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方便医院新建(2)
青省2018-09-17 12:161,822

  第四十五章 方便医院新建(2)

  进入自由参观时间后,心芸被国助拉去某个地方,被秉承看见。

  “濮阳哥哥,你要带我去哪里啊?”心芸被国助用手蒙着眼睛进入了某个房间。

  “数到三,我就让放手让你看。”

  心芸怀着小小的期待,“什么东西,这么神秘啊?”

  “你待会儿就知道了,现在开始数数吧。”

  “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出现把?”

  国助说不会,让心芸别担心。

  “好,1,2,3”,心芸睁开眼睛,白色墙面上挂着的一幅画。

  “濮阳哥哥!”心芸没有大叫,声音却充满了力量。

  “哈,怎么样,还不错吧,我把画这么一裱还真像那么回事,不知道还以为是什么大师画的,”国助那日收到心芸差人送来的画,一直小心保护,到广州最好的裱画师傅帮忙裱画,画框用什么材质,尺寸,一一确认,费了不少心思。运到医院后,为了给画找一个最佳的摆放位置,走遍了医院每个角落。

  “你怎么还真的把我的画放在医院挂起来了,”心芸跺了跺脚,伸手就要把画拿下来。

  “哎,这可不行,说好的,这画可是你送我的,我摆在哪里都是我的自由。”国助拦下心芸,解释这间房以后会用做病人做肢体康复用,很多病人都会看到心芸的这幅画,“你呀,太小气了,就只肯画一幅,多画几幅,就可以多挂几个地方了。”

  心芸摇头,不停说,“这不行,我画的不好,怎么还能挂在医院了?我就是随便画画,要挂,你挂别人的画。”

  “别谦虚了,你这画的意头好,挂在这里对病人的康复有帮助。”国助说的有板有眼的,“我在国外的医院当过志愿者,真的,你要相信我。”

  心芸别扭了老半天,国助还是不肯动摇。

  “随便你吧,反正找机会,我会把画拿回来的。”心芸威胁道,心想干脆趁着没人注意,回去前把画拿走,或是让弟弟秉承来把画拿走。

  “你那叫偷,不叫拿!”国助特意大声的说,“这画你已经送给我了,是我的,你要是拿走了,我绝对会报警,让警察去抓你。”

  “你——”心芸气的睫毛往上翘起,虽然明知道国助是吓唬自己的,却也找不到理由反驳。

  “哈哈,把你气的,好了,我带你去花园逛逛,这里的花园我特意找我哥设计的,当然肯定比不上你们家的呢。”

  “大新闻啊,”秉承拽着羡华,秉承和斯文到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房间。

  “这儿,空空的,你带我们来看什么啊?”斯文对二话不说,径直带三人来到这里的秉承说。

  秉承指着某个地方,“看到墙壁上那幅画了吗?”白净的墙面上确实有一幅画。

  羡华问,“怎么了?”

  “刚我未来姐夫拉着我姐鬼鬼祟祟的来这个房间,”秉承得意的说,“都被我看到了。”

  原来心芸是跟国助在一起,羡华还在纳闷怎么半天都没看到她。

  “你猜这画是谁画的?”秉承挑了挑眉。

  “你姐夫?”正堂问。

  秉承摇动食指,“不是。”

  “总不会是你吧?”斯文看了看说。

  羡华凑近了,仔细观察,画的是一幅山水画,用水墨画成,青山绿水,河流往山的方向延伸,两边载满了各种树和花草,还有一栋别墅依水而居,笔触细腻缥缈,颇有意境,看上去有点像满园的风景,羡华猜想不是秉承就是心芸画的呢。

  “也不是。”

  羡华有种不好的预感。

  “也是,你怎么可能画的这么好看?”和秉承熟悉后,斯文说话也随便了起来,不像以前和秉承还有点怯怯的。

  “是我姐画的,怎么样?”秉承指着画说,“我姐画的,我姐夫挂在这儿,是不是很浪漫啊?”

  “真假的?”斯文张大嘴,对画重新另眼相看。

  正堂环视了一下四周,把目光落在了一直盯着画的哥哥。

  “怎样?是不是太好看了,你都舍不得移开目光啊?”秉承拍拍羡华的肩膀。

  羡华撇嘴,闪过秉承,嘴角下拉,往房间最角落的窗台边上走。

  “怎么不说话啊你?”秉承跟过去,被正堂拦住。

  “别管他了,唉,你怎么知道这是你姐画的?”正堂拉着秉承聊了起来。

  “这画我看着我姐画的,前几月吧,画了差不多两个礼拜,可认真了,画画的时候都不许我去打扰她。”

  秉承说话不算大声,在空荡的房间里却有了回声,落在羡华的耳朵里一清二楚,像针一样扎在羡华心里。

  打开窗户,羡华透了口气,却见心芸和国助两人并肩走在小花园的回廊上,心芸在国助面前的一颦一笑,都好像在羡华刚被针扎过的地方撒上了一道又一道盐巴。

  他问自己,真的能成为比国助更优秀的人吗?自己真的能给心芸幸福吗?回到最基础的问题,是他和心芸能在一起吗?

  答案在9月底的最后一天,随着花园里的落叶,飘着。

继续阅读:第四十六章 濮阳米娜的舞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