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归来宴
青省2016-11-10 21:174,986

  第五章 归来宴<p>  春满楼的二楼餐厅里,意大利进口的地板,芝加哥特订的纯银餐具,欧美式的壁炉,以及充满东瀛色彩的天花板,无不给原木色大圆桌上的中式晚餐,增添了别样的情调。<p>  “真是难得啊,一家人可以团圆。”杨老爷举起高脚杯里的红酒,摇晃了两下,仰头一饮而尽。<p>  众人跟着喝了一口。<p>  三姐靠着二姐和二哥,右边贴着三太太,二太太,然后杨老爷。大太太坐在杨老爷的右手边,顺着数过去,就是乐芸了。<p>  就差大哥文斌和秉承了。<p>  “文斌事情多,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过两天可能还要去香港办差,不着急,””杨老爷酒水下肚,脸上的表情立马舒坦了许多,“耀文和咏姗在国外这么多年总算回家了,今天的主角是他们两人,不等了。”<p>  “还有大姐和小姨。”乐芸提醒。<p>  “你大姐都嫁到加拿大了,她夫家产业都在那边,更是难得回来,提都不用提了。”杨老爷放下酒杯,提着红酒的杨管家马上续上。“四姨太的宅子远了些,过来也要费些时间。”<p>  “哼,有心,早就来了。”身为耀文和咏姗母亲的三太太气不过,虽说平时就不喜欢四姨太,自己的儿子女儿好不容易回家团聚,还不给面子出席,这笔账,三太太记在了心中。<p>  “妹妹,慧娟性子那样淡,没儿没女的,这么多年,咱做姐姐的也体谅体谅她,你说是吧,”大太太说。<p>  大太太的场面话三太太不是听不出来,平日里要说最看不惯四姨太,非大太太莫属,谁叫老爷一回来就去专门给四姨太搭建的独栋别墅里过,这会儿,碍着面子,自己也不便说什么,边笑说,“可不是吗,我不在意,姐姐说笑了。”<p>  酒杯刚续上,杨老爷仰头又是一杯。<p>  “四姨太到了”底下的人一声通报让大太太和三太太停下了筷子。<p>  四姨太脸小的如女人的巴掌一般,樱桃小嘴上抹了点胭脂,40岁了,气色好的如同20多岁的少女。长款挤脚踝的白色印花旗袍,穿着她身上,淡雅,恬静。<p>  四姨太微微点头,也没有笑,也没什么其他表情,一脸平和的说,“老爷,各位姐姐,二少爷,三小姐好,不好意思,我来完了。”<p>  “慧娟,来了啊。”四姨太是最后一个进家门,也是最得老爷宠爱的,平时一个人住在园里单独的一幢别墅,说是喜静。据说是杨老爷特意差人花费4年,用了上万元修建的,还说请了国外的建筑师特意设计,中国古式、日本寝式、意大利式、罗马宫式的什么设计都用上了,好让喜欢清静的慧娟过得舒坦。由于离主宅春满园距离较远,走路普通女子要走上45分钟,加上秀儿性格冷僻,去她那儿串门的人少之又少,在几位太太中也是最不受到欢迎的。<p>  “小姨,你来了。”乐芸是个例外,大人,小孩,佣人都不愿去的独栋别墅,就她去的最勤。她喜欢小姨,四姨太也喜欢这个恬静又有些倔强的小女孩。<p>  “嗯。”阿姨看着乐芸眼角下弯,露出了一丝笑意。<p>  “来了,老爷。”小姨颔首向老爷请安。<p>  乐芸起身,搬动身边的空椅子,好离自己近一点,示意小姨,坐下。<p>  大太太微微皱眉,看自己女儿跟四姨太这么亲近,心里自然是不高兴,但很快又恢复了平时大方的模样。<p>  “妹妹住的别墅离这么远,还能赶来,真是辛苦了。”三太太用嘲讽的口吻说道。<p>  “二少爷,和二小姐回来了,是该过来庆贺一下,”四姨太靠着乐芸坐了下来,端起眼前的酒杯 抿了一小口。<p>  二哥和二小姐举起酒杯也跟着掇了一口。<p>  还没放下酒杯,二哥立马道谢,“谢谢四姨太。”<p>  “谢四姨太。”二姐姐也跟着说。<p>  “不客气。”四姨太莞尔一笑,低头便看见乐芸为她夹了她最爱吃的烧饼。<p>  晚上的酒席,一共十四道菜,两汤,两点心柴火煲仔饭、牛杂、豆腐角、鸭丝粥,芝麻烤鸡、缩骨大头鱼、酸菜砵仔焖鹅,蚬粉,炸魚丸。,西米露奶茶,烧饼、糖水,杏仁核桃露,牛角皮,人参炖老鸭汤,鲍鱼蛤蜊汤,蚬岗甜酸蛋,沙姜切鸡,彪记羊肉。四姨太除了赤坎的烧饼,通通不感兴趣。<p>  “耀文和妹妹今日回家,兴师动众的,劳烦爹,娘,大太太,三太太,四太太和两位妹妹了,我先干为敬。”二哥一口干的架势倒和杨老爷有几分相似。<p>  “好,不错,不愧是我的儿子。”杨老爷特意在“我”字上面加了重音。<p>  二妹咏姗跟着二哥干了一半,说道,“咏姗不才,就喝一半,聊表心意,还是回家好啊。”<p>  “好样的!”杨老爷比较干脆,不喜欢拖泥带水,对子女的要求也是如此。<p>  “当然是家里好啦,国外再怎么好,也不是咱们的家,总归是要回来的。”三太太趁机看着杨老爷说,“老爷那么多产业,也还需要你们的帮忙,发扬光大,光耀门楣。”<p>  “没错,丽芳,说得没错,等你们都大了,我也好退休。”杨老爷叹口气,说道,“现在家里呀,也就你大哥能干点活儿。”<p>  一听到老爷提自己儿子的名字,二太太,耳朵立马竖起来,连忙说,“就是,亏的我们文斌吃的了苦,可以给老爷分担点,要不然老爷这可得多累。”<p>  “几个儿子,就剩耀宗还在加拿大,也不晓得这小子以后能不能指望的上。”<p>  “指望得上指望的上的,肯定指望的上,上次来信,说他学业进步了很多。”三太太有快五个月没收到小儿子的信件了,怕老爷失望,临时瞎编的。<p>  “是吗?我怎么听说四少爷好久没来信?”二太太见机补一刀。<p>  “你听谁说的?哪个没用的下人说这种胡话的?”三太太护犊心切,虽说自己的小儿子是有些不才,但也不能让别人这么说。<p>  “确实,最近也没听到耀宗什么消息。”老爷摸了一把发白的山羊胡须,偏过头,问耀文,“他可有跟你联系?”<p>  “嗯?爹您是说弟弟吗?”耀文喝过几杯后,颧骨有些发红。<p>  “在美国,你可有去看看你弟弟?”<p>  四弟耀宗在加拿大玩的厉害,耀文几次过去劝他好好学习,都没用,不好跟爹说实话,只好说, “哦,四弟好像挺忙的,一直没机会过去探望他。”<p>  “这臭小子,别是跟那些老外学坏了。本想着出国可以锻炼一下你们,不论女儿儿子一律都出去留学,你两个,你们大哥。”杨老爷几杯下肚,话也变得多了起来,指了指二哥和三姐,转过身来,又指着乐芸说,“还有你大姐,倒也还算成器,现在就看你们四弟,还有秉承了。”<p>  杨老爷脸色一变,“说到这个秉承,念他是老小,又是大太太自打生大小姐后,好不容易生出的儿子,特意留在身边教育,结果咧?”杨老爷又是一满杯红酒干了。<p>  “老爷,您别生气啊。”大太太怕老爷一会儿喝多了说胡说,示意上前续酒的管家等一下。<p>  “哥哥姐姐回来这么久了,还不回家,也不知道上哪儿鬼混去了。”<p>  众人都放下碗筷,静静听着,唯独四姨太,一小口一小口啃着烧饼,配红酒,吃着,好像丝毫不关自己的事。<p>  大太太亲自起身给老爷盛了碗老鸭汤,想给他解解酒,“秉承是贪玩了些,倒也不至于太糊涂。”<p>  “还不糊涂,你看他干的那些糊涂事,越想越气。还不是你给惯的,说什么也不让他出国历练,再这么下去早晚要出事。”<p>  “呀,大老远就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谁这么想我啊?“也没人通报,一身黑色西装,陪双排黑灰色小马甲,和白色衬衫的秉承出现了。<p>  ”臭小子,你还知道回家呢。“杨老爷放下刚准备喝的汤碗,盯着刚进来的小儿子。<p>  秉承顺势抽了张椅子,插进二哥和三姐中间,“哥,姐,嘿嘿。”双手撑着下巴,笑的像朵花儿似的。<p>  “秉承啊,个子又长高了嘛。”二哥笑道。<p>  三姐最喜欢秉承了,性格活泼,光说好听的。“可不是,小脸长得更俊朗了些。”<p>  “这都是咱爹的功劳,人都说咱爹长的俊,我是爹的儿子,要帅,也是咱爹的本事。” 双眼皮伴着深陷的眼睛,稍微有点大的鼻孔下的还长这一双厚嘴唇,脸蛋呈梨形,秉承的五官单挑出来看都一般,甚至有些丑,合在一起,倒也有几分贵公子的气质。<p>  “臭小子,别以为说两句好听的,就行了。”杨老爷嘴上说着不高兴,嘴巴倒是笑的合不拢嘴来。<p>  秉承站起身来,“今天是给哥哥姐姐接风洗尘的,小弟路上耽误了些,是弟弟的不是。先干为敬。”说完,秉承抢过二哥面前的酒杯喝了个精光,又抢过二姐的酒杯,“刚是敬二哥的,这是给三姐赔罪的,顺便夸一下三姐原本就漂亮的脸蛋,一段时间不见,更加光彩照人了。”<p>  三姐笑笑,说,“就你嘴甜。”<p>  “管家——”秉承拉长了声调。<p>  “在,小少爷。”<p>  “快给我个大酒杯,满上,还要谢咱爹。”<p>  杨老爷饶有兴趣的捋了捋上沾了几滴红酒的山羊胡须,问道,”敬我做什么?“<p>  秉承接过新的红酒和红酒杯,咕噜咕噜先下肚,才说,”当然,是谢咱爹给了我这张英俊帅气的脸庞,多亏您长得帅气,我才能被人夸俊朗啊。“特意夸张的挑了挑眉。<p>  众人大笑。<p>  “臭小子,就你油嘴滑舌。”杨老爷也跟着呵呵笑个不停。<p>  “爹,我这是说实话,说实话还不行了?难不成要说谎话?”秉承长大嘴巴说,“说您长得不好看?这别说我了,我娘肯定第一个不干。”<p>  “你还说,赏你块鹅肉,叫你话这么多。”大太太心疼儿子进门就光肚子喝了几杯,连忙隔着好几个人,夹了块鹅肉给秉承。<p>  “真是我的亲娘,我都饿坏了。”秉承埋头猛咬了起来,鹅肉被撕下一块,没放在嘴里嚼了两下,就吞进了肚子。<p>  “我看你再不吃,指不定又要说什么胡话了,刚灌了那么多酒,不知道收敛的,还不吃点东西垫一下肚子。”<p>  “秉承,娘说的对,肚子空空的,喝那么多,小心醉。”刚刚看到弟弟喝的那么急,乐芸心里也是跟着着急,说道,“还吃的那么急,慢点,没人跟你抢。”<p>  “就是,看你那着急的样子,来喝口热水先。”大太太起身又盛了碗汤递给秉承。<p>  “我们两父子就两父子,爹年轻的时候,吃鹅肉就是你这样的,放在嘴里咬老半天,真没劲。”杨老爷看着小儿子狼吞虎咽的样子,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去旧金山跟着三叔做生意,第一次回家,也是看见鹅肉,也是这么着急就下肚,差点没噎到。<p>  “那是,谁叫咱们是父子呢?”<p>  三太太手肘顶了下耀文。<p>  “爹,来,我敬你。”耀文晓得母亲的意思,怕爹光跟秉承亲近,以后家里的好处和生意都给秉承,要让自己多跟爹说话。<p>  “好,耀文也是我的好儿子,你们都是我的好儿子。”杨老爷喝酒一高兴了,完全忘了白天还对秉承一肚子气的事。<p>  秉承也是刷小机灵,上次被抓赌犯了错,一直不敢回家,听说今晚哥哥姐姐回来了,猜想肯定少不了吃饭喝酒,自己大厅外等了半天,特意让佣人别出声,等到爹爹喝的差不多高兴了,再进屋,从结果来讲,目前还算不错。<p>  “秉承啊!”<p>  “是,爹,儿子在。”秉承舔舔嘴边的油,看着脸涨红了的爹爹。<p>  “你小子啊,可别给我学坏,要好好上学,好好做人,将来呀,好把我们杨家的家业壮大,跟你哥哥们一起。”杨老爷带着几分醉意说。<p>  秉承想都没想,回应道,“儿子愚钝,但肯定会努力的。向优秀的爹爹和哥哥们学习。”<p>  “别光嘴上说啊,记得要彼此相安,满堂吉庆,祖宗盛荣,敬老慈幼,家庭大幸,让我杨家村名流万世,乐享长春。”<p>  “是是是,儿子都记住了。”<p>  “知道你的名字为什么叫秉承吗?”杨老爷的话停不下来,旁人也不敢打断。<p>  “秉承祖宗的教训。”<p>  “什么教训。”<p>  “就你刚刚说的什么相安,吉庆,让我杨家繁荣昌盛。”<p>  “不是,当年美国人发现金矿后急需要劳工开发,香港经纪人就在广州,四邑发招工传单,骗人说美国是世外桃源,欢迎我们华人过去,有优厚的工资,有好房子住,有好吃好穿的,挣的钱还可以帮忙寄回家乡。”杨老爷想起了自己父亲,1870年去美国打工,1980年死在因为种植园的疾病,20年都没回家,就为了多挣一些钱,让妻子儿子们过的更好,死在异国他乡。<p>  “实际上呢,就是在‘卖猪仔’,你爷爷借钱给了出洋费和中介费,到了那边,却华侨常遭受白人种族主者的攻击,你爷爷他们那一辈,在美洲的种植园,矿山,渔场辛苦工作,为美国大陆的铁路立下汗马功劳,却被指责是丑恶,道德堕落的劣等民族,被不断的辱骂你爷爷他们是没有用的奴隶,住在臭气熏天的木屋里,吃的不好,穿的也不好,工钱被雇主和中间人双重克扣。多少人漂洋过海只为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却有一半以上死在了船上,异国他乡的疾病和不堪重负的工作上。”<p>  秉承默默听着,没有答话,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从来喝酒都很高兴的夫妻,掉了眼泪。<p>  这是秉承第一次看父亲掉眼泪,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名字的由来,只可惜,父亲的这番话,很久很久以后他才真正的明白。“你要秉承的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你爷爷身上我们中华民族,坚毅,忍耐,勇敢,和绝不后退。”

继续阅读:第六章 华侨中学争锋相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