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英雄救美(2)
青省2016-11-16 22:572,890

  第十九章 英雄救美(2)

  这个笨蛋,完全没有打草惊蛇的概念,羡华冲阿盛叫了声,快跑,两人分别往两边的稻田钻。

  斯如去找豆腐店老板帮忙后,羡华有了新主意,他让斯文跑去陈氏米铺找人帮忙,开车追到华南路,以免羡华和阿盛时间拖延的不够。

  结果斯文带着陈家米铺三辆汽车,十多号人,还带几把枪跟路边的盗匪交起火来了。

  “我的左手边和中间,艺馨在那里,注意开枪啊。”羡华躲在稻田里,生怕枪林弹雨弄伤艺馨。

  两路人马正在血拼,一只手扯了下羡华的一角,“哎呀,吓死我了。”

  羡华下意识拿手指着对方的太阳穴。

  “少爷,你那是假手枪,糊弄不了我的。”阿盛双手举过头顶,憨笑道。

  “糊弄比你智商还低的就行了,你怎么跑过来了,不是说好一人跑一边吗?”

  阿盛是按计划的往右跑,等了老半天,盗匪还在和表少爷的米铺伙计对质,无聊的很,就摸到羡华藏身的地方了。

  羡华原本的计划是等盗匪手里弹药打光了,再和阿盛分别从两侧进攻,趁乱抢走布麻袋。

  “你这傻子,没事跑过来,兵分两路的计划还怎么执行?”

  阿盛一时忘了,想想确实自己做的不对,“那怎么办?要不我再爬回去?”

  “算了,”羡华摇摇头,“你跟着我一起扑过去,记住了,你盯着中间那个勇哥旁边的麻布袋,我负责最左边那个。”

  “好,少爷。”

  羡华领着阿盛,在稻田不到半米的生长高度里隐藏自己,匍匐前进,还没勾到马路边,阿力蹬着三轮车冲了过来。

  “阿盛,去中间位置。”千钧一发之际,羡华仍不忘嘱咐阿盛,自己瞄准阿力,飞扑上去。

  阿力,麻布袋,张天池,连同三轮车全栽倒入田里。

  “艺馨,你没事吧。”麻布袋在地上翻滚,时不时凸起一角可能是手或者脚,羡华急忙掏开绳索。

  长发遮住了脸庞,羡华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表妹的脸,两股力量猛然打在胸前,羡华拉着表妹的手,身体一起往后倒。

  “放开我!坏蛋!”

  靠在羡华胸前的女生好像不是表妹。

  “你是谁?”羡华抓住不停拍打自己胸口的女学生问。

  “杨心芸,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纤细的身材和表妹略为丰满的身子不太一样。

  “杨小姐?”羡华想起来这是谁了。

  心芸对羡华的长相并没有记忆,“你是谁?”

  羡华指着自己的脸说,拍拍身上的泥水,想给心芸留个好印象,“是我啊!”

  心芸想想,的确从没见过眼前的男人,看着他却也不像坏人。

  “我去过你家,被你弟弟,不是,你还让你弟弟给我道歉来着。”刚头发遮住没看清,这会儿心芸拨开头发后,整张脸都显现了出来,羡华认得这张脸,十分确信。

  “我弟弟?”

  “我是梁羡华啊,”羡华一会儿把脸颊的肉挤到颧骨上,一会扯住眼皮往上拉,脸部肌肉抽搐。

  心芸恍然大悟,“哦,你是那个猪头?”

  “啊?”羡华不好意思答应道,“是是是,初次见面,我的确和猪兄长得挺像的。”

  “不好意思。”心芸赶紧道歉,“你怎么会在这儿?”

  心芸解释说自己去买豆腐角,遇到两个乞丐,然后嘴巴被堵上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大概是被上了迷药之类的,失去了意识,刚翻车后,醒了。

  “你没事吧,杨小姐。”

  “我没事。你怎么会在这儿?”

  羡华绘声绘色的讲述了自己如何发现三轮车就是盗匪,又怎么用大米装作是人,两根手指装作手枪,如何机智的安排表弟找米铺的人前来营救。

  “你真厉害,太感谢你了,救了我。”

  “哪里哪里。”原本羡华应该立即带心芸离开,却急于得到心芸的赞许,光顾着说,忘了目前的处境。

  “臭小子,居然敢诓老子!”张天池举起枪。

  阿力拉着张天池让他快跟自己一块走。

  张天池甩开阿力,“不能让这个臭小子这么得意。”

  “没事,我会保护你的。”羡华刚说出口。稻田里的泥水溅起,羡华还没想到对策,心芸先一步行动,用手舀起田里面的水洒向张天池。

  “我的眼睛?”张天池一时视野不清,拿枪的手慌忙揉着眼睛。

  心芸向前抢过枪,往后用力抛去,迅速捡起地上的麻袋套住张天池。

  张天池在麻布袋里发出闷闷的声响,“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阿力伸手就要抓心芸,心芸巧妙闪开,一脚踢中阿力下半身的要害。阿力应声倒入稻田的泥水中,双手撑住地面,欲起身,心芸跳上阿力的背,扑通一声,阿力又陷入泥土的芬芳中了。

  “快拿绳子来绑住他啊,”心芸冲看呆了的羡华招手。

  羡华“哦哦”两声过来帮忙,还没走到阿力身边,张天池挣脱着就要从麻布袋里出来,心芸从后面踢了他的小腿一脚,张天池重重的和泥土来了一场亲密接触。

  羡华默默走近,默默发誓千万不要惹到心芸。

  “少爷,你这么牛啊,一个人放倒两个盗匪?”阿盛和斯文成功解救了艺馨,跑过来田野,发现羡华和心芸一人坐在一个盗匪背上,死死压制住了他们。

  羡华小声说不是他。

  “别谦虚了表哥,不是你还是谁?”这次能成功救到妹妹,羡华的谋略起了太大的作用了,斯文佩服的五体投地,斯文指着心芸说,“难不成是这位大婶?”

  “什么大婶啊,是杨家小姐。”

  “杨家的?”表哥身上全滚上了黑灰色的泥,脸到还看的清,旁边这个气势这么足,直接压在盗匪身上的女人,从头到脚都被泥沾湿,斯文完全看不出年纪和长相。

  “你好,我是杨心芸,现在不方便起身,不好意思啊。”心芸很自然的打招呼,声音细腻温柔。

  斯文意识到自己搞错了,连忙道歉。

  “那是什么?”阿盛捡起羡华旁边的一个本子。

  虽然被泥水弄湿了,羡华看出来,那是一本书,“好像是本书,挺薄的。”

  “呀!”心芸跳了起来,“那该不会是我的诗集吧。”心芸想到了什么,阿盛听羡华的话,拿给心芸。

  心芸用食指和拇指提着书的一角,拨开封面的泥土,“真的是我的,糟了。”

  “怎么了?杨小姐?”不管是上次在杨家杨秉承惹祸,还是刚才和盗匪斗智斗勇,心芸都保持着一贯的沉着冷静,一本书反而让她情绪激动了起来。

  心芸仿佛丢了魂,“这是我最喜欢的书了,还是从图书馆借的书,弄成这个样子,可怎么办啊?”

  “我看看。”羡华把书拿过来,仔细研究下了,封面和前几页确实已经湿透了,还黏上了土。

  “泰戈尔的飞鸟集?”羡华惊讶的叫了出来。

  心芸表情像是要哭了一样,嗯了一声。

  羡华微笑道,“不会是在濮阳图书馆借的上册把。”

  “嗯?”

  “啊?”

  “你借了一个多月呢?”

  “是啊,你怎么知道?”

  阿盛总算记得飞鸟集而不是尿急,“少爷,她就是那个讨人厌——”

  羡华用力一蹬腿,阿盛面朝下,满嘴的泥。

  “噗噗,”阿盛吐掉嘴里的泥,眉毛皱成八字,“少爷,你踢我干嘛?”

  “让你和大自然多亲近亲近。”泥土粘在阿盛的眉毛上,像柳叶一样延伸到嘴角,羡华被阿盛的滑稽模样逗笑了。

  斯文好心拉起阿盛,羡华眼珠子一转,故技重施,踢了斯文的小腿,斯文失去重心,身体重重摔下。

  抬起头来,白色西装染成了黑色,眼睛,鼻孔,嘴巴,全罩上了一层黑灰色的面具,“表哥,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啊,我是不是瞎了啊!”

  心芸被斯文的模样逗笑了。

  羡华别过头,看着微笑着的心芸,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握手言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