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秉承回归
青省2016-12-17 17:293,313

  第一百二十三章 新的秉承

  “是你啊,秉承,吓死我了。”羡华挡在心芸面前,摸住自己的心口。

  消失三个多月的秉承重新出现,上嘴唇边缘,稀稀拉拉的胡渣,没有剃干净,穿着一身灰色西装,看上去老了好几岁,“还不是你和我姐又做了什么亏心事?”

  “秉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听见弟弟的声音,心芸从羡华背后钻出,揽住弟弟的脖子抱住。

  “姐,这才多久没见,你胖了啊。”秉承脖子似被铅球灌注,直接往下掉。

  心芸手一松,秉承的身子立即往后弹,“又乱说话。”

  秉承一手挡住姐姐伸过来的手,“我刚回来,你就要打我啊?枉费我一回赤坎,就往你这儿跑,连爹娘的面都没见到。”

  “帮你把头发上的东西弄掉。”秉承刘海上沾上了什么叶子之类的物体,心芸正准备帮他弄掉,被秉承误以为姐姐是要打他。

  “心芸,我来吧。”被心芸忘在一边的羡华,看不过去心芸和弟弟亲昵的样子,拦住了心芸。

  “喂,梁羡华,你这也太小心眼了吧,我姐帮我弄掉脏东西,你就受不了了?”

  羡华揪下落下秉承头上的碎叶和几根头发,“对不起啊。”

  “哎呀,疼,你是故意的吧。”秉承抱住头,转向心芸,“姐,你平日就知道训我,也不管管这人。”

  “秉承,”心芸前几分钟还在跟羡华闹别扭,后几分钟又误以为杨老爷出现,紧张不已,现在秉承突然出现,心芸还没调节好情绪。

  “不跟你们闹了,只是,大白天的,你们两个,一个被我爹逼着要嫁给国助,另一个完全被我爹嫌弃的人,还敢人来人往的医院门口亲亲我我的,胆子可真大。早知道,我就装成爹的样子,吓唬吓唬你们。”

  心芸反应过来,“哪有亲亲我我?别乱说。”

  “你不用装,我们都被你吓到了。”幸好是虚惊一场,要不然一想到要面对杨家老爷,羡华脑袋就重的跟石头一样,“先别站在这儿说了,进去吧。”

  “姐,你可真是可怜啊,跟个犯人似的,还必须有国助哥接送才能出门。对了,医院这么多人,你们见面的事,还没传到爹的耳朵里吗?”

  “国助和医院的人都打好招呼了,而且我办公的位置还比较隐蔽。”

  “这样啊,”秉承第一次走进全新的办公室,“这以前不是国助哥的办公室吗,为了重新修葺了吧,那个哥哥,还挺费心思的,连你最喜欢的龙吐珠,薰衣草,向日葵都准备了。”薰衣草和向日葵的花期都是6月到8月,为了准备这两株不是当季的花,国助确实费了不少功夫。

  “咳咳——”羡华故意咳了两声。

  “哦,羡华,不舒服啊,”秉承明明知道羡华是在暗示他别说了,还故意刺激他,“看来,你要和我国助哥争我姐,并不容易啊,多用点脑子吧,别老是用蛮力。”

  “你——”要不是心芸在场,羡华早就给锤秉承了,“谢谢,我脑子本来就好用,不会使用蛮力。”

  “那你拳头握那么紧干嘛?”

  羡华松开拳头,手举过头顶,挠着某处说,“做好准备挠痒,不行啊。”

  “你这么不诚实,我真难把我姐交给你,劝你还是跟我姐分了吧。”

  “你找打,是不是?”羡华在头顶铺开的手掌又握成了拳头。

  秉承笑笑,“看把你气的,以前你可没这么沉不住气的,看来我爹给你吃了不少苦。”

  “当初在河边,我跟你姐求婚的时候,你可是答应好要帮我和你姐的,不许反悔。”

  “我现在还真反悔了,怎么办呢?”

  “秉承!”心芸长时间没见的弟弟发不起火,只是稍微大声喊了一句。

  “逗逗我未来姐夫,姐,你别紧张。”秉承在广州几个月,但对家里发生的事还是很清楚的,“我要不是站在你们这边,怎么会告诉羡华你被爹关在家里的事。”

  “说到这事儿,我还得感谢你呢。”一码归一码,要不是有秉承的通风报信,羡华都不知心芸发生了什么事。

  “好话等你们两个真的最后能成再说吧。”秉承坐在昔日是国助的现在是心芸的位置上,挑了挑眉问,“你们猜猜这次我为什么回来?”

  “不是你玩累了,自己回来的吗?”

  秉承摇头,“姐,我有那么乖吗?”

  “那也有好几个月了,怎么,你就一点都不想家。”

  秉承也不是不想家,只是一回到家乡,不免就要想起王倩,王倩被枪毙的刑场离秉承家的距离不过10多公里,许多个夜里,当他躺下时,仿佛都能听到那一声声枪响。

  “是爹,叫我回来的。”

  “爹?”心芸想爹娘想念儿子,让秉承回来也不是奇怪的事。

  “命令我回来,劝你和国助哥结婚的。”

  这个答案心芸没想到,“爹真是那么说的。”

  “说你疯了,和梁家小子在一起,还死活不肯嫁给国助哥。”秉承打开皇都酒店的午饭,尝了一口鹅肉,“饿死我了,挺长时间没吃到皇都酒店的鹅肉了,羡华也是下了血本啊,天天请姐姐吃皇都酒店的菜吗?”

  心芸一把抢过弟弟的筷子,“别吃了,先把话说清楚。”

  “我早饭都没吃,从广州开车回来,好几个小时,到了姐姐这儿,连口热饭菜都不给啊。”

  羡华重新递给秉承一双筷子,热情的帮他夹菜,“吃,吃,多吃点。”

  “好吧,我还是支持你当我姐夫的。”

  “你爹还说了什么?”

  “爹来来回回不就是那几句吗,什么姐姐给杨家丢人了,说爹就是死也不会让梁家人娶走姐姐。”秉承咬了一大口鹅肉,“还有国助哥也联系我了。”

  一听到国助的名字,羡华就紧张了起来,“他联系你干什么?”

  “说让看在多年的交情上,站在他那边,帮他一起追姐姐。”

  心芸和羡华两人都惊了一下。

  “国助哥,这回可真是下了决心啊,羡华,你可得用点心,稍不留心,说不定我姐可能就被国助哥抢走了。”秉承也很意外向来沉稳的国助哥会拜托自己这样的事,自己没答应,还不依不饶说了好几次。

  “秉承,你别瞎说。”心芸瞥了一眼羡华。

  “姐,我像是乱说的样子吗?这事也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我瞎说干嘛?”

  羡华凑近秉承,盯着秉承问,“你没答应吧?”

  “我要是站在他那边还会吃你夹的菜,坐在这儿跟你们说这些吗?”半盘的鹅肉马上就被秉承消灭了,“还是家乡的味道正宗,广州的鹅肉我吃了好几家,都没咱这儿的好吃。”

  羡华抽了张椅子给心芸,让她坐下,自己靠着心芸也坐了下来,双手规矩的放在并拢的膝盖上,“秉承,你回来了就好,我和你姐的事,你可得多帮帮忙。”

  没有秉承做内应,满园又不准梁家的人进入,羡华能接触心芸和心芸交流的机会少之又少,在争取婚事上,羡华几乎可以说是孤立无援,如今秉承回来了,在最近的压力里,羡华总算能释放一小块。

  “别,我也待不长时间的,你们两个的事,还是你们自己看着办吧。”秉承在广州不仅仅是游玩散心,后半段时间里,他遇到了濮阳老师。对濮阳老师在做的事,多少有了点了解,他深知王倩和濮阳老师的关系不一般,如果王倩是共党的人,那么在那之前离职失去踪迹的濮阳老师的身份肯定也不一样。濮阳老师劝了秉承很久,想趁着王倩事件在他心中留下的阴影,拉他入伙,可惜他还是做了别的选择。

  心芸察觉还和以前一样开玩笑的弟弟,眼睛里的已经没有了过去的那道明亮,反而蒙上了一层雾似的,阴阴郁郁,“你要去哪里吗?”

  “瞧你那担心的样子,还是多烦恼你和羡华的事吧,我还没想好,等想好了再跟你们说。”秉承不想这么早说出他在广州看到的成批成批和王倩一样被枪杀的共党和更多的从抗日前线抬下来的缺胳膊短腿的国民党士兵。还有他站在与上海为纪念一二八抗日战争而开辟的“一二八纪念路”遥相呼应的,广州市先烈东路十九路军烈士陵园里,看着那座1933年由华侨捐资建成,由留美建筑设计师杨锡宗仿西方墓园,看着主墓碑上蔡延锴亲手撰写的“淞沪抗日暨历役革命阵亡将士公墓”和记述了十九路军将士抗日守土、浴血奋战的经过的碑文,心中泛起的复杂的情绪。他不禁思考是什么导致了王倩和林毅的死,是什么导致了国共两党的互相厮杀,是什么让日本鬼子肆意屠杀中国人,占领中国的土地。

  “你别有什么危险的想法啊。”羡华不担心别的,就怕秉承受到王倩之死的刺激,一时想不开。

  秉承望着心芸和羡华两人一致的愁眉苦脸样,“世上还有很多比爱情更重要的事,我和你们不一样。”

  这是羡华从秉承嘴里听到的最不像他说的话。虽然他确信秉承对王倩的感情没有自己对心芸的深,在羡华看来,秉承也不是一个为爱而生的人,可他突然的一句话,好像不是自己说,而是在对羡华说。

继续阅读:第一百二十四章 码头的私奔(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