膜的话,就不能打脑袋了。”

  “你知道啥?”胡磊白了李剑波一眼,“遗体都捐了,人家除了角膜,还能在身上取更多的器官。这四条人命,足够打脑袋的了。唉,我进来这么长时间了,到现在还不知道死刑到底是打心脏还是打脑袋。”

  李剑波被胡磊反驳,点起一支烟不再说话。潘子说:“我进来之前听朋友说,现在都打心脏了,因为讲究什么人道主义,能死的好看点。不过也不一定,打脑袋要比打心脏快。”

  胡磊嗯了一声:“反正是送命,打哪儿还不是个打?我要有朝一日吃枪子儿,一定跟老虎皮(警察)申请,就打脑袋,死个痛快!”李红军赶紧献媚的说:“哥,你这是说啥呢?你这点刑期,出去以后干干净净的做人,怎么会到那个份儿上?倒是我,这就说不准了……”

  胡磊看了一眼李红军:“你跟我仔细说说,那个人你是怎么弄死的?”

  李红军叹气道:“之前不是说了么?就是想和我同案一起想弄点钱,结果就让我同案从网上聊天给骗出来。结果要钱的时候他心脏病犯了,当时就休克了。我当时发憷,想着要是死了就完了,就赶紧给弄到医院,结果昏迷了十几个小时还是死了。”

  胡磊点点头:“你这案子,判不了死的,顶天也就是个缓儿。对了,你那起诉书上怎么写的?”

  “抢劫,致受害人心脏病突发,因抢救无效死亡。”

  “那就成了,”胡磊掐灭手中的烟头,看着潘子指了指自己的杯子,接着说:“你这抢劫,一没带凶器,二没直接致死,没什么屁事儿。我估计十年也就差不多了。”

  李红军抬头看看天花板:“唉,但愿吧。”

   

  还没等潘子把水给胡磊倒满,管教就从七班走了出来。胡磊赶紧探出脑袋问:“王队,是四傻要走吗?”外面一个声音喝道:“谁上路跟你有关系吗?只要不是你上路就行!再说了,人家刘宗磊没名字吗?你叫人家四傻!”胡磊忙解释:“对不起王队,我错了。不过我和刘宗磊关系挺好的,而且我也认识他娘,以后一旦我出去了,我也好告诉他娘我见到他最后一面是什么样子啊!”

  外面的脚步一下子停下来:“你说你和刘宗磊他妈认识?”

  “认识,认识!他大哥和我关系很好,小时候我经常上他家吃饭去!”胡磊回答道。

  外面的声音沉寂了一下,几秒钟后,那个声音说:“嗯,你穿好衣服,在监室里等一下。”接着脚步声继续前行“寇队,跟你商量点事儿!”

  “哥,这是要让你跟四傻见面啊!”潘子把水递给胡磊。胡磊点点头:“也好,能见见四傻,跟他说几句话也不错。不过按规矩,可能得派个新同学跟我一起过去。”

  “为什么?”潘子问。

  “一般和死刑犯能见面的,都是和犯人在外面关系比较好的,能见到家里人的。但是一般这样的都害怕死刑犯有其他的案子跟这样的犯人说。”胡磊喝了一口水。

  潘子点上一支烟,不解的说:“那干部就可以在旁边啊?”

  胡磊摇摇头:“犯人间要是有这样的关系,一般警察会给十几分钟时间让他们单独相处,因为死刑犯在这个时候压力比较大,看到警察压力就会更大。”说完,看看我:“今天咱们班就这个大学生是新生了,看来就是他和我一起去。”

  潘子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居高临下的站在我的面前,面目狰狞的说:“球崽子,听见刚才说什么了吧?让你第一天就能见到上路的人!一会儿要真的去七班,你就把你的脑袋塞裤裆里!啥也听不见,啥也看不见,知道不?”

  我点头如叨米,连声说“是。”事实上虽然我现在身陷囹圄,但是恐惧却无法击败我的好奇心,我也非常愿意去看看死刑犯上路之前会做什么。胡磊冲着潘子一招手:“没事儿的,到时候吓都吓死他了。再说我和四傻也就是他小时候见过,没啥说不出的秘密。”

   

  没过一会儿,监仓的门被打开。门口,寇队威严的在监仓里扫视一圈,最终把目光落在我身上,对我说:“张毅虎,你出来一下。”

  我低着头赶紧跑出去,临出门时,潘子小声交代:“出去就蹲下!”

  等我出去蹲好,寇队冲着胡磊说了句:“妈的早几天你怎么不说你有这么层关系!”胡磊嘿嘿的干笑。寇队没好气的把门一关,回头对我说:“你到管教办公室来一下!”说着,一手拽着我的左臂,走出了走廊。

  在办公室,他先递给我一支烟:“昨晚有人欺负你吗?”

  我赶紧摆手:“没有,寇队。昨晚你都交代了,所以他们对我很好,洗澡都用热水洗的。”

  寇队点点头:“嗯,还不错。刚才胡磊说的你也听见了,他认识刘宗磊。看守所有个规矩,一般死刑犯临刑前会有别的犯人安慰的,但是一定要有人跟着。我们作为警察肯定不方便给死囚更大的压力,而以前的老犯都成油条了,怕死刑犯传统案情的时候这些老犯知情不报,所以一般都安排新人进去。所以今天就打算让你跟着胡磊进去。”

  我赶紧低头道:“寇队,谢谢你信任我,我一定做好这件事。”

  寇队满意的点点头:“行了,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走吧!”

  回到五班门口,寇队让我先蹲下,然后把胡磊叫了出来:“时间就一会儿,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就不说。一会儿武警把他带走,你也就可以回来了。”

  胡磊点头:“寇队,这规矩我太懂了。咱们现在就可以去了。”寇队哼了一声:“别说我没教你规矩!”说着,带着我和胡磊走到了七班门前。

  门开了,胡磊拽着我走了进去。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个身着西服、身上带有手铐脚镣的男子。我想,这就是今天要上路的人了罢。

  门被寇队重重的重新锁上。胡磊回头对我呵斥道:“东张西望个球!到墙角蹲着去!”我赶紧走到墙边蹲下。胡磊转身对那个身穿西服的人说:“傻娃子,我来看你了。”转身又对旁边一个人说:“四哥,我过来看看傻娃子,这个我带来的新收,你叫俩人照顾一下。”旁边那人说:“行,你好好聊聊吧,这小子我看着。”说着,下床向我走来。

  我心里一惊。坏了,这个时候所谓的“照顾”或许就是暴打了。寇队虽然已经在五班交代过不要动我,但是并不代表我在七班也可以安全。我低着头看不到走来的人什么样子,但从体型上看,这一定是一个粗壮的男人。

  “小虎子?你咋进来了?”

  我愣住了,赶紧抬头一看:“四哥?你是四哥?你怎么在这儿?”

  我一句话,监室里所有的人都往这边看来。胡磊看了看四哥,问:“四哥,你认识?”

  四哥哈哈笑起来:“这臭小子,上了四年大学在我书店里买了四年的书。前后加起来都有一万多了。怎么进来了?以前我俩关系那可不是一般的好啊!一到周末这小子就找我出去喝酒去,他妈的连失恋都找我来哭!”说着,转向我:“咋回事儿啊?啥案子?”

  我赶紧把案情简单的叙述了一番,他摇头:“妈的,当初卖给你那么多书真是卖后悔了,挺好一孩子,怎么读书读傻了?”说着,他转向胡磊:“狐狸,这是你班里新收啊?”

  胡磊外号原来叫狐狸,他点点头:“是啊四哥,昨天半夜扔进来的。”

  “没过门吧?”四哥的意思是没有打吧。

  “肯定没有,”胡磊赶紧摆手“他是二队唯一的大学生,寇队特别嘱咐的,谁敢动!”

  “没动就好。这几天好好照顾着点,过一阵子分班的时候分到我这儿来。这小子和我五六年的关系了。”

  胡磊点点头:“四哥的人,我不会动的。放心吧!”

   

  四哥把我让到床铺上坐下,掏出烟来,小声说:“这会儿咱俩不能多聊,三个监控盯着这里面呢。等过几天你过来咱们再好好聊。”说着,冲胡磊那边努努嘴“寇队这会儿肯定在监控里看你的表现呢,你就别干别的,看这里怎么送人的就行。”我点头答应,目光投向那个看上去已经软弱无力的四傻身上。

  看上去他已经吓傻了,面色苍白,毫无力量,只是盯着胡磊的眼睛对他说:“出去后告诉我娘,我对不住她啊!”胡磊赶紧附和道:“行,我知道!兄弟你就放心去吧,等我出去一定帮你照顾你娘。你也不必太担心,你不是还有你大哥呢么?你娘不会受苦的。”

  四傻点点头:“有你这话我也放心了。哥,你说他们会打我的心脏还是打我的头啊?我进来之前看过网上的图片,那些被枪毙的人都没脑袋了啊!”

  胡磊赶紧劝:“别想那么多了。你现在怕也没有用。你得知道,你是因为杀小人才进来的,你要现在这么害怕,到时候到那边去,那些小人也会欺负你的。”

  四傻当即目露凶光:“他们敢!老子再杀他们一次!”说完,就不在说一句话,只是一支接一支的抽烟。

  胡磊问:“兄弟,给家里写东西了吗?”

  四傻摇摇头:“写了,前几天就写好了。一会儿出去交给法院的人就行。”胡磊点点头,又问:“上厕所了吗?”

  “上了。为了干净点上路,刚才送进来的饭我一点都没吃。”

  “吃了吧!”四哥插话,“吃了好有力气走路。”

  四傻使劲摇头:“我娘说我从小就很少拉裤子里,一直干干净净的,我不想到时候枪响的时候拉裤子里。”

  正在大家你一句话,我一句话劝说他吃东西时,忽然,监室门响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影:死刑犯的不眠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影:死刑犯的不眠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