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梦魇
九月见2020-02-06 10:333,543

  曾几何时,我们渴望过很多东西。有时是一件事,有时是一个人,有时是一条手链,或是一辆车,或者是更多。想得到它的时候,我们总是信誓旦旦,以为拥有了就是永远,拥有了就是所有。可是,等你真正拥有它,并走过一段岁月,才知道,原来,它只是一个过往。

  但即便如此,这个过往,也曾经让多少人,为之怦然心动,为之欣喜若狂,为之痛彻心扉,彻夜未眠。

  这个被称之为“过往”的东西,在白乔生的字典里,却是一个梦魇,因为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不,确切地说,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复仇,而更可怕的是,此时,他却什么都不知道。他正满心欢喜地筹备着,下个星期的婚礼,和他心心念念的江雪一起,白头偕老。

  白乔生结婚的前一天晚上,九墨独自一人来到了海边,坐在岸边的一块石头上,面朝大海,海风自来。

  海风很大,透着些许的冰冷,九墨脖子上的那条橘黄色的围巾,迎风而起。这时,她的眼眶里,有什么东西开始泛滥,流过她洁白的脸颊,湿了她的唇,咸咸的,像是大海的味道。

  “海风冷,别感冒了。”肖铂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九墨忙侧身擦干眼泪。

  “九墨,你为什么要活得这么不快乐呢?”许久,肖铂突然说道。

  “回不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爱我的人,一个个都走了,我爱的人,也不可能再去爱了。回不去了。”

  “为什么要回去呢?你可以,选择放下过去的一切,然后好好地、开心地活着,这样不是更好?”肖铂有点心疼现在的九墨。

  “一本书上说,活着,从来就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因为命运从来不会眷顾任何人。有时候,你不得不,一个人摔倒了自己爬起来,一个人哭了自己擦眼泪,一个人冷了自己取暖。慢慢地,习惯了一个人。”她说着,望向远方,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九墨,这十七年来,不管你是怎么过来的,现在你有张柯,安安,还有我,我们就像你的亲人一样,会陪你一起走下去的。”他安慰道。

  “‘一起’两个字,你最好不要说,因为,太沉重了。”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九墨,我们一起离开菁洲,带上张柯,安安,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好吗?”他试图说服九墨,尽管他知道,这样做毫无意义。

  “你别忘了,我姓江。江家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这个仇,我不报,谁报?”

  “可你想过没有,即使你报了仇,你也不会快乐,甚至会比现在更痛苦。”

  “那又如何,情非得已,又身不由己,快不快乐又有何区别。”

  “九墨……”没等肖铂说完,九墨打断他:

  “好了!我决定的事情,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我累了,回去休息了。”她说完,站了起来,转身正要离开,肖铂从她背后将她打晕:

  “对不起了,九墨。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去送死。”

  这些话,被不远处的苏沅,听到了,她决定,一定要阻止白乔生和“江雪”的婚礼。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二日,江城的海滩,特别美。不是因为天很蓝,海水很蓝,阳光很灿烂,只是因为,新娘很美。

  婚礼的前一天晚上,白乔生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里,白乔生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打着一个红色的领结,那是他结婚的礼服。他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里醒来。他环顾四周,除了雪,还有不远处的一座山,于是他决定朝那座山走去。他来到了山脚下,停了下来,山脚下有一块石头上面刻着字,虽然上面只写了两个字,但他看了很久,却没看懂,只觉得这两个字,好像在哪见过,似曾相识。他似乎想起什么,但记忆里都是模糊的,他继续往山上走去。

  他沿着山路一直往上走,走了好久,他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同一个地方绕圈子,走不出去。

  “有人吗?有人吗?谁能告诉我怎么才能走出去啊!”他呐喊着,可是除了他的回音,什么都没有。

  “有人嘛!我迷路了!有人吗?”他还是不放弃地,一遍一遍地喊着。

  “有人吗?有人吗?”

  “哈哈哈……”这时,从远处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那笑声离他越来越近,但他却看不到他的人。

  “我迷路了!你能告诉我,该怎么走出去吗?”他问道。

  这时,一个黑色的背影出现,他一挥手,卷起地上的雪将乔生围住。

  “请你告诉我怎么走出去?”

  “哈哈哈……这个容易,只要你回答我三个问题,我就送你出去。”

  “好。”

  “但是,你只要答错一题,你就永远都出不去了。”

  “好。”

  “第一个问题,你是谁?”

  白乔生暗自庆幸,这么简单的问题:“白乔生。”

  “回答错误。”

  “什么!怎么可能?我就是白乔生啊!”他不服气,还想辩解什么。

  “第二个问题,你的所爱是谁?”

  白乔生吸取第一次的教训,不敢轻敌,认真地想了想:我明天就要和江雪结婚了,我的所爱之人,当然是江雪了。

  “是江雪。”

  “回答错误。”

  “不可能!那你告诉我,我的所爱之人是谁!”乔生觉得他就是故意的,气愤地说。

  “第三个问题,墨雪在哪里?”

  “墨雪?墨雪是谁?”

  “你只需要回答。”

  “可是,我都不知道墨雪是谁,怎么回答?”

  “请告诉我答案。”

  “不知道。”乔生心想,他就是在故意捉弄自己。

  “三个问题,你都回答错了。”

  “前两个问题,我是对的,你偏偏说不对。那你告诉我,我是谁!我的所爱之人又是谁!”

  “哈哈哈……” 那个黑色背影的男人再次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乔生没有理会他,转身要离开。

  “你真想知道答案吗?”

  乔生看着他的背影,黑色的背影,等他的答案。

  “你把你的心给我,我就告诉你!”

  乔生知道这个男子不怀好意,转身逃跑,可是他哪里逃得过他的魔掌。

  就在他要抓住乔生的那一刻,一个身影掠过,把那个男子打倒在地,牵起乔生的手,往前跑。

  “你是谁?” 乔生望着跑在前面的女子问,但她没有回答他,乔生注意到她左手上戴着的紫晶手链,他觉得好熟悉。

  她牵着乔生的手,不停地往山下跑去。那个黑色背影的男子追了上来。

  “乔生,你先走!我来对付他。”

  “不!要走一起走!” 乔生正要看清她的脸庞时,被她用力一推。

  “他要抓的人是我,不是你,他不会伤害我的。你快点跑,在太阳下山之前跑下山,他就抓不到你了。”

  “不!”

  她看见那男子越来越近,用力一推,把乔生甩出十几米远,

  “快跑啊!”那女子喊道。

  那女子和追上来的黑影男子打斗着。乔生从地上爬起,转身向山下跑去。

  他拼命地跑着,在一个很陡的下坡,他脚底一滑,坠入山谷。

  “啊!”白乔生一声尖叫,随即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安然无恙地躺在一条小木船上,而小木船却停靠在一个结了冰的湖面上,湖面上盛开着的荷花,冻结了。他伸出右脚,试探性地踩了踩湖面上的冰。

  “好结实。”他放心地伸出了左脚,站在冰面上。

  他看了看冻结的荷花,再看看湖旁边拂动的柳条,还有郁郁葱葱的草地。

  “好奇怪,这里明明是夏天,为什么湖水会结冰呢?”

  他上了岸,看见一个小山洞,他很好奇,正想走进去,这时从他身后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白辕。”

  他停住脚步,转过身,没看到人影,他以为他听错了,回过头向山洞里张望。

  “白辕。”他再次转过身,却还是没看到人,但他突然觉得这个声音好熟悉,他一定听到过,只是忘了是谁。

  “你在叫谁?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白辕。”这次,乔生确定,那声音是从湖里面传来的。

  “谁是白辕?”

  “你就是白辕。”

  “不!你认错人了,我是白乔生,不是白辕。”

  “你就是白辕。”

  “我真的不是,我是白乔生。”

  “你是白辕,你是白辕千年后的转世。”

  “白辕的转世?”

  ……

  “那白辕是谁?”

  ……

  “你又是谁?”

  “我是……”还没等她回答,江雪突然出现在这里。

  “乔生,她是骗子,别听她的,我们快离开这!”江雪拉起他的手。

  “刚才救我的人也是你,对吗?江雪。”乔生问。

  “是的。”

  “江雪,白辕是谁?”

  “原来,你们躲到这来了!”那个黑影男子追上来了,掀起所有的冰雪朝乔生扑过去。

  乔生张开手臂把江雪紧紧地护在怀里。

  “江雪!江雪!”白乔生猛地从梦中惊醒。

  原来,是一场噩梦。

  第二天,白乔生忘了这个梦的前半段,只记得,最后是江雪救了自己。

  江雪,一步步走向手捧玫瑰花的新郎——白乔生。

  “白乔生先生,当你们十指相扣,从现在到未来,无论贫穷和富贵,健康和疾病,你都将照顾她,呵护她,珍爱她,你愿意吗?”

  “我愿意。”白乔生坚定地望着江雪,握紧了她的手。

  “江雪女士,当你们十指相扣,从现在到未来,无论贫穷和富贵,健康和疾病,你都将陪伴他,忠于他,珍爱他,你愿意吗?”

  “我愿意。”白乔生搂过江雪,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