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图书馆的擦肩而过(1)
青省2016-11-08 18:124,120

  第二章 图书馆的擦肩而过

  早晨,春天的小鸟张开羽翼,从瑞石楼六楼,拥有爱奥尼克风格的列柱与拱券组成的柱廊顶角,纵身一跃,羽翼下新长出的白色绒毛被迎面而来的风吹拂着,感受到了民国二十三年春天的一丝凉意。

  瑞石楼“号称开平第一楼”,共九层高,是赤坎镇,乃至整个开平最美最高的碉楼。占地九十二平方米,钢筋混凝土结构,非常牢固。楼首层至五层楼体每层都有不同的线脚和柱饰,巧妙结合了西式建筑的特点。穹窿顶的角亭,巴洛克风格的山花图案,西式的塔亭,小凉亭,淡黄色的墙体颜色,与一楼大门前的等待花开,绿意盎然的油菜花相映成趣。

  彼时, 距离满洲国成立还有两年,溥仪还没有在长春就任“满洲国”皇帝,日本政府燃起的战火也没有蔓延到开平一带。开平七个大镇水口镇、赤水镇、、蚬冈镇、百合镇、赤坎镇、塘口镇、马冈镇,在开平总部长沙国民政府的管辖下,还算安乐太平,国外华侨延续着古来的习惯,络绎不绝用在东南亚,加拿大,美国打工挣的钱,回乡集资建房,砌碉楼,参与各项建设和发展,这其中尤以赤坎镇的发展最为迅猛。而赤坎镇的繁荣昌盛,包括镇上的银行,商铺,工厂,货运码头,教育,医疗等等,又与四大家族的兴荣,都密切相关。离赤坎镇向东约10公里,身处马架村村口位置的瑞石楼,便是四大家族之一的梁家的宅院。

  “少爷,昨儿那么晚回了,今儿就不出去了吧。”阿盛昨晚快1点才开车把两位少爷送到家,生怕汽车的引擎发动声惊醒了夫人,第二天要受责备,一颗心上下还悬着了,哪知道天刚亮,早饭都没吃两口,大少爷又要往外跑。

  “你不说我还不来气,一说我非要出去散散心。”羡华换了一身白色西装,手里提着外套,露出白色衬衣外的灰色小马甲,松了领口的一颗扣子,继续说,“明明是我们去青楼找乐子,到头来搞得好像被青楼的女人找了乐子,调戏了一样。”

  “少爷,别这么说。”阿盛弓着背,笑了笑。

  羡华昨晚回来就没怎么睡好,黑眼圈若隐若现,左手一挥,落在左边的阿盛背上,说道,“不这么说怎么说,昨晚那个女人还在亲了我一口,今天早上照镜子,总感觉她的口红还留在上面,怎么也洗不掉。”

  羡华落在阿盛背上的手还没使劲,阿盛自动反应就把腰板挺直。

  “没有的,少爷,放心吧。您昨晚都洗干净了才睡的。”阿盛想起昨晚回到家中,电灯一照,大少爷嘴上的女人红印那么明显就好笑。

  “笑什么笑?”

  阿盛收起笑容,正经说道,“没有,就是随便笑笑。”

  “跟你说啊,昨晚的事儿,任何人都不能提。” 羡华昨晚回来一直再想,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怎么那么多大人喜欢去迤华楼,到底有什么好的,一点都不好玩。

  “知道,肯定不能说。”

  “特别不能说我被——”

  “被什么?”阿盛问。

  “你知道的了,反正就是不能说,”羡华手指放在头顶上,胡乱抓了两下,用食指指着自己的嘴巴,说道,“就这个。”

  “哦,放心,我知道,不会说你被人姑娘亲——”

  羡华手给阿盛的嘴捂上,说道,“你还说!”

  “好好好。”阿盛难得看到少爷既烦躁又无法解决的样子,憋着笑,都快憋出内伤来了。

  羡华瞪了阿盛一眼,说了声“走了”便径直往外走。

  赤坎镇沿潭江而建。和夜晚,稀疏的月光和路灯给骑楼披上的灰蒙不同,白天沿镇上最繁华的中华街望去,整齐的骑楼带着欧洲特色的小阳台和彩色格纹窗户,刷上蓝色,粉色的外墙墙漆,仿佛置身国外小镇一般。

  以陈氏和濮阳氏两大氏族为首,沿江边街道中华街,以唐底街为界,濮阳氏为上埠,陈氏和为下埠,20世纪20年代末,江对面,由侨汇集资而建立的长堤路逐渐形成。民国十七年,1928年,由陈氏氏族召开的第一届家族大会,商议决定改造旧圩,建立新街铺,中华路,长堤路和得业路,雨街,春雨街等主要街道两边原来的低矮的店铺,全部换成了有二三层高的骑楼建筑,楼上是居住的房间,楼下前面是店铺,后面则为仓库。窗户造型仿造伊斯兰风格,中世纪欧洲宫廷建筑,也有古罗马风格和葡萄牙等欧洲国家的样式。

  骑楼开有各式各样的商店,卖米卖油的,卖盐卖肉的,糖果店和点心店,当铺,服装店,西洋器械玩意儿,还有新丽大饭店和各家酒馆饭店,商号和银行当然也少不了。据说这里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商店都是靠桥汇建成,好不夸张的说,没有海外华侨,绝没有赤坎今日的发展。

  “走,上濮阳氏图书馆去,走长堤路。”羡华一般上图书馆都是走的中华路,今天却反常了。

  阿盛跟着羡华过了小木桥,忍不住问,“少爷,平时咱不都是走中华路,您还可以一路逛逛吃的,然后过平青桥,对面就是图书馆了。”长堤路建成时间较中华路要短一些,路边的商店大多还没修葺好,并没有什么可逛的。

  “少啰嗦,跟我走就是了。”羡华的步伐不似平时那么快,而是每走一步,都要用余光扫一下左右。

  远远地,阿盛就看见,平青桥对面一家关着门的骑楼店面,猜测道,“您该不会是想绕过迤华楼,怕碰见昨晚的女人?”

  羡华脸一热,故意重重的说,“谁说的?”眼睛不自主望向平青桥对面关门的迤华楼。

  “您忘了,这种地方一般白天都不开张的,您遇不着昨晚的女人的。”

  “还用你说!”被阿盛这么一提醒,羡华才想起是这么回事,自己真是被吓到了,连这个都忘记了,顿时放轻松了脚步,走起路来还哼了曲。

  “少爷,今天还去看那什么尿急?”

  快走到图书馆门口了,羡华停了下来,说道,“什么什么尿急,跟我去了这么多次,都不知道。是飞鸟集!”

  “哦对,是鸟集。”

  “是飞——鸟——集——”

  “对,飞鸟集,我忘了。”阿盛对不常见的书名,人名,地名的记性不太好。

  “印度诗人,泰戈尔的诗集。”羡华不记得跟阿盛说过几回了,但他就是不记得,每次都要自己提醒。

  “对对对,就是那个老外文。”

  “是英文啦,什么来老外文。”羡华双手插袋,继续说道,“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也不长长记性。”

  阿盛两手来回搓,不好意思地说,“我这记性,不就是——,我连九九乘法表都背不清,我娘说是我小时候吃多了米糍粑才这样,还说我是不长记性脑子。”

  “你娘亲说对了一半,的确是不长记性脑子,不过跟米糍粑没关系。”米糍粑是羡华最爱吃的赤坎小吃之一,别说是没经过科学论证了,就是进行了,羡华也不相信,这玩意儿他从小吃到大,不还是照样考试全班第一,全校前三。

  “是吗?”阿盛不知该相信娘亲还是少爷,走前面,帮少爷推开了濮阳氏图书馆的大铁门。

  “相信我。”羡华走近图书馆,直奔一楼的阅览室。刚好一阵清香伴着几许图书馆独有的潮湿味与他擦身而过。羡华回过头,呆呆站住,目光落在两名纤细的女学生的背影上,看校服,应该是长沙区的华侨女中的学生。

  “少爷?”阿盛喊了一声。

  羡华用鼻子哼了个“嗯?”,对两个女学生充满了好奇。一个是短发齐耳,另一个是长发披肩,耳朵边的发梢用银白色的发夹夹住。两个女学生都很奇怪,尤其是这个长发的女学生,羡华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阿盛连续大喊了几声少爷,羡华都没有反应,干脆直接走到羡华面前,把脸贴上去,继续喊。

  “哎呀,你要吓死我了。” 羡华被距离自己1.3厘米的阿盛的大脸吓到了。

  “是阿盛不好,少爷喊您半天没反应,我怕你魔怔了。”

  “什么魔怔不魔怔的,别整天弄些没事实根据的谣言,我就是在想事情。”

  “是吗?我看你一直盯着人家两个女学生的——”

  羡华追问,“两个女学生的什么?”

  “说出来,你肯定会生气——”阿盛往后退,说道。

  “不说,我会更生气,以后都不带你出来了。”

  阿盛急了,要是少爷不带自己出来,那可得天天守着瑞石楼,闷得慌,马上实话实话道,“别别,我看你一直盯着人家两个女学生的屁股看,还以为——”

  “去去去,你少爷是那种人吗?别瞎说,被人家小姐听到了,误会了怎么办?”

  “也是。那我小声点。”阿盛边说边压低声音音量。

  “——真是,不是小声的问题,是根本就没这回事儿,你懂吗?”羡华真担心自己有一天被阿盛气死。

  阿盛点了一下头,说,“懂了。”

  等到羡华跟阿盛这个说明白了,两名女学生的背影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羡华往前走两步,踮起脚,使劲儿伸长脖子也没看见,边说道, “都是跟你说的,人都没了?”

  然后跑向大铁门外,左右望了望,并没有发现刚刚两个擦肩而过的女学生。

  “要不我出去给您找找,您先进去看书吧。”阿盛感到抱歉,像是因为自己的无知,误会了什么,让大少爷不高兴了。

  “算了,可能是我看错了吧。”刚走到门口,羡华就放弃了。只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就凭这种感觉追上去未免也有点太不科学了,羡华这么想着,便回去图书馆了。

  图书馆旁,濮阳氏华侨捐建的天主教教堂大门口,斯如愣了一下,像是有人在喊她一样,往后看了两眼。

  “怎么了,乐芸。”斯如跟着回头望了望,门口空无一人。

  早晨有部分赶集和做生意的人,不过多在对面的中华路,长堤路上的人很少,加上镇上信仰天主教的人并不多,地理位置又偏安静,孤寂,一般很少人从天主教教堂门口经过。

  乐芸也不清楚,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什么,身体不由自主的就往回看了,对斯如说,“没什么,错觉吧。”

  “我看你是读那本飞鸟集,读傻了。”

  “才不是了。”乐芸反驳道。

  “看了一遍又一遍,现在居然还要把它抄起来,” 乐芸的闺蜜斯如摇摇头说,“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好的文学作品都应该不停的诵读,抄写,背诵,这也是我们古人沿袭至今的一种传统了。”

  “我的姑奶奶呀,你还打算背诵全文啊?”斯如被乐芸的话吓到了。

  “是啊,这么优秀的作品,为什么不背?”乐芸肩上的深蓝色布袋里正装着1920年由郑振铎翻译的《飞鸟集》上册,这是她上个月在陈氏图书馆借的,因为太过喜爱,今天又上图书馆续借了一个月。

  “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看?我就看不下去”乐芸家很多书,斯如翻了两页就睡着了,完全理解不了书的魅力所在。

  “创造的神秘,有如夜间的黑暗--是伟大的。而知识的幻影却不过如晨间之雾。”

  “什么?”

  “飞鸟集里面的一句话,你慢慢体会。”说罢,乐芸嘴角一弯,往高耸的天主教堂走去。

  “哎,等等我啊。”斯如追上去。

继续阅读:第三章 图书馆的擦肩而过(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