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狭路相逢宿敌三人 (2)
青省2016-11-17 08:224,185

  第十二章 狭路相逢宿敌三人 (2)

  “什么?又没有?”阿盛面目狰狞,嘴巴硬是撑成了一个心形,眼珠子直勾勾盯着图书馆管理员,特意把音调提高了一个八度,“怎么又会没有?”

  图书馆管理员当时脑子没转过弯,忘了跟阻止杨小姐续借书籍,杨小姐前脚刚出门,梁少爷后脚进门,他就知道完了。

  进图书馆门前,羡华就跟阿盛商量好了,这次要是再拿不到书,就要下狠招,由阿盛装凶狠,硬让图书馆管理员报出借阅者的名号来。

  “说啊,是谁,哪家不张眼睛的,敢跟我们梁家大少爷抢书看?还续借,没完没了的是不是。”阿盛吼了一句,图书馆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年轻人和老人家转头看了过来。

  “咳咳,”阿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忍住跟大伙道歉的冲动。

  一旁的羡华怕书的下落还没探到,明天就有人把梁家少爷上濮阳氏图书馆仗势欺人的话传到梁老爷耳朵里。

  “阿盛。”

  阿盛叉着腰,回忆赶集的菜市场大妈的架势,涨红了脸说,“你今天要不老实交代,你盛爷我就让你吃不完兜着走。”声音虽然大,也就是只有大,声音和两只腿一样不停的抖,虚张声势的架势羡华实在是受不了了。

  “阿盛,算了,你当不了坏人。”羡华把阿盛从图书馆管理员面前拨开,拉长一张脸,准备采取高傲的态度。

  “是两位小姐,开平女中的,刚走出去,你要是追出去,可能还来得及追上。”图书馆管理员一股脑全招了。“本来人家是要来还书的,但是您这边下册没还,她说没有下册看,就等下次您把下册书还了,她再还。”

  羡华上次一时气愤借走了下册,反过来,没想到最后惩罚的还是自己。这下子气坏了,一巴掌拍在桌上,全图书馆的人都被吓了一跳,“跟你们馆长说,以后不准续借超过一次!”

  撂下这话,羡华就冲了出去。

  和没什么人气的长堤路相比,人头攒动的中华路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盛益饼店是赤坎最大的两家饼店之一,由濮阳超豪在上埠前街开办的,他去世后长子钿贞和最小的弟弟继续操持饼店,另外两个弟弟被长子钿贞送去了加拿大谋生,后两个弟弟不断从加拿大寄钱回来,小小的饼店被扩建成两座三层高的大楼,沿街面的店铺用作销售,后面的房屋作为加工厂。

  杨秉承和陈金山,按说属于陈氏一支,也该支持赤坎最大的两家饼店中的另一家,双全饼店,由美国华侨陈定俸出资给他父亲和哥哥做买卖的“杏香园”,可秉承喜欢盛益饼店的双切酥和杏仁饼,而且年轻人嘛,他们这一辈的氏族敌对关系,早就不似上一辈那样重了。

  “来,尝尝我们新出的鸡仔饼和冰花饼。”大周末的,姐姐一早就上濮阳氏图书馆了,因为上次偷拿望远镜的事,姐姐还在生气,秉承原本打算过来接送一下,讨好一下姐姐,顺便逛逛中华街,刚好在饼店遇到陈金山,张世兴,三个人边吃饼边聊天。

  “你姐姐长什么样啊,都没见过。”张世兴望着对面阴森森的图书馆,对里面的内容丝毫不感兴趣,只关心走出来的人。

  杨心芸一直都上的开平女中,平时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图书馆,和陈金山,张世兴从没有交集,说来也碰巧,两人去过几次满园,偏偏都没见过秉承的姐姐。

  陈金山偷偷问秉承道,“你姐是不是特漂亮啊?”

  秉承说不上来,从小一起长大,没觉得丑,也没觉得好看,“一般吧,反正女孩子不就都长那样吗?”

  “长头发还是短头发?该是长头发吧。”张世兴喜欢长头发的女生。

  “长头发。”这时,一个穿着淡蓝色上衣和深蓝色长裙的女学生从图书馆走了出来,旁边有个短发的女学生跟着,秉承喊道,“我姐出来了。”

  “哪儿呢?哪儿呢?”张世兴伸长了脖子,他一直盯着大街上走过的漂亮女生,没有注意图书馆出来的人。

  “姐,姐!”秉承边喊边往平青桥走过去。

  陈金山和张世兴也跟了出来。

  “那不是梁羡华那个臭小子吗?”秉承姐姐没看到,陈金山倒是一眼就认出了从图书馆大门往外走的梁羡华。

  张世兴顺着陈金山手指的方向望去,“确实是梁羡华那个讨人厌的家伙,还有他们家那个跟班了。”

  秉承也看到了,伸出舌头舔干净嘴巴的饼屑,大步走去,嘴角上扬,“走,逮住他。”

  “少爷,是不是那两个女学生?”阿盛叫住往反方向跑的羡华。

  淡蓝色上衣和深蓝色长裙确实是开平女中的校服,长发,细腰,羡华拍了下阿盛的肩膀,“好样的。”

  阿盛难得被少爷表扬,停在原地,一个人傻笑,回味。

  “清爽的假日,能遇到羡华兄,真是有缘啊。”秉承笑嘻嘻挡在羡华面前。

  “让开,杨秉承,我有事,没空跟你扯。”

  羡华晃过杨秉承,又被张世兴给挡住了,“这么急,上哪儿去呢?迤华楼这会儿还没开张了。”

  “哈哈,是啊,这么着急去迤华楼找乐子吗?”秉承说。

  眼看一时半会脱不了身,羡华让阿盛过去拦住那两个女学生。

  “把你们家少爷一个人丢在这儿,好吗?”陈金山也在,站在阿盛面前。阿盛向前也不是,向后也不是,一时拿不定注意。

  本来运气就不好,偏偏还要遇上这草包三人组,羡华不得不认命,眼睁睁看着泰戈尔诗选下册从自己眼前溜走。

  “说吧,你们想干嘛?”羡华气呼呼的说。

  秉承左右打量羡华,下周一上课,就到一周期限了,梁羡华倒是一点都不慌张,“没想干嘛,大家同学一场,过来打个招呼。”

  “好了招呼打完了,你可以走了。”羡华作势要走,秉承跨步向前。

  “别误会啊,我又不是特地来跟你打招呼的,我姐姐在这儿附近,我接她。”

  “呦,你还有个姐姐啊。”羡华倒是第一次听说。

  秉承没听出来羡华语气里的不高兴,“是啊,怎么,要不要我介绍你认识认识。”

  “不用了,你都这样了,你姐姐指不定……”

  “指不定什么,你说清楚!”

  羡华原本不想说难听的话,偏偏杨秉承还要问,“指不定,跟你一样,像冬天潭江的小支流枯水期时那样浅薄,愚蠢的像早上咕咕咕咕叫的公鸡只会叫,什么也不会,无理取闹,无所事事,成天像疯狗一样到处找狗屎闻。”羡华逞一时口快,日后,不知该为这话多后悔。

  “梁羡华,你敢骂的怎么难听?”陈金山就要替秉承冲上去,被秉承拦住。

  握紧拳头,秉承咬咬下嘴唇,意外的没有发火,“同学一场,上迤华楼见三娘一面的事,怎么样。要不要帮忙啊?”

  陈金山和张世兴双臂交叉于胸前,等着看好戏。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晚了点,前天我已经见到三娘了。”羡华原本是想明天上学后当面跟杨秉承说,既然他主动提起,就直接说了。

  “胡说,这迤华楼的头牌三娘,可不是一般妓女,哪儿能你说见就见。”张世兴也就知道父亲张统领凭借政府势力一个礼拜能去一次,其他乡绅就是有钱,一个月也排不到几次,短短几天,梁羡华怎么可能说见到就见到?梁羡华想见,那张世兴还想见了呢。

  陈金山和张世兴每个月的零花钱都花在了迤华楼,从没见过三娘的正脸,就有一回,远远看到三娘送广州来的一位国民党军官下楼,也看不太清,模模糊糊中还是能从她婀娜多姿的步履想象她的美貌。

  杨秉承去迤华楼的次数并不多,倒也明白常年深居三楼的三娘不可能轻易见到,狐疑道,“你使得什么方法?”

  “说,你是不是把你家的钱财全拿了出来?”

  “金山,那得多少钱,再说了,你瞧梁羡华这个怂样,敢把他家的钱都搬空吗?”

  张世兴了解,迤华楼的头牌不是钱就能轻易买下的。

  “难不成是把你们家的家传宝贝,那个什么血玉?”梁家的千年血玉闻名遐迩,据说是尸体腐血沁入玉中而形成了鲜血一般的玉石颜色,世间罕见,任谁都不肯卖,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宝物。

  羡华摇头,“你们想太多了,我没那么大本事,就是上去看了一眼。”

  “上去看了一眼?难不成你飞上去的?”

  “差不多。”羡华发现杨秉承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蠢。

  陈金山笑的前俯后仰,张世兴说梁羡华见不到三娘就瞎吹,人哪儿能飞。杨秉承也不太相信,但梁羡华虽讨人厌,倒也不是胡言乱语的人,信守承诺死脑筋的他不可能撒谎。

  羡华拿出从弟弟那儿偷来的手帕在空中摇了摇,“这是从三娘那儿拿来的,信不信由你们,反正我确实见到了人。”

  “什么玩意儿啊这?”素色的手帕,杨秉承三人连三娘的面都没见过,又从何而知这是三娘的东西?

  秉承追问羡华到底是怎么拿到的这个手帕,怎么见到三娘的。羡华始终不肯说。

  “你说是就是,我们怎么知道这手帕哪里来的?指不定还是你从人垃圾堆里拾起的,洗干净了骗我们。”陈金山的话,羡华懒得回答,阿盛气不过,插嘴道,“我亲眼陪着我们少爷去的,是真的,那三娘长得还真挺好看的,像天仙。”

  手帕从窗台飘下的时候,阿盛见着了三娘的脸,的确和寻常女子不一样。

  张世兴不顾阿盛的解释,“你一个下人说的话,怎么可信?再说了,你们主仆一伙儿,谁知道你是不是包庇你们家少爷?”

  “你乱说,我没说谎,我们家少爷也没说谎。”阿盛被羡华喝止。

  “阿盛,少说两句。”阿盛嘴笨,又是老实人,羡华担心他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怎么说,半夜偷爬人窗台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三娘毕竟也是个女孩子,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还有四叔的事。羡华考虑再三,只一口咬定自己遵守了诺言,其他不便多说。

  “鬼知道,你到底是不是骗人的?”陈金山还是抓着羡华没解释清楚的尾巴不放。

  张世兴威胁说要把羡华吹牛的见过三娘的事闹得全校都知道。

  “随便你们,反正我问心无愧。”

  杨秉承犹豫了一会儿,要不是吃准梁羡华争强好胜,又重承诺的个性,他才不会折腾这么多事,要是真没办到,他相信梁羡华会坦白。秉承突然惊讶自己居然这么了解梁羡华,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讨厌梁羡华这么多年,不知不觉中自己知道了关于梁羡华太多事呢。

  “这一关就算过了。”

  “什么?”陈金山和张世兴对秉承的决定颇感意外。

  “梁羡华,我讨厌你,也相信你,这次这关就算你过了,约定达成了。”

  陈金山和张世兴还想说点什么,被秉承拦下。

  杨秉承这么容易就相信了?也不枉羡华早上偷走弟弟床头的手帕,本来准备明天拿到班上用作证据的,现在倒好,轻易过关,为免杨秉承反悔,羡华匆忙准备离开,“那好,谢了。”

  “阿盛,走。”

  “好勒,少爷。”能这么快脱身,阿盛最开心了。

  “等等,”刚走了两步羡华就被杨秉承拦下。

  “之前不是说好了,这个打赌如果我赢了,你就不再找我麻烦?”

  考试的时候没见杨秉承记性这么好,争锋相对的时刻,头脑倒是清醒的很,“你说的是在学校不找你麻烦,不是在大街上。”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狭路相逢宿敌三人(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