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回 终见光明珣玗琪 一人一妖论古今
常乐山人2016-11-25 15:003,768

  就在老爷子将日本人即将盗掘的消息对白狐大帝诉说后,突然门被撞开了,竟然走进了一只全身赤色的大狐狸,想必这应该就是那位赤狐将军,但是它的用意何在全然不知。

  只见那赤狐缓缓走到老爷子面前,虽然通体赤红但头顶上却有一丝火焰状的白毛。那双眼睛深邃地看着他,一人一狐就这么对视着。

  突然,一阵眩晕,等老爷子双眼再次恢复清明的时候,面前赫然站立着一位身穿铠甲的威武大汉。

  “陆先生莫要见怪,方才听见你与家祖所说的话,心里着急便兀自进来。你我一人一妖,若是不施法摄魂全然无法沟通,你放心,不会伤害你的。”

  “哈哈哈,那夜得将军放过一马,心中感激,可是白春城死的可怜,将军勿怪,陆某想知道二人探宝,为何独留在下一人。”

  那赤狐将军一字胡须,浓眉元宝耳,化作人形器宇轩昂,但那双眼睛却依旧深邃波澜不惊,听到老爷子如此直问,便摇摇头说。

  “自你在庙中祷告,我便已经知晓。家祖有命,若是有人以巧智机缘寻到这里,当知是有缘人,不可伤害,可送其宝物以保守秘密,但是,欲伤害大山生灵者,违背誓言暴露地宫者,此二者尽可杀之。那夜,你虽然好生相劝白春城,但他依旧使用火龙冲险些烧山,虽然最后山火未起,但已有动物死于非命,后来他竟然扬言要将林中动物尽数烧死,如此歹毒用心,我自当杀之。”

  “原来如此,将军手段好生了得,那夜所见,陆某到现在还是心惊肉跳,只是今日将军相送的宝物实在太过贵重了。”

  “陆先生为人磊落智慧超凡,能一路安全走来便是有缘。方才一席话,不取一丝一毫,让我心生敬佩,陆先生对珣玗琪的辨别也可谓独具慧眼。当得起知晓这里的秘密,请先生随我来。”

  说罢,赤狐将军便带着老爷子走到屋外,径直向平台尽头而去,只见那里有一个巨大的人像,单膝跪地双手高举,身前有一个圆形的盆子。

  人像下面便是平台边缘,原来这里依旧不是深渊的最底部,从这里向下望去,还是黑漆漆的深不可测,对面的悬崖也根本看不清楚。

  这时,赤狐将军对着深渊一阵长啸,平台下传来阵阵石头咬合摩擦的声音,接着,他请老爷子将火把扔到圆盆中。

  “陆先生,请稍等片刻。”

  只见圆盆里火光大起,接着从底部开始向下蔓延,平台下开始一处接一处闪现出火光。就这样,一会儿功夫,整个深渊里出现了一条光带,一直向远处延伸。

  突然,整座平台的对面发生了奇妙的变化,那里的悬崖开始出现零零星星的光点,就像天上的星辰一样。

  渐渐地,那些光点越来越多,慢慢变得如银河一般璀璨。隐约中,可以看清悬崖上密密麻麻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

  随着这些光点越来越多,它们彼此开始融合,就好似一滴滴水在汇聚,逐渐变成一条光的河流。

  最后,这条光河开始急速地泛滥,向上下左右四周蔓延,直到对面整个悬崖变成了一片光的海洋,让整个地宫恍如白昼一般。

  老爷子张大嘴巴全然说不出一句话来,都说最顶级纯净的宝石也只能透光,但是这珣玗琪竟然能够汇聚并锁住光芒,甚至让人感觉,它就是一个太阳。

  “这就是珣玗琪矿脉?周天子得到的可是这种宝石?”

  “是的,当时天下大定,家祖感念周氏功德,便化身仙人送出几块,但坊间错把它们当成玛瑙,算是谬了。”

  “珣玗琪并非玛瑙,两者不可同日而语。它如何产生并不清楚,家祖小时候就发现了这种石头,那时候灵智未开,只觉得好玩,直到有一天,它被石头内的光芒突然刺激,似有所悟,于是打开了灵智。”

  “家祖说,这个世界是由光组成的,不管是这看似千年坚固的大山,还是奔流不息的大河,包括我们自己的肉身,都是由光组成,最后,也会重新消散成光归于虚空。”

  “那这珣玗琪到底有什么用处呢?”

  “说来惭愧,家祖虽然存活千年,后来又遇见颛顼大帝,却始终不知道这珣玗琪的真正用途是什么。但颛顼大帝临死前说过,珣玗琪是不吉祥的,它可以拥有太阳的光芒,让昼夜混乱,星辰消失,所以必须封存起来。”

  “它的光芒可以持续多久?”

  “它需要用光来作引,然后不断地吸收,最后将光汇集起来,若是如今晚这样充足,可以持续一月,然后慢慢变暗。”

  一月?现在只是火把的光亮,而且如此快速就可以汇集成太阳一般明亮,若是将它暴露在大地之上,每日吸收太阳的光芒,那将是怎样的结局?

  “那与共工的战斗中,珣玗琪不是被做成箭头吗?”

  “哈哈哈,是的,一开始,颛顼将珣玗琪制作成工具和武器,它们虽然也会吸收光芒,但持续时间很短,后来,地宫越挖越深,直到一次地震将整个矿脉暴露出来,地宫中那些小平台上的火把引起了珣玗琪的光芒,颛顼大帝这才发现,原来这种宝石如此神奇。”

  赤狐将军带着老爷子边说边走,如今珣玗琪光芒大作,整个地宫也变得清晰可见,真难想象,这里曾经是多么地繁忙,古人们从山腰开始,一点点开凿扩张,但却有条不紊规划清晰,可是,为什么自己在梦中没有见到这样的景象呢?

  “那只是我让你看到的东西,并非实际的现场,就是蓝玉,也根本没有见过珣玗琪的神奇。他是机缘下进入地宫,家祖那时已经非常虚弱,况且他带着数万虎狼之师。家祖本想赠其宝物,但他却更在意持久的富贵,所以只得委曲求全帮他讨伐北元。可是不想他竟然偷偷记下了这里,我那时请示过家祖,是否将其诛杀,但家祖却说蓝玉可以终结战争之乱,是有功之人,但他贪欲太大,自有天收,可是不想他最后还是将这里的线索说了出去。”

  “那为何不将知道线索的人尽皆铲除?”

  “哈哈哈哈,陆先生,你以为妖就可以妄为吗?你以为妖就无所不能吗?天道有情,众生平等,谁也不能无端滥杀。家祖早已觉悟,加上自从与颛顼成为挚友后,更感念人类的情感难能宝贵。它总说,若是无法体悟情感,则无法理解慈悲,更无法证悟如天地般广阔的心,所以,一切随缘便是。”

  说着,两个人重新回到屋内面对面坐下,赤狐将军指指两个箱子,问老爷子可否满意。

  “实不相瞒,我第一眼看见珣玗琪便知道这是无上至宝,但方才看见它的神奇,我便决定不要这宝物,若它现世,必然引来更大的麻烦。我本打算践行对白狐大帝所祷,不取一丝一毫,但说来惭愧,本人唯一的爱好便是读书藏书,这卷《道德真经》原本,我真的非常喜欢,不知可否取走?”

  老爷子谨慎地看着赤狐将军。

  “先生取走便是,感谢先生高义,不让珣玗琪现世引来纷争,我代家祖谢谢您!”

  说罢,赤狐将军起身一辑到地,颇有古人遗风,然后将装有《道德真经》的箱子推给老爷子。

  “敢问将军,那画上如混沌一般的事物,可真有此物?”

  “确有,也是在这珣玗琪矿脉中发现的,它与透亮的珣玗琪不同,通体黑色,附着在珣玗琪上,就似孪生一般,形状也一模一样,但只发现了一块。颛顼大帝视其为珣玗琪的克星,因为它会吸出珣玗琪的光芒,然后生出你说的混沌一样的东西,而珣玗琪的光芒就算如今日这般庞大,也会尽数吸入其中,但那混沌中却似乎有无限的虚空,怎么也不会充满。”

  “这等神奇,可是我在幻境中所见的?”

  “正是,但那个幻境其实是先生你自己内心所造,并非我强加于你。这是家祖授予的手段,若是进入幻境,所产生的皆是自己真正思索或者欲求的事情,但是要如何出来,也只能自己寻找。”

  “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混沌,只是在你施加于我的梦中第一次见到,为何会出现在我的心境中?”

  “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当初看你构建了一座巨大神奇的地宫,我就对你非常感兴趣。一个前来探宝的人,为何会构建这样玄幻的景象,想必先生也是喜欢神奇之事的人吧。但当你构建出混沌后,我就认定你确实与这地宫有缘,最后我明白了,先生一直在思考关于生死觉悟的问题,最后一句《金刚经》法眼可谓如雷劈下,直接把我破了功。”

  “惭愧,惭愧,不知道这混沌黑石现在何处,可否一看?”

  “实不相瞒,颛顼大帝死前,重新升起混沌,然后走入其中不知所踪,那混沌黑石也变得支离破碎,已经不存在了。”

  “颛顼的遗体并不在这里?”

  “无影无踪,只做了一个石棺悬挂在对面悬崖上,就是蓝玉朝拜的那个。”

  “不知道白狐大帝对混沌如何评价?”

  “家祖说,有阴就有阳,有生就有克,那混沌就像无尽的虚空,如果光构建了这个世界,世界最后回归于光,那光要去何处?陆先生自己参详吧。”

  老爷子第一次听到对世界如此玄幻的解释,这与自己在幻境中创造的世界一模一样,难道在那一刻,自己内心中也认可这个世界本是虚幻的,都是由光所构建的?混沌其实就像佛陀所说的空性一样,它与光明不二非一的存在着,那这个世界上,会不会还有这样的混沌黑石存在呢?

  两个人就这样言来语去,老爷子发现,妖并非无所不能,那些传说中的妖怪,要么神通广大,要么无所不知,可是,其实他们和人一样,除了具有某些神通,也必须去学习感悟。只是有些神通可以看到一些过去与未来的景象,于是便出现了各种动物神仙,他们依附在人类的身上为有疑问的人解惑算命。

  “今日与将军畅谈真是陆某今生最欢快的美事,只是那日本人要来挖掘的事情,当如何处理,这真是紧迫啊。”

  只见赤狐将军回头看了看白狐大帝的肉身,叹了一口气。

  “既然要大举盗挖,我等一族肯定不是对手,那些人无非要见到宝藏,还有他们口中所说的神奇力量。这珣玗琪矿脉无论如何不能给他们,而那些神奇的力量他们怎么可能拥有,痴人说梦,事到如今,还请陆先生帮我完成。”

  “愿闻其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