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开平盗匪
青省2016-11-17 08:223,185

  第十七章 开平盗匪

  关于开平名字的由来,有两种说法。一是明万历元年(公元1573年),盗贼猖獗,四处抢掠,李材挥兵剿平了苍步一带盗群,为纪念李材剿平苍步一带匪患,便命名为“开平屯”,取“开通敉平”之义“开通”是指闭塞的地方开发通达的意思;“敉(音米)平”是使时局安宁太平的意思,后南明桂王批准立县,确定以原开平屯的“开平”二字为县名。二是建城之际,取“以开太平”之意,原因也是该区域附近盗匪烧伤抢淫,搅得村民不安宁,祈祷有一天过上太平安稳的日子。

  在美国旧金山打拼的侨胞也称作“金山客”,在国外打拼,通常将多年的积蓄转入大口木箱或皮箱内,却成了盗匪的目标,甚至招来血光之灾,为了防御盗匪,20世纪二三十年代,“碉楼”也称“炮楼”,大量兴起,有钱人家还从国外购买了枪支弹药,探照灯,发电机,报警器提高碉楼的预警作战能力有了碉楼,盗匪们得手的机会变少,于是更多的将目标转向了有钱人家的子弟。

  华侨女中虽地处开平市区内,还在国民政府的管辖范围内,近来仍出现了不少女中学生被盗匪绑架要求赎金,长得略有几分姿色的还有被奸淫掳去当压寨夫人的。

  陈艺馨,羡华的表妹也在开平女中上学,隔壁班一个女学生上周被盗匪绑走后,表妹这一周都不敢出门。

  “这盗匪哪里胆子那么大,大白天的也敢抢女学生?”羡华伤好了差不多,就剩眼角的一点淤痕还在,下了课跟着斯文上开平市区提米顺便接送表妹。

  艺馨害怕盗匪不敢上学,斯文做哥哥的便提出每天接妹妹放学,好让她安心。刚好家里的米快没了,每个月都是陈氏米铺固定给斯文家送过去,斯文想着顺道就一起把米提了,总共3大袋,都放在了车尾箱里,“谁知道呢,盗匪的心思我们普通人怎么猜得到。”

  阿盛担心外面风大,劝少爷到车里面等。

  “不用了,我这都快一个月了,天天躲着,都快闷死了。”好不容易脸上的伤没那么丑了,羡华抓紧机会好好透风,要不然脑子都要馊了。

  艺馨一个礼拜没上学,挂念学校街边小路上的小吃豆腐角,下了课就跑去解馋了。羡华和斯文都不喜欢这种豆腐制品,就在大路上等着。

  豆腐切块,将去骨的鲮鱼和瘦肉剁碎,配上葱花,生粉,抹在豆腐块上用热油煎炸,豆腐两面呈金黄色,伴着鱼香味,爽口滑嫩,艺馨看着就眼馋,搞不懂两个哥哥为什么不爱吃。

  “艺馨?”心芸也爱吃豆腐角,常常下了课就带上斯如去吃,“你怎么在这儿?”

  “心芸?”艺馨和心芸虽不是一个班的,但因为豆腐角的关系,两人常常碰到。

  “听说你请假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看到你呢。”

  艺馨不好意思说道,“上回,你们班不是有个女生被盗匪掳走了吗?我有点害怕,不怎么敢上学。”

  心芸笑道,“傻姑娘,我们班那个女生是因为晚上回家晚了,半路上被劫走的,我们就在学校上课下课,哪里那么容易就盗匪惦记了。”

  艺馨从小胆子就小,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见过的世面也少,“我知道,就是有点怕,听说盗匪杀人放火,还会对女孩子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你小心一点。”

  “少往阴暗僻静的小路走就好了,咱们现在在大路上,没关系的,你看这么多人?”心芸的话暖暖的,像豆腐角含在口里的感觉。

  艺馨点头道,“嗯,我不怕,今天我哥哥和表哥来接我回家。”

  “是吗?怎么没看到他们人?”心芸四下张望,并没有看到两个年轻人在汽车边等待,反倒是几辆三轮车蹲在路边等了好久。

  艺馨指了指三轮车的方向,“那边过去,对面的马路上,他们在那儿等我呢,斯如呢?”斯如和心芸向来形影不离,艺馨没看到斯如在心芸背后,不习惯。

  斯如在东边的糖店里买糖,要等一会儿才过来。

  “唉,心芸你干嘛去?”心芸拿着两份豆腐角往三轮车的方向走去。

  三辆黄包车旁,两个乞讨的男人坐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布都破成一条条的人,两份豆腐角,还冒着热气,分别落在两名乞讨者面前。

  “谢谢啊。”一名乞丐低着头,另一名乞丐直接端起吃了。

  “要车吗您呢?您上哪儿?”三轮车上的伙计靠了上来。

  “不用了,谢谢。”心芸转身被另一名三轮车伙计挡住去路。

  “小姐,您这是要上哪儿去,我送送你呗。”穿着白色坎肩的伙计皮肤黝黑,干瘦干瘦的,笑起来还缺了颗门牙。

  心芸预感不妙,准备从侧面冲出去,嘴巴被什么捂住,便失去了意识。

  “心芸?”三轮车伙计围住了心芸,艺馨看不到她人,便走了过去。

  羡华对面的三辆三轮车扛起两个大麻袋,不知装了什么东西,分别载了三个男人。

  “少爷,你也觉得那三辆三轮车很奇怪把。”阿盛注意到少爷盯着三辆三轮车离开。

  “是啊,刚我们进城,你不说我还不奇怪,现在越看越奇怪,他们也不载客,停在哪儿等了一会儿,两个人穿的破破烂烂的突然扛着两麻袋就走了。你说他们不是来载客,难道是来载货的?”进开平市区的时,羡华的汽车刚好路过这三辆三轮车,阿盛说起,内城的三轮跟跑长途的三轮是不一样的,内城三轮,车干净,拉车的穿得比较整齐,统一穿一种号坎,等于工作服。可是这三辆三轮车看着互相认识,车从城外进城,车篷和车身都沾了不少灰,应该是长途的三轮,可蹬车的人却穿着坎肩,两辆车分别载两名穿的还不如蹬车,一身破烂的两个男人,第三辆车上挤着两个穿布衣的男人,看着也不想坐车的人。羡华,三轮车的规矩他懂得不多,随阿盛说去,当时没太在意。

  “艺馨去了好一会儿了吧,怎么还没出来?”羡华突然有点着急。

  斯文也觉得奇怪,买个豆腐角花不了几分钟,这会儿都有10分钟了。

  羡华不等了和斯文过去找艺馨,让阿盛原地等着,免得跟艺馨错过。

  “是,是有两个女学生来买豆腐角。”豆腐角老板记得很清楚。

  “你知不知道她们叫什么名字,去了哪儿?”

  艺馨是老板的老顾客了,张口就道出了艺馨的名字,指着刚刚三轮车停着的位置,“我看她往那边过去了。”

  “没看到她出来,往别的方向走吗?羡华和斯文就在三轮车对面的位置,根本没看到艺馨出来。

  “没有,我看她往那边走了以后,三轮车的伙计也不见了,可能乘三轮车回家了吧。”豆腐角老板说。

  “可是我们刚才就在对面,没看到我妹妹出来啊。”斯文左右查看,想着妹妹该不会是跑到哪里玩了吧。

  羡华想起来那两个布袋,大小刚好能装得下表妹,“糟了。”

  “怎么了,表哥?”

  “该不会是让盗匪给绑吧。”

  “什么?”

  为防意外,羡华和斯文分头把整条街都翻了个遍,除了豆腐角老板外,没人见过表妹。

  “这样,我们三个人必须派一个人去找县政府,让他们立马去抓盗匪,另外两个人坐汽车拦住盗匪,拖延时间,等官兵到。”羡华和斯文,阿盛汇合,时间紧迫想不到更好的主意。

  “我不去,我要去救我妹妹。”斯文第一个拒绝。

  阿盛更不肯,“我得陪在少爷身边,要不然就少爷去找官兵,我陪表少爷去追盗匪。”

  “不行,你们两个去,太危险了。”羡华作为大哥,是不可能让表弟犯险,阿盛的话,起码还有两下功夫,自己也比较放心,但是智商不够。

  “找人去官府通报太容易了,可以跟豆腐角的老板帮忙,唉,同学,你认识我妹妹陈艺馨吧。”斯如刚好经过,被斯文喊住。

  “认识,怎么了?”

  “还真认识,”斯如随口叫了一声路过的女学生,运气也太好了,“我妹妹可能被盗匪绑架了,巷子里豆腐角的老板你认识吧。”

  “认识。”斯如答道。

  斯文大喊道,“麻烦你跟他说,我妹妹可能被盗匪绑了,我们三个先过去救她,让他通知官兵往城外新修的华南路追盗匪,我们会帮忙拖延时间,等官兵到。”

  斯如提着一袋白糖,还没反应过来。

  “人命关天,你快啊。”斯如被向来斯文的斯文推了一把,一路小跑过了马路,找豆腐角老板去了。

  “这样行了吧,让我去。”羡华感叹的表弟的随机应变,不过这下剩下了三个人,他又有了新的主意。

  “斯如,把你家的米借我一下。”

  “你要米做什么?”

  “救人。”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英雄救美(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