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退回的皮包
青省2018-09-17 12:172,913

  第五十七章 退回的皮包

  “阿盛,你说心芸她能明白我的意思吗?”羡华脱掉外套,身子还在发汗。

  开车的阿盛,一直在驾驶座上咯咯咯的笑。

  “问你话呢,你倒是回答啊,有什么好笑的。”

  “没有啊,我没在笑,”阿盛想起少爷递给心芸小姐皮包的那个别扭模样,就想笑。

  羡华从座位上蹦起来,从背后勒住阿盛的脖子,“从我上车开始,你就在笑,还敢睁着眼睛说瞎话。”

  阿盛赶紧求饶,“不是的啦,少爷,反正我要是心芸小姐肯定感动的一塌糊涂。”

  “真的?”羡华松开手。

  “当然是真的呢,少爷你找表少爷和二少爷借了不少钱,还给同学代写作业,攒了几个月的钱帮心芸小姐把首饰赎回来,是我,我都得感动的哭。”阿盛说的是心里话。

  “那是你啊,心芸跟你不一样。”羡华隐隐的还是有些担心,最近看国助和心芸的关系越来越好,他实在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不管结果怎么样,他起码要表白一次,这点勇气他怎么也不能输给米娜,一个女孩子。从这点来说,一直缠着他闹腾的米娜,也是给了他帮助。

  “我就觉得你在信上的那句话太——”这话阿盛在羡华写信时原本就说过。

  羡华凑近阿盛问,“太什么?”

  “太不直接了。什么眼睛啊,鸟啊,天空的,就说你喜欢她,写上梁羡华喜欢养心芸,这样直接了当的,不就好了。”在那么大一张白纸上就写上这样一句话,下面还附上两行英文翻译的意思,不说别的,阿盛就觉得实在是浪费纸张。

  羡华摆摆手,“那样多不浪漫啊,一点意思也没有。”不敢让阿盛知道自己害羞,没有胆量那么直白的说出心里的感受。

  “少爷,你该不会是不好意思吧。”

  “我像是那么没胆子的人吗?”羡华不肯承认。

  一个刹车,阿盛把车停了下来。

  “干什么呢?”羡华被甩到后座。

  阿盛回头看着羡华说,“像!”

  羡华冲上去,两手猛的揽住阿盛的脖子,乡间的小路上一辆黑色福特车,剧烈的摇晃起来,不知情的路人经过以为发生了什么。

  次日,羡华从学校回来,便收到了被心芸退回来的皮包。

  此后的一周内,羡华开始躲着心芸。

  故意早点下课,下了课也不回家,带着阿盛去很远的地方,独自呆到很晚才回家。

  心芸去梁家找不到羡华,在开平中学等不到羡华,八和会馆里也看不到羡华的身影。一切好像回到了羡华生病的那段时间,问秉承,秉承又说羡华上课好好的,没病没痛,成绩还是一样好,就是一下课就没看到人了。

  心芸让秉承带话给羡华,羡华一听到秉承开口说我姐,就跑了。

  “少爷,咱们要躲心芸小姐到什么时候啊?”1月份的赤坎,入夜后,微凉,阿盛陪着羡华在不知名的河边散步。

  “谁说我躲了。”

  “那你来这儿干嘛。”少爷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阿盛又天天在身边跟着,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羡华拾起地上的小石头,扔进河里,望着夕阳里荡起的一圈圈金色涟漪,仿佛是他破碎的爱情。他想起徐志摩一句诗,波光里的滟影,可惜他做不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潇洒,

  懒懒的说,“散步,锻炼身体,不行啊?”

  阿盛对少爷的嘴硬早就习惯了,“那锻炼够了,是不是该回去了,再不走,天都要黑了,土匪要来绑你了。”

  羡华站起来,走了两步,又停下,“你说她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拒绝的这么直接,一点余地也没有?”

  “我觉得你还是当面问问心芸小姐比较好。”

  “不问,送给她的礼物和情书都原封不动给退回来了,叫我还怎么跟她说话。”羡华站在阿盛面前,眯着眼盯着阿盛说,“你不是说我把她当掉的首饰都买回来送给她,她肯定喜欢吗?”

  阿盛不肯认输,“那少爷你不还说我的意见没用吗?”

  “你!”羡华差点就举起拳头揍阿盛了,“怎么嘴皮子功夫越来越长进了,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少爷聪明,我当然是跟着少爷学的呢。”阿盛笑道。

  “嗯,”羡华听着像是夸自己,仔细一想,又好像有点别的什么意思。

  “少爷,你就见一面心芸小姐吧,我看她也一直想找你说话呢,说不定有什么其他的事呢?”

  羡华转过身,猛摇头,说不见。

  “这么绝情?”

  “是我失恋了好吗?我才是受害者,还我绝情,你这个说法太不符合逻辑了。”羡华一张口风就灌了进来,说话都便费力了,连风都欺负自己,“算了,算了,回去吧。”

  回到家,一进门,管家就通报有位小姐来访。

  “不会是心芸小姐把?这么晚了,还在等你啊。”阿盛说到羡华的心坎里去了。

  “你说我见还是不见?”羡华一时拿不定注意。

  阿盛指着自己的鼻子,“你问我啊?”

  推开客厅的大门,就能见到等待自己的那位小姐,羡华站在门口踌躇着,“现在这事儿就你我知道,不问你问谁啊?”

  “我的意见啊,就是——”阿盛没说完,从背后推了羡华一把。

  “阿盛,你——”羡华还没站稳,大门就被阿盛关上了,“臭小子,给我开门啊,你。”

  “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羡华背后传来的不是心芸的声音。

  米娜穿着柠檬色薄纱长裙,和白皙的皮肤相得益彰,好像比以往更漂亮了。

  羡华紧张的肌肉马上就松弛了下来,“不是你啊”,恭恭敬敬的请米娜坐下,给她泡了茶。

  “不是我,那是谁?最近学校,家里,戏院,图书馆都找不到你的影子,我还以为你躲着我呢。”

  “躲你干嘛?”羡华从没想过要躲米娜,“你下周不就走了,躲你干嘛?”

  “是明天。”

  “明天?是明天吗?我怎么记得是下周。”羡华光顾着躲心芸,忘了这周就是米娜之前提过的下周。

  “你一直忙着躲某人,把我忘的干干净净,好歹我们也抱过,亲过了”。米娜手撑在茶几座上看着羡华说。

  羡华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米娜小声点。

  “怕什么,这都是事实,我那么喜欢你,你就这么把我忘了,也太无情了。”米娜翘起二郎腿,双手抱肩,一脸不悦。

  “好吧好吧,我明天去送你,算是赔罪了,几点?”不说米娜的胡闹,毕竟认识了这么久,也不是坏人,要走了,羡华还是有些不舍的。

  米娜还没开口,羡华就说出了自己的愿望,放下翘起的小腿,“这可是你说的?”

  “我说的,不会食言的。”

  “明天下午5点,鹅湾码头。”

  “好,”羡华点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走了。”

  “后悔了吧,没好好对我,还躲着我。”

  “不后悔,而且我也没躲着你。”羡华想起有一段时间没跟其他人这么正常的对话了。

  米娜本想留下来的,为了羡华,却不得不走,也因为羡华,追求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这不是米娜的风格,“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祝你一路顺风。”

  “还有呢?”明知道羡华对自己没有感情,还是抱着期待。

  “学业有成。”

  米娜凑近羡华,问,“还有呢?”

  羡华想了想,“离我远一点。”

  米娜的拉长了脸,忽而一个坏笑,“你要是说点好听的,说不定我今晚可以陪你睡。”

  “阿盛!”羡华转身冲外大面喊,“是米娜小姐,送米娜小姐回家。”

  门开,阿盛笑嘻嘻的走了进来,“您好,米娜小姐。”

  “再见,米娜。”羡华躲到阿盛背后,冷冷的说。

  米娜料到会有这样的反应,高跟着噔噔的在地面有节奏的打着响,米娜走出门外,回头对羡华说了声,“晚安。”

  这好像是她第二次对羡华说晚安,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了。

继续阅读:第五十八章 红纸信(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