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华侨中学争锋相对
青省2016-11-15 08:534,780

  第六章 华侨中学争锋相对

  “来来来,谁呀,夸我夸的最好,这个洋人望远镜就送谁!”华侨中学一年级二班的教室里,秉承的座位前聚集了一帮人。

  始创于1919年10月的华侨中学,由县长牵头,通过各大氏族,陈氏,濮阳氏,杨氏,梁氏等各大氏族乡绅的捐款共同建造的一座西式红砖建筑,也被称为“红楼。”

  县长家的陈金山和开平长沙区国民政府张统领的儿子张世兴分别站在杨秉承左右,三人自打初中就黏在一起,关系很铁。

  “宽10.5厘米 高6.8厘米,金铜漆面,镀银上面还刻了美国人总统,价值连城,全世界就出产了2件这样的玩意儿,一件在我手上,另一件在美国总统手上,”同学们羡慕的眼神刺激杨秉承把牛皮吹的更得更大了,他也不知道这玩意儿什么来历,濮阳国助给姐姐心芸送的西洋玩意儿里面,看着这个不错,就拿过来学校显摆显摆。

  陈金山跟着吹,“可不是嘛?听说有了这个玩意儿,连咱学校边的那个潭江底下的水草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真的假的,我听我爷爷说过,望远镜是可以看的很远,那潭江可深了,几百吨的轮船都能过,你这还能看到水底下的东西?”陈志朋站在前排低头仔细观察望眼镜的玻璃片,往里面看,黑黑的什么也没有。

  “何止啊,连开平女中上洗手间的女学生都能看到。”张世兴咧嘴大笑。

  前排的几位男同学也跟着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杨秉承拉了拉张世兴的袖子,示意他少说两句,他的牛皮吹的也太大了。

  “乱讲,这黑黑的什么也看不到。”

  “笨蛋,你要从小眼睛这边望大眼睛那头看。”杨秉承拍了下陈斯文的头,双手握着双筒望眼镜的手柄,进行演示,“诺,我现场给你们讲解开平女中的女学生们在洗手间里的活动内容。”

  张世兴揽着陈金山的肩和其他男学生一阵窃喜。

  几名围观的女同学嘟囔两句无聊,没意思后悻悻然走了。

  陈斯文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爷爷提醒过自己多次,和杨家小少爷杨秉承尽量少接触,怕自己跟着他学坏,可是这个望远镜的神奇作用,斯文实在是好奇。

  “什么什么,看到了吗?”张世兴兴奋的往陈金山身上压。

  镜头里,数学老师左臂夹着课本经过对面教学楼的走廊,穿过篮球场和足球场,不远处学校正门的上的伊斯兰式圆形屋顶下的孙中山铜像被几片落叶拂过,别说开平女中了,连自己学校里的女学生都没看到,杨秉承拉不下脸承认牛皮吹大了,镇定的说,“等等,等等。”

  17,8米的椰子树树冠都快够到了住教学楼的5楼,也就是杨秉承所在的楼层。

  “有了!”杨秉承兴奋的叫了一声,椰子树树叶边的背影成了杨秉承的救星。

  “什么什么啊,看到什么了。”陈金山紧紧抱住张世兴的腰,和其他男学生屏住了呼吸。

  杨秉承刻意放慢语速,“微风飘过,树荫下,一个深蓝色的背影缓缓转身,只见她婀娜的身姿踏着轻柔的步伐……”

  “怎么了啊,说啊,怎么停下来了?”正在兴头上,戛然而住的话语令众人纷纷抱怨。

  “望远镜,又称‘千里镜’,是利用透镜或反射镜观测遥远物体的光学仪器。利用通过透镜的光线折射或光线被凹镜反射使之进入小孔并会聚成像,再经过一个放大目镜而被看到,在直线距离被建筑物和树木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看到开平女中,就算没有遮挡,你也不可能看到十几公里外的物体。” 梁羡华在教室外等了老半天了,原本不想和杨秉承打照面的,偏偏杨秉承要那么无知,把自己的背影当成是女学生的,这叫自己怎么能忍?

  梁羡华的大脸映射在玻璃镜上的那一刻,杨秉承恨不能一头撞到墙壁上。

  “斯文,你怎么也跟着瞎掺和儿?”

  陈斯文慌忙摆手说,“不是的,我就是好奇那个望远镜。”

  梁羡华的外公就是陈斯文的爷爷,虽然因为父亲和母亲的婚事不被外公认可,导致从小外公就不怎么待见羡华,但是母亲依旧常常带着自己和弟弟前去探望,好在自己和表弟斯文的关系挺近的。

  “那有什么稀罕的,之前四叔给我带过一个,小孩子玩意儿,你要喜欢,我给你做一个。用一个纸盒,一块凸透镜和凹透镜就能搞定。”

  陈斯文睁大了眼睛说,“真的吗?”

  “表哥,什么时候骗过你?”羡华抱着课本穿过了杨秉承的座位。

  “哇,羡华,你好厉害啊。”原本散开的女生,被羡华吸引,重新又聚拢到了羡华周围。

  “羡华,你真的好聪明啊,学习成绩好,懂得东西还多。”几个女生娇嗔的说。

  梁羡华在学校老师和学生中,人气一直颇高,成绩好是一方面,身材高大,长相端正,作为班长性格也好,还爱读诗文,尤其受女孩子欢迎。

  “过来,斯文,少跟他们呆一块儿,”羡华冲斯文招手,补充一句,“要不然会变蠢。”

  杨秉承和两个好兄弟,陈金山,张世兴本来就看梁羡华不爽,好不容易由望远镜积攒起来的关注度,噌一下,就被杨羡华打的烟消云散,被抢了风头不说,居然敢骂自己,一只手拦住羡华,歪着头说道,“你这是拐着弯骂我蠢是吧?”

  “哈,”羡华打开数学课本,抿嘴笑了一声,“说你蠢还不行,我这哪里是拐弯说你蠢,明明就是直说你蠢,怎么,全校倒数第一,第二,第三的成绩,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杨羡华太阳穴上的青筋爆出,从上学的第一天开始就是倒数第一,这一点,他无法反驳,父母亲包括其他的亲人,朋友却常夸他聪明,没人敢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蠢的,这口气,他绝对咽不下去。

  “哈哈哈,听说有个傻子,上迤华楼连饭钱都不给人家老板。”

  羡华一惊,有不好的预感。

  秉承看了眼羡华一下子冻住的背,给陈金山和张世兴使了个眼色。

  “对啊,是个吃霸王餐的傻子。”陈金山接话道。

  秉承俯身贴着矮自己小半个头的斯文说,“斯文啊,你知道什么最好笑吗?”

  “什么好笑?”被秉承挡着,斯文不好走到羡华那边,也不敢开口让秉承让开。

  “哈哈哈,”秉承仰头大笑了几声,见几乎全班的同学都围了过来,挤眉弄眼的说,“那个傻子为了不给饭钱,跟人家迤华楼的姑娘说他要回家写作业,你说傻不傻?”

  “还回家写作业,多大的人呢啊,哈哈。”张世兴故意大声说。

  班上大多数同学都没去过迤华楼,但基本都听说过那个地方,是镇上最有名的青楼,听说里面就是端茶送水的小姑娘都长得特别水灵,在那里睡一晚的花费的银两都够普通人家半年的开销了。

  “这傻子谁啊?吃白食还吃到迤华楼去了?还用这种借口,保不定是我们这儿哪个学生吧?”

  陈金山话刚出口,几个女同学掩面窃窃私语。

  羡华合上书本,淡淡的说,“我周末去过迤华楼了,不过没吃白食,上次不是和你打赌吗,我去了。”

  说话连头都不转过来,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秉承拿出杀手锏说,“不是吃白食,迤华楼的红姨会派人到我家送账单吗?要不是我机灵,问个清楚,我家管家差点就付账了。”

  “这傻子的账单怎么会到你哪儿去呢?”张世兴明知故问,他们三个人一早就排练好怎么利用迤华楼的事儿好好整整梁羡华。

  “可不是吗?那个傻子啊,上迤华楼还不敢用自己的名字,居然报我的名号?当我是傻子啊。”

  陈金山在一旁添油加醋道,“可不是嘛,自己是傻子还当你是傻子啊?”

  草包三人组,左一口傻子,右一句傻子,羡华哪里受的了这股气,猛的站起来,侧身说道,“第一,我不是傻子,第二,我确实是报了你的名号,因为我讨厌你,第三,妓院的钱我确实给了,第四,写作业就是写作业,我没觉得有什么可丢人的。”羡华清楚的记得当时是有让阿盛结账,吃白食这种罪名完全就是子虚乌有的,报杨秉承的名号确实是讨厌他,反正他混账事干的多,也不缺这一件,最重要的是,羡华可不能让父亲知道自己去了迤华楼,肯定不能自报家门。

  梁羡华的冷静和坦白有点出乎秉承的意外,“啧啧啧,瞧瞧我们的班长,干出这些事儿来,一点都不脸红啊,真是佩服!”

  “上回打赌你说我不敢去迤华楼,现在我去了,你还想怎么样?故意找茬是不是?”

  “哪敢啊,就是有人吃白食,我看不过去。”

  杨秉承才是不是什么正义感爆棚的人,羡华明白,不过他一直揪着这点不放,兴许真的是自己哪里疏忽了?写作业的事,羡华没把弟弟牵扯进来,自己承担,是怕日后弟弟被杨秉承一伙人笑话,这付账的事更不能说是阿盛管的,跟自己没关系。

  “我不记得给了多少钱,迤华楼一顿饭多少钱?”

  “菜式不一样价格不一样,少说也要50个银圆。”杨秉承说。

  “50个银圆?”羡华皱起眉头,有点难以置信。

  杨秉承不屑道,“要不然呢?50个银圆都算少的了。”

  “50个银圆都够买头250斤的大白猪了!”平时在赤坎镇最有名的由陈氏氏族开的皇后酒店和濮阳氏氏族的巴黎酒店摆一桌豪华宴席,也不过25个银圆,羡华完全没想到那样一个拥挤吵闹的小楼,消费居然这么高。

  “哈哈,什么猪啊,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张世兴轻蔑的看了羡华一眼。

  羡华口一松,“那可能我是给少了,”那天他总共给阿盛也就26个银圆,就算阿盛全部给了老板也不够,“我会给迤华楼的老板送过去的。”

  “这样啊。”梁羡华就是这点让秉承讨厌,做什么都一副堂堂正正的模样,也不担心被人笑话,更不会道歉说自己哪里错了,句句还都在理,反倒让秉承找不到可以攻击的点。

  “斯文,还不过来?”

  被羡华这么一叫,斯文“哦哦”答应两声,径直走了过去。

  “不好意思啊。”斯文忘了要绕过秉承,眼睛刚好打在秉承的手臂上。

  羡华一把拉过斯文,嘟囔了两句,“少跟他们呆一起,”表弟为人老实,跟正堂有几分相似,脑子不是特别聪明,和羡华同一个班,作为兄长,他总不放心斯文。

  张世兴跟秉承咬耳朵道,“就这么算了?”

  “哼,怎么可能?”秉承小声回应,然后叫住羡华。

  “敢不敢再去一趟迤华楼,见一见三娘?”三娘是迤华楼的头牌,艳名响冠开平,就连广州的有钱人都特地跑来赤坎一睹芳容。

  陈金山忍不住叫出声,“三娘啊。”

  “三娘可不是谁都能见的了的,怎么样,认输了吧,梁家臭小子。”张世兴推了陈金山一把,他瞬间就明白了秉承的用意。

  “就是,这么难,想必梁家少爷也不敢夸下海口再去了,毕竟上次去,连钱都没付。”说完,秉承和张世兴,陈金山大笑。

  “表哥。”斯文明白表哥的脾气,最是受不了别人的激将法,还是忍不住轻声唤了一声,看杨秉承的态度,这事儿恐怕不易。

  羡华的四叔伯为了见迤华楼的三娘一面,去年把修建碉楼的钱偷拿了出来,被四叔婶发现,两人闹得不可开交,最后还是父亲出面,填补了那笔钱,保证碉楼的工程正常运行,两人才和解。

  “去就去,我才不怕。”羡华清楚这次的约定比上次难多了,但前面刚被杨秉承嘲笑了一番,这个约定不答应,只怕以后更会被笑话,“不过,这次要有赌注。”

  “什么赌注?”说到赌注,杨秉承兴致更高了。

  “如果我做到了,以后你不许在学校找我麻烦。”

  “就这?”

  “就这。”

  “如果我输了……”

  “如果你输了,以后就喊我大哥,帮我做作业。”

  “好,没问题。”

  “行,说定了,给你点时间,两个礼拜。”杨秉承乐坏了,要是梁羡华输了,自己既可以嘲笑他,还可以每天看他喊自己一声大哥,看他因为帮自己做作业而痛苦的表情,想想就高兴。

  “不用了,一个礼拜内。”早晚都是要完成这个约定,与其接受杨秉承的假心假意,倒不如速战速决来的痛快。

  斯文仰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脑袋的表哥,想说点什么劝劝他。

  羡华歪嘴笑了笑,说,“别担心,斯文,我能搞得定的。”

  “行,这可是你说的。”杨秉承仿佛捡到了宝,恨不得能欢呼雀跃,脸上只能拼命憋笑。

  “说话可别不算话啊。”张世兴不管那么多,幸灾乐祸的开心跃然脸上和嘴上,笑的嘴巴都合不上。

  “我梁羡华绝不出尔反尔。”

  铃声响起,数学老师刚好走近教室,同学们四散而去,秉承看着前排羡华的背影,一脸坏笑,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教训梁羡华,秉承可不会没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一场好戏还在后头。

继续阅读:第七章 梁氏祠堂里的当头一棒(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