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羡华的烦恼(7)
青省2016-12-23 18:181,867

  第一百三十六章 羡华的烦恼(7)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雪去哪里呢?”关上平和楼的大门,刘老头将宾客赶走,只留下羡华和米娜。

  事关斯文和白雪的名誉,如果说实话,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在背后议论。就算斯文和白雪不介意名声,要是让外公和梁老爷知道羡华,正堂设计帮助斯文逃跑,后果更是严重。羡华只好说是自己喜欢白雪,舍不得白雪嫁给刘老头,来抢新娘的,却没想到居然是米娜。

  “白雪说她不愿意嫁给你,求我帮她逃跑,羡华喜欢她,我喜欢羡华,帮了她,就等于帮了我自己,所以我就答应了。”米娜机灵的接着羡华的故事往下讲。

  “你?你又是谁?哪里冒出来的。”

  濮阳米娜撒起谎来倒是挺顺溜的,“我叫濮阳米娜,小时候在国外长大的,看不得你们这些人仗着有钱就欺负人家小姑娘,婚约和恋爱都是自由的,白雪现在已经跑远了,你也追不上了。”

  “她跑去哪儿呢?”

  “我才不会告诉你呢。”米娜做了个鬼脸,贴着羡华说。

  “臭丫头!你给我过来!”刘老头朝着米娜大步走过去,“我的新娘跑了,就要拿你问罪。”

  “凭什么啊,你自己有问题,老色鬼,还要娶人家小姑娘,人家都可以给你当孙女的年纪了,你好意思吗你?”

  “你——”刘老头伸手就要抓米娜,被羡华的手一挡。

  “刘老爷,请您自重。”

  刘老爷见米娜颇有自分姿色,干脆耍起了流氓,笑眯眯道,“我的新娘跑了,那就拿你来代替!”

  “呸,不要脸。”要不是羡华挡在前面,米娜差点就吐口水了。

  “要不然你就把白雪给我找回来!找不回来就拿你代替,反正我们差点也就洞房了。”

  米娜想起刘老头肥重的身子压倒在自己身上,一阵恶心,右手从袖口里掏开一小袋红色粉末,用力朝刘老头的脸上甩去。

  “哎哎呀,我的眼睛。”刘老头往后倒,闭上眼,双手拍打着脸上的红色粉末,那是米娜准备用来以防万一时准备的辣椒粉。

  “死丫头,你撒什么东西了,来人啊。”刘老头的仆人边笑边打了盆水来。

  羡华低下头告诫米娜别胡来。

  “我就是看他不爽,惩罚一下他。”

  “那也不能胡来啊。”羡华小声说,现在两人在刘老头的屋檐下,怎么逃出去都是问题,得罪了刘老头万一被他关起来一顿打都没地方跑,他不得不抓紧时间想个办法。

  “刘老爷,对不住了,米娜从小在国外长大,不懂礼数。”羡华礼貌的替米娜向刘老爷道歉。

  “哼,我不吃这套,”刘老头擦干脸上的辣椒粉,和米娜,羡华隔开一段距离,“今天,我管你们是谁,都得给我留下,一个都不许走。”

  “特别是你,”刘老头指着米娜,“要不然就乖乖跟我洞房,要不然就马上把白雪给我带过来!

  米娜开骂道,“不要脸的老东西!”

  “好,既然你都清楚了,我这不要脸的老东西,现在就不要脸给你看,来啊,把这女的给我带到婚房去!”刘老头一声令下,几个仆人伸手就要来开粘着羡华的米娜。

  羡华抱住米娜,“刘老爷,您可别犯糊涂!”

  “快啊,拖不走,就给我把人扛上去,”刘老头不为所动,今日在众多来宾面前,他算是丢大脸了,怎么也必须做点什么解解恨。

  “滚开!”米娜拍开伸向自己的一只手,“啊!”

  羡华一人敌不过四五个人,干脆箍住米娜,将她的头埋入自己的胸口,大喊了一声,“这可是濮阳司言的女儿。”

  “慢着!”刘老头喊了停,“你说她是濮阳司言的女儿?”

  “没错,我爹是濮阳司言,你要是敢动我,我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米娜听闻刘老头对自己父亲的名字有反应,连忙表明身份。

  羡华点头说是。

  “刘老爷,米娜跟着他爹一直在国外,不懂礼数,胡闹惯了,还请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她这回,相信她父亲要是知道您待她女儿宽厚,日后必定会有重谢的。”濮阳司言属于和陈老爷同批发家的大人物,年近50岁时,得了米娜这么一个小女儿,尤为疼爱,在国外最大的华人华侨互助会红帮里担任了第一届也是最长的领导人,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势力极其强大,以致于连带濮阳国助家在赤坎的地位为四大家族之首,比陈老爷的地位还高。任何想要在北美发展的企业家,无不想交结濮阳司言。羡华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只能拿米娜她爹的名号出来吓唬刘老头。

  刘老头半信半疑,“按你说,这丫头,来头还不小啊。”梁家的儿子羡华他是见过的,不是奸诈之人,倒和他爹的执拗有几分相似,要是真的是濮阳司言的女儿,他可不敢乱动。

  “老爷,老爷!有人要见您,”管家匆忙上前。

  “什么事?不是说了,任何人来都不见吗?”刘老头还在思考怎么处理羡华和米娜,管家结结巴巴的说来的人是濮阳司言。

  听到管家的话,羡华松开怀中的米娜,长舒一口气。

继续阅读:第一百三十七章 羡华的烦恼(8)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