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梁氏祠堂里的当头一棒(2)
青省2016-11-15 16:071,570

  第八章 梁氏祠堂里的当头一棒(2)

  瑞石楼占地92平方米,一层为客厅,二至六层都有厅房,侧边是两间卧室,卫生间和厨房。五层顶部的仿罗马拱劵代替了其他碉楼中常见的卷草托脚,羡华和正堂两兄弟就住在这一层。

  洗过澡后,羡华坐在书桌前,梁夫人用干毛巾帮他擦头发。

  “以后不许那么说你爹。”梁夫人一句话打破了屋子里的宁静。

  “哦,”娘亲的话,羡华不敢反驳,却还是要问为什么。

  早年,赤坎镇上外姓人很少,陈氏和濮阳氏的族人几乎占了镇上大半人口,其次就是离梁家不远的刘老头那一族,除此之外,土生土长的还有关氏,周氏,黄氏等,根基少说也有两百年,像梁家这样迁徙不到一百年的氏族几乎处处被排挤,梁羡华的祖父和曾祖父那时赶上鸦片战争后的出洋潮,先后踏上东南亚,大洋洲和美洲等地谋生,虽勤快节俭,无奈不识字又太过老实,被“卖猪仔”中间人敛走不少工钱,没有存下多少,直到梁羡华的父亲梁先勇利用书本上学到的经济学原理,开办了专营银信金融业务的引号和兼营银信业务的商号,才实现了逆转,在氏族势力强大的赤坎,逐渐有了一席之地。

  “那时你外公看不起你爹,嫌梁氏基础差,连自家的碉楼都没建起,一心想让我嫁给杨秉承他爹。”

  这事儿羡华很小就知道,也是为什么杨秉承喜欢处处跟自己作对,听说早年因为娘亲死活不肯嫁给杨秉承他爹,杨家人一时成为镇上的笑柄,还有谣言说杨秉承他爹不行,所以娘亲不肯嫁,一怒之下,杨秉承他爹两年内娶了四个老婆。偏偏今天给梁老爷举报的还是杨家人,估计这让爹脸上更挂不住。

  “娘,为什么你非要嫁给我爹,说实话啊。”羡华眨了眨眼,杨家虽姓杨,两百年前其实是陈氏氏族的一员,因为杨家祖先生了几场大病,算命先生说命里有劫数,子子孙孙都需改名换姓,方可躲过一劫,实际上陈氏和杨氏的结合,完全是氏族内的通婚,完全合乎情理,延续了几百年的陈氏和当时号称有“99楼”,也就是全族建了99座碉楼的杨氏也算门当户对,娘亲嫁过去并不吃亏。

  梁夫人抿嘴,不好意思说道,“我就喜欢你爹身上那股倔脾气,那时候啊,你爹……”,梁夫人低头停了下来。

  “说啊,娘。”

  “算了,不说了,以后有机会再跟你说。”梁夫人收起毛巾。

  羡华八卦的小火苗,还没冒烟就熄了。素来严厉的爹到底是使了什么法子,以弱胜强,打赢杨家老爷的?年轻时候的爹爹又是什么样子的呢?羡华实在是好奇。

  梁夫人右手拨弄羡华的头发,“嗯,头发还不怎么干,你今天晚点再睡。”

  “娘~”羡华拉长了尾音。

  “不许闹了,总之啊,你爹没你像的那么爱财,这瑞石楼建成了赤坎最高的楼,不是为了别的,你爹啊就是想让你外公他们看看,他也可以做的很好。他用他自己方式,跟你外公表态,让他相信你爹是有能力的,然后原谅我们,”梁夫人看着羡华和长着和自己一样的大眼睛,“你外公那么大年纪了,你让你爹去争什么?你爹说的没错,做好我们自己该做的,自立自强,才是最重要的。”

  母亲柔软的话语就像落在羡华头上来回摩挲的手,温暖了羡华的那颗不安冲动的心。

  “你年轻气盛,什么都好争,好赌,也不怪你,但这可以是一时,不能是一世。”娘亲和爹爹的话,不无道理,羡华都听进去了,有曾几次也下决心要改,可临到头了,热血冲上头,话比脑子快,收也收不回来。

  起码去迤华楼找三娘的这件事,他是不能不干了,只是到底怎么做,能不花钱,不被人知道,还能见到三娘呢?

  梁夫人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儿子说,“想什么呢,羡华?”

  “哦,没什么,娘你也快睡去吧,天都晚了。”羡华需要一个人静静。

  “嗯,记得头发干透了再躺下。”

  “好,放心。”

  梁夫人前脚刚出门,羡华就瘫睡在床上了,绸面的绣花枕巾被一点点侵湿,两颗眼珠子在眼眶里不停打转,睡着前,他有了一个主意,傻笑着,顶着未干透的头发,迎接第二天的清晨。

继续阅读:第九章 再闯迤华楼(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