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海之蓝(下)
九月见2020-02-06 10:333,751

  夜空中,繁星点点,一轮满月,倒映在平静的湖面上,几许清风拂过,荡起一层层涟漪,又恢复了最初的平静。

  “这是一个很久远的传说。相传在蓝,可以看到雪,紫色的雪,人们称之为“恋人的眼泪”,如果一对恋人在蓝,可以看到紫色的雪,象征着他们是前世的恋人,穿越千年。”老者把手里的海上花正对满月,透过明亮的月光,可以看到海上花中间,那鲜艳无比的,一点红。

  “国王临死前告诉我,只要看到紫色的雪,就说明这两个宝贝的有缘人出现了。这可不是,一般的宝贝。将有缘人的血滴在它们身上,它们的封印就会被解除,报仇的好时机就来了。”他抚摸着海上花,给旁边的男子一个眼神,那男子会意了,没等乔生反应过来,他用刀片在乔生的手指上取下了一滴血,滴在海上花,一瞬间,海上花放射出耀眼的红色光芒。

  “这,这是……”红光乍现,刺眼的红光,让乔生一时睁不开眼睛。

  “海上花,也叫生命之源,它可以让死去的人复活。”老者把海上花放在掌心,“也可以让活着的人万劫不复。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让活着的罪人万劫不复,让那场灾难中,蓝的所有子民都复活。”

  老者走到乔生跟前,抬起他的下巴,看着他的眼睛,渐渐地,乔生的眼睛变成了红色。

  “我要复仇!”乔生已不是原来的乔生,他看到了蓝被摧毁的那一幕:那惊恐万分的眼神,那绝望的喊叫声,那仇恨的怒火,一次次地冲击着他的脑海。

  “我要复仇!”乔生,红着眼睛,说。那老者,把海上花放在乔生的掌心,老者握住他的手,把海上花的红光照向夜空,顿时,天被染红了,“让江城所有的子民,都消失吧!”老者念道,随即夜空中,一道红光掠过,从天而降,犹如一块巨大的陨石坠落,大地一晃,火光冲天,江城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紧接着,老者把海上花的红光照向苏沅,苏沅感觉有一团火一下子将自己吞噬,她的身体幻化成一道火光,一闪而过,消失了。

  那道光,转向安安,她也和苏沅一样,消失了。

  “不!”九墨,眼睁睁地,看着她,最亲,最爱的人,一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九墨,轮到你了。”那红光转向九墨,九墨的身体像火一样炙热。

  “不要!”张柯,虽然是老者安插在九墨生活里的一颗棋子,但他连自己都不知道,从何时起,已经爱上了她,他跪在老者面前,“放了九墨吧!用我的命来换!”

  老者没有理会他。

  张柯,冲到九墨面前,张开双臂,掩护九墨,红光照在他身上,一道火光掠过,张柯也消失了。

  九墨,看着,那些爱她的人,她爱的人,一个个离她而去,她的心,犹如万箭穿心,一滴眼泪顺着她洁白的脸颊滑落在地上,一刹那间,红光没有了,一道微弱的蓝光出现,那道蓝光,越来越强。

  “海之心。”老者旁边的男子,看到开始发着蓝光的海之心。

  “我不会让你毁了我的计划的。”老者拿起海之心,狠狠地把它摔在地上,海之心,碎了一地,那蓝光一点一点地消散,红光再次亮起。

  “九墨,今天,我要让你们江家血债血还。”老者再一次把红光照向她。

  如果,如果没有肖铂的话,所有的故事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二日,这一天,白乔生和“江雪”结婚了,这一世,白乔生和江雪最后还是没有在一起。

  “九墨不可以死!九墨不可以死!”一旁的肖铂,默念着,凭借着本能的意念,和上次一样,穿越到九墨面前,挡在她面前,

  “九墨不可以死!”他强忍着身上被炙烤着的痛苦,默念,重复着同一句话。

  “杀了九墨。”老者在乔生耳边一遍遍地重复,那红光越来越强,肖铂快扛不住了。

  “砰!”地一声,乔生被突然反射回来一道红光击倒在地,昏了过去,而肖铂却不知为什么,毫发无损。

  “乔生!乔生!”老者呼喊着昏过去的乔生。

  “你没事吧?”肖铂,扶起九墨,担心地问。

  “我很好。”九墨说着。

  “乔生!乔生!”老者一遍又一遍地叫着乔生。

  肖铂扶着九墨,走到乔生旁边。

  “你走开!离乔生远点!”老者不让九墨靠近他。

  “生,你不能有事,一定不能有事。”九墨心里祈祷着,尽管她表面看起来,对乔生漠不关心的样子。但其实,乔生,对她的好,她一直都记得的。

  时光,走走停停,我们,分分合合,人潮,熙熙攘攘。过去的一去不复返,很多事情会渐渐被淡忘,而有些人时时被怀念。九墨不知道,未来的模样,关于亲爱情、友情、亲情,只知道现在的她,很多时候,面对喜欢的,不喜欢的,她都习惯躲得远远,面对乔生的这份爱,亦是如此。

  他找了她十七年,等了她十七年,爱了她十七年,而她却恨了他十七年。可现在,她看到乔生,岌岌可危,她的心,像突然被掏空了一样,她不知道该恨谁,该爱谁了。

  “看来,这次我还是来晚了。”远处,一个僧人走过来。

  “阿弥陀佛。”他走过来,给乔生把脉。

  “师傅,乔生怎样了?”老者焦急地问。

  “我还是来晚了。醒不来了,醒不来了。阿弥陀佛。”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老者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世间所有事情,月盈则亏,水满则溢。过了,过了。阿弥陀佛。”

  “师傅,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乔生啊。”老者恳求。

  “原本,海之心是可以救他的,但现在,我也无能为力了。现在,只有一个人,可以救他了。”僧人掐指一算,说。

  “他是谁?只要能找到那个人,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那人,眼在天边,近在眼前。”他看向九墨。

  “她?”

  “解铃还须系铃人啊,施主。”

  老者,听不懂僧人的话,他只知道乔生,岌岌可危,他看了看昏睡不醒的乔生,再看了看九墨,对九墨说:

  “救救乔生吧。”

  九墨,看着老者,后退了几步,她多想借此机会,也让老者好好尝尝失去最在乎的人的滋味,但偏偏,偏偏他最在乎的人,也是自己最在乎的,“九月,冤冤相报何时了”,她想到了母亲,想到了白叔叔,“白乔生不能死”一个声音从她的内心深处传来。其实,在她内心深处,曾经深爱着他,现在也是,只是她一直都没勇气去承认。

  “我需要做什么?”最终,九墨不得不承认,她对乔生的爱。

  “看到了吗?”僧人拿出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透明的液体。

  “水?”肖铂问。

  “不!这是眼泪。五千多年前的,一滴眼泪。是一个女子的眼泪,她嘱咐我,帮她收藏好这一滴眼泪,嘱咐我,救一个,她最想救的人。”僧人把瓶子递给九墨,“乔生现在是被海上花的仇恨所致伤,只能用眼泪来化解,要想救乔生,就要收集到这世间最珍贵的九九八十一滴眼泪,就可以唤醒海之心,到那时,他就会醒过来了。”

  “大师,我的女儿,我的朋友们,还有江城的百姓……”九墨心想,都是海上花所致,既然乔生可以救活,那些已经消失的人们,水深火热的江城,应该也有办法救活。

  “是的,一切皆有可能。前提是,你要找到那九九八十一滴眼泪,唤醒海之心。阿弥陀佛。”

  “大师,那你一定知道我是谁吧?”这是肖铂,一直以来,最想知道的答案,他想或许,僧人知道,他是谁。

  “时间,时间会告诉你一切的。等到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你自然而然就什么都知道了。很多事情,不需要你去问,不需要你去着急,你只要跟着自己的心,一直走下去,你要的所有答案,就会像路边的花一样,走着走着就开了。阿弥陀佛。”

  “可是,我要怎么做,才能找到这九九八十一滴眼泪呢?”九墨看着这瓶子里的那一滴眼泪,问。

  “喝下它,它会带你去,去寻找你想要的。对了,忘了告诉你,你只有100天的时间,过了这个时间,如果你没有找到九九八十一滴眼泪,乔生就会万劫不复,而你会化作一滴水,最终蒸发,消失。想好了,再喝下它,不要后悔了。”

  “我想好了。”九墨打开瓶盖,正准备一饮而尽,

  “等一下,九墨。”肖铂阻止了她,“让我随九墨一起去寻找九九八十一滴眼泪吧?”肖铂问僧人。

  僧人笑了笑,“这个,我可决定不了。一切听从自己的内心吧,人的意念是非常强大的,无穷无尽。阿弥陀佛。”说完,僧人离开了。

  肖铂,还想说什么,僧人就不见了,一转身,九墨已将那一滴眼泪,一饮而尽,九墨的身体,幻化成一身蓝光,由强到弱,肖铂,伸出右手正要抓住她的手,却还是晚了一步,九墨消失了。肖铂,像没了魂似的,看着没来得及抓住九墨的右手,感到一阵失落,“九墨,你在哪?你到底在哪!”他闭上眼,默念着。这时,他感觉右手一阵暖意,“九墨!”他迫不及待地睁开了眼,却没有看到九墨,他看到他的右手,发出了蓝光,紧接着,身体,左手也和九墨一样,幻化成一身蓝光,和九墨一样,消失了。

  九墨,在赶来虞山的途中,看完了母亲的信:

  九月,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写的那本小说——《谜城》,那种爱情,刻骨铭心,但我总觉得,故事的结局太悲凉了,和我们的故事好像。我看网上很多人都在期待第二部,希望雪墨和白辕这一世能够在一起,这也是我希望的,当然,我更希望这也是我们故事的结局:你和你的男孩在一起,白头偕老。

  我总觉得,不管我们经历了什么,好的,坏的,只要结局是完满的,都不算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我希望,我们的故事,是一个不悲伤的故事。故事的开头,我已经为你写好了,接下来的故事,就交给你了,希望你完成它,因为那不仅仅是你的故事,也是我们的故事。我要走了,未来,就让我活在你的故事里,带给你希望,带给你信念,陪你一直走下去。

  爱你的母亲

  江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