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羡华的烦恼(8)
青省2016-12-23 18:342,397

  第一百三十七章 羡华的烦恼(8)

  濮阳司言一出现,刘老头就完全换了个人似的,连濮阳司言说要给赔偿金都不要,一路点头哈腰送米娜和濮阳司言出门。

  “早知道爹爹的名字这么好用,一开始我就该拿出来用了。”米娜挽着濮阳司言的手臂,一脸满足。

  “还好意思说,”濮阳司言敲了下米娜的额头,“就你这胡闹,人家不把你抓起来打就不错了。”

  米娜摸着被打过的额头,“那不是有爹在吗?爹才舍不得别人打你的宝贝女儿呢。”

  “平时把你宠坏了,在国外不知道收敛,回到家乡更放肆了你,明天就把你送回去,国助,去,安排会美国的机票。”

  “爹地!”米娜摇起濮阳司言的手臂,撒娇道。

  国助追着心芸到门外,见她只是伤心,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回头找羡华和米娜才发现两人被刘老头抓住不放,连忙赶回家找濮阳司言求救。

  “好好,好,我等下回家后立马去买。”

  “堂哥,你好意思吗?”

  “国助,这是怕了你了,恨不得你现在就走。”濮阳司言有时候自己都受不了自己的女儿,更何况他人。

  “不是的,大伯,我是恨不得您和米娜在这儿呆一辈子。”国助见羡华和米娜安然无事,心里也算落下了一颗石子,脸上的眉眼都舒展开了。

  “就你会说话——”濮阳司言向来疼爱米娜,知道她胡闹,但本性不坏,责怪了她两句不该在别人婚礼上乱来也就没说什么了。

  “看你调皮,等把你送走了,叫你再见不到梁家的那个小子,看你还乖不乖。”

  米娜被爹地当着国助的面这么一说,反而害羞了起来,“爹地,说什么呢。”

  “不是你说喜欢梁家的臭小子,死活要跟我过来赤坎,要不然啊,以前都不知道要怎么讨好你才肯回乡下一趟。”濮阳司言是为了办公事回乡,米娜听说就吵着嚷着要跟一起来。

  “不许说了!”米娜捂着濮阳司言的嘴巴。

  “哈哈,还不让说,敢做还不敢说了,”濮阳司言难得抓到女儿的把柄,越发起了兴致逗趣女儿,“这么不诚实,看来,我还是得把你送走了,国助,买机票。”

  “爹地!”米娜跳开,不再靠着爹地,“不理你了。”

  濮阳司言在平和楼特意多看了几眼羡华,外形俊朗,个子也高,身子看上去也挺壮实的,眉眼间还有股英气,难怪自己的女儿会喜欢上。

  “女儿大了,有了男朋友,就不要我这个老爹地了,知道落。”

  米娜转过头,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稻田,“没错,就不要理你这个老爹地了。”

  车上,两父女有说不完的话题,嘻嘻哈哈的,似乎把今天的发生的事全然都忘了似的。

  羡华要是也有他们这种善忘的超能力就好了。

  中午好不容易和弟弟从平和楼回来,休息了没一会儿,爹爹气呼呼的回来,又把两人教训了一顿。

  “你说你们两兄弟成天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一件事接着一件,是要气死我是不是?”梁老爷听闻平和楼婚礼的事,立刻就从饭桌上起身赶回了家。

  羡华按对刘老头的那套说辞解释。梁老爷完全不听,斯文和白雪的事他当然知道,加上自己儿子,他很了解,怎么会莫名其妙去追八和会馆唱粤剧的白雪呢?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

  羡华只好承认,是受斯文的摆脱,去换白雪,没敢坦白自己和正堂参与替换斯文的事。

  “人家的事,你说你们跟着瞎搅和干什么?”梁老爷和陈老爷近来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了些,上次以为羡华帮斯文和白雪码头私奔的事,陈老爷子又对梁老爷刻薄,冷淡了些,现在闹这么一出,要是陈老爷知道了,梁老爷就别想指望这辈子还能带着羡华他娘名正言顺拜见一次岳父,和死去的岳母。

  羡华没有狡辩,默默挨着训,这次爹说的都没错,自己就是有错,该被骂,被罚,他都可以接受。只是偏偏心芸又撞见了自己和濮阳米娜亲吻,这点让羡华很无力。

  “还有,那个濮阳米娜是怎么回事?她去年是不是就常常来我们瑞石楼找你?你不是真的跟她有点什么吧?”

  “爹,怎么可能呢,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心芸的事?”羡华冤枉极了,自己不仅要跟心芸解释,还要向爹爹洗刷罪名。

  “那我听人家说,你不是还跟人家姑娘,那什么呢吗?”

  “什么啊,爹?”

  “嘴巴和嘴巴那回事啊。”

  羡华终于明白爹爹指的是亲吻的事,“那个濮阳米娜自己要那么做的,我可不愿意。”

  “人家一个女孩子主动亲你?”

  “是啊,都好几回了。”

  “还好几回?你这臭小子,”梁老爷从茶座前起身,到处找东西,“找根棍子给我!臭小子,这里和一个姑娘厮混,那边还追着杨家的姑娘不放,小小年纪,对女人的心思怎么这么多?”

  羡华赶紧解释说自己不喜欢濮阳米娜,自己都把话说明了,表明了喜欢的人只有心芸,但米娜不肯放弃,常来烦自己。

  “你这话说的,好像自己有多受女孩子欢迎似的。”

  “爹,我不是这个意思,”除了心芸,谁的喜欢羡华都不要,因为那都是多余的,“反正这件事,我也是受害者。”

  “那斯文呢?你真没帮他逃跑?”

  羡华毫不犹豫的回答,“没有这回事,爹。”

  正堂像往常一样,没有插嘴,让哥哥主持大局。

  “正堂——”梁老爷转向不说话的小儿子问,“阿盛去哪儿呢?”

  “阿盛去——”

  “阿盛我让他去——”

  “你别说话,我问你弟弟了。”梁老爷不相信羡华的话。

  正堂瞥了哥哥一眼。

  “正堂,说实话。”

  “爹,我,我不知道。”正堂害怕被爹爹责罚,但更害怕拖累阿盛和哥哥。

  梁老爷背过手,走到正堂和羡华面前,“你们两兄弟互相包庇,以为我就那你们没办法了吗?等阿盛回来,看他有没有你们的担心敢撒谎。”

  待梁老爷走后,羡华和正堂一泄气,双双瘫坐在地上。

  “怎么办啊,哥,阿盛肯定瞒不住的。”

  “改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们已经尽力了,只要斯文和白雪没事就好了。”折腾了一整天,羡华身心俱疲,眼前的危机先暂时渡过再说。

  他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起了呆,天花板上仿佛出现了心芸的面孔,他想起今天米娜当着心芸的面又亲了自己时,心芸眼里闪着的泪光,这才叫他最烦心。

继续阅读:第一百三十八章 羡华的烦恼(9)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