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回 白狐怒起万虫军 青山远遁中华魂
常乐山人2016-11-29 15:006,014

  突然一阵骚乱,引得老爷子三人赶紧过去查看,只见那些日本警察一个个跪在地上不停地对着屋里磕头,嘴里喊着乱七八糟的日本话。而白柳在平台上听见底下的吵闹,也赶紧带人冲了下来。

  滨田顿时眉头大皱,他最不愿意看到这种场景,过去派来调查的人不是发疯就是惨死,嘴里都喊着什么神啊之类的魔障语言,如今自己亲自带队竟然也出现这样的事情。

  就听他一声大吼,冲过去对着一个日本警察劈手就是一耳光,可是,那家伙嘴角都流出血来也不管不顾。滨田径直冲向屋里,要看看到底是什么力量能够如此摄人魂魄,白御山拉着老爷子也赶紧跟了过去。

  这不看还好,只见白狐大帝睁开双目满眼怒火,全身一阵关节活动的声音,本来安详的面孔顿时变得凶神恶煞,紧闭的嘴唇上缩露出牙床,双爪用力打开,弓着腰就活了起来。

  突然,它高昂头颅,前爪一扑后腿蹬地,从屋内飞蹿出来,径直扑倒一个日本警察,在脖颈上就是一口。

  那人在獠牙下拼命挣扎,可是,白狐大帝硬不松口,起伏着肚子猛猛吸血,一双眼睛微闭着,沉睡了那么久,对血液的渴望彻底爆发。

  滨田赶紧从一个日本警察手里抢过枪,对着白狐大帝就是几发,可是,那子弹只是给它的白色毛皮增加了几处红色点缀,全然无法伤害到它。

  这时候,就听白狐大帝仰天长啸一声,从平台底下传来一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逐渐开始汇聚,等到那如行军般的声响临近的时候,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刚赶到的白柳更是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原来,从平台边缘处密密麻麻爬上来各种虫子。

  白御山恐惧地回头看着老爷子,老爷子只得无奈地点点头,那眼神中的恐惧和身体的颤抖,让白御山明白了,这就是白春城殒命那晚遭受的境遇。

  所有人已经慌乱,方才白狐大帝的遗骸就连考古大师滨田都敬畏有加,更何况这些本就迷信的普通人,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对神灵妖怪的恐惧自古都深入骨髓,而眼前竟然就活生生地在上演着一幕,一只巨大的白狐在中间撕咬嗜血,关键是它刚才还是一具死亡了千年的遗骸。

  但现在除了狐妖,又突然出现那些密密麻麻的虫子,这种密集感绝非一般人能够承受。

  只见潮水般的虫子中有一些竟然开始飞了起来,成群地在上空集结,又一阵声音传来,从地宫入口的平台上,一群群老鼠沿着台阶开始向下俯冲。它们全部向着点燃火把的石柱爬去,一个落一个,最先进去的用身体去撞击那些火把,一会儿就被烧死了,可是,这丝毫没有让后面的老鼠产生畏惧,它们前仆后继地向火把冲去。

  几下功夫,那石柱顶的石盆里,火光就变得星星点点,一群老鼠的尸体落在石盆里,刺鼻的皮毛和烤肉味道蔓延开来,白柳这样的女人早已吐得七荤八素。

  渐渐地,地宫迅速变暗,所有人开始崩溃,滨田声嘶力竭地命令人们镇静,可是,哪里还有谁在意他的喊叫,都从最初呆呆地被吓住,到现在只想赶快四散保命,但是,那些老鼠源源不绝地在台阶上爬行,哪里有人敢穿过去。

  而底部平台上,白狐大帝吸干日本警察的鲜血后,眼睛也彻底变成血红,它扭头就盯着滨田看,那滨田也真是出入于死人墓地的老把式,估计奇幻诡异的事情也见得多了,竟然向着白狐大帝就冲了过去。

  可是,白狐大帝张开大嘴一声怒吼,那些虫子齐齐地爬向滨田,另外两个日本人赶紧冲过去想保护他,不想,另一队飞虫从上空直接扑了过来。

  顿时,他们就被飞虫覆盖住,那些虫子扒上后就不再起飞,不管他俩用手拍还是在地上滚,哪怕第一批虫子被碾压成黄汁,只要一露出空挡,其它的飞虫马上就补充上去。而滨田根本顾不上他俩,那些蝎子、蜈蚣、毛毛虫早就爬上了他的身子,他大喊着白御山,可是,他哪里知道,白御山已经近乎晕厥过去。

  因为他看见那两个日本人的脸上已经全然没有了人的模样,飞虫一扒上去,翅膀就收回壳内,然后用前齿咬住皮肉,口器里流出黄色的浓汁,很快就把皮肉腐蚀成一个肉洞。

  它们接着把头探进去,继续这样分泌,直到整个身子都钻进去,而那俩人用手拍碎的虫子,那些黄汁喷出来,更是腐蚀一片,被溅到的皮肤就像水泡一样片片鼓起。

  白御山眼睁睁地看着那两个日本人不再动弹,这些飞虫才彻底离开,又开始扑向别人。像白御山这样的人,杀人肯定干过,死尸也没少见,估计白春城的惨样子他也研究过,可是,现在那两具尸体根本不是那种皮肉尽毁的尸体,整个露出来的肉体上,分布着一个个规则的密洞,就好像有计划地实施,一个挨着一个,强酸早就将烂开的皮肉边缘灼死,全然一个蜂巢的模样。

  白御山刚想起要赶紧拉着白柳逃走,滨田已经不动了,那些老鼠早就从台阶上冲下来,在滨田的身上享受着虫子的盛宴,而四散逃窜的虫子又开始朝着其他人爬去,整个地宫中只剩下恐惧的叫声,还有呆呆等死的傻子。

  “快跑,老鼠不在台阶上了!”

  老爷子冲着白御山吼道,可是,白御山哪里还能找到活着的白柳,一个本来活脱脱的美丽女人,如今只剩下半裸的尸体,面容早就成了一堆烂肉,丹凤眼只剩下两个黑窟窿,胸口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孔洞,肚子被老鼠啃食的腹皮大开,白御山抱着白柳的尸体已经魔障,拼命地把肠子往肚里塞,嘴巴里只是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

  老爷子冲过去就给了白御山两个耳光,顿时让他清醒过来,他猛猛地摇摇头,抱起白柳的尸体就跟着老爷子向台阶上跑。

  可是这时,白狐大帝却突然直冲过来,白御山一看还没来得及提醒,那庞大的白色身躯就张嘴咬了上来,老爷子一个晃身躲避,险些从台阶上摔下去。

  而白狐大帝也差点没有刹住速度,前爪已经冲下台阶,就听到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它扣住台阶侧面支撑住了自己。

  乘着这个档口,老爷子护着白御山赶紧飞奔,半路上他俩回头一瞄,发现白狐大帝没有追上来,只是重新奔回到平台去了。

  他俩带着白柳的尸体一路冲出地宫入口,齐刷刷摔在地上,白御山还算有点道义,带着老爷子就去寻找马匹,两人将白柳的尸体简单捆在马上,老爷子撑起白御山便催他上马。

  “白镖总快走,不知此事如此凶险,我也逃了,各自保重吧!”

  那白御山只顾得点点头,什么都不管就拼命抽马而去。老爷子也骑上马,看着白御山已经远去,便找来那些还没有运进地宫的柴火木棍,在入口处支起几丛,然后把它们全部点着,看着熊熊大火烧了起来,便跟在一只棕毛狐狸身后,去了山的另一侧。

  下了马,老爷子在马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一鞭,马儿迅速向着远处跑去。直到这时候,老爷子才发现,早已经艳阳天了,他赶紧跟随棕毛狐狸爬到半山腰从一个洞口钻进去,这洞着实太小,完全就是狐狸的身躯宽度,要不是赤狐将军是个大块头,估计自己都会被卡在里面。

  顺着洞穴一直爬,那股狐臭熏得老爷子直想吐,终于沿着洞穴一路向上,来到了一处满是乱石的地方,原来这里在平台的对面,地宫里发生的事情能够尽收眼底,而赤狐将军早已守在了这里。

  从这里看下去,只见平台上的人,有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有的拼命在自己身上拍打,有的躺在地上挣扎抽搐,但他们身上没有一丝伤口。

  只听得赤狐将军对着地宫里一声长啸,从屋里和平台角落中窜出了许多黄鼠狼,迅速从平台边缘隐匿到黑暗中。

  渐渐地,那些人也逐步苏醒过来,一个个呆呆地看着周围,就好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有的甚至蹲着抱头痛哭。

  滨田也醒了,他一个猛子坐起来,迅速摸摸自己身上,踉踉跄跄地爬到另外两个日本人身边,用力晃醒他们,可是,他俩只剩下目光呆滞嘴流口水傻傻地愣在那里。

  那些跟随白御山过来挖宝的小脚们,苏醒后赶紧寻找自己的镖总和大小姐,可是,他们发现这两人根本不在地宫里。于是,现在哪里还管什么大日本帝国的上官,全部互相搀扶着就往地宫外逃,但那洞口的大火还没有熄灭,整个甬道里都是烟雾,绝望的他们只得再次退了回来,全部蜷缩在入口平台上。

  滨田已经跟发疯了一样,抄起火把就要烧了石屋,可是那些还有意识的日本警察,全部跪在石屋门口,对着滨田磕头,有的更打算去抢夺滨田的火把,那意思就是再不要招惹白狐大帝了。

  如今,整个地宫里只剩下滨田一人声嘶力竭地咒骂,就在这时,地宫平台上一阵嚷嚷,那些小脚们顿时慌张起来。

  原来,一队中国士兵冲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位军官摸样的人,身后还跟着几名记者,那些士兵们押着白御山和白柳,估计他俩苏醒后发现有蹊跷赶紧奔回来,不成想竟钻进了军队的口袋。

  那些士兵进来后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那些小脚羁押,然后那个军官指向平台下的台阶,一声令下,士兵们全部散开戒严,老爷子一数,好嘛,足足七十多号人,如果外面还有负责警卫的,那这次可是出了一个连的兵力。

  控制住入口,那军官带着一队士兵直接下到平台,将那些日本警察尽数捆住,滨田一看,火冒三丈地冲过来就喊。

  “我是大日本帝国的考古专家,这里是我们发现的,我们有权力对这里进行研究和发掘!”

  那军官根本不管他喊什么,走到石屋门口看到白狐大帝的遗骸不由得吃了一惊,又站在平台边缘看了看矿脉,嘴角一声冷笑。

  “大帅说了,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中国的,你们无权霸占,要研究可以,但是这里的一切都属于中国!”

  刚说完,那几个记者就对着滨田和日本警察拍照,滨田赶紧捂住脸恶狠狠地要求放开日本警察,他们要去找领事馆交涉这件事。

  “等到了锦州,先给我说清楚,你们才可以离开,全部押走!留下一个班守住这里,记者们可以拍照,迅速通知东北大学考古学院火速赶过来接手。”

  “不行,我可以把那些矿脉让给你们,但是这具遗骸我们必须拿走研究,这股力量属于大日本帝国!”

  那军官明显被彻底激怒,咬着牙对滨田一字一句地吼道。

  “我再说一遍,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中国的,包括这具遗骸,甚至包括这里的鬼和神!”

  说完他一挥手,扭头走了。

  老爷子长舒了一口气,结束了,这里终于还是留给了中国人,但愿白狐大帝的遗骸能够得到妥善保管,有朝一日重回闾山,那时候,不用再长眠地宫,就在白帝庙日夜接受供养。

  柳暗花明后,老爷子和赤狐从洞里爬出来,重新走入死人湾,现在已经快傍晚了,死人湾里还是迷雾重重,但却代表这个秘密依旧被保护了下来。

  老爷子在望云松下取出包袱,赤狐将他送到死人湾的入口处,它对着老爷子双爪前扑,老爷子则深深还以鞠躬,起身时,赤狐已经消失在迷雾中,它还要继续守护着大山和那最终的秘密。

  天刚黑透,老爷子走到村子口却没有进去,这短短十几天,不想发生了如此多的变故,这趟旅行太过离奇,那个秘密终归现在只有自己知道,如果见到李勤一家,该怎样向他们解释呢?

  也罢,既然要保守秘密,就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更何况,让山里人继续安宁地生活在信仰中,这一定也是白狐大帝的夙愿,而且,现在自己虽然化名,但也始终是牵扯之人,何苦连累李家,那些书箱里的银元就留给他们,权当感谢吧。

  可是,白春城,人生总有无法实现的遗愿,你那落叶归根的乡愁,可能注定要留在东北了。

  想罢,老爷子对着李家的方向拱手一辑,背起包袱大踏步地下山去了。

  第二天,作为张作霖在奉天创办的反日先锋报纸《东三省时报》的头版大标题写道《锦州挫败日本盗掘阴谋—闾山发现上古地宫与不朽巨狐》,时间是1926年5月2日。

  “爷爷,那你后来再回去看过那个珣玗琪矿脉吗?”

  “我发誓再不回去了,那种宝物,看一眼可以忍住,看多了就想占为己有咯。”

  “来,搭把手,咱们把最后的几根绳索卸了。”

  “爷爷,这些个宝贝,你觉得值多少钱?”

  老爷子摇摇头。

  “在我看来,能换钱的就那么几样,因为不显山不露水,大多数都还是留着当自家的宝贝吧。”

  “啊?为什么?要是全部换钱,那就成富翁了。”

  “做你的美梦去吧,瓜蛋子,有些钱拿了就会要命,有些东西一旦现世就会引来危险,别说国家会不会允许买卖,就说那些买家销方,他们会不会盯上?你以为解放这么多年,就太平了?看看49年以后发生了多少事,就盗墓走私这个行当,从周总理开始,严打了多少次,有些冥器都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一旦出现,国家来要,你给不给?”

  “而且,你还要解释这东西的来历,如果从一件东西牵扯出更多事情,你还能安生?那些买方销方如今被打压的近乎销声匿迹,更多早做打算的都去了香港台湾,你看老八做的风生水起,但你现在哪有自己的势力,单这走私出境就必须用自己的链子做。”

  “所以,缺钱了就捡些佛像啊,金器啊什么的去卖,这钱也不少,其它的,留着最好,也算咱家的传家宝,我让你多读书你不听,以后玲珑回来了,让他帮你参详。”

  “好的,其实我看到这些宝贝,有些觉得就是个黄金饰品,但有些真是看着喜欢,就说刚才那个金玺,做工、质地和那股子磁场,我才不舍得拿去换钱,我和妹子以后也要做个您说的买家!”

  “哈哈哈,好样的,我骨子里那份对冥器的喜爱,不是因为他们能换钱,而是因为这都代表了久远的历史,看来,我这血脉算是留给你咯。”

  “爷爷,那副《道德真经》呢?”

  “送人了,在南边的时候给你李爷爷了,那个仙风道骨的傻老头。”

  等矿渣讲述完,我俩已经每人半瓶多酒下肚了,可全然没有醉意,他是陷在回忆里出不来,我是被老爷子的传奇经历刺激得热血沸腾。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爷爷走后,我把密室里那些危险的东西都处理了,最后我才知道,那间密室其实是他从上面的一座孤坟中挖下去修的,否则,那些材料根本不可能在那条窄洞里通过,我把那孤坟彻底修缮了一遍,然后把宝贝都搬到了炕下,那些机关也都拆了。”

  “爷爷说的对,人总要对历史有所敬畏,不能把历史积淀和文化传承用钱财来衡量,所以,我只是把其中那些黄金和宝石卖了,都是些没有价值的东西。”

  “那你也不能把剩下的全放在屋里啊,这可是隐患。”

  “没错,后来我左思右想联系了八叔,改革开放了嘛,他老人家就在广州置地投资当起了爱国商人,他帮着把东西都运到了南边,有他的势力罩着,那些宝贝才安全。”

  “所以,我计划年底去八叔那里好好学习学习,然后自己开个古董店,和八叔做买卖。”

  “哈哈哈,您老人家这是升级换代了吗?再不盗墓了?”

  “老韩,你个孙子别招我,说实话,我做梦都想呢,听爷爷讲的那些故事,真叫一个刺激,但咱这不是再没有手艺传下来嘛,而且,爷爷说的没错,现在不能做这个了,装成古董商那是合法,刨人家祖坟,哪天就真被打头了。”

  “玲珑到现在知道吗?”

  “知道,爷爷去世后我就告诉了她,你别说,这丫头倒是气魄大,听完只是点点头没啥反应,我吐沫星子乱飞,可人家就是很平静,然后看了看那些宝贝,和我约定,若要变卖必须经过她的眼,我问为啥,她说从小爷爷教读书的时候告诉她的。”

  “我靠,她知道?”

  “你说我爷爷可怕不?他看出玲珑对读书记史有着过人的天赋,所以,单独给她上课的时候就当成历史故事潜移默化地灌输给她了。”

  哎呦,还真是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啊,这次得见见玲珑,看看这傻胖妞变成了啥样子,听矿渣这家伙的描述,整个一副女当家的感觉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