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回 中邪唯有血指破 老物成精黄皮子
常乐山人2020-02-09 11:553,686

  按照白春城的猜测,两人趟过大河来到对岸,可是老爷子总觉的心里特别不舒服,这摸着迷雾过河的感觉,真觉得就像过那三途河,火光远处一缕缕雾气飘来飘去,就像闯入幽冥地府一般。

  来到对岸才发现,这儿哪里有什么空地,从河边几步开始便是一片片山林,从平地一直延伸到山上,白春城倒很兴奋,他认为就是这样的地形配上树木掩饰,才最适合埋宝,于是打算一马当先进入山林。

  老爷子站在树林边迟迟不愿意进去,他拉住白春城,再次劝说这个死人湾古怪非常,还是白天再来。可是那白春城领了白御山的命令,坚决不肯罢手,两个人吵了起来,白春城一副被逼急了的嘴脸,甚至扬言若是真有动物作怪,大不了放火烧山,把那些妖怪全部烧死,免得这里再无端死人。

  老爷子赶紧好言相劝,这大山里的动物与人和谐相处,现在反而是自己过来打扰,方才的火龙冲直接撞山,估计没准儿已经炸死几只,若是再放火烧山,那不是无端作孽嘛。

  最后白春城平静下来,也体会到了老爷子的好意,便允诺,若是这里没有发现立马走人。

  两人这才一前一后举着火把进入山林,都说相由心生,这二位如今脑海里思考的全然不是一回事,白春城是越走越兴奋,脚步越来越快,似乎已经感觉到宝藏必然在这里,而老爷子却总觉的这里到处都是眼睛,而且血淋淋的不怀好意,于是越走越慢。

  可是他感觉白春城非常反常,一会儿功夫就像变了个人,完全失去了应有的谨慎,独自冲在前面。

  在老爷子眼里,这山林里面,全然分别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怎么能让白春城如此确定径直奔去?于是便大声喊他,可是白春城似乎全然听不见,眼看他就要从自己视野里消失了,老爷子只得快步跑上去,一把抓住他。

  这一看不要紧,白春城已经中邪了!

  只见他面色惨白,双眉高挑,眼神异常兴奋,嘴角里竟有口水流下,好像金银财宝就在眼前一样,那双眼里充满了贪婪。他手里的匕首早就不知道丢去了哪里,只是不停地歪着脑袋,那颈椎发出一下下关节扭动的声音。

  老爷子双手抓住白春城的脑袋,可是他根本不看,眼神刚一交汇就迅速挪开,继续看着远处,但这眼神的变化哪里逃得过老爷子的法眼,当两人双目对视的一刹那,那个眼神根本就是求救的意思,但是一旦避开马上又变成了刚才的贪婪。

  不行,必须赶紧救白春城,他一定是被某种东西控制了,可是,就算是妖鬼附身,也得知道是个什么,更何况眼下根本没有什么法器经文。

  老爷子突然想到,只要自己去看白春城的眼睛,他就会暂时恢复神智,那控制他的东西是不是对自己有所畏惧?

  老爷子顿时大喝一声,上去对着白春城就是猛猛两个巴掌,直扇得他一个踉跄,可是,那手印都像烙铁一样糊在白春城的脸颊上了,他却诡异地笑着,嘴角扭曲的咧开,就像在嘲笑,然后瞬间又恢复了那份贪婪的模样。

  这可如何是好?不能让白春城命送于此啊,老爷子赶紧继续抓住白春城,同时确定,自己一定对那个东西有威慑力,刚才扇耳光的时候也出现了同样的情景,可是怎样才能让它彻底离开白春城呢?

  突然,白春城一把甩开老爷子的手,双腿加快步伐,两只胳膊垂搭在身侧,一晃一晃地就朝前面冲去。

  这一刹那功夫,老爷子都没缓过神来,赶紧一边追一边从包里摸绳子,无论如何先捆住再说,可是,刚才那甩手的力道已经是下死手的程度,想绑上白春城谈何容易,几回合下来,老爷子完全没有胜算,好在那白春城根本没有杀人的意思,只是要摆脱束缚。

  不管了,老爷子想,死马当做活马医,我陆云灵也当回真神仙!

  只见他快步冲上去,对着白春城的后腿窝就是猛猛一脚,直踢的他扑通跪在地上,前胸一个起伏,马上就要向前栽倒,这时候老爷子一个绕身向前,一手扶住白春城的肩膀,再咬破自己另一只手的食指,然后高高举起,同时嘴里大喊“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一个顺势而下,全力按在了白春城的额头上,那血液一挤顿时爆流出来。

  只见白春城顿时全身痉挛向后仰去,五官愤张,嘴里撕心裂肺地大喊,两双手扭曲地就像鹰爪一样,但那眼神却慢慢恢复清明。

  老爷子赶紧抱住他,用力拍打他的背部,嘴里不停地唤着他的名字。

  好一会儿,只听白春城气喘吁吁地说。

  “感谢陆爷相救,春城悔不该当初,不听陆爷的规劝险些命丧于此,大恩日后一定报答!”

  “先不说这个了,你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整个人跟中邪了一样。”

  “一进山林,我也非常谨慎,走着走着,我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拍在我的脚背上,便低头去看,不想,竟然站着一只黄皮子,一双眼睛圆溜溜的,可是那双眼睛突然增大了数倍,而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您追上我,咱俩眼神相对的时候,我才清醒片刻,可是根本说不出话,而且马上又毫无意识了。”

  “看来这里确实有灵物生活,是我们不该打扰他们,你现在还能走吗?咱们快速出去!”

  白春城毕竟是练家子,心神恢复后活动活动双腿,便准备和老爷子向外撤。

  可是,都说阎王殿里最森严,进得容易出得难。就在两人举着火把准备下撤的时候,一阵嚎叫吓得他俩紧靠在一起,这叫声绝非野兽,也绝非人,那起伏顿挫就像一种语言。

  顿时树林里狂躁起来,两人耳中只能听见周围出现各种移动的声音。

  白春城的身体开始哆嗦,他感觉自己今天走不出这片林子了,这阵仗是一定要把他留在这里。

  “陆爷,若是今日兄弟我只能留在这里,请把我的尸首带回老家,我那宅子的床下有个盒子,里面是我存的钱财和老家的地址,还请陆爷成全!”

  “呸!两军对峙勇者胜,岂能自己先泄了气,左不过是一些野狐禅,你他妈的交待什么后事!”

  “不,陆爷,这林里绝非善类,你没发现雾气已经开始散了吗?这是正主儿要出面了!”

  确实,两人明显感觉到雾气正在退散,视野随着火光也越来越通透,远处的树木山石已经依稀可见。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老爷子拉起白春城就向下奔去,可是突然,一大群蝙蝠呼啸而至,那个头儿比人的脑袋都大,就这么密密麻麻地直冲二人而来,速度之快带起“呼呼呼”的风声。

  两人只得赶紧用火把左右扫射,可是那群蝙蝠绕了个圈重新扑过来的时候,瞬间变成了三队,一队直接从两人中间冲过,撞得他俩一阵磕绊不得不散开,另外两队直接向两人的头颅扑杀过去,老爷子只感觉头上就像被一块块石头砸到,顿时眼冒金星,手里的火把早已冲落,这份眩晕连抱头打滚都做不到。

  可是,这蝙蝠对着脑袋冲撞完,一个转圈回来开始对着身体关节招呼起来,又是一阵巨痛,从肩膀到膝盖就像被分筋断骨一般。

  这两圈下来,老爷子感觉自己已经毫无知觉,脑子眩晕视觉模糊,全身关节肿痛不能动弹,他用力眨巴眨巴眼睛,想让自己的视觉恢复,可是,他突然看见自己眼前站着一大一小两只黄皮子,正在贼兮兮地看着自己。

  那只大黄皮子明显已经活了太久,通体白毛,只有尾巴尖和头顶还有黄毛未褪,一双大大的圆眼透着狡黠,似乎在有目的地观察面前的人,其中那只小的全身灰白,而且眼神凶恶地瞪着,嘴里的牙齿磨的兹呀乱响,似乎想马上冲过来一口咬断人的脖子。

  定睛一看,只见它的头顶有一处没有毛,就像被烧掉了一样,仔细一猜,这应该就是被血指打跑的那只,看样子疼的不轻。

  老爷子心说不好,难道自己也要交待在这里了?可是困兽犹斗,自己堂堂七尺男儿,下墓扒粽子,上来作东家,哪件事儿办得不是响当当的爽气,还能被你这两只老畜生拿走性命?!

  他赶紧闭上眼睛防止自己被摄了魂,然后咬紧牙关暗自发力,还好,这关节骨头还能活动,证明没有脱臼断裂,可是这份生疼也算撕心裂肺,但最后一搏尚有生机,若是放弃,那死法真不知道有多痛苦。

  这时,那只老黄皮子似乎发现了什么,愣了一下,竟然眼睛上挑点点头,就像明白了什么一样,对着那只愤怒的小黄皮子咯咯咯得叫起来,声音尖细,听着却很威严。只见那只头顶缺毛的小黄皮子顿时脑袋怂搭着,走向老爷子。

  突然,他感觉一双小爪子在自己的眼睛周围用力按了几下,明显是穴道的位置,顿时自己的眼睛就睁开了,这时候,他看见那只老黄皮子诡异地朝自己摇头笑笑,瞬间感觉一双增大了数倍的眼球冲向了自己的双目。

  完了,老爷子觉得自己真得留在这里了,可是瞬间又感觉哪里不对,方才白春城说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可如今自己除了不能动以外,意识非常清楚,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借助了黄皮子的视力,自己顿时可以看得非常通透,耳朵也似乎灵敏了许多。

  于是,他赶紧向白春城的方向看去。

  只见白春城躺在那里,脑袋和身体在抽动,似乎也在拼命让自己赶快能够活动起来,嘴里还在喊着老爷子的名字。

  可是,一阵嚎叫再次响起,比刚才的更加悠长,老爷子心里一惊,只见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白春城旁边的石头竟然蠕动起来,一会儿便大了一圈,他上面的树枝竟然张牙舞爪地向他伸去。

  老爷子目瞪口呆,要说这黄皮子久居深山,因缘之下激活灵智,慢慢变得通了人性,这都可以理解,毕竟都是一切有情众生,灵智平等,只是遮蔽的深浅而已。但这山石树木,难道在深山待久了,也能从顽石僵木变成有灵之物?

  只见白春城突然身体抽搐,明显已经被吓得发起抖来,不知道他那里看到的树木和石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能够恐怖到如此地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