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希望(三)
九月见2020-02-06 10:332,371

  “这不是去菁洲的路吧?”苏沅明明记得,这一条路是开往江城郊区的。

  “你还是不要说话的好,一说话就惹事。”肖铂一脸嫌弃。

  “我怎么了我?”

  “你就不应该告诉他,海上花在九墨那!你这样说,九墨会更危险的,知道嘛!”他埋怨苏沅。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刚才那么危险,我哪有时间去想那么多。”苏沅委屈地说,她自己也很懊悔,她总是这样做事总是像缺了根筋似的,因为这个,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肖铂嫌弃了。

  “好了,别怪我姐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九墨。”副驾驶座上的乔生劝道。

  行事一向谨慎的肖铂,早就猜到,李叔一定会去菁洲找九墨,所以他去白家之前,就把打晕的九墨带到了江城的郊区,把张柯、安安一起带了过来。

  肖铂把车开进一个隐蔽的村镇,拐进一个小路口,把车停下。肖铂,带着他们走过一条曲折、狭窄的小巷,最后进了一间民房,屋里的灯亮着。

  “九墨在里面,进去吧。”肖铂对乔生说,苏沅也要跟进去,被肖铂拦住了,“你还是不要进去的好!”苏沅想到自己有错在先,只好服软,“不进就不进。哼!”

  “张柯!张柯!”屋里传来乔生急促的叫喊声。

  “不好!”直觉告诉肖铂,九墨出事了,他和苏沅一起冲进了屋子。

  一进屋,他们看到张柯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肖铂走进另一个房间,安安也倒在地上,唯独不见九墨。

  “这屋子,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一向对气味敏感的苏沅,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乔生,仔细地嗅了嗅,最后吸了一大口,没闻出什么,走到苏沅旁边,“姐,是你自己身上的香水味吧。”

  “胡说!明明就是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嘛。”苏沅理直气壮。

  “张柯!张柯!”肖铂摇晃着他,试图把他叫醒,但却怎么也叫不醒,这时,苏沅,端着一碗水,走了过来,“我来!”说完,她喝了一大口水,然后把水喷向张柯的脸,一旁无辜的肖铂也连带被喷了一脸的水。

  “苏沅!你……”肖铂正想好好教训苏沅,没想到这个蠢办法,还真让张柯醒了。

  “醒了!醒了!”苏沅激动地嚷着,林叔拿了条毛巾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水。

  “九墨!九墨!”他一睁开眼,就惊慌失措地喊着九墨的名字。

  “张柯,九墨去哪了?”乔生和肖铂,异口同声地问,连他们自己都感到惊讶。

  “我不知道。我刚才在这看报纸。”他指着沙发的位置,“感觉头有点晕,想去倒杯水喝,不知怎么的,感觉四肢无力,然后就昏睡了过去,等我醒来,就看到了你们。”他揉了揉太阳穴,想让自己再回忆起些什么,但却是徒劳:“安安呢?安安是和九墨在一起的。”

  苏沅怀里抱着昏睡的安安,“安安也睡过去了。”

  “看样子,九墨是被人带走的。”乔生和肖铂,再一次异口同声地说。

  “你能不能别老跟着我说话了。”乔生瞪了他一眼,命令道。

  “幼稚。”肖铂,冷冷地回道。

  “这里是我们第一次来,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的。”张柯仔细回想了一下,“除非,除非那个人一直在跟踪我们。”

  “难道是李叔?”乔生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李山。

  “不可能。他那么心狠手辣,如果是他,不可能留活口。”肖铂马上反驳了他的观点。

  “那会是谁?会以这样的方式,带走九墨。”乔生把所有有可能的人,都过了一遍,没有任何头绪。

  “我觉得,那个人是一个女人。”苏沅回想起,刚进屋的时候,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阿姨,阿姨,别把妈妈带走。”安安闭着眼睛喃喃地说,猛地一睁开眼——醒了。

  “安安,那个阿姨是谁?”苏沅问。

  “长长的,白色的头发。”安安迷迷糊糊地说。

  “我想,她应该不会伤害九墨的。很晚了,大家先去休息吧。”肖铂寻思了一会儿说。

  “休息?现在九墨不见了,你怎么可以如此安心呢?”乔生怀疑肖铂,确切地说,他从来没有信任过肖铂。

  “心有灵犀,你懂吗?”肖铂指着自己的心,问乔生。

  “笑话!你以为你和九墨很熟吗?论时间,你来晚了,论感情,你不配!你不找,我自己去找!”乔生一向如此,特立独行。

  “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你去哪里找?愚蠢,你出了这个门,就是自己去送死。”肖铂,不冷不热地说。

  “乔生,肖铂说的对。这事要从长计议,不能鲁莽。”苏沅觉得肖铂的话,说得难听,但却在理。

  “一群胆小鬼。”乔生说完这句话,依然坚持自己的选择,正要走出去。

  “白乔生!如果你这条命,只是你自己的,我绝不拦你半步。但现在,你这条命,也是九墨的命,你自己想死,我不拦你,但别连累了九墨。”肖铂警告他。

  乔生听到这,止步不前。不是因为他相信了肖铂,也不是因为他怕死,而是因为,他不希望九墨出事。

  第二天早上,肖铂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熟练地解开手机锁屏,拉下消息栏提醒。

  “《谜城Ⅱ》已更新。”

  肖铂把手机递给乔生,“你还没看过吧。反正你现在也闲着,看看吧。”

  乔生接过手机,苏沅神速地凑了过来,看着小说更新的第一句话,念道:

  “有时候,爱上一个人,只需要几秒钟,等一个人,却要好久,一个月,一年,三四年,十年,几十年,一辈子,甚至来生来世。”

  时间倒转到九墨被带走的那个晚上。

  一个女子在肖铂离开后,迷晕了安安、张柯后,把昏迷的九墨带走。

  九墨,醒来时,觉得后脑勺一阵疼痛,睁开眼,她看到天花板上的星空,她觉得这场景,好熟悉,细细回想,她才记起,小时候,她的卧室也有一个这样的星空。

  “你醒了?”九墨听到一个女人沙哑的声音,而这声音如此耳熟。

  她转过头,看见她的侧身,她穿着一条咖啡色的长裙,戴着墨镜,用一条黑色围巾紧紧地包裹着她的头,她凝视着窗外。九墨警觉地坐了起来,问她:“你是谁?”

  只见那女子,转过身,摘下她的墨镜,慢慢地,拿下头上的黑色围巾,一头长长的,白色的头发,滑过她的玉颈,散落在她的玉肩上,像极了下雪时的样子,她温柔地唤了九墨的乳名:

  “九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