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回 临终拷问虚幻境 金刚法眼震天吼
常乐山人2016-11-23 12:005,160

  那光明尽头美轮美奂的仙界让老爷子如此陶醉,于是迈开步伐就要过去,走到入口,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存在了,只有意识被气团和光明包裹着,那里是白狐大帝最后飞升而去的地方,更是无数得道之人舍弃躯壳神识重生的所在,这是多么快乐的事情啊!

  突然,两个孩子的笑脸猛猛地冲进老爷子的脑中,就像一根绷紧的绳索直接套住脖颈,只要想进去的念想越重,这根绳索越是用力,就像即将往生的人如果有太重的牵挂,则会长久地停留在阳间,此时的感觉就像一个人在最后拷问自己,要不要彻底舍去最后的牵挂扬长而去。

  是的,如果自己飞升进入这永生的境界,从此与人间相隔,那等于抛弃了两个孩儿,从此他们将如何度过一生,自己用舍弃骨血亲情的代价换来永生,这值得吗?

  但是父亲临终时那种痛苦,若是他能像自己一样如此愉悦地离开尘世,会不会是最大的殊胜?

  人生本就是苦,贫穷、违心、尔虞我诈、艰苦,还有这动荡的国家,每个人在这苦难中已经煎熬了太久,几代人这么痛苦地活着,最后又痛苦地死去,就算是王侯将相又怎样,荣华富贵哪个不是用生命去拼去抢,最后还要为保住它们费尽心机,但是死的时候又有几人是愉悦的?

  就算看破了世间百态走上修行出家的道路,可是,那就是解脱?求法本就困难,践行更是难上加难,更何况,世间有真法吗?那些和尚道士,包括洋教士,他们说的玄而又玄,一个个都似当世佛一般,可是,世间依旧如此,战乱、杀戮、暴力,那太平天国打着上帝的旗号,除了屠杀还带来了什么?如今共和了,但南北开战在即,一个个军阀心怀鬼胎,就算孙文的那些承诺又有多少是真的?

  战场上多少是青壮年,上有父母下有妻儿,又有多少老兵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只希望死后哪怕带一块骨头落叶归根也算对得起祖宗,但是,尸横遍野的战场处处都比那白春城的死状惨烈多少倍,最后能得到全尸的又有几人?

  每当这个时候,佛在哪里?神仙在哪里?上帝在哪里?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又在哪里?如果这样,那世间还有什么可以留恋的?如今有这么殊胜的机缘,能够离开这个苦难悲惨的人间,为什么不去呢?

  “谁也不要束缚我,谁也不要牵绊我!”

  老爷子感觉自己已经彻底否定了这个世界,更看破了红尘,生便是苦,神佛又虚无缥缈,死还是苦,亲情最后也不得不割舍,那今日离开,又何尝不是提前的解脱?!

  可是,那根绳索却更加用力地收缩,虽然身体已经透明消失,但那种感觉却实实在在,他用手在脖颈处用力的扯着,可是根本没有任何实在,这就是一股力量。

  “从你孙子辈开始再不盗墓,把周家的血脉延续下去!”

  老爷子突然一愣,这是他父亲的声音,就是那临终时最后的嘱咐,老人家虚弱地说完都不肯咽气,一定要看着他郑重起誓,才欣慰地闭上了眼睛。

  血脉,父亲的血脉就是自己,他虽然是一个丧尽天良的盗墓贼,杀生取宝掘人祖坟,但对自己却付出了百分之百的爱。

  为了让自己能够远离这个行当做一个正常的营生,求人买路,将自己送去读书接触西学,可以说,自己想学什么,想做什么,他老人家都无条件的支持,只要能够让家族的血脉早日洗脱这份损阴德的原罪,他都愿意付出。

  他老人家看透了,这个营生带给家族的报应有多么可怕,而他临终时候的恐惧,拼尽力气左右推搡,那是看见了冤魂上门索债,更害怕阎王殿上的判决,生不可怕,死了以后才是真正的可怕。

  父亲尽到了对家族和自己的责任,眼看着儿子好学勤勉,几年下来出落的一表堂堂,不仅仅学问精进,性格更是光明磊落,他看着那是欣慰,全然没有自己身上那股子猥琐。

  可是,谁知道血脉的力量是那么强大,儿子又回到了这条路上,他老人家阻拦过,但发现根本没有用。而且,盗墓加上新式学问,竟然爆发出更大的力量,所以,只能用临终的死不瞑目来逼迫起誓,这份用心难道自己体会不到?!

  是啊,自己要是就此离开,那俩孩子跟着叔伯,除了盗墓的勾当还能做些什么?自己不说满腹经纶,但也涉猎中西,看到与了解的世界远远不是二位叔伯可以比拟,自己在,这俩孩子可以从小有个规制,虽然与父亲的誓言应在自己的孙子辈,但自己的儿子也绝不会变成那些满眼冥器钱财只知道挖掘破坏的土夫子。

  血脉,这是一个人最重要的职责,父亲呵护自己到成年,这难道不是对现世最大的爱吗?

  安住当下!

  是的,虽然自己无力改变这个世界,但可以改变自己的孩子,改变身边的人,如此下去,千千万万的改变汇聚在一起,这个世界难道不会变得更美好?虽然这样去践行被很多人斥为愚蠢,但他们哪里知道,就是因为一个个这样愚蠢的人,我们的民族才延续千年走到今天,哪怕外族的铁蹄将我们的一切践踏,但那条独一无二的血脉却在废墟中一次次延续下去。

  飞升不是厌世,更不是逃避,白狐大帝最后也是因为肉体终归要灭度,才选择离开,但是千年以来,它始终守护着这片大山,尽自己的能力救助山里的百姓,然后被这里的人们歌颂朝拜,如今这个传说还在延续,也将一直延续下去,只要还有人选择相信这个传说,那它的生命哪里终结了,这才是真正的不生不灭!

  突然,那入口里犹如神仙界的景象猛然开始晃动,参天大树枝叶上的丛丛花朵开始凋零,整个树干从根部丝丝裂开,那大河变得干涸,两旁的原野枯黄一片,尽头的山峰轰然坠下,悬浮在空中的仙岛一座座化为灰烬。

  整个神仙的世界开始崩塌,所有的安宁与祥和顿时充斥着恐惧与绝望,树木变回了种子,种子又开始发散成一片光晕,大河干涸成最后一滴水,化为一缕光闪。

  整个大地也开始层层剥离消逝,最后汇聚成一片柔光,一切的一切变成了一粒粒光点,它们开始聚集,周围依旧成为无边的虚空,最后,如此恢弘的神仙世界所发散出的巨量光点仅仅汇聚成最后一粒,突然,这最后的光点飞向了虚空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没有边界的黑暗和里面不断出现又消失的光芒。

  这时,老爷子身边的光明也变的越来越黯淡,就如同油灯即将熄灭一样,他的身体也随着光明的散去回归实体,而当视野不再被光明遮挡后,他的耳边听见了巨大的轰塌声,这莲花、祭坛、狐狸石像,还有那天梯,甚至整个地宫都在坍塌,变成一块块石头开始坠落,就如同那入口里的神仙界一样。他想跑,但根本动不了,就好像被那混沌一样的事物定住,这一切来得太快,恢弘的地宫急速毁灭,最后也变成一下下光闪,像流星一样朝深渊里划去。

  而老爷子自己,则面对着那虚空一般的混沌事物,整个人悬浮在空中,四周只有无边无尽的黑暗,他傻傻地看着那混沌,这到底是什么?它可以创造一个世界又可以顷刻将它消失地无影无踪,就像那美轮美奂的神仙界最后化成光点又被这虚空湮灭,难道自己刚才看见的仅仅是光组成的世界,这就是世界的本来面目?

  它们从虚空中来,但仅仅是光的构建,最后依旧回归虚空,而这个虚空根本没有因为一个完美的世界坍塌毁灭而有一丝一毫的悲伤,它始终就这么存在着,但它虽然没有边界,但又感觉并非庞大到无边无界,它那个圆球一样的边缘是那么不真实,你闭上眼不去看它,那个边界似乎不存在,与这片黑暗融合在一起,你睁眼去看它,那个边界却又如此清晰,它里面扭曲的光芒又变得如此生动,它就像无时无刻不存在却无时无刻存在一样。

  可是,现实的问题摆在自己面前,被困在这个无尽的黑暗里,动弹不得,根本出不去,这里又不像监狱,还能感觉到高墙外面的世界,可是这里就像无间地狱,没有时间没有空间,除了自己被束缚,还有这个毫无感情的混沌事物以外,什么都没有,说它是死寂一片,却又似乎生生不息,说它在创造奔腾着,但放眼过去只有黑暗。

  怎么出去,难道这就是永生的真相?在一个没有时间空间的虚空里,没有生老病死,但也只有无奈,这样的永生有什么意思?

  突然,周围开始有光亮,一团一团,逐渐从黑暗中显现,那些都是美丽的柔光,老爷子仔细看去,里面似乎有人,一个个双腿盘坐,神情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

  很快,那些光团越来越多,里面的人也各式各样,有普通人,有僧侣,有道士,有儒生。

  在无数光团中,有一个渐渐向自己漂浮过来,里面的人头顶凸起,毛发卷曲,双耳精致,鼻梁高耸,胡须浓密,身披金色袈裟,脖颈上挂着一串佛珠,他脑后玉枕处散出闪闪光芒,背后是一片金光闪闪的土地,这人是谁?这个长相似乎在哪里见过,很久以前。

  对,很久以前,那位英国传教士拿给自己一张画像,他说临摹自大英博物馆,认为带到中国会引起亲近,可是没有料到,画中的人物全然与中国老百姓朝拜的那位完全不同,他们认为这是虚假的亵渎,那位画像上的人物就是释迦牟尼!

  原来,不仅仅释迦背后有个世界,每个光团中的人背后都有着各自不同的世界,有那将军般人物背后厮杀的世界,更有那青年男人背后淫靡的世界,但每个人都安详地闭着眼睛。

  老爷子仔细向佛陀背后的世界看去,那里金色一片,大地、山川、河流都发散着温柔的金光,天空没有太阳,只有一群群仙女在飞翔,她们身穿绫罗手捧鲜花,看到有人从天上降生下来,便欢喜地去接引,用最香甜的花瓣帮助他沐浴,最后将那人送到地面。

  地面上有数不清的城镇乡村,人们进进出出彼此问候,猛一看就像自己生活的社会,但那里各色服饰各个年代的人都有,他们若是想要什么,天上会出现一颗宝树,那里的果实缓缓飘落到人们的手里,绽开后便是所需之物。可是,全然没有黄金白银这些奢侈钱财,只有自己需要的用品,就连那升起的炊烟都不再是熏人的柴火味,而是一股从未闻到过的香味。

  这就是释迦的西方极乐?那这些光团里的每个人难道都代表了一个世界?不对!哪里不对,既然混沌里的神仙界可以瞬间坍塌,那他们的世界能不能崩溃?他们是入定还是做梦?如果从定中出来或者梦醒了,他们背后的世界是不是马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果自己现在走入混沌事物后能够入定或者睡去,是不是也会创造一个世界,然后那个世界里的一切都是自己所想设计的,只要能够如此,是不是也会永远的像释迦一样被光团保护,与自己的世界一同长久地在一起,而自己则成为那个世界的主宰,可以随意改变规则甚至选择让这个世界毁灭?

  那么,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的人,是不是也如释迦的众生一样,有思想有感情有家庭,他们知道自己生活在释迦创造的世界里吗?他们是不是觉得天上的仙女和宝树都是最正常的存在?如果这个世界突然崩塌,他们会不会面临伤痛死亡和分别绝望的痛苦?

  老爷子突然想到,刚才混沌里的神仙世界是不是就是属于自己的,让他进去主宰,而那样的景象根本就是他自己所希望的,是的,能够那么向往入口里的景象,竟然愿意为了它而舍弃血脉孩子,那都是因为自己无数次希望能有一个如此玄幻但安宁祥和的世界。

  那个混沌里的世界就是自己创造出来的,那里还没有人或者说没有任何生灵,全部都等着自己这个主宰进去,然后就像莲花绽开时一样,外面的光芒会扭曲到混沌周围,如同包裹着释迦的光芒,让自己安心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去创造它,它可以有无数的生灵也可以仅仅是自己的天堂,可以创造出亲人们,但他们终归是创造的绝非现实中的。

  不对,不对,哪里不对,既然自己可以利用混沌创造世界,那现在身处的无尽的黑暗与这些光团,是谁创造出来的?这个混沌是真实存在的吗?它根本没有随着地宫的坍塌而消失,如今还是消无声息地漂浮在面前,这里又出现了光团,自己竟然看见了释迦牟尼,竟然看到了西方极乐,可是,现在就是真实的?等待自己进入混沌成为另一个世界的主宰?就因为明确地感觉到了自己的肉体,就因为知道自己还活着,就因为自己现在还是个实在?

  不!绝对不是,这里依旧是一个混沌创造的世界,只是另外一个更大的混沌,一个另外被创造的世界,但这个世界的主人绝对不是自己,那这个世界也一定是虚幻的!是谁?!是谁把自己从头至尾困在了这个的世界里。

  顿时,老爷子觉得自己全身都在颤抖,他终于看破了这个世界的秘密,这里根本不是虚幻过后的真实,这里只是另外一个的虚幻,或者说,自己所处的现实世界也仅仅是一种虚幻,只是被困在里面的人们全然不知那是虚幻而已!

  那应该如何打破这个虚幻的世界从这里出去呢?现在,自己的生死是不是只掌握在这个世界的主人手中?难道自己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进入混沌成为一个新世界的主宰,要么就永远在这无时间无空间的黑暗中呆着?

  不!既然这个世界全部都是虚幻的,那眼前这个混沌也不是真实的,它同样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事物,就在这个念头刚一出现,老爷子发现自己面前的光团和混沌突然闪了一下。

  就在这个刹那,一声旺财的怒吼从黑暗尽头震荡而来,这吼叫犹如醍醐灌顶一样振聋发聩,仿佛整个黑暗被那怒吼所包围,直叫老爷子全身通透。

  “为什么?为什么?!哈哈,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只见他双手握拳凝聚力量,全身震颤着对着面前的混沌大吼一声!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沌云朝山前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