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生死劫(三)
九月见2020-02-06 10:334,430

  九墨,逃过了这一劫,却终究还是逃不了,作为江家女人的那一个生死劫,她的母亲逃不掉,她也终究是逃不掉的,而白乔生,就是她的生死劫。

  九墨,睡着了。肖铂给她盖好被子,这时,张柯进来了,肖铂知趣地离开。

  在医院大门,肖铂遇见了苏沅,他当做没看见她一样,绕开了她。

  “肖铂!你给我站住!”苏沅张开双臂,挡在他面前,肖铂停住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来找九墨了!”苏沅,理直气壮地说。

  肖铂,没搭理她,再次绕开了她,她紧随其后:

  “我可是跑了大老远过来找你的!你怎么可以不理我呢?”她很不服气。

  肖铂,还是没搭理她。

  “肖铂!难道你不想解释一下嘛?”苏沅停住了,对着渐渐走远的肖铂,喊道。可是可气的是,肖铂还是没搭理她。苏沅哪里知道,肖铂把九墨这次火灾的事都怪到苏沅身上。要不是,苏沅把白乔生带过来,九墨就不会出事。

  苏沅,还是不依不饶地跟着肖铂。

  “肖铂,你为什么不理我?”

  “你和九墨到底什么关系?”

  “肖铂!你不要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弃!”

  “混蛋!你把我当空气了吗?”

  ……

  苏沅就这样,喋喋不休地,跟着肖铂到了海边,无论她说什么,肖铂一个字,也没搭理她。

  “什么臭脾气!跟乔生一样犟。有什么不服气的,就说出来嘛!说出来会死嘛!”

  后来,苏沅拗不过他,最后只好闭嘴了。

  海风,吹起一层层的浪花,浪花打在海边的石头上,打在海边的沙滩上,那声音,好听极了。

  “苏沅,你回去吧。”过了许久,肖铂终于开口了。

  “你叫回去就回去啊!?凭什么!”苏沅任性地说,“我偏不回去!”

  “随便你。”肖铂,转身要走。

  “肖铂!你给我站住!除了乔生。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本小姐这样说话呢!”她生气地挡在肖铂面前,不让他走。

  “我就有那么讨厌嘛!今天,你不给我一个解释,我,我就跟定你了!”她气愤地咬着牙,瞪着肖铂。

  “让开!”

  “我就不让!我绝对不会让的!”她挺直了腰板,不服气地说。

  可是,她的力气,哪里比得了肖铂呢,肖铂轻轻一推,她就倒了。

  “幼稚。”他不屑地说,没有搭理摔在地上的苏沅。

  “肖铂!你给我站住!你再赶往前走一步,我就跳海,死给你看!”她说着,一股脑爬起来,朝大海跑去,肖铂几个健步就追上她,拦住她:“疯子。”

  “你放开我!让我去死吧!”苏沅,故意大声地喊道,心里暗暗窃喜:“笨蛋!你以为我会真想死啊。”

  “苏沅!你别闹了!”

  “你都不理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你让我去死吧!”这个苏沅,把假戏演得,太真了,心想,这个肖铂,其实,也挺可爱的嘛。

  “好!好!我理你了,还不行了嘛?”肖铂,对这个小女人,真是大写的“服”啊。

  苏沅听到这,“你不会骗我的吧?”

  “我,从不骗女人!”肖铂,很认真,斩钉截铁说。

  苏沅听到这,也不挣扎了,肖铂见状,赶紧松开她,而她伸出右手,“还不扶我起来!”尽管很不情愿,但他还是把她扶起来,她起身,拍拍身上的沙子,往前挽住肖铂的一只胳膊,肖铂马上往后退:“男女授受不亲。”苏沅只好,乖乖地站在他旁边:

  “肖铂,我跟乔生说我要回美国了。”

  “哦。”

  “笨蛋!我那是骗他的。”她调皮地说。

  “哦。”肖铂,对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放心上。可是她却,不知道哪来的兴致,跟他说了一路的话,到了肖铂的旅店门口时,她说:

  “肖铂,我也觉得那个江雪是冒充的。九墨才是真正的江雪,对吧?”

  肖铂,看着苏沅认真的眼睛,他多么想告诉她,“对”,但一想到,这次,九墨因为她,差点没了命,他觉得,她还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

  “不对。九墨是九墨,江雪是江雪,她们两个,不一样。”

  “乔生,也是这么说的。看来这件事,还是我错了。”她自责地说。

  “苏沅,你回去吧,这件事到此为止。”

  “不!这一切是因我而起的,所以,我一定要找出,那个想致乔生和九墨于死地的真凶!”

  “苏沅,这件事,你还是不要插手了。”听到肖铂这样说,苏沅往后退,更不服气了:“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我已经下决心要去做的事!”

  肖铂觉得这个女人,简直不可救药,本来还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了,他看见她说完话,转身要走,他问:“你要去哪儿?”

  “去医院!找九墨。”

  “疯子,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肖铂在心里,絮叨,追上苏沅。

  这一切,被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看在眼里。

  “一群废物!一个女人都解决不了!”一个中年男子,扇了那个穿黑衣服的男人一个耳光,气愤地骂道。

  “眼看着大火就要烧死她的,结果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肖铂!”

  “自己办事不利,还怪别人!蠢货!”

  “还好,大小姐那里很顺利。因为大小姐救了白乔生,他已经完全信任她了。”

  “算你还有点用。”

  “对了,苏沅跟乔生谎称她要回美国,结果她去了菁洲。”

  “这个女人,尽给我找麻烦!”

  “要不要,我把她……”

  “不用了。既然她去菁洲,乔生也不知道,她对我们也没什么威胁了。从现在开始,到大小姐结婚那一天,你们不要有任何行动,别出了什么小乱子,耽误了大小姐结婚的大事。”

  “是。”

  “下去吧。”

  那个穿黑衣服的男人离开后,那个中年男子,拿出那一本泛黄的画册,抚摸着画册上的海上花,海之心,说:

  “等了二十几年,这一天终于来了。到时候,这一切就都是我的了。”

  “铃铃……”这时,他的电话响了。

  “李叔,你在哪呢?你过来一下医院。”白乔生,在电话的另一头问。

  “好,我这就过去。”

  生活,往往如此,时不时,给你一个不一样的惊喜,好的,坏的都会有。上天,就给了白乔生,这样一个,猝不及防的惊喜,尽管残酷,但他都要去面对,只是早晚而已。

  江雪,康复出院,乔生把一个小礼盒送给她,“雪儿,让我照顾你下半辈子吧。”

  她打开礼盒,里面是一条九克拉的钻石项链,熠熠生辉 。

  “别人求婚都是送戒指,你却送项链。”江雪看着项链,哭笑不得。

  “我知道,那条太阳吊坠项链对你很重要。它不见了,你很难过。我找了好久,也让林叔去九墨家找过,她说没看见。我想了好久,不知道该怎么让你开心,后来,林叔告诉我可以送一条项链给你,我就想了这个办法,希望你会喜欢,九克拉的项链代表我们的爱长长久久,生生世世。 我希望它能够代替那条项链,继续陪着你,守护你,只要你开心就好。”江雪把项链捧在手心。

  “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就继续去找那条项链,直到找到它为止。”乔生生怕,他这样做会让江雪不开心。

  “不,我很喜欢。”江雪被他的爱,深深打动,抱住他,激动地流下了眼泪,两人紧紧相拥。

  当苏沅把白乔生要结婚的消息,告诉九墨时,九墨显得异常的平静,仿佛这都是,早已注定似的。

  “哦。”九墨淡淡地说。

  “九墨,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出想害你的凶手,让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苏沅,信誓旦旦。

  “苏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大火,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仅此而已。”九墨不希望苏沅也卷进来,对她说了谎。

  “什么?真的吗?”苏沅看了看身旁的肖铂,他面无表情。

  “是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九墨说。

  “不!不是这样的!妈妈,我有看到一个穿黑色衣服的叔叔,是他放的火!我和爸爸都有看到的,对不对?爸爸。”安安拉了拉张柯的手。

  “安安啊,是你看错了,爸爸没有看见啊。”张柯蹲下来,笑着对安安说。

  “妈妈!安安没看错,你要相信安安,这是真的。”安安走到九墨旁边,握着九墨的手。

  “安安,都过去了,一切都不重要了。你明天还要上学,让爸爸先带你回家,早点休息,安安最乖了。”九墨边说边抚摸着她的头。

  “可是……”

  “安安,你是最听妈妈话的宝贝了,对吗?”她看着安安的眼睛,说道。

  张柯抱起安安:“跟妈妈说再见,安安。”

  “再见。”说完,张柯带着她出去了。

  “安安,说的是真的,对吗?”安安走后,苏沅问九墨。

  “苏沅!跟我出去,我有话跟你说。”肖铂要把她带出去,但她躲开了他:“你们为什么都要骗我呢?你们把我当成傻子了吗?”她看了看九墨,肖铂,冲出了病房。

  “苏沅!”九墨想叫住她,但她没理她,“肖铂,你愣着干嘛!赶紧去追苏沅啊,别让她出事。”

  “我才不去。疯子。”肖铂拒绝了。

  “肖铂,苏沅就像是我的亲姐姐一样,我不允许她出事的,求你了。”九墨说这话时,太过激动,本来就虚弱的她,感觉头昏沉沉的,她揉了揉太阳穴。

  “九墨,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你快去追苏沅。”

  不情愿的肖铂,这才跑出病房,去追苏沅。

  “苏沅!苏沅!你等一下!”肖铂在她身后喊着,可她却不理他,一个劲儿地往前跑。肖铂跑得快,几个健步就追上她,抓住她的手臂,“你能不能不要再添乱了。”

  “添乱?我苏沅在你们眼里就那么不堪嘛?”

  “难道不是吗?如果不是你带着乔生过来菁洲,现在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放手!”苏沅试图甩开肖铂的手,但无济于事,“乔生这样说,你怎么也这样说?哈哈,看来真的是我多管闲事了!以后,我不会再管你们了!你放手!”

  “我才不想管你呢!要不是九墨……”肖铂松开她的手。

  “你们当我是傻子嘛!这一切你们都在骗我,你们根本就不想告诉我真相,因为,在你们心里,我就是一个多余的人。”

  她说完,红了眼,转身离开。

  这样的苏沅,哭了的苏沅,让肖铂,突然觉得,于心不忍,他望着她渐远的背影,不知道是该追上去,还是站在原地,追?还是不追?到底追?还是不追。

  “算了,随她去吧。”内心苦苦挣扎了以后,肖铂还是选择了后者,他转身正要离开,

  “肖铂!”背后传来了苏沅的声音,她红着眼,擦了擦眼泪,站在他面前:

  “我发现,你刚才说的话,是对的。所以,我要好好改改,不能再那么冲动了。我以后都听你的,我要帮着你们一起,把坏蛋抓出来!不达目的,绝不放弃!好吗?”她的眼神很认真。

  肖铂,对眼前的苏沅,突然有了一种新的认识,他想,“或许,她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吧”。甚至,他觉得她,挺可爱的。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冷冷地说,“回去吧,别让九墨为你担心。”说着他就走了,苏沅赶紧跟上去。

  他们回到病房的时候,九墨睡着了。

  “那是什么?”肖铂看到了,九墨病床旁的桌子上,多了一束紫色的花,还有着淡淡的清香。

  “笨蛋,那是薰衣草啊!”她走过去,捧着花,闻了闻,“好香啊!”

  “这束花,怎么会在这呢?”苏沅被肖铂这么一问,她也感觉到不对,刚刚她来病房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这束花的。

  肖铂走了过去,拿走那束花。

  “你要干嘛?”苏沅问。

  “这花可疑,为了谨慎行事,在九墨醒来之前把它扔了。”他从苏沅手里,拿走了那束花,把它扔进了楼道的垃圾桶。

  一个蒙面女人,看着被丢弃的那束花,心想着:“雪儿啊,妈妈一定会让你平安渡过此劫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