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再见秉承
青省2016-12-22 18:032,904

  第一百二十八章 再见秉承

  广东,下了一个月的雨终于停了,赈灾集会事件也随之过去了,而后遗症却留在了秉承身上。

  “你不是真的要被送去美国吧?”冰淇淋店的生意在赤坎11月份仍感炎热的天气里,仍然红火。

  羡华站在秉承旁边望着斜对面昔日几个人一起吃过冰淇淋的店面,想起落单的斯文。

  “还不是因为上次集会的事,”秉承的目光扫遍了长提路和中华路骑楼的商店,米铺油铺,盐铺肉铺,糖果铺,几年前刚兴建的中华路也一点点的追上了对面长提路的繁荣,虽然没有整齐的骑楼,崭新的二层楼楼下的商店也渐渐多了起来。

  “胡说,因为那件事,后天就要送你出国,有这么着急的吗?”羡华没有这么容易糊弄。

  “那你要去吗?美国?”斯如靠着心芸,小声问道。

  秉承不禁开始思考,再过几年,赤坎会变成什么样,“我说不去,我爹说我整天想些没用的,早晚要学坏,绑也要把我绑去。”

  “所以你就乖乖就范了?”以秉承的个性,羡华不认为他会听话,加上秉承早就说过不喜欢去国外。

  “我跟我爹提了,想去广州参加黄埔军校的军官培训。”

  “你不是吧?”羡华第一次听说秉承要去参军,伸长了脖子,凑近秉承,“你爹怎么可能同意,不是,怎么你会想去参军我就想不明白了?”

  要说这一群人里,最不可能去参军的,就是秉承了。

  “我怎么就不能去?你这么惊讶干嘛?国家,民族,我们的朋友,家乡都在危难中,我们蜷缩在赤坎太久了,过的太安逸了。”几年前的秉承确实不会想去参军,经历了王倩的事,又在广州呆了一个月,秉承站在广州先烈东路十九路军烈士陵园里默默下定了决心,总有什么事情是他必须要做的。

  羡华和正堂想到的都是同一件事,“你爹不可能同意的。”

  “他是不同意,可他要送我出国,我也不同意啊。国和家里面,有大哥他们在,家不是问题,所以我选择国。”

  羡华看见秉承眼睛里闪现的光芒,是他从未见过的坚毅,“秉承,你变了。”

  “我变了?哪里变了?是不是变得更帅了?”秉承特意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笑道。

  “是我们秉承长大了,有了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心芸初次听弟弟说起,也和羡华一样难以置信,“姐姐是支持你的,好男儿志在四方,你愿意舍命救国救民,我这个做姐姐的为你感动骄傲。”

  心芸心里纵然有太多的担忧和顾虑,也不能不被弟弟的勇敢打动。

  “难怪你爹突然这么着急要把你送出国去,是要阻止你去送死。”羡华着急的说。

  “羡华!”心芸难得在秉承面前吼了声羡华。

  羡华连忙低头道歉,“对不起,我一时着急,说错话了,心芸,秉承。”

  “总算我姐还没忘记有我这个弟弟,哈哈,见你被我姐吼,可真开心。”秉承笑的前俯后仰,平青桥的铺路石仿佛也陷入了年轻人的轻松氛围。

  “你还笑,我可真不敢想象你穿上军装的样子。”秉承虽有些小聪明,行事易冲动,又不自律,不说远了上阵杀敌,就是军校的艰苦生活,都让羡华为这个弟弟操心不已。

  “放心,等我穿上后,一定拍照,给你们寄回来,让你们后悔现在没多看我两眼。”

  羡华掰过秉承身体,让他面向自己,仔细瞧了瞧他的五官。

  秉承被羡华盯着看,心里麻麻的,“干嘛啊你,我姐还在这儿呢?”

  心芸也觉得怪怪的,“羡华,你盯着看秉承做什么?”

  “现在多看两眼,免得到时候后悔啊。”羡华开玩笑道。

  众人被逗乐了。

  “我先去美国待一阵子,过段时间,再想办法回到广州。这事,你们几个可得替我保密。”如果能做沟通,秉承当然是希望劝服爹爹后再去从军,可事以至此,秉承不得不出次下策。

  “会,我们会为你保密。”

  秉承歪嘴笑道,“要是不替我保密,我就把你和我姐的事,捅出去。”

  “你大可说,只要你不想认我这个姐姐。”心芸没上秉承的道。

  “要不然就把羡华逛迤华楼的事告诉我爹。”

  心芸拉过羡华,“你什么时候去的迤华楼?”

  “我什么时候去的迤华楼。”羡华反倒问起了秉承。

  “忘了,咱们关系不好的那会儿,高一,你跟我打赌去迤华楼,还被人迤华楼的姑娘亲了不是?”秉承故意挑起姐姐和羡华的矛盾,趁临走前,想再逗一逗两人。

  羡华想起了秉承说的打赌的事,从背后捂住秉承的嘴,“哈哈,那是意外。”

  “什么意外?你还和人家迤华楼的姑娘亲上了?”心芸眉眼竖起,表情冷峻,要知道她和羡华至今最多也就牵手拥抱,听到羡华亲别的姑娘,还是迤华楼的女子,她怎么受得了。

  “心芸,那都是我认识你之前的事了,跟秉承好玩,打了个赌去的迤华楼,不是我自愿的,是人家姑娘自己亲上来的,”羡华手脚负责拦住秉承,嘴巴还要不停的张口解释,脸上的汗都冒了出来。

  正堂和斯如在一旁看着,怪好笑的。

  心芸盯着羡华的眼睛充满了杀气,“欧阳米娜也是人家自己亲上来的,迤华楼的姑娘也是人家主动亲上来的,梁羡华,你怎么这么好的女人缘呢?”

  “不是的,心芸。”

  “以后,你还打算让多少女人主动亲你呢?我是不是也得主动亲你?免得再被别人抢了先?”心芸说了一大堆,听上去逻辑分明,并不是全无道理,可那并不是羡华的本意。

  “心芸,你不能这么说啊,你相信我,真不是我故意的。”羡华无法想心芸那样说的头头是道。

  心芸鼻子冷哼了一声,“不是你故意的,那就是别的姑娘故意的,有区别吗?不是因为你做了什么事,人家姑娘没事到处追着你亲?怎么不亲我弟弟?”

  “我——”羡华百口莫辩,“哎呀,别生气啊,心芸,咱们不是在说秉承,说的好好的嘛,怎么就绕到我身上来了。”

  “谁让你犯错了?”

  “对不起,心芸。”羡华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下意识就在心芸面前认了错。

  秉承被羡华捂着嘴,笑声从羡华的指尖漏出,“哈哈,看你们两个吵架可真有意思。”

  “要不,你们两还是分手算了。”秉承掰开羡华放松的五指说。

  心芸大声说,“你才要分手。”

  羡华也反击说,“赶紧的,你还是去美国吧。”

  “错,是去广州。”秉承很清楚自己要什么,要怎么做,这点令羡华很是羡慕。

  “要是斯文知道你要参军,肯定会特别崇拜你,他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军人。”羡华突然提起斯文,气氛莫名的感伤起来。

  一只白鹭从濮阳图书馆的德国进口大钟楼滑翔,掠过水面,涟漪阵阵散开。斯如站在队伍的最右边,默默看着水面上飞远的白鹭,想着什么,正堂望着迤华楼三楼紧闭的一扇窗,始终未开启,想着某个人。

  秉承借故有事,让众人先走,独自打开被锁起来的电影院大门。电还通着,没有被切断,座位和舞台都落了沉沉的一层灰,秉承记得王倩每次都会在电影散场后,打扫完卫生,才最后一个离开,要是被她看到电影院这么脏,该不开心了吧。于是,他拿起扫帚,拖把和抹布,做了人生最认真的一次打扫。

  舞台上,昏黄的灯光因为灯罩上的灰尘,显得更暗了,秉承站在舞台中央,想象自己身穿黑色肥裤子、头戴小圆礼帽、孔留着的小胡子、穿着一双黑色皮鞋,礼貌的弯腰九十度,向唯一的观众王倩,脱帽敬礼。而王倩就站在观众席的最后面,面无表情的拉下了电灯开关。

  微尘在灯光下飞舞,灯没有灭,王倩不在,只剩下了秉承和他自己的回忆,湿润了秉承的眼眶。他好想问王倩,现在的自己有没有长大一点。

继续阅读:第一百二十九章 表妹嫁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