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最后的毕业(8)
青省2016-12-09 23:012,458

  第一百零一章 最后的毕业(8)

  橘色的云朵被切成一块块豆腐,又像是柔软的米糍粑,晾在落日的最后一道余晖中,等待黑曜石般的夜幕挂上。

  戴上帽子和墨镜的某个青年男子站在平青桥上,待夜幕降临,街上的人都不约而同消失,围在了家中的饭桌前,他划开火柴,点燃了引线,快步走入迤华楼边的巷子。

  火焰燃烧了苍穹,骑楼边的人家打开窗户,伸长了脖子看烟花的绚烂。

  三娘倚靠在床边,脸上并没有太明显的高兴,烟花倒像是给了慵懒的她一个开窗的借口,忽然,她的第六感灵验了,往楼下望去,戴墨镜和帽子的一位青年身体直直的望着自己。她吓了一跳,却没有感受年轻人的敌意,他只是静静站着,没有多余的动作和语言,反而像多年的老朋友,像是来看望同为老朋友的三娘。

  三娘上办身往外伸,腹部卡在窗台上,她想要看清楚这个年轻人的长相。

  年轻人笑笑,手指着天空烟花绽放的方向,示意三娘看烟花。

  “这烟花是你放的吗?”三娘叫出了声。

  年轻人仍然笑笑,在最后一朵烟花枯萎后,摆手,转身离开。

  “正堂?”三娘说的很小声,像是说给自己听。

  下午正堂和羡华守在满园外,见张统领半天不出来,商议让正堂拿烟花去别的地方放,好吸引张统领的注意,也可以说明放烟花的人不是秉承。

  按道理去郊外,人少的地方放会更好,没人会认得出放烟花的人是正堂,可难得有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正堂想要自私一回。他选择了离迤华楼最近的平青桥放,为了让三娘也能和自己欣赏美丽的风景。那日英仙座流星雨下,他没有来得及许愿,今天,他对着他见过的最美的一朵紫色烟花默默祈祷,祝愿他喜欢的那个人能够幸福快乐。

  满园的一楼厅堂里,张统领带着人匆匆赶去镇上抓捕放烟花的犯人,让杨家人得以松一口气。

  “都毕业了,你们一个个还这么不省心!”

  心芸和秉承伫立在原地,不敢轻易动弹。

  “说,张统领说的那烟花是不是你们放的?”杨老爷坐不住了。

  “不是。”秉承说。

  心芸看了弟弟一眼,说,“不是。”

  “看你弟弟做什么?说实话,心芸,你别跟着秉承学坏了?”杨老爷上嘴唇边的胡子被吹起。

  “爹,我没有学坏。”

  杨老爷从上座走下,“没有学坏?那你倒是说说,大半夜,跟着一群男生在外面算怎么回事?”

  “秉承也在那里,都是同学。”

  “你在开平女中上学,还有男生同学吗?”

  秉承想帮姐姐解围,“爹,那是我的同学。”

  杨老爷冲秉承吼道,“你给我闭嘴!”

  心芸向来听话,家中几个孩子,也就心芸让杨老爷省心,张统领明显是故意气杨老爷,倒也没有乱说话,烟花的事小,杨老爷认为女儿半夜和几个男生在外的事情更大,“心芸,你说,和梁家的两兄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跟他们一起去灯楼?”

  烟花的事,爹不在意,反倒为心芸晚上在灯楼的事发火,这是心芸没想到的,事前也没有为这个编好借口,理由,心芸抓起裙子,“爹,我们没干坏事,斯如和陈斯文也在。斯如你应该认得吧,来过家里几次了。”

  “梁羡华,梁正堂和陈斯文是我的朋友。”

  “我有让你说话吗?”

  “没有,爹。”秉承低下头。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真是,”杨老爷喘起了粗气,头向下晃了两下,指着心芸,“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秉承插嘴的一会儿工夫,给了心芸缓冲的时间,“就是我和斯如听秉承说那里有流星雨就跟去看了,刚好碰见梁家的兄弟和陈斯文。”

  杨老爷眯了下眼,盯着心芸,“真的?”

  “真的。”心芸用力的说。

  “你们不是约好的一起去?”

  “怎么会约好了呢?”

  “那我问你,那么多地方可以看那什么鬼星星,你们怎么就刚好在同一个灯楼上遇见了?全赤坎,开平有多少座灯楼?”

  杨老爷这么一问,心芸一时没答上来,怕沉默太久引起爹的怀疑,只好说,“我也不知道。”

  “爹,这个我知道,我可以说吗?”秉承像上课向老师提问那样,举起右手,缩着脑袋。

  “说。”

  “我问过梁家兄弟了,说那个位置是观星最好的地点,所以他们才会在那里出现的。”姐姐能说是巧遇这个合理的解释,让秉承颇为惊喜,不过要论起说谎的本事,姐姐还是不如自己的。

  杨老爷算是相信了,“那你们也不该呆到那么晚!”

  “星星很晚才出现,主要我们也没想到会遇到梁家兄弟啊,一年难得一次,要是换做平时,我们老早就回家了,谁会跟梁家兄弟呆在一块。”秉承说的有板有眼的。

  “上次募捐箱的事,你不是还帮了梁家兄弟吗?跟他们关系好像不一般?”杨老爷事后才听说有这事,秉承说是同学一场,主要还是濮阳国助让帮忙的,杨老爷也就没说什么呢。

  秉承边往后仰,边把武馆聚拢起来,仿佛闻见了什么难闻的东西一般,“没有的事,怎么可能,我可讨厌他们梁家那股子傲慢劲了,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一样,不就是考试考得好吗?”

  “我也不喜欢他们家的臭小子,跟他们的爹一个德性。”杨老爷满意的点点头。

  心芸手肘蹭了一下秉承,明知道秉承的话是说给爹爹听的,心芸还是不高兴。

  “不管怎样,以后绝对不允许你们跟梁家的人有什么来往,听见没有?”

  姐弟俩答道,“听见了,爹。”

  “你啊,赶紧嫁给国助,省的我操心。”杨老爷走到心芸面前说。

  “爹,你怎么又说起这个。”

  秉承在一旁偷笑。

  “你还笑,你也是的,毕业了,就开始给我闹,改天给你送出国,叫你再闹!”

  “爹,爹,我的好爹,金子般闪闪放光的爹,瞧你,生的多俊朗,”秉承哈着腰,眼睛放光,从背后推着杨老爷回到座位上,“来,喝口茶,您看您口的干了说的。”

  秉承积极的帮杨老爷提起茶杯,“哎呀,小心烫,我给你吹吹,”掀开茶杯,呼呼的吹气。

  “教训你们半天,早凉了,你还吹?”杨老爷看透了秉承这是不让送他出国巴结自己。

  “那也要吹,我们国家,不就主要是这个意思嘛?”秉承更用力吹了。

  杨老爷推开秉承,“行了,口水都吹进去了,我还怎么喝。”

  “童子口水,功效和童子尿一样,您就将就着喝吧,味道可能还不错哦。”秉承猛打哈哈,总算把这一天糊弄过去了。

继续阅读:第一百零二章 惠安银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