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两个人的竞争(3)
青省2016-12-16 20:002,210

  第一百二十章 两个人的竞争(3)

  “粥怎么都洒了?”办公室里,心芸打开洒了一半的粥。

  羡华解释说大概是跑过去找心芸时不小心弄洒了。

  心芸没再多问,吃了两口后,看着望着自己的羡华说,“你不吃吗?”

  “不吃了,你多吃一点。”羡华一只手撑着下巴,沉思了起来。

  心芸在家吃过早饭了,但是每天还是会和羡华再吃一次,心芸没有说,羡华自然不知道心芸每天陪自己吃的早餐是第二顿了。

  “国助来找你,都干什么了?”心芸上方便医院上班后,羡华白天要管理惠安银号,心芸下班后又必须由国助送回家,不能在外耽误,两人基本的约会就是一起吃饭,早饭,中饭,晚饭,基本没有其他活动。

  “没干什么,濮阳哥哥和你一样,会陪我吃饭,要是刚好没事的话,会在医院帮我完成一些工作。”心芸吃一口粥,吹一口气,怕烫。

  羡华从对面帮心芸吹冷热粥,“你没和他靠的太近吧?”

  “你说的靠的太近是多近?”

  “像刚才在车上那样。”羡华盯着心芸的脸,观察她的表情变化。

  心芸上眼皮上提,露出黑珍珠般深邃的眼珠,“很少有,你问这个干嘛?”

  “没有牵手,拥抱什么之类的吧?”羡华放下撑着下巴的双手,脖子往前移动。

  “你说什么呀,当然没有啊。”心芸光顾着和羡华说话,粥都没喝几口。

  羡华这才拉开和心芸的距离,松开微蹙的眉头,“那就好,快喝粥吧。”

  心芸低头喝了两口,抬起头望着羡华,笑道,“你该不会是嫉妒濮阳哥哥或者担心我被濮阳哥哥抢走?”

  “哈,怎么可能,我才没那么不自信。”羡华确实被国助给心芸披外套这件事给刺激到了,两个隔的那么近,从羡华的视觉角度还以为他们两个人在亲吻,羡华差点吓出一身冷汗。

  “那你干嘛老问濮阳哥哥,以前你都不关心这些。”

  “那不是以前吗?说好了公平竞争,我总得了解一下对手的行踪才行,要不然显得多么不尊重他。”羡华硬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你呀,就是嘴硬。”心芸继续喝粥。

  羡华起身在办公室走动,四处查看。

  “这花和盆栽不会是国助送的吧?”并不大的办公室里,办公桌,柜子和茶几桌,四个角落摆满了常绿植物,显得生机勃勃。

  “是啊。”心芸头埋在粥面上,没有注意到羡华重新蹙起的眉头。

  “这盒杏仁酥呢?”

  “濮阳哥哥昨天送的。”

  “这些新月社的杂志不会也是他送的吧?”羡华指着柜子上厚厚一叠从第一卷第一期到第四卷第七期的杂志,敏感道。

  “是啊,除了这个,濮阳哥哥还送了我好多国外的诗集,包括泰戈尔的。”从小,濮阳国助常常就会给心芸送些好吃的,好玩的和她喜欢的东西,和羡华在一起后,就再没收到,最近来医院倒是恢复了以前的习惯,心芸也欣然接受。

  心芸补充了一句,“说真的,濮阳哥哥对我挺好的。”

  羡华重新坐回心芸的对面,表情严肃。

  “怎么了,你要走了吗?”墙上挂钟的时间显示9点,刚好是惠安银行开门的时间。

  “时间也差不多了,你该回去了。”从方便医院走路到惠安银行需要35分钟,开车只需要几分钟。

  “再待一会儿,我开车来了。”

  “哦。”心芸收拾喝完的粥,用抹布擦拭留下饭粒的桌面。

  羡华夺过心芸手里的抹布,用力擦起桌子。

  “不用这么用力,桌子都要被你擦坏了。”因为羡华的过大的力气,办公桌一摇一晃,好像随时都会散架一样。

  “问你话了,怎么像头牛一样,光顾着干活呢?”

  “我对你好不好?”

  “好啊。”

  “我对你好,还是他对你好?”

  “谁啊——你是说濮阳哥哥嘛?”

  “除了他还有谁?”

  心芸突然弯腰大笑起来,“是不是有危机感了?”

  “谁说我有危机感?”

  “不是说会稳赢濮阳哥哥的吗?”

  “什么赢不赢的,这又不是足球比赛,你又不是足球。”羡华侧过身子,不敢直视心芸。

  “还说什么,要是我被抢走了,你就把我抢回来?”心芸不肯放过调侃羡华的机会。

  “哎呀,你别说了,我要迟到了。”羡华放下抹布,提走装粥的盒子,就要走。

  心芸迅速挡在门口,“咦?刚才是谁说他开车来了?”

  羡华喉结动了动,“突然想起银号里有急事,今天必须处理,我先走了。”

  “哎,你——”羡华稍一用力心芸就被推开了,贴到了门边的柜子。

  门砰地一声,就关上了。

  心芸难得见到如此慌张局促的羡华,不禁觉得好笑,好像重新认识了羡华的另一面。

  门开,羡华又回来了。

  “怎么,忘了拿东西?”心芸眼珠子一转,头歪在一边,“还是,怕我被抢走。”

  羡华将厚厚新月杂志扛在肩上,“这些书,我带走了,回去在银号无聊的时候看。”

  “那是濮阳哥哥送我的,你拿走了,我要看怎么办?”

  “你要看,我给你买啊。”徐志摩飞机失事后,羡华也曾给心芸买过杂志,却被她因为米娜的事一股脑全扔了。

  “为什么你要看,不自己买去?”心芸不解。

  “只许你看我给你买的东西。”羡华落下这句话转身就走了,门都来不及关。

  心芸无奈,上前正准备关门。

  “怎么了?”

  羡华突然冒了出来,扛着杂志的肩膀都快低到腹部的位置了,“实在是太重了,我先拿走一半,明天来拿另一半。”

  “杨小姐,什么事情怎么好笑?你都笑了一整天了。”护士小姐拿来需要核对的资料给心芸。

  心芸摆手说没什么,脑子满是羡华扛着半叠杂志撞到墙壁,还回头嘱咐自己不许偷看濮阳国助给她买的杂志看。有了人竞争,还能看到羡华这样的一面,心芸忽然有点感谢国助。

继续阅读:第一百二十一章 两个人的竞争(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