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羡华的烦恼(6)
青省2016-12-23 14:012,049

  第一百三十五章 羡华的烦恼(6)

  羡华是真不想趟斯文和白雪的这淌浑水,可他又不能不管。 在白雪出嫁的当天,心芸在国助的帮助下和白雪交换,正堂负责与斯文在银号替换,双双替下两人后,由阿盛开车接送他们去广州,等斯文和白雪离开后,羡华再救弟弟出来,而国助那边会把心芸从刘老头家带出来。

  计划的进展,在羡华和正堂这里一切顺利。羡华将斯文和白雪送上车后,返回陈氏银号,在靠后门的位置,放了一把火,趁着银号的员工和门口看守斯文的注意力被吸引,在烟雾中,把正堂带了出来。

  “剩下就只有心芸了。”羡华和正堂马不停蹄赶回平和楼,进了门却不见新娘和新郎。

  羡华着急的拉住旁边一个人问,“新郎和新娘去哪儿呢?怎么没拜堂吗?”

  “刘老头说都拜了那么多次,这次就不麻烦了,直接洞房了,哈哈。”说完,周围的人都跟大笑了起来。

  “哥——”正堂叫了一声。

  羡华没顾着回复,冲上楼去找新娘和国助。

  “哥——”正堂在后面追着羡华。

  三楼的一间方面门前,围满了人。

  “让开!”羡华扯开几个附耳偷听房间内动静的中年人。

  不知谁说了一句,“年轻人,你这是干嘛,人家正在洞房了。”

  “不准洞房!”羡华直接撞门。

  几个大男人竟然还拉不住羡华一个人。

  “心芸!”羡华撞开门,见刘老头将新娘扑倒在床上,太阳穴旁的青筋爆出,抓住刘老头的衣领猛地往外摔。

  “你没事吧。”羡华搂住新娘的肩膀问。

  新娘围着红盖头摇头。

  羡华松了一口气,一把抱住新娘,“没事就好,吓死我了。”

  新娘头靠在羡华的肩膀上,双手从背后环抱羡华。

  “哪里来的臭小子!抱着我的新娘做什么!”刘老头从地上爬起来,脚下没站稳,险些又摔倒。

  “这是我的新娘,怎么回事你的新娘,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害臊。”羡华抱着新娘下床。

  众人在一旁看热闹,被羡华的话逗笑。虽然很多都和羡华有一样的想法,从没有人当着刘老头的面说过。

  “我认得你,是梁家的儿子吧,”刘老头站起来,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当着众人的面,他还是克制了发情绪,“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我只问你这是干什么?”

  羡华看到心芸躺在刘老头的身下,一时气愤,说话着急了些,缓了两口气后,稍微平静了些,意识到自己说话不够得体,“不好意思,刘老爷,我不太会说话,这是误会。”

  “误会?”

  “您要娶的新娘是八和会馆的白雪,但她不是。”羡华横抱起新娘,怀中的新娘默不作声,环着羡华的脖子,安静的靠在他身上。

  “不是白雪?哈,笑话,不是白雪,能是谁?”

  “是——”

  “羡华!”羡华的话语被一声呼喊打住,叫自己名字的不是正堂,也不是怀中的新娘,而是心芸。

  “羡华!”

  羡华转过头,门口正堂的旁边,确实站在心芸还有国助。

  “心芸?”羡华甩甩头,以为自己看错了。

  “羡华,搞错了!”

  “搞错了?”心芸,正堂,国助三人的表情都很奇怪,羡华低头望了眼怀中的新娘,新娘不是心芸,可新娘也不可能是白雪,他是亲自送白雪和斯文上的车,那么新娘会是谁?

  刘老头被几个年轻人搞糊涂了,“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你是谁?”羡华问怀中的新娘。

  隔着红盖头,羡华看不到新娘真正的样子,索性掀开。

  “你?”羡华看到新娘真实面容的那一刻,两手顿时无力,新娘差点摔下。

  “哎呀,吓死我了,别突然就放手啊。”新娘两手还挂在羡华的脖子上,两人的头被新娘的重量一压,靠的更近了。

  “怎么是你?”羡华怎么也没想到怀中的新娘会是她。

  “看到我这么惊讶干嘛?你不是说我是你的新娘吗?”濮阳米娜看上去格外高兴,明明知道羡华刚刚话里的女主人公不是自己,但从羡华嘴里说出来,她还是按耐不住喜悦,一个人笑着。

  羡华又望了一眼门口的心芸,“这都是什么情况?”

  刘老头走近看了眼,确实不是白雪。

  “喂,你还不松手——”

  米娜没有松手,轻轻跳起,用全身的重量压弯了羡华的脖子,在他嘴唇上深深一吻。

  “哦——”众人看的兴奋。

  唯独心芸咬紧下嘴唇,转身就跑了。

  国助跟着心芸跑了出去。

  “你怎么又这样!”羡华推开米娜,望见离去的心芸,正要追上去。

  “给我站住!”刘老头命人拦在门口,不让羡华出去,“我的新娘去哪儿呢?不给我交代清楚,今天谁也别想走。”

  米娜拉住羡华的袖子,“别丢下我。”

  羡华回头看了眼米娜,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原委,米娜为了帮助白雪而假扮新娘这点是无疑的,他不能丢下她不管。事情闹得这么大,是他完全没预料到的情况,他和心芸,他和国助,他和米娜,斯文和白雪,白雪和刘老头,所有的人物关系在这一刻都混在了一起,像赤坎梅雨季节里,泥泞的小路,一不小心双腿就会深陷其中,任凭你怎么用力都拔不出来。

  平和楼的彩色玻璃窗户上贴着的大红囍字,被风吹到第十遍的时候,从二楼缓缓飘落,斯文牵着白雪的手奔驰在水泥路上,追寻两人的未来,国助追着含泪离去的心芸,羡华则被锁在平和楼里,护着顽皮的米娜向刘老头做最后的解释。

继续阅读:第一百三十六章 羡华的烦恼(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