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两个人的竞争(5)
青省2016-12-17 14:352,503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两个人的竞争(5)

  “那你爹你娘算是同意咱们俩的事了吗?”

  “一半一半吧,我娘的态度倒是在意料之中,我爹说是不同意,要是你爹那关都过了,我相信我爹不可能不同意的。”羡华从皇都酒店给心芸带了打包的午餐,“中午,太阳晒的厉害,你怎么出来等我了,不是说好在办公室吗。”

  往常11点半左右,羡华就会到方便医院的办公室,今天12点还不见羡华出来,心芸一着急,就出来门口等了。

  “晒晒太阳也没什么不好,谁叫你这么晚?”心芸嗔怪道。

  “皇都酒店的位置不好等,哪知道打包几个菜也这么久,足足等了我半个多小时。”

  “都说随便买点什么就好了,何必费那么大功夫。”几个礼拜下来,羡华把全赤坎镇最好吃的饭菜都打包了一遍,费时费力,令心芸既感动又心疼。

  “这点事不算什么,主要现在银号的事情我处理起来顺手的很,可以腾出一点时间多为你准备准备,以前我好像对你有点太不上心了。”羡华对比国助,检讨自己和心芸在一起后,待她并没有什么特别,无非就是看看电影,粤剧,去河边田野散步走走。自从有了国助的竞争,他就有了危机感,有了危机感,就容易做很多多余的事。

  “你看,这些杂志和书够你看一整年的呢。”羡华打开汽车后备箱,指着被扎好的一捆捆1924年11月创立,发表鲁迅、周作人,钱玄同、刘半农、林语堂、孙伏园、川岛等作品的杂志《语丝》,还有思想启蒙刊物《新青年》,以及1931年,徐志摩与陈梦家、邵询美、方玮德又办的《现代诗评》周刊等。

  “怎么这么多?我什么时候能看得完,上次你送过来的《新月》杂志全套,我才看了一小半。”

  “看不完才好,这样你就不会要国助送你的诗刊杂志了。”

  “他都是一本本送的,才不像你,一堆堆送。”

  “一本一本送?那得送到什么时候?”

  “每天送一本,每次光是里面的内容我们都能聊好久。”

  “啊?”羡华转念一想,国助这小子看着老实,还挺聪明的,一本一本送,还能顺便聊书本里面的内容,简直就把一本杂志的价值利用到了极限,哪想自己这么个送法,只追求数量,却失了精神共鸣。

  “这次,算是我输了。”

  心芸见羡华搬起一捆杂志,落在地上就停了,不知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输什么了?”

  “没什么,这些书——”羡华考虑了一下,郑重的说,“可不许你跟国助聊。”

  “诶?”

  “平时没事,也别总跟他说话,就说你忙,周末也不要跟他出去了,就在家里睡觉,说你头痛。”说好的公平竞争,羡华有点不想遵守了。

  心芸一时语塞,“这样不好,我不喜欢骗人。”

  “你要是不好意思说,我跟他说。”刚开始对阵国助的自信渐渐下拉,羡华甚至在想办法,如何能阻止国助来方便医院找心芸。

  “你是怕了濮阳哥哥吗?”

  羡华赶紧转身,怕被心芸看穿自己的心事,“我怕他做什么,长得又不吓人。”

  “那你怎么好像处处要针对他似的。”

  “我没有啊。”

  心芸察觉到了羡华的反常,“没有吗?连话都不让我和濮阳哥哥说,还没有问题?这种话,你以前根本不会说的。”

  羡华仍说没有。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怕我会变心?”

  “我们去你办公室吃法吧,菜都要凉了。”羡华盖上汽车后箱,提起一捆杂志,拉着心芸往里走。

  羡华一般都不会忽视心芸的问题,故意不正面回答的举动,令心芸不高兴了。心芸手用力一挥,挣脱了羡华的手,“没听到吗?我问你是不是怕我接触多了,会喜欢上濮阳哥哥?”

  “不是。”羡华重新又拉住心芸。

  “那你就不要这么多干涉,我和濮阳哥哥从小就认识了,要按照说的,刻意疏远他,太奇怪了,更何况,这门婚事,也算我对不起他在先——”

  “行了,别说了。”羡华打断心芸的话,神情紧张的望着平青桥对面开来的一辆车。

  心芸按下羡华提起的杂志,“梁羡华,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让我说。”

  “别说话!”羡华解释都没有解释,放下杂志,直接上前捂住心芸的嘴,抱住她躲到医院墙后。

  “呜呜呜——”心芸瞪大眼睛,嘴巴开不了口说话。

  羡华向外探出脑袋,小心张望。

  “我好像看到你们杨家的车了,不会是你爹吧。”羡华小声说。

  心芸眼睛睁得更大了,马上安静了下来。

  “好像走远了。”羡华捂住心芸的手渐渐放松了紧张。

  心芸顺着羡华张望的方向看去,没有见到自家的车子。

  “你是不是看错了?”心芸问。

  “不会的,车牌号是以前秉承常开的那辆车的,我认得。”

  “没有发现我们吧。”

  “应该没有,要不然该停下来了。”羡华松了口气。

  心芸想起有件事没同羡华讲,“有一次,管家给我们医院送西点,说是看见你来找我了,回去我就被爹爹教训了一顿,忘了跟你讲了,我们俩见面千万要小心,上次要不是濮阳哥哥帮忙说话,掩藏了过去,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又是国助,羡华光是听到这两个字就皱眉了,“还有你爹那关啊,我们以后还要注意见面隐蔽些,不能被杨家人发现,你就不要在门口等我了。”

  “好。”心芸答应道。

  仅仅是将自己和心芸的感情公布,就引起这么大的波浪,羡华想起爹的话,自己要和心芸在一起恐怕真的不是那么容易。还有国助的问题,羡华确实有些犹疑了,心芸会生气也不是没有道理。相比羡华,国助认识心芸的时间要长得多,也很熟悉,不说别的,就光说对心芸的了解,羡华就没有国助清楚,连办公室里摆的花和盆栽都是心芸最喜欢的种类都不知道。每次走进医院的办公室,挫败感就随着花香迎面扑来,压的羡华胸口闷闷的。对外有杨老爷,对内有国助,羡华却只有自己一个人,这场公平竞争进行到现在,他已失去原有的自信。

  “车怎么好像开回来了?该不会真是我爹吧。”心芸注意到杨家汽车正在往回退,刚好落在医院门口。

  “糟了,该不会是被发现了吧。”羡华一颗心刚放下又悬了起来,“你先进去,我躲着,要是没被发现,你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我要是被发现了,我会说是我主动来找你,你不肯见我,要是问起你,你就说——”

  “说你来找我,我没见你。”心芸猜到羡华要说什么。

  羡华点点头,“对,就这么说。”

  “你们想怎么说啊?”墙角边响起了第三个人的声音。

  心芸和羡华瞬间都僵住了。

继续阅读:第一百二十三章 秉承回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