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洪涝之灾
青省2016-12-21 19:483,084

  第一百二十七章 洪涝之灾

  台风过后,广东江门,鹤山,台山,恩平,开平各地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洪涝之灾。羡华召集昔日的校友和同学,一起筹款为灾民送去粮食和沙袋赈灾,却在集会场所,被张统领以聚众非法集资为由没收了所有的募捐款项和物资。羡华,正堂,心芸,秉承当场被抓。

  “爹,我和正堂没错,我们是在做好事。”瑞石楼的外墙被多日的暴雨,染深了颜色,滴答滴答的雨声将瑞石楼内的争吵声包围了起来。

  “每次犯错,你怎么都是这句话?”梁老爷摇头,面对花钱从赤坎国民政府监管处赎出来的两个儿子,生气不起来。

  羡华说自己是为救灾帮助受困的乡民,和之前不一样,没有牵扯政党的纷争。

  “知道你没有犯大错,上个月我们已经给张统领和陈县长捐过一笔款和物资了,大家都说没钱没粮食了,你们这么一闹,他们不又多了向我们讨价还价的筹码了?”梁老爷想到之后要和张统领争执,就头痛。

  “你们这种小孩子的行为,不是在做好事,是在害我们整个家族,做事需要成熟些,和大人商量。”

  这次的募捐活动,羡华是筹划了一阵子才进行,特地把地点选在郊外,秉承曾和杏子约见的凉亭附近的祠堂,鲜少有人经过,到场的人都是羡华,心芸,秉承,正堂相熟的人,按道理不该被发现的,他至今也想不通是哪里走漏了风声。最让人可气的是,逮捕他们的理由居然是聚众集资?还把他们的募捐物品全部没收充公。

  “我就不明白了,这怎么也能被张统领按个罪名抓起来了。”羡华举起双手,眼睛里的几根血丝凸,气愤道。

  不管梁老爷说什么,正堂只是乖乖举着手,不似哥哥那么火大。

  “国民政府,张统领,陈县长,想要随便按你一个罪名,没收点什么东西,你以为很难吗?”梁老爷以为两个儿子之前得到的教训够多了,也成人了,该懂事些了,可还是惹出了祸,“心是好的,事做的不好。”

  “那按照爹爹的想法,怎么做才好呢?”

  梁老爷沉下语调说,“你们这个年纪,什么都不做便是最好。”

  梁老爷的话令羡华颇感意外。

  “你也就算了,偏偏还扯上杨家的女儿一起做这些没头没脑的事,看来杨家女儿的脑袋也是不够灵光,要不然怎么会跟着你一起干这种傻事。”

  “爹,不许你这么说心芸。”羡华一边想着怎么跟梁老爷解释,另一边本就担心心芸在杨家的处境,怕因为自己害心芸受训,梁老爷这个时候的说的话很容易就刺痛了羡华。

  “爹还没准你娶她进门了,你就站在她那边了?”梁老爷一心为了儿子好,却反被儿子教训,脖子一紧,头高高仰起。

  羡华不敢坦白,其实这次募捐救灾起因还是心芸听国助说起他代表濮阳家去赈灾现场的事,一来,羡华确实想帮忙,二来也有私下想在心芸面前表现的不输给国助,讨心芸开心,“爹,一码事归一码事,您别混为一谈了。”

  “不管怎么样,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和她在一起了。”

  “爹!你这也太不讲理了!”羡华伸直了脖子,差点就要吼了出来。

  正堂拉了哥哥一把,“哥,你别太大声跟爹说话了。”

  为了儿子羡华,梁老爷早就打探过杨家那边的消息,知道杨老爷执意要心芸嫁给濮阳国助,也特地安排管家观察羡华和阿盛的动作,知道羡华一直在方便医院和心芸见面,同时国助也和心芸有交往,三个人似乎是达成了某种和平共处的协议。原本,梁老爷是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现如今,心芸在现场和羡华一起被张统领抓到,而国助又不在现场,满园现在必定是闹翻天了,他可不想再受到杨老爷的什么冷嘲热讽,说自己的儿子拐卖他的女儿之类的话。

  “你连自己都事情都处理不好,堂堂男子汉,想做什么事都不知道,就想着娶媳妇,学人家谈感情,你自己问问自己,爹要是今天把你赶出家门,你有能耐活过几天?就你这不用脑子的智商!”

  那边瑞石楼还在争吵中,这边如梁老爷所料,心芸,秉承正跪着挨训。

  “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偷偷摸摸的,心芸,你是不是背地里还跟姓梁的那小子有来往?”杨老爷还没开始说话,就摔碎了好几个茶杯,地上满是陶瓷碎片。

  心芸先开了口,“没有,爹,我们是意外遇见的。”

  “又是意外?那次什么大半夜看星星是意外,现在一起被抓也是意外,好好好,好一个意外,是不是连你们两个在一起,杨家小子来满园说要娶你也,也,也是意外?”杨老爷气的结巴了起来。

  “这是事实。”心芸很想说实话,可当前的处境,她一旦说了实话,拖累的就不只是羡华,还有一直暗地里帮助自己的国助,她只能撒不愿意撒的谎。

  “好好的,你跟着国助去医院,国助送你回家,怎么会有意外就让你跑到什么鬼田野去,跟一伙儿不干正经事的年轻人一起,你说说看,几个大家闺秀跟你一样?”

  “爹——”

  “别叫我爹,听到你的声音就烦,”杨老爷转过身,面向秉承,“秉承,你给我说实话!”

  秉承没有往常的活跃劲,用的淡淡的语气回复道,“姐姐说的,没错,是意外遇见的。”

  “好,很好,你们姐弟两个感情好的很,窜通起来骗我?啊?”杨老爷并不相信两个人的话,“国助呢?我不听你们两个的谎话,国助呢,我只相信国助的话。”

  这时,国助听闻心芸,秉承,羡华,正堂被张统领抓了匆忙赶到了满园。

  “国助,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你负责接送心芸上下班的吗?她怎么还能在你眼皮底下去溜去见梁家的臭小子?”

  “这事,不怪心芸,”国助一见杨老爷,就跪在了心芸旁边,他特意看了心芸一眼,“是我带心芸过去,让心芸替我帮助受灾的群众。”

  “是你?”杨老爷眉毛皱成了一团,“国助,你可得给我说实话,心芸和秉承的话我都不信,就信你一个人的,你可别为了包庇他们两个对我说假话!”

  国助虽对家乡的建设事业充满热情和雄心,可他刚刚才代表濮阳家和赤坎的几大家族去外地送过粮和赈灾物品,怎么又会参与这种私下的集会?在杨老爷眼里,国助基本上就是半个大人,没有道理会参与只有秉承,心芸这种小孩子才会参与的活动中去。

  国助咽了口唾沫,来这儿之前,他早就想要自己要怎么去替心芸和羡华背锅,“是真的,杨伯父,都是我的错,不该让心芸单独去,我也没想到会被张统领的人抓住,还会遇到梁家的人,要怪你就怪我吧。”

  “别急着承认,”杨老爷顿了顿,“想清楚了,国助,你要是想替心芸说话,就该说实话,否则,以后受伤的那个人是你。”

  国助明白最让杨老爷气愤的不是集会,不是心芸和秉承捐了多少钱,而是羡华的出现,“杨伯父,您知道我对心芸的心意,这份心意自始至终都没变过,要是知道梁羡华在集会现场,我是怎么也不会让心芸替我去的。”

  “日日夜夜,每时每刻,我都期盼着娶心芸过门的那一天的到来,梁羡华是我的敌人,带心芸和羡华见面,不等于缴械投降,主动放弃心芸吗?杨伯父,这等于是在剥我的皮,割我的肉。”

  秉承被国助脸不红心不跳的说谎能力吓了一跳。心芸也是,与秉承不同的是,国助的话在心芸听来,并不全是谎话。她隐隐约约的有些心疼,甚至悔恨,如果换做她是国助,既喜欢心芸,又不能不帮助心芸和羡华两人见面,还要时不时帮忙圆谎,如果换做她说这番话,心里该是怎样的矛盾?

  满园的凤凰花被雨水的重量压弯了枝叶,橘红色的花瓣被打落在地面,与泥土混合,等待新一轮的轮回,雨水稀稀落落,稀稀落落的下个不停。

  杨伯父最终还是相信了国助,只告诫他不要松懈,要时刻警惕梁家的臭小子,时刻守在心芸的身边。心芸说要送国助出满园大门,国助意外的拒绝了。

  什么时候,他才能从这样矛盾的感情中解放?什么时候,他才能真正拥有心芸而不只是做他们两个的挡箭牌?

  他坐在车子内,没有发动引擎,听着雨声刷刷的落在车窗上,车顶上,发出沉闷规律的声响,仿佛在安慰他,安抚他躁动的心。

继续阅读:第一百二十八章 再见秉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鸣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