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婚事告急
青省2016-12-09 23:472,302

  第一百零三章 婚事告急

  “杨伯父,这是家父让我送过来的画。”

  “亲家公真是太客气了。”

  “哪里哪里,这都是应该的,知道您平时素来爱收集画作,这幅高剑父先生1917年画的《鹰》。雄鹰伫立山峰俯瞰天下的气势倒是和杨伯父很是相配。”

  画框里的画,天色、水光和云雾都以水墨渲染,寥寥数笔,生动传神的表现了山与鹰。

  “果然还是国助懂我的心意,你说呢,心芸。”

  爹爹平白无故把国助叫来家里,心芸不安的揣测。

  “心芸?”

  “嗯?爹,你叫我?”心芸顾着思考,走了神。

  “国助难得过来一趟,你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吗?”与和国助对话时的温和不同,杨老爷和心芸讲话时习惯性的大声,特别是今天。

  “不是,我刚在想点事情。”

  “有什么事情等国助走了再想。”

  心芸说是,便走到父亲身边,一同欣赏起画作。

  “其实今天叫你来,也不是大事。”聊了会儿画,杨老爷讲起了正事,“国助,你看啊,心芸也毕业了,你回来也有两年多了,你们两个的婚事,也该办了。”

  心芸马上望向身边的国助。

  国助明白心芸眼神里的不安和求助,笑笑说,“不着急,我看心芸现在也还小,我再等几年也没关系的。”

  心芸听国助这么一说,稍微放宽了心。

  “还等几年?你们这个年纪,我们那一会儿孩子都有了,还等,那也真是太不着急了。”杨老爷命管家把画拿下去,“你们都坐吧。”

  “爹,我真的不着急。”心芸没坐下,站在原地。

  “你不着急,我着急。”杨老爷坐下喝了口茶。

  “杨伯父,也都等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我看心芸还没准备好,再等等吧。”国助不能将心芸和羡华的事说出来,之前也从没有和心芸商议过怎么应对这种情况,只好尽量拖延,好不让杨老爷看出问题来。

  “国助啊,不是杨伯父说你,你啊,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好,太惯着心芸了,”杨老爷并没有发火,只是一再耐心劝导国助,“男人,就是该强硬点,不能事事顺着女子来。”

  “您教训的是。”

  “那什么时候上门提亲?”

  国助偷看了一眼心芸,“不着急。”

  “还不着急?你啊,我怎么说你好?”杨老爷手铺在茶几座上,“这样,我问你,到底还想不想娶我们家心芸?”

  这个问题让国助不知该如何回答。

  “怎么不说话了?”杨老爷身子往前倾,“不喜欢我们心芸呢?”

  “不是,不是。”国助赶紧否认。

  “那你回答杨伯父,到底还想不想娶心芸过门?”

  心芸轻轻摇头,示意濮阳国助说不。

  “国助?”杨老爷换了一声。

  “想,当然想。”国助没敢看心芸。

  “这就对了,半天不说话,我还以为你不想娶我们心芸呢?嫌弃她,哈哈。”杨老爷微蹙的眉头松开,一阵欢喜。

  “那怎么可能?心芸这么好的姑娘,这世上再找不到第二个呢。”

  “爹——”照这样谈话下去,心芸不得立马过门了?她急的跑上茶几座旁,拉起杨老爷的一只手,撒娇说,“爹,我不想这么快嫁人。”

  杨老爷丝毫不理会心芸的话语,“那可由不得你,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可都是天经地义的事,爹不会由着你使性子,把自己的终身大事给耽误了,这样吧,国助,你先回去,跟你爹娘商量一下,改日正式提亲,我们再选个黄道吉日,把这门婚事给结了,免得我和你爹娘老挂心。”

  “爹——”心芸着急的大叫了一声。

  杨老爷一瞪眼,心芸便又不敢作声。

  “杨伯父,您看这样行吗,心芸也才毕业没多久,再让她适应一段时间,过段时间我再跟家里提提亲的事,可以吗?”国助退了一步。

  杨老爷也退了一步,“不能拖太久了,你们这些年轻人还是太没有时间观念了,是三个月,最多三个月,要是你没行动,我可就当你推了这门亲事。”

  “好的。”国助答应道。

  只剩心芸还在不停拉扯杨老爷,口里叫着爹。

  “濮阳哥哥,你怎么就答应了啊?”心芸在大门口拉住国助说悄悄话。

  “那种我也没办法啊,杨伯父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拒绝的。”

  “你就该说你不娶我了,这不就完了。”心芸嗔怪道。

  “这怎么行?”

  “我不是给你暗示了吗?怎么不行了?”

  国助没说实话,把责任推到父母身上,“这亲事,是你爹娘和我爹娘定下的,我要是反悔了,我爹娘肯定不同意的,何况他们又对你那么满意。”

  心芸撅起嘴,“父母的意思父母的,咱们的意思是咱们的,你那么一说倒是轻松了,三个月啊,三个月以后我们怎么办?”

  “现在慢慢想对策吧,反正还有时间。”

  “不用想了,到时候你就说,你不喜欢我,退了这门亲事。”

  “濮阳夫人和老爷那里,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去说,就说我们两个不合适,互相都不喜欢,”心芸手指放在嘴唇边,考虑到国助的处境,改变了主意,“不,干脆我们一起说,在你爹娘和我爹娘前,统一说彼此不喜欢,互相讨厌,就好了,这样责任和后果我们一起承担。”

  “这样好吗?”国助并不想这么说。

  “就这样,理由很充分,等我们的亲事退了,过段时间,等我爹对羡华的印象好一点,我再让羡华上门提亲。”心芸低头沉思,喃喃自语道,“得想个办法让我爹对羡华的印象起码要有对你的印象一半好那样就没问题了,不如濮阳哥哥你直接教羡华怎么跟我爹相处吧。”

  国助心绞痛,脸色变得难看了许多。

  “不好意思,我说错话了。”心芸意识到这么做对濮阳哥哥有点残忍。

  “没关系,呵呵。”

  “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别说错了。”心芸跟国助道别,国助刚转身,“不行,濮阳哥哥,你重复一下,我怕你忘记了怎么说。”

  国助换了口气,“说我们彼此讨厌,互相不喜欢。”

  “对,就是这样。”

  国助看着心芸满意的离去的背影,心里不断的重复一句话,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呢?

继续阅读:第一百零四章 巴洛克山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