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公平竞争(2)
青省2016-12-15 12:122,637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公平竞争(2)

  “羡华!”和见到国助的反应不同,门开,羡华的脸一出现,心芸就抱了上去,整个人都扑倒在羡华怀里。

  门外,还未走远的国助听到心芸的声音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走了。

  “你还好吗?这些天,都被闷坏了吧。”心芸头靠在羡华的胸口,两人的身体紧贴着,羡华好像很久没有闻到心芸的发香,那股熟悉的味道,低下头,下巴磕在心芸的头顶,深深吸了一口气。

  “没有,就是担心,你上满园那天,我爹会不会对你很凶?是不是让棍棒赶你出去?”心芸听四姨太的妈祖说起羡华来满园被杨老爷赶时,羡华早就离开满园了,无从见上一面,更无法得知,羡华有没有被爹责骂或是受伤。

  羡华双手抱起心芸的脸,“没事的,你爹也就是吓吓我,要是真把我打伤了,你还不得闹翻天?”

  “胡说!我爹才不在乎我的感受,要不然也会反对我和你的事。”

  “哪个父母不爱护自己的孩子,杨老爷就是脾气差一点,毕竟你是他的亲生女儿,怎么不会在乎你?”羡华看出心芸有些责怪杨老爷,连忙替杨老爷说好话。目前,他虽然也不怎么喜欢杨老爷,再怎么样,也不能因为他,把两父女的关系搞砸。

  “嗯,反正我现在不想看到他,被关起来这么多天,他也没来看过我。”

  “说起你被关起来这件事,我很生气。”

  心芸反过来,帮杨老爷说话,“你千万别怪我爹,他就是一时生气。”嘴上说说,心芸并没有生杨老爷的气,她知道这是个惩罚,就是多日没见到羡华,心里急,家里有吃有喝的,还可以看书,她并没有过的有多惨。

  “我生气的人是你。”羡华放下双手,往后退了两步,和心芸拉开一段距离。

  “我?”心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

  “对,就是你。”

  “生我什么气?”

  “你想想,为什么你会被关起来?”

  “因为濮阳家上门提亲那天,我说不喜欢国助,哎呀,说起那件事,”羡华不提,心芸差点就忘了,“要不是濮阳哥哥,临时反悔,我爹也不至于生那么大的气。”

  “你和国助商量好了,要一起悔婚是不是?”羡华从满园出来那日,特地找国助问了清楚事情的原委。

  “是啊,要是他不反悔,那天说不定就成功解除婚约了,两家人都在。”

  羡华的鼻子用力出了一口常常的气,“为什么你和国助商量,却不和我商量?”

  “你要忙银号的事,还烦着以后的打算,这件事,我能处理,就不想烦你了。”心芸当时确实是这么想的,被关进房间那天就后悔了,早知道会搞成那样,她应该先和羡华商量,都怪自己太自信。

  “你是认为你有能力可以处理好,还是更相信国助而不是我?你到底是想嫁给我,还是嫁给国助?”

  “当然是你呢!羡华,你怎么这么问?”冷风夹带着湿气从窗户口吹来,心芸不禁打了个寒颤。

  “你不是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你有我,婚事是你和我的婚事,有问题,你不找我,找国助,我能不伤心吗?这说明你根本就不相信我。”羡华看着心芸说。

  心芸往羡华的方向走近一步,“我说了,是怕麻烦你。”

  “那你就不怕麻烦国助?”

  “这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羡华这么一问,心芸反而答不上来,当时她是怎么想的,现在也记不清了。这还是羡华头一次主动向心芸发火,她一时有些慌了神。

  “羡华,你先别生气,这事,我当时可能也太过自信了,以为能处理好,没想到后面会演变成这个样子。”心芸语气软下来,她承认羡华说的不无道理。

  “从我在河边向你求婚那天起,你答应成为我的妻子那刻起,我们就应该彼此依靠,信任,不是什么事,你认为你能做好,就不需要让我知道。”这件事令羡华想起濮阳米娜寄过来的包裹和信,别的都好说,他和心芸之间的信任危机,才是他最头痛的。

  “心芸,上次我们吵架的时候,你答应过我的,会相信我的,不是吗?”

  心芸记得她答应过羡华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会相信羡华,这次她好像又没有做到。

  “是的,我应该要相信你。”

  “你不仅要相信我,还要倚靠我,依赖我,就像刚刚你抱住我那样,头枕在我胸口上,把你整个人都交到我怀里。”羡华原以为只要两个人相爱,什么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现实却是,两人在一起后,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摩擦,需要不停的磨合。

  心芸低下眉毛,点点头,小声询问,“那我现在还可以抱你吗?”

  羡华被心芸像小狗似的,既可爱又受伤的表情感染,张开双臂,“过来吧。”

  心芸不似刚见面那样扑进羡华的怀里,而是慢慢靠近,先把身体贴近,再把头轻轻放在羡华的胸口。

  “你瘦了。”羡华还没有等心芸把头枕上来,就环上双臂,抱紧了她。

  “瘦了好看些,是不是?”

  “我们心芸,不管是胖还是瘦,都很美。”还好,心芸和自己都是讲理的人,偶尔吵架,只要有一方说通了,两人马上就和好,不会拖到第二天,这让羡华每次吵完架后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两人的误会解开后,心和心的距离好像拉的更近了。

  “对了,国助哥说的那个公平竞争,你怎么会答应?”一开始,濮阳国助提出时,心芸以为羡华不会答应,所以也没有答应的。但国助说羡华是同意的,她便没再拒绝。

  “再怎么说,国助确实是和你有婚约在先,而且他喜欢你,我看的出来,之前只是装作不知道,”羡华十分赞同国助的公平竞争约定,“我对他是有愧疚的,不知道你有没有?”

  在知道濮阳国助喜欢自己之前,心芸是没有的,那日濮阳家来提亲,心芸得知了国助的真实想法,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我以前真的没有意识到他对我的感情,以为就是哥哥和妹妹的情感。”

  “现在知道了?”

  心芸老实说,她有点不敢面对濮阳哥哥。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的,通过这次公平竞争,起码可以多少弥补对国助的亏欠。”

  “难道你就不怕我真的被濮阳哥哥抢走?变了心?”心芸恢复了生气,抬头问道。

  羡华迅速回复,“不怕。”

  “要是真的被抢走了?”

  “那我就抢回来。”羡华脸上没有丝毫的犹疑。

  “万一抢不回来了?” 心芸好奇羡华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自信。

  “肯定能抢回来。”羡华嘴角上扬,眉毛往下弯了弯。

  “你就这么自信?”

  “当然。”

  “为什么?”

  羡华说的理直气壮,“因为你杨心芸命中注定是我梁羡华的妻子。”

  额头上,半个多月的阴霾瞬间因为一句话,全部都扫光了。心芸看着羡华的明亮的双眸,害羞的把头埋进他的胸口。窗口吹来的风大了些,羡华抱着心芸转过身,用自己的后背替心芸挡风。心芸被羡华温热的身体紧紧抱住,像喝了一碗热汤,全身血液都接收了新的热量,温度提升了,连心芸的笑也变暖了。

继续阅读:第一百一十七章 说服失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