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红色婚礼(3)
青省2016-12-12 21:091,800

  第一百零七章 红色婚礼(3)

  王倩向国民政府提出和林毅死前合影的请求被驳回。

  秉承带着开平中学的学弟学妹们在赤坎国民政府临时办公处的碉楼前抗议。

  “难道这就是中华民国的主义吗?连濒临死亡的人提出的最后请求都不肯答应,是害怕了吗?”秉承站在队伍前高呼,羡华,国助站在他身边,心芸领着开平女中的学妹们站在队伍的后面。

  弟弟秉承说要帮助王倩和林毅拍最后的结婚照时,心芸是有过那么几秒钟的犹豫,之后便全是感动。和被家里人惩罚比起来,为帮助王倩达成心愿的勇气要仿佛二三十米高的椰子树,岿然不动,扎根于土壤。

  单凭年轻人们的热血,还不足以动摇张统领,但学生们的抗议游行,将王倩和林毅的故事传播开了,赤坎镇,开平市,报纸上,到处都能看到人们对这对濒死夫妻最后遗愿的讨论。更多的人的血液跟着年轻人鲜活了起来,商铺门口和小吃店门口摆起抗议的横幅,横幅上用红底黑字写着,“请让他们拍一张结婚照,”“王倩和林毅有权利拍照,”“政府不能剥夺爱情,”“祝愿王倩和林毅下辈子还能做夫妻。”

  在执行死刑的前一天早晨,抗议的热情达到顶点,张统领终于退让了。

  世美照相馆的师傅和一名小伙计带着相机走近了临时监管处。

  “这是杨少爷准备的服装和饰品。”小伙计搀扶起王倩。

  为了让王倩拍的好看,秉承特意找姐姐借了适合王倩的衣服,怕王倩不喜欢,送了三套供她选择,而林毅的衣服则是从自己衣柜里最好的几套衣服里选的,同样是三套。

  “您不戴项链和戒指吗?”照相馆的师傅问找小伙计借了一顶帽子好遮盖干枯头发的王倩。

  “不用了,”王倩挽着林毅的一只手,让他压着自己使劲,林毅因为脚上受伤严重,站立起立很困难,“就这样,快点拍吧。”

  “这,杨少爷给您准备了这么多首饰,要不您还是戴上吧,这样更好看。”这特殊的结婚照,照相馆的师傅不敢怠慢,不说杨少爷给了他不少好处,自己的夫人和隔壁邻居也都嘱咐了好几遍,一定要帮两人拍的好看。

  “对我来说,结婚照里什么装饰都不需要,有我的先生就足够了。”王倩用从未有过的深情就像一般陷入热恋的女子一样,望向林毅,这是她第一次卸下防备,流露自己的感情。

  林毅选择了和王倩一样的亚麻色服装,照片洗出来都是黑白的,是什么颜色都看不出来,但林毅还是选择了更合适自己和王倩的西装,他的左脚几乎使不上里,靠右脚勉强支撑站立,不愿让王倩承担自己的重量。

  “你知道吗?王倩,之前你在满园的舞会上和我跳舞,我以为那天你是最美的,我错了,”林毅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没事吧,林毅,要不要休息一下?”

  林毅摆手说不用了。

  “很抱歉,在这样的环境下拍结婚照。”

  “我觉得挺好的,这一生能遇到你,还能在死前有过一张合照,我已经无怨无悔。”王倩和林毅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从来没有去哪里游玩过,更别说拍照。要不是来了赤坎,他们连电影和舞都没有一起跳过,聊得最多永远是革命和党国。

  “我想说,今天的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样子。”

  “不会觉得我太瘦了,脸色太难看了?”王倩坚持用原本的样子示人,也没有化妆,但是精神很好。

  “怎么会?”林毅想要摇头,脖子却失了力气,嘴角弯弯挂起来,“只可惜,我现在才看到你这么美的样子。”

  两人并肩,以牢房的铁栏杆为背影,默契十足的没有笑,长达18秒的曝光时间里,两人都没有眨眼睛,只盯着镜头,庄严的注穆。

  空荡的牢房里的墙壁,留下了王倩的字迹,她引用了周文雍的一首诗,《绝笔诗》:“头可断,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灭。壮士头颅为党落,好汉身躯为群裂。”

  林毅和王倩被捆绑着,从临时监管处乘车被送往刑场。

  一路上骑楼商店飘扬的横幅,仿佛在送别王倩和林毅。

  刑场上,人山人海。除了人之外,还有许多人手里捧着的凤凰花。

  凤凰花,取名于“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 花语为:离别、思念、火热青春,因鲜红或橙色的花朵配合鲜绿色的羽状复叶,被誉为世上最色彩鲜艳的树木之一。总状花序,花大,红色,花开时满树结花,一年开两季,五月至七月为第一季,九月绽开的为第二季。

  羡华和心芸也捧着一大把凤凰花站在前排为王倩和林毅送行。

  秉承没有拿花,他拿的是一个相框,相框里装着他和照相馆老板加班加点洗出来的结婚照。他还煞费苦心的用红色剪纸在相框右上角剪了一个囍字贴上,他把这算是送给王倩最后的礼物,希望她和她的丈夫能够喜欢。

继续阅读:第一百零九章 红色婚礼(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