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
二瘦子2016-12-04 20:504,861

  寇队带着我直接去了他的办公室,很明显,他是要知道刚才四傻跟胡磊到底有没有聊案情。

  果然,一进门寇队马上问我:“刚才胡磊和刘宗磊两个人说什么了吗?”我赶紧摇头:“没别的东西,就是劝他安心上路之类的。再就是要执行那个人托付胡磊让他出去以后看看他母亲之类的。”

  寇队点点头:“嗯,这样就好。你和臧云龙很熟?”

  我一愣,忽然想到四哥说过的监室有监控的事,赶紧回答道:“我上大学的时候,他就在我们学校旁边开书店。我经常上他哪儿买书,后来就熟了。每次买书他都给我打折,有些卖不出去的书就送给我了。”寇队嗯了一声,忽然话锋一转:“他怎么进来的你应该知道了。你跟他的事儿没关系吧?”

  我赶紧摆手:“不,不,寇队,肯定没关系。我大学毕业好久以后他才犯的案子。大学毕业以后我就见过他一次,是我父亲到L市看我,顺便要买点书,我就带他去臧云龙的书店了。他和我父亲还喝过酒,关系也不错。”

  “嗯,没关系就行。”寇队点上一支烟,“你小子要是跟我玩儿花花肠子,看我抽不死你!行了,你回去吧!”

  我站起身,犹豫到:“寇队,您能不能让我跟臧天龙聊一会儿。我刚进来,这里面也不熟悉,他能告诉我一些东西。而且,我现在心情特差,就想找人聊聊,可谁都不认识……”

  “聊个屁!”寇队脸一沉,“刚进来就打算拉帮结伙?”

  “没有没有,寇队。这里我就认识他了。以前我在上学的时候一直都把他当长辈。我没别的意思。”说着,我一转身,“寇队,那我回去了。”

  “等等!”他走过来,“聊聊也好。你这念书念傻的猪脑子,确实得让人开导开导。一会儿你还是回七班吧,让臧云龙把这里的规矩给你教教,晚饭前回五班。等你稍微适应一点,就干脆给你弄七班去。”

  我赶紧点头致谢。他又接着说:“你个兔崽子是全二队唯一的大学生,不管你去哪个班,都要帮助一些上学少的犯人学习,知道吗?”

  “是!”

  “走吧!”说着,寇队带着我重新进入了监区走廊。

   

  回到七班,寇队果然只把胡磊叫出来,让他自己回五班。而我,则留在了七班继续和四哥呆在一起。临出门前,寇队跟四哥说:“臧云龙,这个新收就交给你了,晚饭前我接他回去。你得把规矩都教会他!”四哥赶紧答应:“寇队你放心吧!”

  寇队一走,四哥叹了口气:“你小子,我做梦都没想到会给你教看守所的规矩!一会儿吃晚饭就先教你,然后慢慢聊吧!”

   

  早饭是在我和四哥抽了一支烟之后就到了的。我听到走廊门口喊了声:“开饭!”然后早上给我取烟的那个小个子迅速从床底下拿出一个桶,飞奔到监室门口。没过一会儿,监室门被打开,外面几个穿黄马褂的人把一桶稀溜溜的菜汤倒到小个子手中的桶里,然后又用一个大脸盘领了一盆馒头,大门随即被关上。

  四哥看了看,笑着跟我说:“小子,你是打算忆苦思甜呢,还是跟我吃方便面?”我笑了笑,一探头去闻那盆菜汤,猛然间一股生菜未洗干净就被煮熟的刺鼻味道直冲鼻子。那是一种什么味道我很难形容,只是依稀记得小时候在农村奶奶家闻到过,那是奶奶用来喂猪的菜汤,里面有饲料、腐烂的菜叶、还有剩下的泔水。顿时,我一下子从胃部深处反了一股酸水上来,差点呕吐。

  四哥在一旁笑的前仰后合:“慢慢适应吧!你在看守所呆一天,这东西就得吃一天!”我艰难的伸直腰板,过了好半天才觉得恶心的感觉渐渐下去。再看脸盆里,馒头还好,都是白面馒头。

  “喜全,你给小虎子泡个面。”四哥冲小个子说。我赶紧一摆手,冲着四哥说:“哥,我早晚也得适应这个不是。还是吃吧!”四哥笑道:“你确定能忍受?”我点头:“总得试试。”然后对喜全说:“哥,你帮我盛点吧,谢谢你。”

  喜全为了照顾我,特意从桶低捞了更多的菜叶和土豆给我,谁想这原本的一番好意,竟然成了我更加难受的理由。我一口接一口的啃着馒头,但是菜汤只咽下去小半碗。喜全笑着说:“你这也就是到我们班吃第一顿饭了,要不是四哥,我估计你早就被号里的兄弟麻翻了!不能吃就不吃了,倒了吧!”

  我刚想拒绝,只听到墙角一个声音传来:“别倒,吃不下给我吧!”

  那是一个怯怯的声音,话语中带着浓重的河南味道。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又黑又瘦的中年人渴望的看着我的碗。他面前的那份早已一干二净。

  “操,你吃不够是吗?”喜全怒气冲天的说,“妈的家里啥也不送,吃的倒不少!”说着就要过去打他。我赶紧说:“喜全哥,我这碗底的菜实在吃不下,不行就给他吧!汤我喝了。”

  喜全回头看看我,又用询问的目光看看四哥。四哥点点头:“就给他把,家里穷也没人管,一天饭都吃不饱。我们大学生大发慈悲,你就给小虎子一个机会。”喜全冲我笑了笑,复而看着那个中年人:“真他妈没出息!得了,大学生吃不下的东西就当喂猪了!”说着,接过我的碗,把碗底的菜都倒给他。

  中年男人感激的看了看我,然后稀里哗啦的又吃起来。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碗底的菜汤,怎么也想象不出这样难吃的东西怎么会让他吃的那么津津有味。

  最终,我咬着牙吞下了碗中的汤水,吃完马上就觉的胃里翻江倒海。的确,我这是好运气碰到了四哥,如果没有他,我将如何开始我的监牢生活?不可想象……

  吃完饭,风场打开了。那是一个十平方米见方的小院落,头顶,拇指粗的钢丝组成的大网狰狞的阻止着这里每一个人自由的梦想。刚才那个吃过我剩饭的中年男子看到风场打开,马上拿起一块抹布,趴在地上努力的擦起来。

  很快风场的水泥地被他擦的一尘不染。四哥喊了一声:“都到风场坐着,十五分钟后开始学习!”说着,转向喜全:“喜全,你一会儿给小虎子把新收的规矩教一教。严格点,别让五班的狐狸到时候挑毛病。”喜全赶紧点头,又问道:“四哥,他不在咱们班啊?”四哥脸一沉“新收的都得到学习班一个星期才能分到其他班,你他娘的猪脑子啊?”

   

  喜全对我的操练是在全七班所有21个人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的。其他人虽然被四哥安排到风场坐好背监规,但是眼睛全部看着我和喜全。

  “先练蹲下和起来,”喜全说“蹲下和起来的速度要快,一般都是点名的时候要用。这和你们军训不一样,军训的蹲下腰板要挺直,但是在这儿蹲下就得把头塞裤裆里,知道了吧?我一会儿我喊你名字,你大声答‘到’,然后从站姿到蹲姿。对了,你大号是?”

  “哦,我叫张毅虎。”

  “行,知道了……张毅虎!”

  “到!”我赶紧大声答道,同时单腿蹲下,脑袋垂到最低点。

  喜全眉开眼笑:“嘿,不亏是大学生,理解能力就是强!声音大一点,然后蹲下速度再快一点就好了。”

  几番操练,我已经掌握了一些要领。例如点名时蹲下起来要快,答应的声音要大,看到教官要问好,教官帮助要说谢谢,出监室门要先蹲在监室门对门的墙角等。没到二十分钟,我已经完全熟悉了其中的套路。

  练完刚想做下与四个聊天,门口的小窗一下打开:“张毅虎!”

  我赶紧起立:“到!”

  “准备提审!”

  “是!”

  小窗复而关上,喜全赶紧从床底下找出一个黄马甲叫我穿上。四哥皱皱眉头:“昨晚上刚进来,怎么今天就来提审了?”说着又看看我:“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记住,被欠薪这事儿你得扣住,要是家里跑的好,这一条就能给你放了!”

  我赶紧点头,这时门“哐当”一下打开,一个干部说:“张毅虎,出来”

  “是!”随着声音,我猫着腰从监室里钻出去,并马上蹲在监室对面的墙根。

  干部看看我,给我戴上手铐:“走吧!”

   

  出了监号楼,七拐八拐,那个干部带着我到了监号楼后面。这里有一排平房,门上分别写着“X号提审室”。干部看了看手中的表格,指着五号提审室说:“进去吧!”

  房门打开,铁栅栏后面,刘胖子和徐队的笑脸出现在我面前。

  “怎么样,还适应吧?”徐队看看身着囚服的我。我点点头:“没人欺负,还算是比较顺利,这里的教官挺照顾的。”

  徐队点点头:“照顾就好。我们来是要跟你确认一下案情。主要就两个细节,第一就是到底有没有欠薪这件事,第二我们打算问问你这台电脑卖给崔瘸子的时候,到底崔瘸子给了你多少钱。”说着给我递进来一支烟。

  借着徐队递过来的火,我点燃烟猛吸了一口,说:“欠薪这件事你可以去问问我们公司的美工小吴,还有业务小浩,他们都是知道的。电脑卖给崔瘸子的时候,我和他商定的本来是4500,但是他只给了我4000。”

  徐队点点头:“嗯,现在事情是这样的。你们老板现在不承认欠薪的事连劳动部门都知道了。并且我们刚刚知道,你走了的这几天他已经把你们公司的美工和业务两个人给辞退了。现在劳动部门只能找你核对欠薪的问题。如果确实有欠薪的事实的话,那你这个案子就比较好办。但是他如果不认,就得想想别的办法了。而且,他给我们申报来的电脑总价值是13500元。”

  我一愣:“13500?这电脑刚上市的时候新机也不到9000啊,而且这都用了快一年半了!”旁边的刘胖子插话说:“他给我们申报的东西还包括一大堆正版软件。你们老板说这些软件和电脑都是绑定的,所以软件损失也需要计入在内。而且他确实给了我们这些软件的发票。从他这几天把员工辞退这一点来看,他这次是摆明了要整你。”

  “整我?他整我有什么好处?”我紧紧盯着刘胖子。

  刘胖子叹了口气:“这还不简单?现在劳动部门要是对他彻查的话,你们老板不但要赔付工资,而且还有罚款之类的问题。但是如果劳动部门因为你在监狱找不到你,他就可以不但不给你支付工资,而且还按照他申报的原价,获得你家里人的赔偿。”

  我手一抖,当即觉得头昏脑胀:“那我现在怎么办?”

  徐队说:“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被辞退的两个人我们肯定会找到后核实,而且也得让你家人尽快听你们老板的话,尽快按价赔偿。如果你们老板松口,那你就好办。”

  “能放吗?”我赶紧问。

  刘胖子一乐:“不管什么原因,你这都已经触犯法律了。放是很难了,除非是取保候审。不过你不是本市人,取保候审也很难办。这样做,最多也就是让法官轻判,最好的结果就是检察院免于起诉。我和老徐也是看你事出有因,又是初犯,才跟你说这些的。”

  “我家人通知到了吗?”我问徐队。徐队抽了一口烟,咳嗽一声说:“我们昨天已经见到你女朋友了,让她通知了你父母。应该明天就到L市。你现在应该请个律师,你这个案子都是可有可无的,现在只有律师帮的上你。如果你打算好请律师的话,我会转告你父母的。”

  “请!为什么不请?这个王八蛋打算害我,我还能伸出脖子让他砍一刀?”

  徐队点点头:“行,我会尽快通知你家人。你也好好回忆一下到底还有什么欠薪的证据,以及电脑里软件的价格等等。我们过几天再来看你。你先回去吧!”

  说着,站起身看了看我身后的干部:“麻烦你了,带回去吧!”

  在我马上就要走出提审室门时,徐队忽然说:“对了,你女朋友让我们给带句话,让你好好想想这些事情,争取早点出去。还让你保重身体。”我点点头说了声谢谢,便被干部带走。

   

  回到监区门口,我看到五班门口蹲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伙,李红军正在让他脱衣服检查。在干部给我解手铐的时候,我禁不住放缓脚步打量了这个人一眼,没想到他恶狠狠的冲我一瞪眼:“看你爹干球!再看老子弄死你!”我赶紧加快脚步,回到七班。

  一进门,四哥马上问:“什么情况?”

  我蹲在墙边,叹了口气:“妈的,我们老板打算明哲保身啊!”喜全凑上来:“啥意思?”四哥瞪了一眼喜全:“操,你真是没吃过猪肉也没看过猪跑。电视剧里总说你不知道啊?”说着,转向我问:“咋回事儿啊?”

  我把事情的经过跟他说了一下。四哥听完,当即拍着大腿说:“狗操的东西,怎么是这么个货色?你赶紧跟你老爹说,让家里请律师!要不你得栽在这狗东西身上!”喜全也气呼呼的说:“就是,这事儿花点钱应该能搞定,不过你们这老板也得给点颜色看看了。要不他不认钱怎么办?”

  我摇摇头,不再说话。忽然,四哥问我:“刚才在走廊看见一个秃子没?”

  “看见了,一身血。”

  四哥叹口气 “你去队长办公室哪会儿我已经听说了,四条命。你得小心点。晚上你还得回五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影:死刑犯的不眠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影:死刑犯的不眠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