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迤华楼与少爷
青省2016-11-08 14:075,167

  第一章 迤华楼与少爷<p>  夜幕时分,潭江上的“蓝烟囱”,一种民国三年以后替换木帆船的电轮船停靠在岸边,随着水流的节奏,船头朝着下游的方向,一上一下,轻轻摇晃。因为身处开平境内的潭江上游,赤坎镇成了与中小游的长沙,水口镇齐名的水路交通枢纽,而便利的交通也成了赤坎镇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濮阳氏修建不久的图书馆主楼上的钟,在这个时候敲响了,打断了“蓝烟囱”对下游的向往,不多不少,刚好敲响了11下。<p>  潭江边上整齐的一排骑楼过去,躺在最里头的一幢骑楼,旖华楼下的醉汉,从马路上坐了起来,双手甩过头顶,吼了两句,“吵什么吵!”还没停留超过2秒,扑通一声,又倒了下去。<p>  “少爷,这样不太好吧。”阿盛佝偻着背,头才刚够到旁边西装少年肩。<p>  “怕什么,出什么事我担着。”穿着浅蓝色格子西装外套,深蓝色绸面小马甲,白色衬衫的西装少年,坐在大堂中的一桌吃剩的酒菜前,不以为然。<p>  阿盛走近坐下的西装少年,小声说道,“要是老爷知道了——”<p>  挂满了红色灯笼的大堂里,面积约300多平,塞满了越三十张一米多宽的八仙桌。围着坐的大多是40岁左右的乡绅,也有20,30岁的年轻人,喝着白酒或红酒,手里抱着一个露大腿的女人,腿上还坐着一个酥胸敞露的妙龄女子。<p>  西装少年,叫梁羡华,是赤坎四大家族,梁氏的大儿子,人生第一次到青楼,充满了好奇,眼珠子睁的老大,兴奋的停不下来,四处张望,嘴唇微微开启,面带笑意的说,“爹爹去大伯家看修建的新碉楼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的。”<p>  “哥,咱还是回去吧。”坐在西装少年旁的是位年纪较轻,身子板瘦弱,看上去不过11,12岁的小孩,棕色的网格西装穿在他身上,像是穿上了大人的衣服,故意在扮老成,今年14岁,叫梁正堂,小哥哥1岁。<p>  “怕什么怕,有哥,出什么事儿,哥给你担着。杨秉承那臭小子,笑话我没去过青楼,没见过世面。可不能叫他小瞧了。”羡华在镇上的开平华侨中学念书,刚上高一,成绩全校前三,数学全校第一,还在班上担任班长,校学生会干部,算得上是风云人物。唯一的麻烦就是同校隔壁班的杨秉承,整天不好好学习,游手好闲,还专门喜欢跟自己作对。前天体育课,一女生穿着贴身的运动衣,胸前两块凸起明显,打篮球的羡华目光不过多停留了两秒,就被眼尖的杨秉承说好色,没见过女人,没去过青楼。当着同学们的面,羡华满脸通红,一着急,就夸下海口过两天周末放假就去逛镇上有名的迤华楼。<p>  正堂和哥哥同校,小一个年级,成绩全校第一,为人忠厚老实,不像哥哥那么大胆。两支腿从坐下那刻起就抖个不停,头往哥哥的方向靠过去,冲羡华说,“咱别跟他计较了,这也不是什么好比较的事,爹爹说了,不要处处跟别人比,咱们自己自强些就好了。”<p>  羡华学着旁边几桌大人的样子,翘起二郎腿,这要是在家中,准被父亲训斥,不过在这儿没关系。他闻了闻桌上的酒菜,被桌中间的马冈鹅的香味馋的,咽了口唾沫,说,“不行,我梁羡华,可不是胆小鬼。”<p>  “那咱来也来了,赶紧回去吧。”正堂坐立不安,听大人提起过,青楼和赌场,烟馆都是万万不能去的场所,而青楼里旖华楼,更是要避之唯恐不及的,正堂家的四叔伯和四婶子经常就为了四叔伯去迤华楼的事而吵架,还有三叔伯,听说就是因为早年喜欢旖华楼的一个头牌女子,家财耗尽,最后还害了风流病,年仅27岁。<p>  “是啊,大少爷,二少爷说的没错,赶紧回去,免得出什么事。”阿盛头低在羡华的耳边,双手放在膝盖上,弯着腰担心道,“到时万一出了什么事,真的,小的怕饭碗都保不住——”<p>  “阿盛。”羡华低沉的喊了一声。<p>  “哎,小的在。”阿盛立马回应。<p>  “不是说了,别小的,小的喊吗?你有名字,你叫阿盛,梁天盛,又不是什么封建社会了,干嘛畏畏缩缩的,真像个下人似得。把头抬起来!”<p>  “好的,少爷。”阿盛抬起头。<p>  “背挺直,你是个中国人,不是奴隶。”羡华手一挥,重重拍在阿盛的背上。<p>  “哎哟,少爷。”阿盛,身子一弹,腰板立马挺直了。<p>  “疼了?”<p>  “一点点,嘿嘿。”阿盛嘴一咧,和6岁孩童般空荡荡的门牙立刻显现了出来。<p>  羡华盯着阿盛的牙齿,忍着笑,转而望向阿盛的双眼,狠狠说道,“给你教训,下次看你脑子里那点奴性还敢给我暴露出来。”<p>  “是是,少爷。”阿盛连忙点头。<p>  “来,你也坐下。”<p>  “这可使不得。”阿盛怕少爷上来强拉自己,往后退了两步。<p>  “哎呦喂,瞧瞧这是哪家的公子哥,这么潇洒英俊,一看就是大人物。”老鸨约莫四五十岁,浓妆艳抹的也掩盖不了她脖子上松垮的皮肤。<p>  “来呀,快把这上桌的剩下的酒菜端下去,给小哥上茶。”老鸨一招呼,两个身穿布衣,背后还有两块补丁的的丫鬟,竖着两个小辫子,上来收拾,没敢看羡华一群人。<p>  “咳咳。”羡华清了清嗓子,摆手示意阿盛别开口,说,“杨家的。”自报家门这种危险的事,他才不会干,干脆就家伙给杨秉承那小子得了,本来这事也是因他而起的。<p>  “杨家?可不是满园的杨家?”老鸨自打两个毛头小子进门就发觉他们衣服面料做工和材质都不错,看着就像是有钱人。<p>  “是的,嘘嘘,别给人知道了。”羡华,右手食指放在嘴中间,故作镇定的说,“家里家训,你知道吧。”<p>  “行,有钱便是爷,我懂的,我红姨啊,绝不会给您走漏半点风声。”红姨边说话还边扭身子,看得羡华怪别扭,还以为红姨哪里痒来着。<p>  “来啰,姑娘们,给姑娘们买胭脂水粉,绫罗绸缎的小哥来啰,”红姨嗓门一开,身子往后转了转,拿着丝巾的手来回在空中摆弄了两下<p>  一声声娇媚的声音,伴着轻柔的脚步,扭腰摆臀的走了过来,喊着,“来啰,大老爷。”<p>  正堂低下头看着石头地板,捂着耳朵,心里害怕极了。<p>  阿盛年纪比正堂大一点,到梁家伺候不过2年,家里父母都是务农,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怕少爷生气,又不能低头视而不见,只能像个木头似的站着,直勾勾的看着挂在不远处红灯笼上的仙字。<p>  “哟,是两位这么俊俏的小哥啊。”一穿玫红色高开叉旗袍的女人上来就摇着玉臂揽住羡华的脖子。<p>  羡华身子一热,怕别看出是第一次来,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好让自己冷静下来,边颔首说道,“晚上好,小姐。”<p>  “哈哈哈,你好,小姐,姐,听到这位小哥说什么呢吗?”玫红色高叉旗袍女人笑的花枝乱颤。入行2年,还是头一回有人这么跟她打招呼的。<p>  另一名一身桃红色短旗袍的女人靠在羡华肩上,捂着嘴笑道,“可不是嘛,这位小哥真有意思。”<p>  那咱们姐们也该好好回应人家,“您好,先生?”一女子走近正堂,脸上保持微笑双膝微屈,两手交覆于小腹前,模仿清朝宫廷女子请安的动作。<p>  原本紧贴着羡华的两位女子连忙起身屈膝,说道,“是是是,我们也该来回个礼。”<p>  好咧,姑娘们先好生伺候着,我给二位小哥上好酒好菜。<p>  老鸨还未转身,就被羡华喊住了。<p>  “大婶,刚刚那桌的鹅肉,来一份,看着挺像的。”平时在家最晚不过10点就得上床睡了,青楼10点才开张,羡华早就饿的不行了。<p>  “什么大婶啊,这位小哥看来是第一次来把,叫红姨。”<p>  “没有,常来,”羡华怕被看穿,又补充了一句,“不常来你们这儿,我们在国外去的多。”<p>  红姨一眼就看穿了两个小哥没经验,看得小哥嘴硬的样子,倒也好笑。新来的客,更好宰,大声吆喝,“来一桌,流连忘返。”<p>  “好咧!”某个不知道的伙计叫了声,人群中并没有看到身影。流连忘返,是迤华楼的几款基础菜品之一,主菜包括马冈鹅,碗头仔,煲仔饭,红油牛肉,秘制潭江鱼等。其他菜品还包括,什么春宵一刻,黄粱一梦,醉生梦死。<p>  “这斩白水的钱,您就看着给啊。”红姨撂下一句话,摇着身子走开了。<p>  斩白水,是青楼的行话,意思是对招待自己的妓女,看着给点赏钱。<p>  “哥——”正堂一听哥哥要了点菜,着急的抬头,不料刚巧遇上离自己最近的粉紫色高叉女的目光,匆忙低头。粉紫色高叉女名叫飞燕,身姿曼妙,1米6的个子,体重不到35kg,常被客人取笑如同古代的赵飞燕,需要被人捧在掌心,倍加疼爱和呵护。<p>  “别说了。”还没等正堂说完,就被羡华打断了。羡华也并不太适应这种烟花场所,既然来都来了,怎么样也得坚持一会儿,也算是观察学习一下青楼的运作机制。<p>  “二位小哥,还不知道你们的大名了,不知可否告知。”梅红色旗袍装女人名叫蝶儿,身子像弱绵绵的米糍粑,赤坎的一种特色小吃,倒在羡华身上,软软的黏糊糊的。<p>  羡华身子一僵,从头到脚,全身都开始发热,假装喝了口丫鬟刚上的茶水,偷偷舒口气,说道,“叫我小杨就好了。”<p>  “我叫小春,小哥有什么吩咐都可以叫我。”桃红色旗袍女不甘示弱,直接一股脑坐在羡华的大腿上,两手夹住他的脖子,贴近羡华的脸,哈了一口气。<p>  小春身上桔子般的甜味没有让羡华兴奋起来,反而吹起了他背上的疙瘩,他不喜欢小春身上的味道,也不喜欢与陌生女子这么亲昵。<p>  “哥——”<p>  “来啊,看哪里呢?飞燕不好看吗?”正堂的刚出声,就被飞燕从背后抱住,身子一颤,头往后仰,差点撞到飞燕。<p>  “这位小哥生的这么俊朗,来,转过来嘛,看看飞燕长得如何。”飞燕嘴唇贴着正堂的耳朵根,细声软语落在粉嫩的耳垂上,引得正堂再坐不住,两手一松,从膝盖放下,僵直着站了起来说,“哥,我要回家写英文作业了。”<p>  “什么?”还没等羡华反应过来,身旁的两个女人已经大笑不止。<p>  “哈哈,这位小哥可真有意思。”飞燕站在正堂背后弓着腰笑着说,“什么作业啊,都来这儿呢,你还有心思写作业呢?”<p>  阿盛趁机用食指戳了戳羡华的背,悄悄喊了声,“少爷——”<p>  羡华脸上挂不住了,没理会阿盛的话,冷冷看了一眼正堂,转头望着桌子,“要回去,你自己回去。”<p>  “可不行,从没见过来我们迤华楼还急着回家写作业的,哈哈,这可真是好笑。”小春的话惹得羡华更不高兴了,加上没经过自己同意就坐在自己大腿上,还边笑边乱动的,害自己两手放在背后,怕她掉下来,又不想碰她,心里愈发厌恶了。<p>  “是啊,飞燕,看是你魅力不够,惹人家小哥生气了。”蝶儿揽着羡华更紧了,尖尖的声音从羡华头顶穿过。<p>  “是是是,是我的不对,来,姐姐好好疼你爱你,让你啊忘了作业的烦恼。”飞燕说着就要扑过去。<p>  正堂身子一低,闪了过去,“这位小姐,你可别乱来,”正堂说完围着桌子跑了起来,差点就撞到上菜的伙计。<p>  “嘻嘻,瞧瞧这小哥,还跑呢。”小春靠在羡华胸膛继续说道,“真好笑,姐姐们又不会吃了你。”<p>  阿盛在一边看着,五根手指攥着掌心,都快戳出印子来了,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干着急。<p>  羡华被小春这么一靠,皱起眉头,强忍着被陌生女子这么亲近的不适应,打算怎么着,也要忍到上那道鹅肉,吃完了再走。自己听四叔伯提过,迤华楼的烧鹅都赶得上地道的马冈镇烧鹅了。<p>  “哥,哥——救我。”正堂被飞燕追着,只能绕着八仙桌不停的跑,引起了旁边宾客的注意。<p>  “少爷,这要是有认识的人在,回头告诉老爷,可不得了了。”阿盛附耳冲羡华说,眼神往后面的翘首观望的几个大老爷定了定。<p>  弟弟被追的满头大汗,阿盛说的也不无道理,羡华有点犹豫了。<p>  “你干嘛?”蝶儿瞧见羡华的眼神犹疑,推开阿盛,为把羡华留下,猛地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吓得羡华一把跳了起来。<p>  蝶儿往后几个趔趄差点摔倒,小春则直接就坐在了地上,叫道,“哎哟,我的屁股。”<p>  “耍流氓啊你。”羡华的浓眉挤到了一起,像是两只沾上墨汁的毛笔笔头,十分生气。一直忍着,忍着,没想到这儿的女人这么过分,实在是忍不了了。<p>  “小哥,不是——”蝶儿没想到羡华会如此生气,完全不是自己预料中的反应。<p>  小春见状,站在羡华身前,眨着眼说,“小哥,别生气啊,这不是还有我吗?人家屁股都被你弄疼了。”<p>  羡华直接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小春,一把抓起被飞燕挡在身后的弟弟的手腕,就往外走,说道,“走,回家。”<p>  ”走了,阿盛,记得给钱。“羡华只可惜,给了钱,也吃不到烧鹅了,难得来这么一次。<p>  “哎,好咧。少爷!”阿盛喜笑颜开,从衣服内口袋里,掏出了几块银圆留在桌上。<p>  还留下了瞠目结舌的三个女人。<p>  “再不来这儿了。”羡华说。<p>  “哥,就这么走了吗?”正堂回头望了眼呆呆站着的三个女人。<p>  “怎么,你还想留下?”羡华领着正堂往大门外走,几个老大爷用异样的眼神望着两人在青楼生意正火爆的时间点离开。<p>  “不是,不是。”正堂注意到三个女人拾起桌上的几个银圆突然笑着跟自己打招呼,吵闹中听不太清楚,大概是说,下次再来之类的话吧。原本哥哥和自己身处的那张八仙桌背后的小阁楼上,楼梯某个男人遮住半边脸,往后着急的跑开,留下一穿着藏蓝色牡丹花旗袍装束的女人高高的伫立在楼梯边上,半边脸虽被摇晃的红灯笼挡住看不太清。但灯笼停下来那刻,正堂看清楚了,那是一张好美好美的脸。

继续阅读:第二章 图书馆的擦肩而过(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