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闹市纠纷(1)
青省2016-11-27 22:492,499

  第六十五章  闹市纠纷(1)

  赤坎街头,一年一度的舞龙舞狮表演正在进行中。

  那日电影结束放映后,斯如把心芸拉到一边,问她和羡华什么时候那么亲近。心芸老实交代了两人的感情,斯如只怪自己没有眼力劲儿,没看出来,没有心芸担心的生气。

  “你们两个人去来就好了,干嘛还拉上我。”斯如问。

  “羡华说了,家人和朋友也要照顾到。”心芸拉上斯如和羡华兄弟俩人相约一起看舞狮。

  羡华见少了一个人,问,“怎么秉承没来?”

  心芸故意没叫的秉承,他老爱提国助说是姐夫什么的,听的心芸心烦,不愿意带着他,“他不来了,不用管他。”

  “哦。”羡华没想太多,领着心芸走在前头,正堂和斯如识相的拉开了一段距离跟在后面。

  羡华时不时回头冲弟弟喊道,“快点啊,正堂,别跟丢了。”

  “好,哥。”正堂答应的好好的,回过头来却对斯如说, “我们两个还是别跟着我哥哥和心芸姐吧。”

  哥哥的好意正堂明白,只是身为弟弟更愿意看到哥哥跟喜欢的人开心的在一起。

  斯如同意了。她的想法和正堂差不多,朋友和喜欢的人总是不能同事顾全的到的。

  两人朝相反的方向走去,正堂在一家挂历店停了下来。

  “怎么呢?”斯如见正堂对店里的台历看的入迷。

  “这台历上的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是说这个模特?”斯如没见过真人,“我不认得,最近很红,到处都有她的照片,你认得?”

  正堂没有说认得也没有说不认得 。

  “这模特可真好看。”斯如由衷的赞叹,上次在电影院的装束,她也是模仿的这个模特在杂志上的造型来的。

  那是迤华楼的头牌,正堂一眼就看出来了。

  锣鼓声响起,两路醒狮人马吵闹了起来,羡华看的清楚领头的是金狮武馆的张师傅和张统领表亲新开的财富武馆的一个人,不知为了什么吵了起来,连国民政府的人马都出动了。财富武馆的人仗着人多,又有官兵撑腰,屡屡挑衅。

  张师傅小时候教过羡华几招防身术,羡华不能不帮忙。

  “羡华,别去。”心芸回头想喊正堂和斯如一起拦住羡华才发现两人的踪影都不见了。

  “不行,他们欺人太甚了。”心芸拉住往前冲的羡华。

  “你搞清楚情况再说。”

  “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吗?”羡华跟着张师傅冲了上去,心芸没拦住。

  后面的人一涌上来,心芸差点没站稳。

  “羡华。”心芸再抬头,只能看见羡华的后脑勺在人海里时隐时现。

  两路人马越大越厉害,场面一片混乱。

  羡华不知被谁打了一拳,头顶一阵晕眩,他胡乱打拳,落在几个人身上,看不清楚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打到自己人身上了。

  猛地前方的人越靠越近,张师傅和前排几个与对方对峙的几个主要战斗人员,被抓了起来。四周被围堵起来的情况下,羡华还在犹豫是否要冲上去救张师傅,一只手从后面拉住羡华的领子。

  “回去,别再这儿跟着瞎闹。”

  羡华回头一看,“国助?”

  国助的出现让羡华瞬间失去了反抗能力。

  “人家武馆的打架,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国助把羡华拉到了人相对少的位置。

  羡华解释说武馆的张师傅小时候教过他,他不能不帮忙。

  “那也得分场合,这都是些练过的人,你跟着他们打,对面还有府衙的人,这么多人围堵在那儿,开一枪,你还能跑?”国助看见羡华被打,心里不理会他生死的念头转瞬即逝,他终究还是当不了坏人,没法通过这种方式去报私仇。

  “可是——”,羡华在国助面前像老师教训做错事的学生一样。

  “可别这么莽撞了,”国助望了望羡华身后,“你也得想想心芸。”

  国助这么一说,羡华似乎听见了心芸的声音,往后转,心芸拨开人群,正朝着自己快速走来。

  “心芸!”

  “羡华!”心芸拉住羡华的手,检查羡华的全身上下,“你没受伤吧?”

  “没有,一点都没有。”头顶天灵盖的位置还隐隐作痛,幸好不是伤在脸上。

  心芸长舒一口气,说没事就好。

  然后猛地一甩手,就不理羡华了。

  “哎,怎么了,”羡华看着心芸的背部说,“你生气了?”

  心芸确实生气了,那么多人打架,他一个人赤手空拳的还非要讲义气,帮人家的打,到底谁是谁非也不清楚,怎么劝也劝不住羡华。

  “心芸。”

  “羡华!”羡华没注意到秉承就跟着心芸后面。

  “你怎么也在这儿?”

  秉承摸摸下巴,骄傲的说,“你亏得感谢我,要不是我看见你和我姐,你估计都要在人群里被人踩死了,怎么样头顶被揍了几拳?”

  “没有啊,没人揍我。”羡华看着心芸说。

  “别嘴硬了,我在楼上看的清清楚楚。”为了方便看舞狮舞龙,秉承在街边的酒楼二楼观望,一眼就看了心芸和羡华。

  心芸回头白了羡华一眼,又转过身去。

  “不是那样的,”谎言被戳破,羡华继续向心芸的背影解释,“误会,是秉承看错了。”

  “我眼睛视力好的很,比老虎狮子还灵,老远就能看见猎物,你被人打了脑袋,还抱着头揉了好几下。”秉承一个劲的拆穿羡华,羡华只好承认只是轻轻碰到,心芸的背挺的更直了。

  “要我说都是你的报应,谁叫你只叫了我姐,不叫我,偷偷摸摸来。”秉承不高兴的说,

  心芸头摆了下,羡华没拆穿她。

  “还是我未来姐夫想的周到?”

  羡华立马反应道,“国助?”,话一口出,又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

  “是啊,他说让我去把姐姐拉出来,免得她被人群挤来挤去,摔倒,他自己去拉你出来。”

  “原来是国助。”羡华不由得感激他,他头脑发热只想到了张师傅和打架,把心芸忘了,他回头看了一眼乱成一锅粥的两队人马,这个时候要是他和心芸还留在那儿,恐怕会很糟糕,“还是他想的周到。”

  “那是,你们不喊我,我就去找国助玩,”秉承崛起嘴,有点生气,“不过,怎么就看到你,国助,哥呢?”

  心芸一出现,羡华再转身就没看到国助了,估计是不想见面尴尬吧。

  “走了吧,我也没看到。”

  “奇怪了,说好了,还要一起去电影院看看呢,”秉承四处张望,“要不我们三个去?”

  “我累了,要回家。”心芸还是背着羡华说话。

  “好,那就回家吧。”羡华顺从道。

  “别啊,你们真没劲,难得出来热闹一下,回家干嘛啊?”

  心芸没理会弟弟,往停车的方向走去,羡华跟上去,秉承一个人没人做伴,只能回家。

继续阅读:第六十六章 闹市纠纷(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