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满园的喧闹
青省2016-12-14 12:222,497

  第一百一十四章 满园的喧闹

  房间里的月琴被杨老爷砸成两半,断裂的弦丝翘起,由于地板上追逐的脚步,而没有停止弹跳。

  “你个死丫头,爹的老脸都被你给丢尽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杨老爷被杨夫人拉着,“给你放开。”

  “老爷,心芸也就是一时糊涂,你先别生气,我跟她聊聊。”

  “你的话要是有用,她今天敢这样吗?好啊,毕业了,心野了是吧,还敢那种小子上门提亲?丢人!”

  心芸也是从父亲口里得知,羡华来过,还坦白了两人的感情,她一边抱怨羡华的冲动,一边又不愿听父亲说羡华的不是,“爹,羡华不是坏人,您要是了解他了,也会喜欢他的。”

  “死丫头,你还敢帮他说话?”杨老爷围着屋子转圈圈,追着心芸。

  “爹,你别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发火啊。”

  “你敢跟梁家的小子有私情,还不够我发火吗?简直了,”抓不到心芸,杨老爷冲杨夫人嚷嚷,“你看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好女儿!这叫什么事!”

  “老爷——”杨夫人脖子往后一抻,避开杨老爷的大嗓门。

  “爹,你再大声一点,明天全赤坎的人都知道了,那样你只会更加丢脸。”心芸怕爹把脾气发在完全不知情的母亲身上,“这个事情,我已经和国助说过了,他也知道,我和羡华是互相喜欢的,本来,我们是要向你们取消婚约的,上次临场他才反悔。”

  “我不管国助怎么想的,总之,你和梁家的猫猫狗狗都不许有来往,更别跟我提什么跟梁家儿子谈感情,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你们休想——”杨老爷一口气没提上来。

  “老爷,老爷,你缓缓气,”杨夫人抚着杨老爷的胸膛,“心芸,快给你爹认错,看你把他气的。”

  “娘——”

  “别说你爹不同意,我也不同意,国助有什么不好的,你怎么不喜欢他?”杨夫人和梁家没什么仇怨,可是杨老爷不同意,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跟着反对。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不想嫁给他们,你们就别逼我了。”

  “不是你嫁不嫁给濮阳家的问题,现在,你立刻马上给我断了和梁家小子的来往,要不然今天,我干脆就打死你,免得你在外面丢人现眼。”杨老爷脸涨红,像喝醉了酒一样,喉咙都喊哑了。

  “爹,我们就是互相喜欢,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呢?”

  “上次张统领说在灯楼逮到你和梁家人时候,是不是那时就在一起呢?”梁老爷忽然想起半年前的事。

  “爹——”

  心芸只叫了声爹,杨老爷气的胡子吹起,眼珠子几乎就要蹦出来,“好啊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女儿,这种事你都干的出来,你一个女孩子家,还要不要脸!打死你,看我今天打不死你!”

  杨老爷拾起地上断成两半的月琴,扔向心芸。

  月琴打在墙壁上,又摔成了四瓣。

  “老爷,你真是要打死我们的女儿吗?”杨夫人抱住杨老爷,让心芸跑出去。

  “出去,心芸,要不然你爹真要把你打死了。”

  心芸被飞过来的月琴吓到了,提起裙子就往外跑。

  “小姨!”心芸刚冲出去就撞上了四姨太。

  “什么事情,这么吵?”四姨太听妈祖说杨老爷在心芸房间里闹的厉害,连忙赶了过来。

  心芸抓住四姨太的手,“我爹发大火了。”

  四姨太听屋子里传来杨老爷的声音,说什么要打死心芸,让她不要跑之类的话。

  “走,跟我来。”

  四姨太把心芸带到独栋别墅,命妈祖把门锁起来,要是老爷来了,就通报一声,但不许开门。

  “出了什么事,老爷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脾气?”心芸刚坐下,四姨太就等不及问。

  心芸知道再不能瞒了,便把她和羡华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前几周,你爹因为你不肯嫁给国助而把你关起来,我以为老爷过段时间,也就好了,想不到今天还出了这样的事,最想不到的是,你喜欢的人居然是梁家的儿子。”四姨太走到窗边的绿萝前,叹了口气,“我要是老爷,可能会闹得更凶。”

  “小姨,你也不同意我和羡华在一起吗?”

  “你们两个当初决定在一起,难道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后果吗?”

  “想到了,要是没想到,也不会瞒这么久,羡华打算毕业就娶我,是我觉得时机没到,担心爹爹反对,才拖到现在。”终于可以跟最疼爱自己的小姨讲羡华的名字,让心芸紧绷的神经舒缓了一丝。

  “等和濮阳哥哥把婚事取消,慢慢羡华再向爹博取好感,我们再提出我们两个人的事,计划是这样的,结果,你也知道,第一步就搞砸了。”

  “心芸,你敢去喜欢梁家儿子,敢跟他在一起,小姨,说实话,真的很佩服你。”四姨太坐下,看着心芸苍白的脸蛋,“但你这次这个决定,实在是太——你爹不可能同意的,梁家老爷当年和你爹的恩怨,你爹可是一直记着。他这么爱面子的人,被一个穷小子抢了老婆的笑话在整个赤坎都传遍了,他怎么可能同意你和梁家儿子交往,那不是让他再被赤坎镇的人笑话吗?”

  “我知道,这点,我确实对不住爹爹,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爹爹总记在心上,还为了显示他的能力,一口气娶了好几个他根本不喜欢的女人,独守空房,我爹这么做本身就有问题。”自打心芸懂事以来,很少看到爹爹去其他几个太太的房里过夜,除了小姨。

  “小姨,而且,不是你说的吗,你说以前的女人没有选择,只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谁,就是谁,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要是我有选择,让我去选,起码不会后悔,梁羡华就是我的选择。”

  “不是国助,不是你说的那个梁羡华,为什么就不能是其他人呢?”

  “那小姨你为什么不喜欢我爹,而要喜欢那个等了很久,都没有出现的人呢?”

  四姨太一时语塞,眼神黯淡。

  心芸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对不起啊,小姨,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你说的对。”

  “我不是因为他是梁家的儿子才喜欢他,我喜欢的他,只是恰好是梁家的儿子,抢走爹老婆的人又不是他,爹爹为什么要生他的气,不许我和他在一起呢?难道爹的面子重要,我的幸福和婚姻就不重要了吗?”

  四姨太噗嗤一笑,手指搭在人中上,“说什么傻话呢?梁羡华那么小,怎么跟你爹抢梁夫人?自己的母亲?”

  “哈,我就是那么一比较。”

  “难怪你之前不肯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谁,知道了,还真叫人头大。”

  心芸把头伸到四姨太下巴前,“小姨,你会帮我的吧?”

  “你说呢?”两人相视一笑,窗台上的绿萝叶开始泛黄,天气渐冷,赤坎的冬天又来了。

继续阅读:第一百一十五章 公平竞争(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