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胜玉葵店遇袭
青省2016-11-16 17:562,972

  第十四章 胜玉葵店遇袭

  春满园二楼和三楼都是生活起居的空间,基本维持三间两廊的格局,只是右廊改为居室,厨房和卫生间集中布置在左廊,上下楼的扶梯墙上一幅幅壁画,诉说如张九龄点兵之类的历史故事。三楼厅堂的正方,挂着一件岭南著名工艺品烫金潮州木雕,两米宽一米高,取材于《封神榜》中的“六国大封相。”

  厅堂右侧的一间房里,传来杨秉承的声音。

  “哎呦,轻点!”冰凉的药水浸湿了膝盖上破皮处。

  心芸停下,看着唉唉叫的弟弟,“不就擦破点皮吗?叫的这么大声干什么?怕娘听不到吗?”

  “姐,我可是你亲弟弟,亲弟弟被人打了,你都不能对我好点吗?”

  “按你的说法,人家梁家少爷是和你两个人一对一打架,你打输了就输了,有什么好说的?再说了,也就是膝盖和额头流点血,又不是什么大事。”弟弟一天到晚跟张统领和陈县长的两个儿子游手好闲,惹是生非,对心芸说是人梁家少爷先招惹的他,指不定是弟弟秉承故意跟人打起来的。

  昨天放学,秉承和陈金山,张世兴三人从得业路新开的赌场输了钱,正压着满肚子火了,刚好撞见去图书馆的羡华。

  “我就纳闷了,怎么新开的赌场,手气还这么背,原来是遇上煞星了。”

  面对杨秉承的挑衅,羡华以打赌赢了为由,不予理会。

  “我这是在找你麻烦吗?是在跟你聊天呢!”杨秉承跟着张世兴学着无赖样,硬挡着羡华的路,不让他过身。

  张世兴从后面推了秉承一把,羡华学过一点武术,侧身一个擒拿,摁住秉承的肩膀和手,秉承身体失重,直接摔到在地。

  “那是梁羡华那臭小子使坏,我才没那么弱。”秉承直接把这笔账算在了羡华的头上。

  “不弱,你现在叫个什么劲,男子汉连一点痛都忍不了。”就像父亲说的,母亲实在是太宠弟弟,搞得他现在完全就是个纨绔子弟的模样,不讲道理,只晓得玩乐,没有半点责任感,心芸这个做姐姐的,不免要对他严厉些。

  被姐姐数落一番,杨秉承更是不服气了,“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你呀,别成天搞这些,在学校好好学习,少让爹娘操心,”心芸看着弟弟额头上凝结的血痂,也怪心疼的,“这两天早点出门,别让母亲看到了。”

  “知道了。”被母亲看到,肯定会唠叨个没完,秉承没那么傻,望见镜子里的自己,“姐,我这会不会留疤啊,变丑了都。”

  “你这就是擦伤,过几天结成的血痂掉了就好了。就算有疤,自古来,哪个保家卫国的英雄好汉身上脸上不是有疤的,那样才有气概好吗?”

  秉承盯着脸上的伤看个没完,“我才不要什么保家卫国英雄气概,那样死的快。”

  心芸摇摇头,对这同胞弟弟,既心疼又气恼。

  华侨中学常常诵读四书五经,力图将传统文化与西方知识结合在一起,让学生接受最先进的教育,因此不仅聘请外籍教师教学,学习西方自然科学,重视化学,电学,植物学,历史和法文,德文,还有常开展选题,引导学生自我去发觉和探究一些社会问题。

  羡华和陈斯文都选了文化类的葵艺做作为选题报告。

  葵属于一种多年生的亚热带常绿乔木,可以用来制作葵扇,葵衣,葵篷,葵帽,床垫,扫把,牙刷,凉席,绳子等,其中最著名的要数胜玉葵店,销往印度,越南,印尼,新加坡,美国,加拿大,法国,英国,苏联,古巴等国的葵扇多出自其林氏家族各个分店,其中,坐落在长得路拐角处的胜玉葵店是整个开平市最为出名的葵制品商店,1915年,林氏葵店的第三代传人林制创作的竹签画织扇获得了巴拿马国际博览会金奖,由此声名大噪,却不忘本,坚持开几代人的老店,坚持住在家乡,就算几个儿子出国,回来后也是要帮忙经营葵店的生意。羡华对传统工艺颇感兴趣,和表弟,几位同学前去胜玉葵店搜集资料后,独自经过一条小路,准备叫辆三轮车回家。

  阿盛被羡华留在家中,上次吃饼干吃吐在车里的阴影还在,车内洗了好几遍,羡华总觉得有股味儿,不肯坐车。还好,用人力拉的“车仔”,上海地区也叫黄包车,已经被半机械化的三轮车替代,没有人在下面死命的跑,速度也快些,否则羡华是不肯坐的,自己舒舒服服坐在软垫上,看着劳动人命汗流浃背把自己拖回家,羡华于心不忍,宁愿走回去。

  离大路还有两步的距离,三名成年男子挡住了羡华的去路。

  “麻烦让一下。”三人穿着粗布麻衣,身材魁梧,羡华看着面生。

  “你是梁羡华?”站在中间的一名壮汉开口道。

  羡华定睛一看,眼前三个人确实不认得,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是,请问三位是?”

  站在两侧的男子与中间的壮汉对视了一秒后,二话不说,对羡华拳打脚踢。

  “呀,你们干嘛?”三个人的动作敏捷,配合默契,羡华在曾在武馆学的那点三脚猫功夫完全不是对手。

  背上,肚子上,脸上挨了好几拳。

  “我是瑞石楼梁家的大少爷,你们无缘无故打我干什么?”

  “打的就是你!”壮汉边说边往羡华脸上揍去,“记得多打脸。”

  另外两人道了声是后,三人的拳统一落在了羡华脸上。

  “光天化日,哎呀,你们……”羡华断断续续话都说不清,“救命啊,来人啊。”

  “就你那张嘴,还叫,”一拳落下,羡华满口血腥味。

  “你们干嘛呢?”头戴葵帽的表弟斯文还在葵店没走,依稀听到羡华的声音跟了出来,发现三个壮汉围着一个学生。

  “不管你事,敢多事,连你一起揍了。”壮汉狠狠瞪了斯文一眼。

  羡华被另外两人挡着,来不及向表弟求救。

  斯文没作声,调头就跑了。

  羡华心想完了,这样下去,真有可能被打死,他两手抱头,蜷缩着身子,尽量保护容易脑袋,肚子几个柔弱的身体部位,不停思考着自救的办法。

  没一会儿,斯文领着葵店的十多号伙计,扛着大葵扇,扫把,牙刷,卷起来的凉席,绳子等直奔小路尽头。

  壮汉一看不妙,和同行两人一起撤了。

  “羡华,怎么是你?”葵店伙计抬起躺在地上的人,斯文差点没认出来,“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鼻青脸肿的羡华脑袋还晕晕的,没搞清楚,大白天的,自己就想打个三轮车回家,怎么就莫名其妙被人揍了呢?

  “是不是盗匪窝那边的强盗抢钱啊?”一个伙计说。

  “有可能,最近匪患猖獗,上周刘老头家就被打劫了。”

  “这世道,外国佬欺负我们,自己人还欺负自己人,这帮盗匪,真是的。”伙计们七嘴八舌,讨论起了附近百足山的上的盗匪。

  斯文发觉羡华身上的衣物只是在地上滚脏了,却没有撕扯的痕迹,口袋里的钱包和脖子上的玉佩也还在,认为不是匪徒。

  “我也认为对方不是冲钱来的,”伙计头林大哥仔细检查了羡华身上的伤,都是皮肉伤,“那个最壮的男人我认得。”

  林大哥的话瞬间点燃了羡华里的光。

  斯文问道,“你认得?”

  “是开平国民政府张统领手下的。”

  “你确定?”

  “确定,那人比一般军人都壮,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前段时间,张统领带着他来过我们店做考察来着。”

  “张统领的人为什么要无缘无故找羡华的麻烦?”斯文不明白。

  “这种事,恐怕不是他们自己要这么干的。”林大哥一番话别有深意。

  “林大哥说的对。”羡华一下子就清醒了, “这事不是张统领也不是别人,是梁秉承。”

  斯文恍然大悟,张统领的儿子张世兴和梁秉承的关系极好,前天听说梁秉承在大街上被表哥摔了一跤,难不成是因为这个事?

  “走,斯文。”

  “你这个样子要上哪儿去?”羡华手撑地,试图自己站起来,斯文连忙扶住,“咱们先去医院啊。”

  “死不了,去满园。”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猪头与杨小姐(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