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海之蓝(上)
九月见2020-02-06 10:333,001

  虞山,不是一座山,是一个湖。之所以被称之为虞山,是因为一幅古画。

  相传,曾有一个渔民在湖里捕鱼时,捞到了一个木匣子,里面装着一幅古画。经鉴定,古画是战国时期的画作,令人惊奇的是,它保存得相当完整,像是刚画上去似的。画的名字叫虞山,上面画了一个用纱布遮住面容的女子,穿着一身红衣裳,风姿绰约,在百花丛中,与蝴蝶嬉戏,远处一个将军打扮的男子,骑在马上,观赏着眼前这一美景。

  从那以后,那个湖,就被改名为虞山,人们觉得这个湖或许隐藏着一段和这古画一样美丽的爱情故事。

  九墨,赶到虞山的时候,母亲倒在地上,她扶起地上的母亲,她的嘴角在流血。

  “九……九月,快走!快走!”母亲的声音很微弱,但九墨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这是母亲声嘶力竭的呐喊。

  “妈妈!怎么会这样?”九墨把母亲搂在怀里,哭喊。

  “快走!快走!快……快……走……”母亲用尽所有的气力,说道,直到她,最后闭上眼睛,离九墨而去。

  “妈妈!妈妈!你不要……不要离开我!”此时的九墨,哪听得进母亲的话,上一秒她和母亲久别重逢的喜悦还未散尽,这一秒就要和母亲生离死别。

  “九墨!”苏沅叫了她的名字,九墨看见了他们:苏沅,肖铂,乔生,张柯。

  苏沅走到九墨身边,看见她怀中的女人,大吃一惊:“这难道是……”

  乔生,看见九墨悲恸的眼泪,流淌着,他多想上前安慰,但他不敢上前,他站在原地。

  “哟!今天可真热闹。”紧随其后的李山,看到这一幕,不怀好意。

  “你怎么会在这?”乔生下意识地,把地上的九墨掩护在身后,不让李山靠近她。

  “哈哈,这就叫天助我也。”他笑道,紧接着,让手下的人把乔生,肖铂,苏沅,张柯抓住。

  “你会遭报应的!”苏沅诅咒他。

  “哈哈,大小姐,这话可不能这么说,这应该叫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李山说完,猖狂地笑道,朝九墨走去。

  “卑鄙!我不许你伤害九墨!”乔生嚷道,但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朝九墨一步步走去。

  “江雪啊,你让我们找得好辛苦啊。”他说完,用右手掐住九墨的脖子,眼神里满是杀气:“说!海上花在哪里!”

  ……

  “在哪里!”李叔提高了嗓音。

  ……

  九墨,没有回答他。

  “你不愿意说,没关系。我向来欣赏有志气的人,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女人。”李山放开了九墨,走到乔生旁边,掐住他的脖子,“但我更欣赏为爱而生的人,为爱而死的人,特别是像白乔生你这样,痴情的男人。”

  “李叔!放了乔生吧,你可是看着我们长大的啊!你怎么忍心……”苏沅本想以此来感化李山,没想到适得其反。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更恨你们白家的每一个人!”他用力掐住他的脖子,就在乔生,奄奄一息的时候,“你放开他,把他们都放了,我就告诉你。”九墨开口了。

  “我要是不呢!先把海上花给我,我就放了他们!”

  李山掐住乔生脖子的手,更用力了,此时的九墨,心灰意冷,她把母亲靠在一棵树的旁边,突然朝李山冲过去,“我要杀了你!”但是,还是被李山狠狠地推倒在地。

  眼看着,乔生就要被掐死的时候,一个声音传过来:“放了他。”这声音,沧桑,沙哑,是一个老者的声音。

  “你是谁?”李山看了看四周,没看到人影。

  “江家和白家有两样宝贝,得其者得天下。”老者说。

  “恩师!是恩师吗?”李山听出了那个老者的声音。

  “放了他。”他重复。李山,手一松放了白乔生。老者从远处走来,他的左脸上有一条刀疤,披着一件黑色大衣,旁边还有一个男子,朝他们走来。

  “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我们白家的机密?”倒在地上的乔生,问。

  “孩子,你糊涂了!你不姓白,怎么能说是白家的人呢。”那男子说。

  “你说什么?”乔生紧皱眉头。

  “你可是我们海之蓝的子孙啊。而你口中的白家,你眼前的江雪都是我们的仇人啊。”

  “不可能。”

  “你左边的肩膀上有一个翅膀的图案,那是我们海之蓝的标志。”

  “凭什么相信你?”乔生知道自己左肩膀上确实有这一图案,但他不相信老者的话。

  “张柯,你来告诉他吧。”老者说。

  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眼睛,望向了张柯,一向话很少,安分,沉稳的张柯。李山使了一个眼色,他的手下放了张柯。

  “这个故事,还得从一座城说起,那座城叫海之蓝。那座城,就是白家和江家一百多年前发现的那座城。”张柯边说边拿出那座城的图纸。

  “那只是一座空城。”乔生知道的,他父亲告诉过他。

  “原本不是一座空城的。海之蓝是海上的一座城,简称为:蓝。蓝,因为与世隔绝,城里的人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以下海打鱼,潜入海底打捞沉船为生,原本他们过着平安祥和的生活,但却因为救了两个外人,而引来全城的杀生之祸。”

  听到这,所有人都莫名地感觉到,一股逼人的杀气。他接着说:

  “那座城的国王救了他们的命,热情款待了他们,毫无戒心地带他们观赏了国宝:海之心,海上花。不曾想,他们竟为了得到这珍宝,在一个雨夜将它们盗走,被国王发现后,把国王杀害了,最后用炸药炸毁了整座城,全城近万的百姓都死于非命。唯独剩下一个侍卫,还有国王最小的儿子。”张柯说完,看着乔生。

  “那个侍卫就是我,而国王最小的儿子是你的祖父。”老者走到乔生的面前,“你是蓝唯一的血脉了。这个仇,你一定要报!杀了他们,为全城近万的百姓,海之蓝报仇!”他指着江雪他们。

  “乔生!别听他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这不可能!”苏沅反驳。

  “哈哈,那是因为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把你调包了。为的是,有朝一日,为我海之蓝报仇雪恨。真正的白家子嗣早在出生那一天,就被我送走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包括我自己。”

  乔生,瘫倒在地,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一天,等得我好苦啊。这些年,为了报这个仇,我们蓝,苦心积虑,终于等到了今天,现在该是你复仇的时候了。”那老者旁边的男子,打开李山的公文包,从里面取出海之心。

  “恩师,你报你的仇,这海之心还是留给我吧。”李山,还做着发财的美梦。

  “谢谢你所做的一切,我会好好报答你的。”老者让旁边的男子,把一个箱子递给李山,里面是金灿灿的、数不尽的金条。可是,李山心里还是想着海之心,他收下金条,说,“这海上花在九墨那,但她就是不肯说。”

  “我知道,你可以走了。”老者似乎早就知道这一切。李山,点头哈腰地离开了,但他不甘心,躲在远处一棵树后面,看着他们,心想,说不定能捡个漏网之鱼。

  “妈妈!妈妈!”是安安的声音,安安也被抓来了。

  “你们放开她!孩子是无辜的。”九墨,要抢回安安,却被拦住了。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她的。因为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了。”老者从一个小木盒里拿出了海上花,随后把小木盒丢在地上,他示意手下,放了安安,安安冲到他前面,捡起地上的小木盒,把藏在最底层的那条太阳吊坠项链紧紧地握在手心,护在怀里。

  “安安!”九墨把安安搂在怀里,“妈妈,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太阳。”她大哭。

  “不重要了。只要你好好的。”九墨把安安抱住。

  “这可不是,一般的宝贝。”老者,把海上花放在海之心的旁边,说道:

  “知道吗?蓝,并没有消失,它就是现在的菁洲。从我们找到你们江家、白家的那一天起,我们就恨不得马上报仇。但国王曾经告诉我,要等,等一个合适的时机,等一场雪,一场紫色的雪,到那时,就是报仇的好时机。”

  “紫色的雪?”九墨,白乔生,肖铂三个人,异口同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