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希望(二)
九月见2020-02-06 10:333,614

  “原来是你!”乔生,满腔的怒火,憎恨,疑问,在一瞬间爆发。

  “对不起。”江雪说,不,不是江雪,是莫菲,她内心挣扎地,说出这三个字,并不是想得到乔生的原谅,而是想让自己心里没那么愧疚,难受。

  “你和白樾都是假的?”乔生问。

  “对不起,乔生。我……”没等莫菲说完,李叔打断了她的话。

  “对不起?真正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你的父亲,白洋!”李叔愤怒地说,“你以为你父亲手上就没沾过血吗?你父亲为了得到这海上花,他可没少花心思。”

  “你到底是谁?”此时的乔生,显得异常平静。

  “还记得,几十年前,海之心被盗吗?”李叔边说,边把海之心,海上花小心翼翼地放回盒子。

  “你就是那个失踪了的,第四个盗贼,李山?”

  “盗贼?真可笑。海之心上面又没有写你们白家的名字,凭什么只能你们白家有呢!我只知道,在这世界上,无论是什么,只要你有能力得到它,它,就是你的!”李叔走到乔生跟前,伸手抬起乔生的下巴。

  “爸爸,你答应过我,不许伤害他的。”莫菲说。

  “你放心,只要得到了我想要的,我自然不会伤害他。莫菲,先出去。”李叔说。

  “爸……”莫菲还想说什么,父亲一个眼神让她不敢说什么了,她走出密室。

  “卑鄙!”乔生说完,狠狠地咬住李叔的食指,

  “啊!”李叔一甩手,把乔生打翻在地,李叔的食指在流血。

  “卑鄙?难道你祖父就不卑鄙嘛!他为了永远占有海之心,不让任何人知道,把我们四兄弟赶尽杀绝,不留活口。难道他就不卑鄙了嘛!”李叔捂住流血的食指,“不过,老天长眼,让我捡了一条命。我这一条命,看似不值钱,但是,如果我用这条命来换你们白家所有的一切,包括你的命,你父亲的命,你们白家上亿的家产,当然,还有海之心,那可就价值连城了。到那时,我李山就发大财了!”

  “那个绑匪,也是假的?”乔生想起了上次抓到的那个绑匪。

  “真的,当然是真的,怎么会是假的呢?这一切不都是你最想看到的吗?怎么会是假的呢?在我看来,比珍珠还真呢。哈哈哈——”李山,猖狂地笑着。

  “卑鄙!”乔生突然想起了什么:“是你杀了我父亲?”

  “哈哈,差点忘了你父亲,你那个可敬的父亲。你以为他就不卑鄙吗?他的手上,可是沾染着江雪父母的血啊!他们就是死在你父亲的手上的!”

  乔生,愣住了。

  “就连江雪的失踪,都是你父亲一手策划的。”

  “不可能!”乔生不相信这一切。

  “你父亲本来是想斩草除根的,没想到江雪那丫头命大,被扔进了大海,还死里逃生,捡回了一条命。”

  “不可能的!雪儿失踪后,我父亲还在寻找雪儿的。”

  “哈哈,没错,你父亲是在寻找江雪,但他却不是想救她,而是想——杀了她。”李山说。

  “雪儿跟我说过她看到了凶手,如果那凶手真是我父亲,那她一定会认出来的!”

  “她对你撒谎了,孩子。她告诉你,她看到凶手,却不忍心告诉你,那个凶手就是你父亲。你再好好想想吧!会想起来的!”

  白乔生的脑海里,回想起江雪跟他说,她看到凶手的那一幕。

  那是在她父母过世后的第三个星期天,他感觉江雪最近都不找他玩了,他去了江雪的家。江雪一个人在房间里画画,他走过去,坐在她旁边默默地看她画画。

  “乔生,我看到凶手了。”江雪突然说。

  “凶手?”

  “那场车祸,不是意外,是谋杀,我看到了凶手。乔生,你相信我吗?”江雪放下手中的画笔,说。

  “雪儿,我相信。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你的。”他握住江雪的手。

  “可是,可是……乔生,我好害怕。”她颤抖着,似乎想说什么,却不敢说出口。

  “雪儿,别怕!以后,我父亲就是你父亲,要是有人想伤害你,我和父亲都会保护你的。”乔生抱住江雪。

  “乔生,如果有一天,你没有了爸爸,也会跟我一样伤心,对吗?”江雪在他的耳畔问道。

  “傻瓜。不会的,他是一个好父亲。他答应过我,他要保护我长大,现在,他也会保护你长大的。”江雪听到这,放开了他,拿起画笔,继续画她的画,寻思了一会儿,说道:

  “有爸爸,真好。”

  “对了,你刚说你看见凶手了?记得他的模样吗?我们可以去警察局找李叔,让他快点把凶手抓住。”

  “我,我没看清他的脸。记不得了。”她继续画她的画,淡淡地说。

  “那怎么办?要不我跟我父亲说,让他帮我们想想办法。”

  “不!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许告诉任何人,好吗?” 江雪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

  “可是,如果这样,我们怎么抓到凶手呢?”

  “我爷爷说了,这世上所有的坏人,都会得到应有的惩罚的。”

  “不可能,这不可能的!”倒在地上的乔生隐约觉得,这有可能就是真相,但他一时接受不了。

  “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九墨,就是你一直在找的雪儿。”李山把乔生扶起来,用黑色胶布封住了乔生的嘴,接着说:“不过她为什么不跟你相认呢?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哦,对了,她怎么可能,怎么会和一个杀她父母的仇人相认呢?我想她对你父亲的恨,应该不亚于我吧。”

  乔生听到这,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本来想放过她的,没想到她却自己送上门,还发表什么小说,让我的计划不得不提前。”他拿出那本泛黄的画册,“你以为我做这一切只是为了复仇吗?”他翻开画册,自问自答,“当然不是。复仇只是其中之一,我还有另一个目的的。它,就藏在这本画册里。”他从盒子里取出海之心。

  “我要感激一个人,如果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一切。三十年前,我和我的几个兄弟,穷困潦倒,流落街头,吃不饱,穿不暖,被人瞧不起,被人欺负。有一次,我们饿得不行了,偷了一个馒头,差点被打死,一个好心人救下了我们,还出钱给我们买了肉包子,那个肉包子的味道,至今难忘啊。临走前,他告诉我们,江家和白家有两样宝贝,得其者得天下,并告诉我们一个惊人的秘密。这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他说着,把海之心,放在那本泛黄画册封面上的海之心的图案上,这时海之心放射出一条蓝光,好像预示着某一个方位。

  乔生,林叔,苏沅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

  “这可不是一般的宝石。这是那个人告诉我的,他还说,将两颗宝石同时放在这个图案上,就可以找到一座城,那座城里有数不尽的宝藏。等我把海上花放上去,就会看到一道红光,而红光与蓝光的交汇点,就是那座城的经纬坐标,我就成功了。”

  他说完,小心翼翼地捧起海上花,把它放在另一半的图案上,可是,却看不到他所说的那一道红光。

  “怎么会这样?”他不停地重试,却还是一样的结果。

  “怎么会这样!”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难道,难道,那个人是骗我的?他心想。他撕开乔生嘴上的胶布问:

  “为什么会这样?”乔生没有回答他。

  他不知所措,烦躁起来,看到苏沅得意的表情,他走到她跟前,撕下她的胶布。

  “苏沅,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厉声问道。

  “不知道。”苏沅冷冷地说。

  “你不说,我就杀了白乔生!”他把刀架在乔生的脖子上,威胁道。

  “你别乱来!”苏沅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冷血。

  “你快说!”他的刀,在乔生的脖子上划出了血迹。

  “那海上花是假的!你不要伤害他!”

  “假的?怎么会是假的呢!”他的刀还架在乔生的脖子上。“白乔生,一定是你,快说,你把真正的海上花藏哪了?”他逼迫乔生。

  “跟乔生没有任何关系!真正的海上花在九墨那!你快放了乔生!”

  “九墨?”

  “真正的海上花,从上次被盗了以后,就一直在九墨那。”苏沅说出这句话以后,她就后悔了。

  “怎么可能!上次明明是莫菲盗走的!”他叫来莫菲。莫菲看到乔生脖子上的那道伤口,在流血,她紧张地走过去,心疼地问道,“怎么流血了?”

  “莫菲,我问你,上次是你盗走了海上花,现在,怎么就变成了假的?”

  莫菲没有回答他,责备道:“爸,你答应过我,不伤害乔生的!”

  “你回答我!”李山质问她。

  “爸!你不能再错下去了!放过乔生吧!放过江雪吧!放过我吧!”她流着泪,跪在父亲面前。

  “啪。”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莫菲的脸上,“你这个孽障!”

  “爸!放过乔生吧!他,是我的命啊!”莫菲捂着脸,哀求着。

  “白樾,把莫菲关进房间!好好看着他们,我出去一下!”

  “姐,不要惹爸爸生气了。”白樾,扶起地上的莫菲。

  “爸!放过他们吧!”莫菲抓住父亲的手,哀求。

  “哎,别傻了。白乔生,是不可能爱上你的,把她带走。”李山让白樾把她带走,然后他把画册,海之心收好,放进公文包里,拿着车钥匙,公文包匆匆离开。

  “爸!爸!”挣扎的莫菲被白樾打晕。

  李山下了楼,急急忙忙地上了车。

  肖铂躲在书房里,看着这一切,他知道,他要去找九墨了,他刚想溜走,想起密室的乔生,苏沅他们,还是折了回去。他看见白樾把莫菲抱上三楼的卧室,他趁此机会溜进密室,乔生,苏沅,林叔看到了他,他示意他们不要说话,帮他们解绑了绳子,带他们逃了出来,随后,四个人匆匆忙忙地上了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