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国助的反击(2)
青省2016-12-13 21:012,122

  第一百一十一章 国助的反击(2)

  国助的话如五雷轰顶,心芸问了一遍,“你刚刚说什么?”

  “心芸,对不起,我还是想跟你结婚,这门亲事,我不想退。”

  “我们不是商量好了吗?濮阳哥哥?”心芸瞪大了眼睛,像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

  “这是我的错,之前我没想好。”国助想要勇敢争取一次,即便,这会让心芸不高兴。

  “你没想好?不是,那你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下?现在这个时候你才反悔?”心芸试图挽回国助说出口的话。

  “其实我一早就不想退婚,从小我就期盼着和你结婚的那一天,请你相信我,我会一直对你好的。”国助转身向杨老爷和杨夫人道歉,“对不起,杨伯父,杨伯母,这都是我的错,请你你们再给我和心芸多一点时间,我会努力让心芸喜欢上我,愿意和我结婚的。”

  “爹,娘,请你们不要着急,你们喜爱的儿媳妇,总有一天会心甘情愿的进我们的家门。”濮阳国助向自己的爹娘承诺。

  濮阳老爷点头说,“没错,如果孩子们自己都不愿意,杨老爷,我们再勉强也是没用的。”

  “不行,自古以来,哪门亲事不是父母之命达成的,这门亲事,不能耽误,今日就要订下一个黄道吉日。”杨老爷吹胡子瞪眼,不肯退让。

  “爹——”

  “你给我闭嘴,爹这是为了你好,”杨老爷不许心芸说话,“这门亲事早早就订下了, 你说不结就不结,传出去,人家不得说我杨家的女儿,一点规矩礼数都不懂?”

  “可是,爹,我就是不想结,我不喜欢濮阳哥哥,怎么结这个婚?难道要像你和娘那样吗?”

  “混账东西!”杨老爷右手一甩,扑了个空,茶杯早就被摔了出去。

  杨夫人也发火了,“杨心芸,你说什么胡话?还在濮阳夫人和老爷面前?”

  “爹,娘,对不起,我话说重了些,”心芸瞧了眼旁边尴尬的濮阳老爷和濮阳夫人,“还请濮阳老爷和夫人见谅。”

  “没事的,孩子。”濮阳夫人并不恼心芸。同为女子,当年的她不似心芸,有说不的权利和勇气,也不懂喜欢不喜欢的感情,就像杨老爷说的,父母之命,嫁给濮阳老爷,久而久之,她对濮阳老爷多了些信任和依赖,像家人一样,至今她也不晓得自己到底喜不喜欢濮阳老爷。

  “谢谢你濮阳夫人。”

  “这样吧,杨老爷,还是给孩子们一点时间,考虑一下,这毕竟不是我们那个年代了,”濮阳老爷出来打了圆场,“过段时间,等他们想通了,我们再来,让心芸和国助也都好好想想,他们这代的年轻人,思想各方面要比我们更开放些。”

  “濮阳老爷,这事,你不用操心,我们家心芸肯定会嫁进你们杨家的。”

  “杨老爷,不要逼孩子,让心芸自己做选择吧。”濮阳老爷的坚持并没有动摇杨老爷。

  送走濮阳老爷和夫人,心芸和国助留了下来。

  满园的回廊,午后4点多的阳光,落在回廊的过道上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四边形,鸟儿哼着曲,从花亭的檐角飞到晚香亭的屋顶,鸟喙转过背,啄着翅膀。

  “为什么要这么做?”心芸停下脚步,想不通,向来诚实稳重的濮阳哥哥怎么会在关键时刻背叛自己,“你刚那么一说,把我扔在那里,就像个傻子一样,我爹娘,你爹娘会怎么看我?”

  “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妥,我向你道歉。”

  “这不是道不道歉的问题,”心芸脸热着,还没有从大堂里的一人对峙所有人的激动中缓过来,“你到底的怎么想的?真的想和我结婚吗?”

  “是的,我想和你结婚。”这话,国助当着大人的面讲了好几遍,心芸还是不甘心的想要再次确认。

  “濮阳哥哥,为什么我们之前商量的时候,你不说?要现在说?”

  “现在要是再不说,我就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了,”国助看着心芸的双眸,“你和羡华互相喜欢,我能说什么呢?除了祝福你。”

  “可是,心芸你知道吗?自从知道你们两个的事,我想了很多,我曾经无数次放弃,”国助的声音开始抖动起来,“一百次,一千次想要放弃你,不去阻止你的幸福,可是第一百零一次,第一千零一次,前面累积的放弃的念头就像海水一样向我涌来,翻滚的海浪将我一遍遍打入海底,我想要呼吸,我想要活下去,我不停的游啊游,浮出水面换了一口气,那口气就是我对你无法割舍的感情。”

  “濮阳哥哥——”心芸从没有见过如此倾诉的自己感情的国助,她和濮阳国助都是不太能表达内心的情感的人,很多东西都埋在心里,不去说明,也因此,无法真正了解彼此。

  “我一直喜欢你,比任何人喜欢你的时间要长,喜欢的要多,我一直在等你长大,可长大后,你却要成为别人的新娘,这真的让我无法接受。”金黄中带一点橘色的阳光爬上濮阳国助的侧脸,半边脸好像在发光。

  “你——”

  “心芸,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嫁给我,我只想你给我一个机会,公平竞争的机会。”濮阳国助走近心芸,“让我重新追求你,然后你再从我和羡华中间做一个选择,好吗?”

  心芸往后退了一步,濮阳国助便往前又靠了一步,整个人走近阳光里,全身都在发光。

  “濮阳哥哥,你是认真的吗?”

  “与你有关的任何事,我都是用最认真的态度。”

  濮阳国助身上的光刺着心芸的眼,她眯着眼,没有看国助,“如果我说不呢?”

  “如果你说不,”国助从阳光的包围中走出,脸上的线条分明,平静的说,“那我就等到你说好的那一天。”

  满园里的最后一颗凤凰树上的最后一朵凤凰花枯萎,等待明天夏天新一轮花季的到来。

继续阅读:第一百一十二章 国助的反击(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