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生死劫(二)
九月见2020-02-06 10:333,410

  火海之中,九墨,感觉有一团团滚烫的烈火,将她的每一寸肌肤炙烤着,将她的生命一口一口地慢慢吞噬,绝望中,她的脑海里凌乱地,闪现出一个个画面,而这些正是她小说里的场景,弥留之际,她听到一个声音:

  “墨雪!如果,再让你选择一次,你还会选择与白辕相遇吗?”

  “会!而且,我从未后悔!”

  “墨雪!如果,再让你选择一次,你还会选择用你的命换白辕的命吗?”

  “会!而且,我从未后悔!”

  “墨雪!你这样会魂飞魄散的!”

  “我 ,心甘情愿。”

  “肖铂!肖铂!”苏沅喊着他的名字,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瘫坐在地上。肖铂,还没来得及回答苏沅,就消失了,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在了苏沅的眼前。

  “九墨!九墨!你醒醒!”救护车上,张柯唤着怀里的九墨。

  “妈妈!你不要不理安安啊!”安安,抓着九墨的手,哭喊着。

  九墨,被推进了抢救室。

  手术外,张柯把哭累的安安抱在怀里,他想知道,是谁想要九墨的命,想知道,肖铂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火灾现场,更想知道,肖铂是怎么把九墨救出来的,那么大的火,别说进去救人了,就是里面的人都很难出来,但无论如何,至少肖铂救了九墨,他心里,还是很感激肖铂的,他对着一旁的肖铂,说:

  “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把九墨从火海之中救出来的,有何居心,但我提醒你,以后,你还是离九墨远点,如果你真是为她好。”张柯,本想说感谢的,但不知为什么,一开口,他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肖铂,没有回答他,看着窗外,不远处有一座桥,桥上的车,川流不息。

  幸好,肖铂及时赶到,九墨,才免去了被大火吞噬的皮肉之苦,只是一点皮外伤。

  过了一个多小时,九墨,慢慢地睁开了眼。

  “妈妈!”安安把九墨的手紧紧地抓住。

  “九墨,你还好吗?”张柯走过来,关切地问。

  “谢谢你,救了我。”九墨对张柯说。

  “妈妈,是超人救你的。”安安,指着一旁默默无闻的肖铂。

  九墨,这才发现,病房里还有肖铂。

  “你们先出去。”九墨,虚弱地说。

  “可是……”张柯还想说什么,但他对九墨的话,从来都是言听计从——“好。”他把安安带出去,肖铂转身也要走。

  “肖铂, 你留下。”九墨说。

  皎洁的月亮,羞涩地染白了,九墨的床前。九墨看到窗外,夜空中,繁星点点。

  “我做了一个梦。”许久,九墨望着窗外的繁星,说道。

  肖铂,朝九墨望去的方向望去,依旧什么都没说,此时的他,也很困惑,自己和江雪到底是什么关系。他知道,自己之所以来到这里,是为了找到江雪,让江雪告诉他,他到底是谁,可是现在的江雪,却什么都给不了他;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在这里存活,是因为江雪:她在,他在;她亡,他亡。但他不知道,也很想知道,自己和江雪,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自己的生命和江雪会紧紧联系在一起,为什么每次看见她,自己的整颗心都会被她所左右,为她着迷,为她牵挂,他的心跳加快,“砰砰”直跳。跟江雪在一起,有一种,他从未有过的安全感,看着她笑,他会开心,她难过,他也会难过,她有危险,他会奋不顾身地想去救她。可是这些,他都不能告诉任何人,更不能让江雪知道,不仅仅因为他知道江雪真正爱的人是,白乔生,更因为他来这里还有另一个目的,那就是要保护江雪,直到她和白乔生在一起。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场流星雨。”九墨重复道。

  “那应该,是一场美梦吧。”肖铂,走到窗前,望着夜空中的繁星,回答。

  “不,是一场噩梦。”她淡淡地说,肖铂还是看着窗外。

  “我梦见,我被一个穿着宫服的女人杀死了,我看着她,代替了我,和我心爱的男人成了婚,就像,就像我写的小说一样。”说完这句话,她很悲伤,她想到了白乔生,这时,她的心,像被撕裂了一样。

  肖铂,听到她的话,他的心,也跟着她难过,因为他不仅知道,她说的那个男人就是白乔生,而且他还知道,她和白乔生的这一世,跟她小说的结局也是一样的,他们最后还是没能在一起,之后,江雪就成了冰棺里的那个女子,沉睡千年。是的,那个冰棺里躺着的女子,就是江雪,而肖铂此行的目的,不仅是要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还要改变江雪的命运,让江雪和白乔生最终能够在一起。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告诉她,自己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九墨,我来自未来。”肖铂,转过身,对九墨说。

  “我知道。”九墨,看着肖铂,让他在她病床边坐下,“我知道,你能从那么大的火海中把我救出,你一定不是寻常人。”

  “我来自未来,来自四零一九年,那一年,太阳进入了休眠期,整个地球一片漆黑,全球气温骤降,所有的河流都被冰冻成川。尽管人类已经到了高科技时代,利用高科技自己培育粮食,制造人类生存所需的一切,但却还是改变不了人类即将灭亡的命运。半年的时间里,人类一个个地倒下,一个个地死去,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在末世里活着,生不如死。”肖铂,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幸存者,而感到高兴,反而这更让他,生不如死。

  “为什么?”九墨听到这,感到很震惊,问。

  “我有不死之身。我在地球,在人间,已经活了两千多年了。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不死之身。我不会生病,不会做梦,不会老去,也不会死去,即便是身体受了伤,也不会感到丝毫的疼痛,而且都会在短时间内自动痊愈。”他说着,拿起一把小刀,往手指上划了一道伤口。

  “啊!”九墨看见他的伤口在流血。

  “没事。”话音刚落,肖铂的伤口就开始自动愈合,而那些血迹,也随即消失了。

  “人人都渴望,没有生,老,病,死,没有伤痛。假如有人告诉你,在你的生命里,会有那么一两天、两三天,你不会老,不会生病,不会死,受了伤也不会疼,那会是一件很美好的事。这样的日子,一两天、一两个星期、一两个月、一两年,你或许会觉,还是很美好的,但是,如果美好的日子,一直持续,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一千年,无休无止,那将是一种比什么都漫长的绝望。”他说这些的时候,轻描淡写,但九墨看到了他眼里的痛苦、绝望,她伸出右手,握住他的手,他的手,冰凉冰凉的,就像他的心,她安慰他:

  “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嗯。”

  “那你怎么来到这里的?”九墨很好奇。

  “后来,我收到一封信,里面有一张地图,我跟着地图找到了一个荒废已久的秘境之地,在那里发现了一口冰棺。那口冰棺里躺着一个女子。”

  “她死了?”

  “没有,她还活着,只是她,睡着了。我在她的旁边发现了一个小木盒,里面有一瓶红色的水。我拿起那瓶红色的水,听到一个声音:‘你喝下它,去找一个叫江雪的女子,只有她,可以让你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只有她,可以改变人类即将灭亡的命运。你要改变她的命运,同时你务必要保住她的命,记住,她生,你生;她亡,你亡。’之后,我喝下了那瓶水,就来到了这里,出现在了海上花被盗的现场。”肖铂,不忍心看到九墨伤心,所以,他没有告诉九墨,其实,那口冰棺里的女子,就是她;也没有告诉她,他究竟要改变那个女子的什么命运。

  “原来,那个男子是你?”九墨惊讶地问,听到她这么一问,肖铂感到很奇怪:

  “你见过我?”

  “原来,那天救我的人,也是你。”肖铂这一听,更是奇怪,但随即他想到了什么:

  “偷海上花的人,是你?”

  “那不是偷。我只是,把本该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九墨的话让他很不解,她接着说:“拿到海上花之后,我正准备离开,在下楼梯的时候,被发现,我跑回了密室,这时,我发现密室里躺着一个男子,我躲了起来,他们都以为你是小偷,把你抓走,我这才趁乱逃了出来。”

  “我不明白,你明明就是江雪,为什么还要以这样的方式去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呢?”

  “现在还不是,我恢复身份的时候。很多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你为什么不与白乔生相认呢?”

  “因为,我不能跟他相认。”九墨坚定地说。

  “不能?”肖铂听得一头雾水。

  “乔生的父亲,就是害死我父母的凶手。我怎么可以,怎么能够,和他相认呢?”说着,她的眼睛红了。

  “怎么会?”

  “我和我爷爷,亲眼看到他开着车,撞上我父母的车,最后,我父母的车,葬身于大海之中。”

  肖铂听到这,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或许知道了,这一世,江雪和白乔生不可能在一起的原因。

  “祖父曾经说过,江家的女人,都会一个生死劫。这个生死劫,可能是一件事,一件东西,或是一个人。”九墨说完,望向窗外,夜空中,一颗最亮的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