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狭路相逢宿敌三人(3)
青省2016-11-16 13:292,588

  第十三章 狭路相逢宿敌三人(3)<p>  盛益饼店,老板和几位客人,停下手中的事,围在两路人马旁边,饶有兴致的观看这场比赛。<p>  左边,咸饼干,甜饼干,咸甜饼干,单切酥,核桃酥,花生酥,榄仁酥,线切酥,十字酥,冰花饼,柳饼,盲公饼,鸡仔饼,芝麻饼, 除了结婚用的礼饼,中秋的月饼,几乎都称了点,羡华的战术是用丰富的饼干种类逼迫自己吃的更多。<p>  秉承想的很简单,比赛谁的饼吃的更多,他就选了自己爱吃的双切酥和杏仁饼,却没有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p>  “少爷,何必再折腾呢,我们之前那个赌约不是赢了吗?”<p>  梁羡华被杨秉承挑衅比赛吃饼干,谁吃的饼干多,谁就算赢,老规矩,杨秉承赢了,羡华就得喊他大哥,帮他写作业,若是羡华赢了,杨秉承以后不管是在大街上还是在学校都不能找羡华麻烦。<p>  “都欺负到我们面前,能不应战吗?”一方面羡华是好胜,另一方面,羡华还惦记着被杨秉承阻拦的长发女学生和那本诗集,正好出口恶气。<p>  “比赛规则很简单,谁在规定时间10分钟内吃的多谁就赢,现在这里总共是4斤饼,如果吃完可以再让伙计称。”陈金山负责看时间,阿盛和张世兴在羡华和秉承旁帮忙递饼干,“补充一下,比赛结束两分钟内吃吐了的话,就自动认输了。”<p>  双全饼店的几个伙计停下手中的活儿,躲在老板和客人后面,头一回看人比赛吃饼的。<p>  “现在,我宣布,”陈金山站在两人中间,举起一只手,手落的同时,喊道,“比赛开始。”<p>  杨秉承上颚发力,像汽车马达一样,一口切断一片饼干,饼干屑四处溅落,想着自己绝对不会吃吐,绝对会赢。<p>  对面的羡华边盯着杨秉承,左手往嘴里塞入两块咸饼干,右手从篮子里抓出一把花生酥。<p>  “少爷,您慢点,别噎着。”不一会儿,羡华人中和嘴角全是淡黄色饼屑。<p>  “秉承要不要喝口水?”陈金山好心端了一杯水过来。<p>  秉承皱眉,推开水杯,嘴里“……%……¥¥”的不知道说什么。<p>  陈金山没听懂,“说什么呢,秉承,你要什么?”<p>  杨秉承捶捶胸口,艰难的咽下喉咙里的饼干,他小时候常把饼干当饭吃,两斤双切酥和杏仁饼他一个人轻轻松松就能吃完,想来对他更有利,结果一比赛,再好吃的双切酥和杏仁饼,没嚼几下吞了,仿佛像吞沙子石头,“你傻啊,吃这么多饼干还喝水,肚子不胀死。”<p>  杨秉承总算把话说清楚,羡华正准备让阿盛弄杯水喝,还好杨秉承及时提醒,“帮我把咸的饼干,花生饼,果仁酥,和轻的饼干挑走。”吃了两斤多,羡华算是吃出比赛经验了,咸的饼干吃的多,容易口渴,果仁饼不咀嚼难以下咽,浪费时间,轻的饼干吃得多还没什么重量,还不容多挑几个重点的鸡仔饼吃。<p>  阿盛立马照做,挑出来的饼干被集中放在一处,最后算总成绩时再减去。<p>  杨秉承后悔了,两斤多的双切酥和杏仁饼下肚,他已经有预感以后再不会想吃了,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偏偏离早餐时间过去才1个小时,自己早上吃的也多,刚还在饼店吃了最少有半斤,肚皮渐渐有了胀腹感,大庭广众下,他又不好松开皮带,对面的梁羡华像没事人一样,一顿猛吃,他弓着背,把头埋进装饼的篮子里,像狗吃食一样,猛啃起来。<p>  张世兴吓了一跳,这个吃法,只怕秉承要把肚子吃坏,但他性格倔,不听人劝,说实话张世兴也不是很能理解秉承为什么要跟梁羡华比赛吃饼干,这不是自个儿找罪受吗?<p>  从肚子翻腾到喉咙里的恶心,几次都被羡华生生用新的饼干挡了下去,他早就快吃吐了,本来也不怎么爱吃饼干,但事关胜负,他就是把自己吃成个饼干也不能输。<p>  双全饼店的老板刚开始还和客人一样,看的津津有味,街上来往的路人也被两个吃饼的小伙子吸引,老板心里窃喜,既卖出8斤饼干,还免费给饼店打了广告,一举两得。比赛进行到后半段,梁家少爷和杨家少爷,也不喝水,脸鼓的肿肿的,牙齿不断上下咬合,上下嘴唇也跟着夸张的一上一下,咽喉往肚子推送饼干的动作愈来愈慢,老板有些慌张了,这会不会吃出人命来?<p>  “时间到,”表上的时间终于递到了终点。<p>  杨秉承一口气提上来,冲到马路边,吃吐了。<p>  “少爷,别吃了,时间到了。”<p>  梁羡华学着杨秉承也把头埋到篮子里,吃得忘乎所以。<p>  “少爷,你别吃魔怔了啊。”阿盛拉起羡华,递给他半杯水,让他慢慢喝,然后一只手给他顺气,另一只手给他推背,好促进消化。<p>  不能吐,不能吐,不能吐,梁羡华凭借不断的心理暗示和物理强制吞下翻涌到上颚的饼干,在两分钟内,坚守了胜利的果实。<p>  “走,我们回去。”羡华虚弱的说。<p>  “诶,好的。”阿盛喜笑颜开,等的就是少爷这句话,他早就烦透了杨秉承他们三人,扶着少爷一路小跑上车。<p>  秉承蹲在马路边吐个没完,被张世兴和陈金山围着,完全没空理会羡华。<p>  “少爷,你没事吧?”<p>  羡华瘫坐在汽车后座上,摸着鼓起的肚子说,“没事。”<p>  “不是我说了,人杨家少爷本就和你打赌输了,干嘛非要再跟人家比,搞得肚子都要吃坏了。”阿盛实在是想不通少爷怎么这么爱跟杨家少爷过不去。<p>  “他输了,自然不服气,要跟我再比,也是情有可原的。”杨秉承学习,体育,智商,文化,样样比不过自己,还非要再战,从某种程度来说,也算勇气可嘉。<p>  “哈,按你这么说,他要是赢了,你就不跟他比了?”<p>  “他要赢了,我更要比了。”羡华从不认输,就算输了,也要努力直到赢了为止。<p>  阿盛捏捏鼻子,觉得好笑,“那你这就奇怪了,不管输赢都要跟人家杨少爷比试,你这是不是喜欢杨少爷。”<p>  车窗帘被羡华撕下,扔到了驾驶座位,“你瞎说什么呢,他是男的,我能喜欢男的吗?”<p>  “少爷你别生气,我也就开开玩笑,你不是老说我缺乏幽默感吗?”阿盛被窗帘布砸中,挑起眉毛,还挺高兴。<p>  “你那是玩笑嘛?是造谣,是污蔑,放到旧社会,要浸猪笼的。”<p>  阿盛对浸猪笼比少爷了解,连忙说,“不用,浸猪笼是要把犯人放进猪笼,吊起来,放到江河里,一般是惩罚那些偷情的人。”<p>  汽车经过凹凸不平的路面,颠簸了几下,羡华脸色突然苍白。<p>  见后座上没回应,阿盛问,“少爷,你怎么不说话了?”<p>  “停车,我要吐了。”<p>  “什么,你要生了?”<p>  “我说我要吐了,真是要被你气死了。”羡华肚子涨得厉害,要不然早就冲上去揍阿盛一顿。<p>  “哦,那你吐呗。”<p>  “停车啊,总不能让我吐在车上吧。”咽喉的恶心被羡华一声吼,瞬间牵引到了舌头,羡华双手捂嘴,有股往阿盛的后脑勺吐的冲动。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胜玉葵店遇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