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两个人的竞争(2)
青省2016-12-16 19:391,845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两个人的竞争(2)

  “杨伯父,早。”国助上满园接心芸上方便医院,刚好杨家人正在吃早餐。

  “国助啊,来的可真早,过来一起吃啊。”杨夫人伸手招呼国助。

  心芸起身走到国助身边。

  “不用了,我吃过了,谢谢,杨伯母。”

  “爹,娘,我和濮阳哥哥先走了。”

  杨老爷擦擦嘴,让两人留下。

  “上次管家给医院送捐赠的点心,说看到梁羡华,是怎么回事?”杨老爷把两人叫道厅堂问话。

  心芸有印象中午外出和羡华吃完饭回来看到桌上多了几块点心,说是医院同意送的,并不知道是杨老爷特意差管家送去,帮女儿打点。

  “是吗?”

  杨老爷一着急,没擦干净,嘴角边还泛着油光,担心心芸说谎,转而问国助,“国助,你说。怎么心芸身边的人不是你?是梁秉承那个小子?”

  “杨伯父,您别着急,”国助望了一眼紧张的心芸,回过头镇定的说,“这两天,梁羡华是有来找心芸,这小子好像对心芸是真心的。”

  “哼——管他真心不真心,姓梁的就是不行。”

  “您别担心,他来找心芸几次,我都拦下了,不会让他轻易接近心芸的。”一个谎言开始后,接二连三的谎言令国助对杨老爷充满了抱歉,看得出,杨老爷对国助十分信任。

  “那就好,可不能让他们再见面,要不然,”杨老爷瞪了女儿一眼,“心芸就给我回满园,不许到外面去。”

  心芸说好也不是,说不好也不是,干脆就不说话了。

  “有我在,杨伯父您放心。”

  “赶紧的,不把你们两个的婚事办了,我这总挂心。”杨老爷五根指头搭在胸口上,嘱咐道。

  心芸感激濮阳国助帮心芸解围,还替想说了好话,“谢谢你,濮阳哥哥。”

  “我说了很多遍,你我之间不用总谢来谢去的,显得生分,”国助坐在驾驶座上说,“难道,你也常跟羡华道谢吗?”

  “这倒不是。”心芸两手来回揉搓,以给冰冷的手增加温度。

  “那就对了,不要说谢谢了。”

  心芸嗯了一声,问起濮阳国助每天这样接送自己会不会不方便。

  “不会,怎么,你现在开始关心我了吗?”自从国助跟心芸告白后,两人就算每天同坐一辆车,也很少说话,心芸主动搭话,令国助有些兴奋。

  “不是,这不是随便问问吗?以前我们说话都挺正常的,也能聊几句,就像你说的,现在怎么好像生分了。”可能较之前更能习惯告白后的国助了,也有可能是国助一直以来的帮助,让心芸又找回了丢失已久的熟悉感。

  “是啊,我们以前虽然不能聊上一整天,也是能说上几句话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国助注意到心芸的手,停下车,调整了一下心芸座位边的窗户,“卡位有点送了,玻璃窗拉不紧,风把你吹冷了吧。”

  “不会。”

  国助打开车门,把自己的外套给心芸披上,“你先凑合穿吧。”

  “哦,谢——”心芸话说到一半,和国助对视一眼,意识到了什么,便笑了。

  “不错,只说了一半,有进步。”

  心芸脱下外套说不用了。

  国助重新给她披上,“我的力气比你大,所以你也不用跟我争了。”

  心芸没有再争,外套却还是被拎走了。

  “你们都不用争了,给,国助。”买了早点在医院门口等的羡华远远望见两人,提着加了干贝和基围虾的海鲜粥一路跑一路洒。

  心芸叫了一声,“羡华?”

  羡华把粥放在汽车前座上,脱下自己的棕色格纹西装外套给心芸披上,将国助的外套还给国助。

  国助愣了一下,接过外套,看着羡华拉起心芸下车。

  “今天是周五。”羡华对国助说。

  “我知道。”

  “谢谢你送心芸来,现在可以走了。”羡华语气硬邦邦,眼神里带着一点敌意和警惕。

  “知道了,下午见。”

  心芸把手从羡华手里抽了出来,“大街上还有人看着了,你干嘛啊?不是说了,咱们不能在外面有亲密的举动吗?”

  羡华撇撇嘴,左手小拇指偷偷勾起心芸右手的小拇指。

  “你真是,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没有。”羡华不肯承认,身体在看见国助亲密的给车里的心芸披上外套时,比脑子的反应更快,直接就冲出去了。

  国助双手放在方形盘上,还未离去,透出车窗,他清楚的看见羡华勾起心芸小拇指的小动作,心里一阵酸楚。人总是想要更多,以前只想着心芸幸福就好了,心甘情愿祝福她和羡华的恋情,后来又想要争取心芸,期望能够时时陪在她的身边,于是,在提亲会上反悔,现在自己提出了公平竞争,每天接送心芸固然开心,可是到了目的地,却要眼睁睁见心芸和其他男人勾着手指离去,这让他又多了层不甘。他多么希望,刚才堂堂正正替心芸拿开外套的人是他而不是羡华,希望此刻心芸披着的那件棕色格纹外的主人是他。

继续阅读:第一百二十章 两个人的竞争(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