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猪头与杨小姐(1)
青省2016-11-16 19:052,684

  第十五章 猪头与杨小姐(1)

  独栋别墅旁往背面,穿过花径长廊,大花园里的英式镂空华亭摆放一张麻将桌。

  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和县长夫人正在搓麻将。

  秉承恰好路过,额头上的伤并不显眼,跟母亲说是走路不小心撞到树上也就搪塞过去了。

  “呦,秉承今天心情这么好啊?”平时县长夫人不在,独栋别墅里的四姨太又不招人喜欢,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三缺一,找秉承凑一角,他都不肯,今天四个人齐了,他还饶有兴致的代替输钱的大太太打了两圈。

  三太太也纳闷,“二太太说的对,你呀,平时就不肯跟我们这几个老人家玩牌,今儿个倒是挺主动的啊。”

  “天气好,满园里的花开的美,正是打麻将的好时机啊。”秉承一有开心事,脸上就挂不住,“梁启超先生怎么说的?但凡一切有趣味的东西都是好东西,都该提倡,包括这四人功课。”

  “四人功课是什么?”县长夫人好奇道。

  秉承解释说,“这四人功课是麻将,那年梁启超先生刚从欧洲回来,有一次,知识界的几位先生请他去演讲,他就说刚好他有四人功课去不了,人家还以为是什么呢,后来才知道梁启超先生指的是麻将。”

  “真的假的?这大文人也好玩乐啊。”二太太不读书,却也听说过梁启超的大名。

  “多了去了,就是思想家胡适,诗人徐志摩都爱打麻将,都打的不好,”杨秉承如数家珍,“这梁启超先生还说过啊,只有读书可以忘记麻将,只有麻将才可以忘记读书。”

  二太太不住的称赞秉承懂得多。

  “他啊,就知道这些坏门邪道,正经事都不干。”大太太表面上训秉承,心里倒也有一丝骄傲,往秉承嘴里送去一颗草莓。

  秉承吃在嘴里甜甜的,话更甜,“哇,母亲递给我的草莓是我这辈子吃过就好吃的了。”

  “少来,娘可不吃你这套。”大太太搭在秉承额头上,看着结痂的伤口怪心疼的。

  秉承侧过头,“别看了,一点小伤。”

  大太太可不认为,还特地找医生给秉承坚持脑部有没有受到损害,“你可别小瞧了,这不一不小心,伤到脑子可就麻烦了。”

  “母亲,这怎么可能伤到脑子呢?我这都连着糊了三把牌了,要是这脑子真有问题,那是好问题,我宁愿多一点,多几个伤口。”

  大太太用力推一把座位上的秉承,“胡说八道,乱说什么呢?”

  母亲却是如姐姐所说爱大惊小怪的,秉承只好赔着笑脸说自己的不是好宽慰母亲。

  “就是,秉承啊,你是大太太唯一的儿子,一点小伤她都心疼的要死。”二太太也就文斌一个儿子,每天都盼着他平安无事,大太太老来得子,对秉承的疼爱更是有过之而不及,她能理解。

  “晓得啦。”秉承不想跟母亲和两位太太一起打麻将的原因就在这儿,实在是太啰嗦了。

  “少爷,有人找您。”管家这个时候的通报如雪中送炭,秉承起身双手抱住后面的母亲,“来,母亲您先打,我去去就来。”

  平时上课在学校见不着,下课又到处玩,大太太好不容易跟儿子多待一会儿,秉承就要开溜,“你去哪儿啊。”

  秉承已走出5步开外,“管家说有人找我,放心,我待会儿就回来。”

  大太太下巴一沉,望着儿子远去的背影。

  “秉承大概是受不了我们这么多话,估计不会回来了。”二太太倒是很了解。

  “也难怪,这个年纪的小青年哪个喜欢跟我们这群老女人呆啊。”三太太无所谓,有牌打就好,“你说是不是啊,县长夫人。”

  “哈哈,是啊,我们家金山也是,随他们吧,都这样。”县长夫人鲜少管儿子陈金山。

  “来来来,大太太接着打啊。”

  大太太被三太太一叫,目光重新移到了麻将,眉梢上扬,秉承留下了一手好牌,大太太瞬间欣慰,总算没白疼儿子。

  春满楼一楼大堂里,梁羡华和表弟斯文等候多时,杨秉承才慢悠悠的出现。

  “哟,稀客啊。”杨秉承原本以为是陈金山或者张世兴来找自己,看到正对自己的陈斯文,立马就猜到背对自己的那个人是梁羡华,没想到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咧嘴笑道,“找我什么事啊?”

  羡华转身,头稍稍往右偏,眼角和上眼睑肿起,原本大大的眼睛任凭羡华再怎么努力,只能微微开启一条缝,却足以看清眼前笑的合不拢嘴的杨秉承。

  “姓杨的,你还算是男子汉吗?”

  “说什么呢?你哪位啊。”秉承明知故问。

  “我是谁,你不知道?”羡华浑身疼痛,不肯听表弟的话先去医院治疗再去找杨秉承,奇怪的是,一到杨家,身子骨反而通畅了许多,也许是自己的身体知道马上会有一场硬仗要打,“你小子,我以为你也就是脾气差了一点,没想到你跟陈金山,张世兴成了一丘之貉,居然干出这种事?”

  “哪种事啊?”秉承那日被梁羡华弄伤,气不过,正愁着想什么法子整整梁羡华,一旁的张世兴倒是出了个主意,由他安排随便差使他爹手下几个当兵的把梁羡华揍一顿帮他解气,说是神不知鬼不觉,秉承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现在看到梁羡华眼睛,嘴巴和两侧脸颊淤青肿胀的模样,自己额头上的小伤便不放在心上了,结结实实出了一口恶气。

  “别装了,你派去打伤我表哥的人是张统领的手下,我们都知道了。”表弟说。

  秉承愣了一下,狡辩说,“那管我什么事,你去张统领啊。”

  那日羡华想去图书馆问下上次错过的女学生的事,不走运碰到梁秉承,是梁秉承要自己冲上来,羡华顺手扯了一把,也没想到他身体惯性那么大,摔了一跤,要不是给他面子,梁秉承上来那下,羡华就能给他一拳。怕他再滋生事端,羡华赶紧撤了,也不是什么大伤,羡华万万没想到杨秉承竟然会联合张世兴找人暴打自己一顿。

  斯文欲开口,被羡华拦下,“你真想让我去找张统领?”

  “去就是了,反正又不管我的事。”样秉承有些慌了,事到如今,他也不知道张世兴能不能帮自己圆这个谎,那日张世兴给自己出找个注意的时候,明明说过不会有人知道,哪里晓得这么快就被戳破了。可梁羡华闯到家里,自己要是承认了,指不定闹的多大,他可不敢冒这个风险。

  “你真是比我想象的要幼稚,愚蠢。”羡华来找杨秉承并不是惹事,如果他真想惹事就会去找张统领,“张统领是什么人?军纪严明,下手狠毒,要是被他知道他儿子联合你擅自调动军人公报私仇,你以为张世兴会好过吗?”

  秉承没想那么多。

  “还有你,张统领就算不会公开处理这个事情,你以为他不会告诉你爹或者通知你家其他人吗?”羡华并不想把事情闹大,“如果你想闹得不可收拾,我现在就去开平国民政府找张统领去。”

  羡华作势要走,杨秉承拦着门口,“别,你等等。”

  杨秉承乱了,梁羡华说的有道理,可自己也拉不下这个脸承认错误,更担心承认后,羡华借这个由头生出什么其他事端。

  “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这对你就这么难吗?”羡华脸虽被打肿了,声音还很洪亮。

  大堂里沉默着没有话语,直到心芸的出现。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猪头与杨小姐(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