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巴洛克山花
青省2016-12-10 16:521,831

  第一百零四章 巴洛克山花

  心芸找到四姨太说起父亲突然要让濮阳哥哥娶自己过门一事。

  “小姨,你说我爹怎么就这么着急要把我嫁出去?”

  四姨太关上窗户,转身坐到心芸身边,“这事,你也不能怪你爹。”

  “小姨?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四姨太特意支开妈祖的举动引起了心芸的怀疑。

  “心芸,你实话告诉我,之前你说的那个喜欢的人,是不是梁家少爷,梁羡华?”

  心芸眼皮跳了两下,“你怎么会这么问?”

  “前几日,你爹在我这休息的时候说的,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听说的,特别生气,要不是我拦着,他都要上梁家了。”

  “谁说的?”心芸抬起额头,“这种谣言,是谁传出来的?”

  “所以,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心芸准备等羡华正式提亲前再跟四姨太坦白。

  “那我就放心了。”四姨太摸着自己的胸口,长舒了一口气。

  “我要是真和梁家少爷在一起,小姨这么紧张啊?”

  四姨太松开衣服前襟的一颗扣子,“这是当然的,老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劝了他一个晚上,他才平复下来。”

  “难怪,他突然逼着濮阳哥哥娶我。”

  “要我说,这事儿,你还是趁早跟你爹说清楚,让你喜欢的那个人早点提亲,别再骗来骗去的,最后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

  “他是有这个打算,但我想在等一段时间。”

  四姨太两手覆在心芸的手上,“为什么还要等?你还没认定他吗?”

  “不是,我早就认定他了,非他不嫁,就是——”心芸又不能跟四姨太说羡华的真实身份,又不忍心再骗她。

  四姨太挪了挪臀部,贴近心芸,“不是什么?”

  “一时半会儿我也说不清,总之还没到时候,您别担心。”

  “濮阳国助那孩子怎么说?”

  “濮阳哥哥听我的,找机会我们会一起跟双方父母坦白,希望解除婚约。”

  “他答应了?”

  “嗯,答应了。”

  四姨太松开心芸的手,不免惋惜道,“多好的孩子啊,性情敦厚,为人诚实,善良,又有能力,看的出来,他对你也不错,怎么你们就缘分了。”

  不只是心芸,全杨家的人包括各大姨太,哥哥姐姐,秉承都喜欢濮阳国助,有时,心芸也烦自己,要是自己能和濮阳国助在一起,安安分分把婚结了,很多问题就会不复存在了吧。

  望着窗台上,永不枯萎的那颗绿萝,四姨太想起了什么,拂开心芸肩上的断发,“不过啊,我们以前的女人没有选择,只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这么一辈子了,如果你有选择,就去吧,起码不会后悔。”

  瑞石楼的一座苍穹顶角亭下,羡华正和斯文,正堂聊着什么,全然不知满园发生的事情,心芸也不打算告诉羡华,她相信自己能处理好。

  “在银号怎么样?还行吧。”灯楼的烟花结束后,这还是斯文头一回见羡华。

  “就那样,你知道的,那种工作不适合我。”

  斯文背靠在栏杆上,“那你想干嘛?”

  “这不是还没想好了。”对面刘老头碉楼的歇山顶常让羡华觉得和碉楼的基调格格不入。

  “还没想好?你都想几年了?”

  “大事,我不得斟酌斟酌,”羡华想问白雪的事,想想还是算了,“你呢?”

  “我?除了听爷爷的话,乖乖算账还能做什么?”

  正堂忍不住插嘴道,“在银号,有什么不好,真不明白,你们两个哪里这么不喜欢这份工作。”

  “你呀,和我们不一样。”羡华伸手准备揽住弟弟的肩膀,才发现,弟弟好像长高了。

  “正堂?你怎么好像长高了?”羡华背抵着正堂的背,斯文好奇跟过来看。

  “确实长高了,和你差不了多少了。”

  “正堂?”不管是羡华还是斯文喊,正堂都没有反应。

  羡华摇摇正堂,“怎么了?”

  正堂慢慢抬起右手,指向某个地方,“哥,好像有人跳楼了。”

  刘老头新娶的小妾又死了,进门一年多,加上之前自杀死的,这是第四个也是存活时间最久的一个刘姨太了。

  这次,刘老头安排下人,照例收拾好尸体,拖去乱葬岗埋了,将房间内有关死者的物品一炬烧毁,然后给死者家人打发一些钱财了事。

  从屋顶上坠落的人,远远的瘦的像一根火柴棒,动作连贯,楼顶的栏杆,身体前倾,坠落,整个过程,不到几秒钟,正堂亲眼目睹了,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阿盛跑上来说刘老头的六姨太又跳楼死了,正堂才敢确信自己不是眼花。

  生命坠落的速度比一瓣花瓣凋零的速度还快,一个女人的人生就这么终结了,像角亭南北面上的巴克洛风格的山花,古典主义者认为巴洛克风格是一种堕落瓦解的艺术。

  不管在哪一个时代,生命都会为自己找一个出口,再渺小,再卑微,再富贵,也抵不上一场坠落的自由。

  这一回,正堂没有哭。

继续阅读:第一百零五章 陈氏老宅遇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