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他来了
抚琴曲人2016-11-11 17:081,613

  二十年前。

  清晨六点。薄雾散去,露珠滴落。布衣巷最深处开始传来佛音,伴随着僧人读经声的还有淡淡的泥土混合着青草与空气饱和的清香。

  天空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不少正欲归去的鸟儿从眼前掠过,天空开始变为灰蒙蒙的,散去的薄雾渐渐聚集。

  一步,又一步。那人的步子极其稳当,他身着黑色西装,袖口精致,撑着黑伞的的手骨节分明,手指白皙修长。

  来到这小店前,他停下来,在台阶上跺了跺脚,收起黑伞,放在门外,十分绅士的跨过门槛,安静的站着。

  “清晨不做生意。”

  从里屋出来一人,面色苍白,面容清秀,眼神淡然,眸子漆黑明亮,留着些许青色胡渣,一身素色衣袍,扁担身材,一双布鞋。

  声音沙哑。

  那西装男子不语,只是平淡的与他对视,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相片,递给这长袍男子,神色平静。

  那素衣男子接过相片的一刹那,立即紧紧的盯着那西装男子,双眼渐渐通红,甚至是强忍着颤抖的问:“你,这相片怎会在你的手上?!”

  那泛黄的相片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这素衣男子的父亲。背景,正是父亲最后一次去冒险的村庄。

  从那以后,父亲再也没有回来。

  西装男子眼神淡漠道:“云厢阁。”

  素衣男子一愣,云厢阁?那不是宋老爷子的地盘?这人到底是谁?可既然能从云厢阁做交易,便应该是同道中人,可这人看起来又……眼下顾不得那么多,他谨慎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厉声问:“你是何人?又有何目的?”

  西装男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似是懒得解释,沉默良久,道:“晚上七点。”

  说罢便跨过门槛,优雅从容的撑起伞,头也不回的一步步离去。

  素衣男子握着那相片,思索了片刻,便拿着伞,关了店门,前去云厢阁。

  云厢阁向来以书画闻名,宋老爷子在整个布衣巷都是尽人皆知的德高望重的老人。

  这位年近九十岁的老人精神矍铄,健谈的很。素衣男子一直期望着自己老了以后能如宋老爷子一样。

  宋老爷子有两个女儿,正在读研。所以老爷子待他如亲生儿子般。

  既然如此,为何不将那照片直接给自己,而是给了一个脾气古怪的西装男?

  他想不通,甚至有些生气。

  “爷爷好。”

  云厢阁与他的小店不同,云厢阁是一整个院子,院子内有宋爷爷自己栽种的花草树木,还有清脆的竹子和大到能够装下一人的水缸,里面有一些荷花和鱼儿。

  “好好好。”

  宋老爷子正在浇花,看到这素衣男子,一目了然,

  “小柳先坐,先坐。”

  柳时轻车熟路的找到那石头凳坐下,看到宋老爷子新进的画。那画上的内容即大胆又露骨,虽然极其隐晦,但依旧能够让人看出那是什么,女子身段曼妙不失优美,这人的画工极高且非常富有想象力。

  柳时先是一愣,然后禁不住笑道:“宋爷爷,你这,你怎么还对春宫图感兴趣了?”

  宋爷爷拿着喷壶朝他呲牙咧嘴:“你小子,也变得没大没小了,真是欠管教,这画的内容虽有些轻狂,却是真画,真迹,不下这个数。”宋爷爷比了个三。

  “三百吗?”柳时还是忍不住,看着宋老爷子气的白胡子白眉毛一把抓的样子,禁不住调侃:“爷爷,我给你三千,你把这画卖给我。我要通晓古今,看对那一方面,古人有何高见。”

  宋老爷子气的胡须颤抖,喷壶里面的水洒的不停:“这幅画,没有三十万,谁都拿不走!”

  柳时瞬间恢复正常,转移话题道:“爷爷,你把这相片给了谁?”

  说着将那相片给老爷子看。

  宋老爷子打眼一撇,意味深长的笑了:“我就知道你是因这事儿来找我。”

  “别卖关子,爷爷。”柳时认真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个人是谁?莫不是当年同行的,还有他的家人?”

  宋老爷子将水壶放下,一切安排妥当以后,将两手随便在柳时身上抹了抹,不顾柳时瞬间黑下的脸,无奈的叹了口气:“那孩子叫敬琛。当年,同你父亲一起的,还有那个孩子的父亲,这件事说来话长了,那孩子也是个可怜人。这画,就是他送给我的,我也是昨天才见他第一面……你这是什么眼神?你看我做什么?我这不是外面没放纸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卷浮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