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解除危机
青省2016-12-06 23:092,425

  第九十章 解除危机

  瑞石楼的燕子窝下,藏着用树枝搭建起来的一只鸟窝,几只小鸟叽叽喳喳的迎接清晨的第一道曙光,而等羡华醒来时,迎接他的已经是正午的大太阳。因为第二天就是周六了,他才敢在周五晚上和秉承喝酒。

  “头,头还有点晕啊,阿盛,给我到点水。”羡华一手撑着床面起身。

  “水。”

  “谢谢,”羡华喝了一杯还不够,又要了第二杯。

  “给。”

  “好,你今天声音怎么怪怪的啊,阿盛。”羡华一点点睁开眼睛,还不能完全适应光明,他揉揉眼睛,“怎么连脸也变了?”

  “脸变得怎么样了?”

  “哎呀,你的声音和脸怎么跟心芸一模一样啊,哪里来的西装啊你穿的是?”羡华头一顶,差点就撞到床杆。

  “你小心一点,酒还没醒吗?”

  “我眼花了,不是,是,是酒还没醒,要不然怎么可能大清早就看见心芸了呢?”

  心芸抓住羡华揉眼睛的手,“是我,你没看错。”

  “是你吗?心芸?真的是你?”

  “是我,要说几遍你才相信。”

  “你怎么穿着男人穿的西装?”

  “是秉承的衣服,怕被伯父伯母发现你我的事,我才乔装了一下,当然,比起你在我们学校扮女装还是差了一点。”心芸的手从羡华手上移开。

  “学校?女装?”羡华连忙摆手,“那就别提了。”

  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羡华抽起被子盖住自己全身,屁股和脚蹭着床板往后移开,“你找我什么事?”

  “呵,瞧你,倒好像做错事的人是我不是你一样。”早上,要不是阿盛到满园说羡华昨晚喝醉,到现在都没醒,心芸才不会来见羡华。

  羡华急忙又挪动屁股靠近心芸,“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好奇,还有我这刚睡醒,衣服,脸都没收拾了,怕被你看到不喜欢。”

  心芸哼了一声,起身扔给羡华一张纸,“你先解释一下这个吧。”

  “这是什么?”羡华发现那是一封信。

  写信的人是米娜,信上的内容是这么写的:亲爱的心芸,你好,我离开赤坎前,羡华和我约定,等毕业后就会来美国找我,不瞒你说,我在赤坎的那段时间里,早已和羡华两情相悦,互相承认要喜欢彼此一辈子,绝对不辜负。我人在美国,他身在中国赤坎,虽相隔甚远,过去的一年多,我们还是常常通信,互诉衷情。这几个月,他的来信突然就断了,我给他寄过好多封信,他都没有回复,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好慌,恨不得立刻飞回赤坎,找他问个清楚。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一个忙。这袋糖果,是他最爱吃的,美国牌子的糖果,上次我带了一些去赤坎,这次特意多寄给他一些,他曾说过我就是他的小糖果,吃在嘴里,甜在心里。可能我做错了什么,我也不清楚,希望你能把这些糖果转交给他,告诉他,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变心,希望他也不要变心,要是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共同解决,要是我有什么错的地方,我会改,希望他吃到这些糖果的时候,能想到我,还在等着他的回信。

  “荒唐,不,简直是一派胡言。”羡华赤着脚下床,“心芸,你相信她说的话吗?”

  “米娜她没事干嘛骗我?”

  “你就因为这个跟我发这么大脾气吗?”羡华转身,背对心芸,“没想到你居然会相信一个外人说的话。”

  “你没和她有私情吗?”

  羡华转过身,“杨心芸,你认识我这么久,你问问你自己,我是这种人吗?”

  在一起这么久,羡华从没有叫过自己的全名,念到杨心芸时语气明显生气了,“那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她濮阳米娜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跑来你这里胡说八道。”地板的冰凉和羡华的脚底板的亲密接触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是,我承认,濮阳米娜来赤坎的时候,是喜欢我,还上学校,家里来找过我,可我压根不喜欢她,我也跟她说的很清楚了,那个时候你和我还没在一起,我只是跟她说有喜欢的人,让她死了这份心。”

  “那信呢,你有跟她通信,还有糖果的事呢?”

  “那是她歪曲事实,她是拿过几次糖果给我,说是国外的,国内买不到,我说味道还行,也没有特别喜欢,”羡华身上的热气渐渐褪去,“她也确实给我寄过信,但我根本连看都没看。”

  羡华拉开书桌一个抽屉,五到六封没拆封的信,寄信人的名字确实是米娜。

  “最近一封,应该是半年前了。”羡华找了找,拿出一封信给心芸。

  “你要是不信,这些信你都可以拿去看看。”羡华把信都给了心芸,“你也可以去问问阿盛,问问邮局的人,看我有没有回过信给濮阳米娜。”

  羡华的解释一下就颠覆了心芸的想象,她原本也是做好了打算来的。如果羡华真的有对濮阳米娜动心,她就让羡华做个选择,不管他最终选择和谁在一起她都没意见,只是绝对不允许他同时和两个女人在一起,一夫多妻的封建制度她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是真的吗?”心芸看着手里的信。

  “我都解释的这么清楚了,你还问我是不是真的?”羡华打开门,手往外伸,“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我也没办法了,请回吧。”

  “你别这样。”

  “我不这样能怎么样?你根本就不相信我啊。”羡华抬起还留有淤肿的脚面,往地上一蹬,整个楼层都好像震了一下。

  “我现在脑子很乱。”

  羡华关上门,走近心芸,“你知道,我最生气最心痛的是什么吗?”

  “是什么?”

  “是你在这件事上,仅仅凭一封信就把我定罪了,你宁可相信跟远在大西洋彼岸的一个没见过几次面的人,也不愿意相信向你发誓要一生一世和你在一起的人?”

  “我——”心芸无话可说。

  羡华见心芸慌张的搓起了手,把语气软了下来,“如果换做是我,起码不可能像你一样,连一点解释的机会都不给。”

  “这件事,你说的没错,我是应该冷静一些的。”心芸望见羡华脚面的淤青,想起当日自己怒气冲冲朝他扔糖果,书本还用石板凳压他脚的事,“我就是一下子冲昏了脑袋,也不知怎么了。”

  “那你现在相信我吗?”羡华撇过脸,小声问。

  “相信,我相信你。”心芸用力答道,“你说的对,我为什么要去相信一个根本不熟悉的人,而不相信每天守在我身边的你。”

  羡华长舒一口气,走近心芸,牵起她的手说,“记住,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

继续阅读:第九十一章 毕业舞会 (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