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无题
奇葩花2016-12-02 14:552,086

  花了几分钟跑到村口,远远地看到祖祖坐在堂屋门口晒着太阳。脚下的步子加快了步伐,祖祖还在,她还活着,泪水有点止不住了。

  “哇~~~~~”心情忐忑的扑在了祖祖的怀里,没能忍住哭了起来。

  “咋啦!说欺负我家鱼鱼啦!祖祖帮你打他。”祖祖慈爱的的抚摸着我的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来,别哭了,看祖祖给你留了什么好吃的。”

  祖祖摊开手绢,里面静静的躺着几颗酥心糖,在这个年代酥心糖糖是个稀罕的物件,没有后来漂亮的包装壳子,只有大人的一截小拇指那么大。白白胖胖的酥心糖上有着不同颜色的彩色条纹,可是在我长大以后再也没有见到过这样的酥心糖了。

  祖祖捻起一个递到我的嘴边说:“乖鱼鱼,别哭啦!祖祖给糖吃。”

  “嗤~~~~”一口咬住祖祖递过来的酥心糖,好开心。胡乱的抹了抹脸上的眼泪,抓起一棵糖递到祖祖嘴边“祖祖也吃,等小语长大了给祖祖买好多好吃的。”

  祖祖已经80多岁了,是旧时代最后一批缠小脚的女人。她的脚和我的小巴掌差不多大,小孩子吃饭都不会安份的,她没少端着饭碗跟在我身后满坝子跑。

  “好,祖祖等着我家鱼鱼给我买好吃的。”祖祖笑眯眯的看着我。

  曾经的自己不懂事,不喜欢有人逼着我吃饭,因此没有少骂祖祖老不死的。可是在她去世之后,我最后悔的也是为什么当初我要这么骂她。当她去世之后,世界似乎变得黑暗起来,自己也不是那个受宠的孩子了。

  农村在8、90年代重男轻女的现象依旧很严重,在当时的村子里有的孩子出生,如果是个女孩,狠心的大人就会悄悄的溺死。我在离开家独自在外上学以前基本上每天都会挨打,说每天有点夸张,隔三差五的肯定会挨揍。

  我的这一代人,农村的留守儿童很多,可以说我们是初代留守儿童。一年,几年才能看到自己的父母一次,大家跟着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也有的寄居在亲戚家里。自古以来老人都说棍棒底下出孝子,农村的教育方式就是打。远离父母,老人要么溺爱孩子,要么一个不顺心就打孩子,没有适当的引导。很多人就在上完小学或者中学后 就学父母外出打工,缀学后再父母身边打工的还好,很大一部分人沦为了混混。

  90年代的古惑仔,让很大一批的孩子走上了混混一路,总认为自己能当老大。抽烟喝酒捅刀子,这些不只是在社会中存在,在学校中也有不少,高中的时候没少看警车往学校开。

  “小语,你又在腻着你祖祖啦!快起来,别压着你祖祖。”妈妈回来了,打笑着我。

  “知道了!”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

  “奶奶,你先晒太阳,我去后边上山看哈!”妈妈对祖祖说,然后摸了摸我的头“小语你在这陪你祖祖晒太阳,妈去山上干活路了。”

  “晓得哩,你切嘛,我不得乱跑!”看着妈妈扛着锄头去了后山,我跑到屋里端上小板凳坐到祖祖边上。

  “祖祖,给我讲祖爷的故事吧!我都没有看到过祖爷。”一边扯着祖祖的衣角,一边撒着娇。

  “好!给我加鱼鱼讲讲你祖爷。”祖祖拉着我的手,靠在椅子上回忆着。

  “你祖爷啊!他是秦家的大少爷……”

  根据祖祖说,她以前送卢市李家的二小姐,祖爷是卢市秦家的大少爷。她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缠小脚,家里有丫鬟么么伺候着,出门呀都是坐着轿子跟着丫鬟的。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姐,可是家境也是很不错的。

  秦家当时是卢市的大家族,上上下下有上百口人。祖爷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可是后来在战争中去世了。

  祖爷高高大大的,祖祖说成亲那天是她第一次看到祖爷,当时她觉得祖爷怎么能长得比她还好看,让她觉得有点配不上祖爷。祖祖虽然家境也不错,可是和祖爷家比起来就差远了,当时这门亲事是祖爷的父亲做的主。

  祖爷是武大外语系的大学生,祖祖是标准的闺阁小姐,四书五经倒是学了不少,还有一手不错的绣活。

  婚后的祖爷和祖祖也过了几年幸福的日子,可是随着战争面积的扩大,祖爷上了战场,留下了祖祖和两个孩子。这一去祖爷就没能或者回来,最后死在了援越的路上。

  每年我们都会祭拜祖爷的墓,一杯黄土,祖爷的尸骨是不是在里面我不得而知。

  再后来,解放了,斗地主,兴起了大锅饭,集体公社。由于祖爷家是大户人家,被称为地主,所以家产被没收了,索性祖爷是因抗战去世,所以祖祖和爷爷他们才没有被批斗,只是没收了家产。生活越发的困难起来,祖祖是个小脚妇人,没办法做田里的活计,生活的担子一下子落到了爷爷他们的头上。

  战争是结束了,可是这个曾经的当地大族就这么分崩离析。祖爷这一房就由爷爷带着祖祖和他的妹妹来到了现在的村子定居。

  生活困难,谁也没办法,能活下去就不错了。因为家产被没收,仅剩的钱财不足以支持爷爷继续上学,所以爷爷上完初中就分配到了一个小学教书,一个月能有十多块钱的工资。到了后来为了养活一家人,爷爷辞去了教书的工作,当起了农民。

  家里人少,主要劳动地就我爷爷一个,一个小脚妇人和一个不大的小女孩也挣不了多少公分,要养活这个家很困难。在那些没有足够粮食的岁月里,爷爷一个人背着背篓到几十里外家境好一些的族人家中借粮。给是情分,不给是本分,虽然是亲戚,毕竟已经分支分家了。

  磕磕绊绊,最终还是把解放后最苦的那些年熬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活一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活一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