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回 假戏真做万事毕 解迷洗脑白镖总
常乐山人2016-11-27 15:005,260

  经过三天的奔波,老爷子将书信送给报社后又去北镇换了锁,终于将外围的事情处理完毕,能否奏效便只能听天由命了。

  晚上他独自散步的时候看到了棕毛狐狸在树林里等待,便不动声色地绕了个圈子钻进林中,与那棕毛狐狸对视一会儿,便看到了赤狐将军的景象。

  原来甘露泉洞里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好,白狐大帝的遗骸已经安坐在当中的石屋里,面前摆放着一些玛瑙原石,就像白狐大帝准备分配宝物赠与山里人一样,而赤狐将军也带着部族从里面撤出,留下空空的地宫等待老爷子去开启。

  同时,他通过棕毛狐狸向赤狐将军转告了自己的新想法,希望能够予以配合。

  第四天一早,老爷子决定提前动手,就在今晚,这样可以打乱日本人的计划,而且,白御山一旦得到消息,也必然火速赶到,自己可以在日本人出现前将线索的破解灌输给他。

  老爷子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最后将自己暴露成关键人物,所以只能通过白御山的嘴巴说出去,然后就剩下等待,看看到底白御山是好人还是坏人,当然,也为了给自己的新想法留出足够的时间,这最后一遭的较量就要开始了。

  下午,他匆匆向李家人道别,李勤和憨娃还要询问,却被老人家拦住,只是道了声保重,便让他离开了。

  傍晚时分,老爷子已经到了死人湾的入口,只见这里迷雾重重,直等到月亮升起天黑下来,便拿出火龙冲对着天空发射出去,然后静静地等待白御山的人前来汇合。

  不到一个时辰,留守在闾山入口的人便赶到了,白御山明显增加了人手时刻等待着,就见他们全副武装快步来到老爷子面前。

  “陆东家,我等见到信号便火速赶来,其中一位兄弟已经快马加鞭赶回北镇报信,想必最迟后半夜,白镖总就会赶到,不知道陆东家是否已经确定了宝藏地点。”

  “已经确定,但陆某与白镖总有过约定,必定会遵守誓言不敢独自打开,如今还得请一位兄弟回到入口处接应白镖总。因为最终地点并不在死人湾,而是在甘露湾,如今死人湾已经迷雾重重,我怕白镖总从这里过去会迷路,所以还请带他从岔口山方向进入,我们在原身老母殿下的谷里汇合。剩下的兄弟带起家伙,随我从这里前去甘露湾。”

  安排就绪,老爷子便带领众人直入迷雾中,因为他对这里已经了如指掌,知道只要沿着大河便可一路走到甘露湾,于是举起火把在前面带路。初入死人湾的人或多或少都会被这里的诡异所惊吓,只见后面这几位神经高度紧张,战战兢兢得赶紧尾随而去。

  一路上老爷子并没有什么话,直到冲出迷雾进入甘露湾,才听到后面众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来一路上紧张地厉害,老爷子手指前方,月光下清晰可见原身老母殿。

  “陆东家,难道那宝藏就在这原身老母殿内?这么多年就没有发现?”

  “哈哈,想那蓝玉也是平灭北元的战神,岂能如此草率,宝藏并不在那里,而是在甘露泉洞。”

  说完,老爷子便带着他们爬到甘露泉洞口,只见这里有一座石盆,泉水从上面的石缝中流下,而洞的深处便是一尊满是青苔的石像,那就是老舅爷说的赤狐将军像。

  那些人也是立功心切,请示老爷子后便两人一组动手开挖,先把入口扩大,将石盆和石像挪开,再钻进去,一会儿工夫,就听见铁铲碰到石头的声音,而且声音空灵,看来是触到了石门。

  “众位兄弟,既然已经见到石门,不妨等白镖总到了再打开,也算还了我陆某的誓言。”

  “陆东家高义,我等陪着您。”

  众人在洞下寻了个隐蔽地方坐下,一人把风,其余人等休息,老爷子开始时候闭目养神甚是平静,但后来装作非常焦急,不停地转悠。

  “白镖总怎么还不出现,若是天明未到,有山里人过来朝拜便暴露了。”

  “陆东家稍安勿躁,我家镖总也是苦苦等待您的信息,这几日轮番换人增派部署便是为了养精蓄锐,现在他老人家一定飞速向这边赶来,您别急。”

  约摸一个多时辰功夫,负责把风的人赶紧来报,远处一群人举着火把赶过来了,应该是白镖总的人。老爷子一听,赶紧上去迎接,只见白御山可谓倾巢出动,单数火把就有二十几号人,这哪里是盗宝,分明就是执火明抢的打算,别看他50来岁身体发福,一路纵马翻了个身直接站在老爷子面前。

  “陆东家好手段,竟然真的找到了入口,白某茶不思饭不想就等着今日,终于赶在日本人之前发现了宝藏,请受白某一拜。”

  “不敢当,多亏令嫒给的最新线索,否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不知白镖总说的军队现在何处?”

  白御山当即回答已经派人去通知,自己害怕夜长梦多便独自先赶过来。

  在这群人中,他俩绝对是龙头老大,其他那些小脚们看见白御山对老爷子如此大礼参拜,都侧目而视,恭敬地围在周围。

  “陆东家,现在只有你清楚这里的前因后果,还是请你来安排周全,白某悉听尊便,来啊,都听陆东家招呼!”

  “既然白镖总授权于我,那我就约法三章,第一,为避免引起山里人注意,只留一根火把。第二,洞口虽然刚才被几位兄弟扩开,但依旧只能容纳两人,所以,两人一组先把地宫门全部挖出来,其余人等轮换休息,再安排八个人两两一组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把风,不得点火。第三,本次探宝不可强行破坏,都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开门前先放鸟雀验明空气,进去后,不得擅自触动任何东西,以免开启机关。尔等谁是把眼,自己安排去吧!”

  白御山一听,这一番部署井井有条,当真是吃盗墓这碗饭的大东家,不由得竖起大拇指对老爷子说。

  “陆东家,佩服,让他们去忙,白某还有要事讨教。”

  老爷子知道,这是白御山要询问如何解谜了,能不能让他相信全看这一遭。

  两人走到一个偏僻角落斥退旁人,老爷子让白御山举起火把,便拿出地图和山水图来。

  “白镖总请看,这是我最初得到的那副山水图,而这幅则是白春城死前手绘的地图。最初我也认为,一旦在某处看到山水图上描绘的景象便是藏宝的区域,于是在望阳峰确认这里后,便与白春城来到望云松周围开始挖宝,但从地面到山腰全部探过,都没有任何痕迹,而白春城也惨死于此,可惜了。”

  “于是,我便猜测,实际上这山水图绝非单一的线索。陆某以为,线索必须宏观与微观环环相扣,而这山水图也仅仅是线索之一,那日令嫒给我说了最新的发现,铜器上多了个亭子,而我也确实发现有一处被毁的亭子,上面有个奇怪的圡字,这分明就是蓝玉的玉字少了一横。”

  “于是我猜测,望云松仅仅是最后观察点其中的一环,还必须找到另外一个,也许就是亭子,但是在望云松这里根本看不见亭子,从亭子那里也看不见望云松,都被一座山峰挡住了,这两者看似没有任何联系。”

  “而我之前就感觉这月亮非常古怪,明明只有大河才能映出月亮,但这月亮却在大河以外。若是没有深意那纯粹就是为了写意,这断然不可能,山里的人告诉我,这大河有明显的丰水期与枯水期,所以,我感觉这月亮其实代表枯水期的时候,也就是说,现在丰水期,那这个月亮的位置实际上在河里。”

  “于是我便在河里一边看着望云松一边走,同时,我在想能不能绕过那座山峰看到亭子,这样就构成了一条直线。果不其然,确实,在一个点上的确可以同时看见望云松和亭子,而那个位置也已经离开了大河,确实在河道旁边,这月亮的设计可真奇特。”

  “最后,我才得知,那座挡住亭子的山峰叫一笔峰,而那圡字独独缺了一笔,也就是说,必须从亭子画出一笔直线来,才能确定宝藏的位置。这就印证了我的想法,而从这一条直线穿过望云松,正好视线所及就在这原身老母殿下的甘露泉洞,里面有座狐狸雕像,那里的土也确实经过翻搅。于是,我便断定是在这里,只是与白镖总有约在先,故而不敢擅自打开地宫。”

  这一通解释环环相扣,又将那亭子的重要性烘托成最关键的信息,整个解释天衣无缝,直听得白御山眼睛一亮一亮,看老爷子的表情越发佩服,不住地点头,老爷子断定,他已经完全信服这个解释了。

  “陆东家,你可猜测过那蓝玉的宝藏是什么?”

  “实不相瞒,我也在猜测,当初我认为可能是一些讨伐北元后的战利品,但越到后面我越觉得不可能,那蓝玉绝对不缺这些金银珠宝,他回朝之后位极人臣,所得必然比那些蒙古贵族的战利品要贵重的多。况且,如果令嫒所说那带亭子的山水图来自蓝玉后人,那他应该早就有准备,能让这样的人念念不忘,估计价值绝对远远大于那些黄白之物。”

  “而且,我觉得日本人的猜测没有错,这山里直到现在都还有狐狸给山里人送宝的事情,可能真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但那些狐狸从哪里得到的玛瑙?这么多年都有人进山寻矿可是要么一无所获要么惨死,我觉得,这宝藏应该不简单!”

  白御山听得面红耳赤,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陆东家,若是之前白某对你尚有怀疑,只是敬佩你的勇气和高义,那现在是彻底服气了,若是可能,白某希望与您陆家成为长久的相与,不知可否?”

  “若在东北能有白镖总这样的码头,陆某求之不得。”

  就在这时,负责挖掘的把眼跑过来禀报,石门已经全部露出,里面空气正常,可以进去了。

  只见白御山激动地站起来拉着老爷子就走,那手上的力道就像生怕老爷子丢了一般。

  两人快步来到地宫入口,小脚将火把探进去,只见这条甬道比珣玗琪地宫要宽很多,两侧石壁上全部都是地宫甬道里的那种壁画,但画的内容除了没有蓝玉补上的那几块,其余的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少了颛顼下葬的那段。

  老爷子一马当先,将白御山护在身后,煞有介事地举起火把研究起来,不时地用耳朵轻轻贴上听声,又用匕首在壁画缝隙敲敲,然后对白御山点点头,示意这里没有机关非常安全。

  白御山满眼感激,连那些小脚们也纷纷拱手道谢,他俩便开始研究这些壁画,白御山虽然对玉器一道可谓独步天下,但对这些却满眼糊涂,老爷子只能装成第一次看到,激动地边猜测边给他讲解。

  “难道,颛顼真的在闾山发现了玛瑙大矿?而且,还与一只狐狸成为好友,那这狐狸岂不是妖怪?这太神奇了,说实话,诡异至极,陆东家,你怎么看?”

  “白镖总,我认为壁画的内容半真半假,古人崇尚神灵,若这里真的是玛瑙大矿,也许真与狐狸有什么机缘,你想,若是狐狸先发现这里开始做窝,然后颛顼再狩猎狐狸的时候找到,也未尝不可。但这山里的奇事不少,是不是真有画中能与人交流生活的狐妖,我不敢妄断,咱们进去便知。”

  几个小脚前面探路,后面的将他俩护在中间,老爷子再三叮嘱,前面若还有石门,开门后依法进行。

  很快,就听得前面的小脚齐刷刷发出惊叹的声音,白御山赶紧冲过去,顿时也被惊在那里。

  只见白御山和老爷子为首站在平台中间,旁边的小脚也顾不得队形,全部都在互相点起火把向下张望,虽然平台很高,但这么多火把的光亮,也足以让这些人看到一个大概。

  “可怕啊,陆东家,我们古人何其伟大,能够在这山中开槽出如此宏伟的地宫,你看那些台阶,足有一座小山高,这密密麻麻地连接在一起,得多少人耗费多少时日才能完成,走走走,咱们一同下去,好好研究研究。”

  白御山一声令下,那些小脚沿着台阶四散开去,有的走到小平台便在石柱上插入火把,很快,地宫中就灯火通明。

  白御山已经激动地浑身发抖,老爷子也装得满脸亢奋,两个人对着地宫指指点点,直到有小脚说看见地宫底部有房屋,这才快速向下赶去。

  等到他俩从台阶下到底部平台的时候,就听得一阵恐惧的叫声,有小脚大喊大叫,更多的干脆对着屋里跪下磕头,老爷子一把拦住白御山,两人谨慎地走过去。

  “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里面还有神仙不成?”

  “回镖总,确……确实……里。。里。。里面有只……大白狐狸!”

  “啊?是死是活?”

  “不知道,睡着了一样,和人一样穿着衣服坐着……”

  白御山顺手拿过一把钢刀,径直走在前面,到了屋门口,也是嘴巴大张地站在那里,老爷子也配合地全身颤抖,只是余光向四周看去。

  只见黑暗中几十只黄鼠狼悄悄地爬向平台,隐藏在黑影中。现在人声鼎沸,所有的人都被屋里白狐大帝的遗骸吸引,根本不知道那些灵物已经遍布自己的周围。

  老爷子对白御山喊了两声,他才满头大汗回过神来,狐疑地看着老爷子,想听听有什么高见。

  “白镖总,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世间真有如此神奇的事情,已经超过了我的认知,但我觉得这白狐已经死去,这里不过是它的肉身,只是我见过高僧大德不朽不腐,但狐狸却听都没有听过!”

  白御山点点头向里望去,老爷子知道,他有点胆怯不敢进屋,于是自告奋勇拿着钢刀进到屋内,依旧假模假式地研究来研究去,特别是确定白狐大帝是否还活着的时候,那份谨慎让门外的人看着揪心。

  终于,老爷子擦了一把汗,虚脱一般地坐在地上,对白御山点点头,示意这里没有问题了。白御山让小脚们守在外面,独自进到屋里,他恭恭敬敬地向白狐大帝磕了三个头,但瞬间就被那些摆放着的宝石所吸引。

  这可是进了白御山的道儿,只见他拿起宝石连连赞叹,眼中满是惊艳而且带着贪婪。

  “陆东家,我也算是鉴定玉石的行家,但这等巨大的原石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它们皮质如蜡,温润细腻,你看这层层纹路五彩颜色相间其中,光一闪过,就像水波流动,而且全然没有杂质。若这里真有我们猜测的矿脉,那真是无价之宝啊!”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骚乱,似乎又有什么新的发现,于是,白御山与老爷子赶紧冲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