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彻底误会
陶罐2016-12-12 10:403,259

  陆闲亭整理完手里的案子,觉得十拿九稳,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心情十分舒畅。

  他的小跟班卿晟跟着他已经小半年了,将他的一举一动都收在眼里,见他心情不错,就提议:“师傅,要不我们出去吃饭吧?”

  卿晟就是陆闲亭旁边的实习生,因为为人上进,认真努力,底子也不错。卿晟死皮赖脸的一定要叫陆闲亭师傅,陆闲亭刚开始皱眉,后来也就默认了。

  “那边新开了一家,我查了一下,评价都还挺高的,要么我们也去尝尝新鲜?”卿晟问他。

  陆闲亭点点头:“嗯,也好,一起去吧。”

  然后两个人就并排着走向电梯,刚刚从二楼下来,前台小姐就叫住陆闲亭,穿着包臀裙小步跑过来:“陆律师,《七微》杂志的陶编辑,今天留言让我问问你,什么时候有空接受她的采访呢?”

  卿晟都忍不住,无语的看着前台小姐,说:“这个陶大编辑还真是坚持不懈啊,都已经连续打了一个礼拜电话了吧?”

  “是的,平均每天两个。有时候三个!”前台小姐也无奈的说,但是陶紫菀每次打电话过来都是笑嘻嘻的,也不惹人讨厌,有时候两人还会聊几句。

  虽然前台小姐对于陶紫菀死缠烂打的能力汗颜,但是并不讨厌她这个人。

  卿晟看陆闲亭面无表情,立马就数落前台小姐:“我说,你天天都帮那个陶紫菀问,但是师傅都没有表态,明显就是不想接受采访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顿时,前台小姐脸色就变了。

  说得也是,陆闲亭这样子,明显是不想接受采访。陶紫菀发神经蹬鼻子上脸,她怎么也跟着不知好歹了?

  当下就说:“不好意思陆律师,打扰您了,下次陶小姐再打电话过来,我就不再通报了!”

  陆闲亭没有说什么责怪的话,只是轻轻一点头,这件事情算是翻篇,对卿晟说:“我们走吧。”

  然后两个人走出恒大律师事务所,开车去餐厅。

  此时,陶紫菀刚刚走出餐厅,就见陈典像是一只开屏的公孔雀一般站着,不过不得不承认,他生了一张令人侧目的好皮相。

  陈典穿得十分正式,像是要求婚一般,硬挺的西装,修剪整齐的布料包裹着大长腿。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英气逼人。

  陶紫菀走过去,恍然间觉得自己走向山河遥远的光明通途,忽然,陈典笑起来,向她招招手:“来来来,二哈,过来!”

  顿时,所有的光环都退散,陶紫菀就知道陈典不会那么好心,皱着眉头翻了个白眼,说:“你干嘛!”

  “逗你玩的嘛,你就是喜欢看你对我咬牙切齿,但是又拿我没办法的样子!”陈典侧身到旁边,提陶紫菀拉开椅子。

  他的举动是那么绅士优雅,但是说出的话气得陶紫菀咬咬切齿。

  来这里吃饭的人都是有些素养的,总不会想在大街上那样围过来看,但是会低下头,假装在吃饭,然后斜着眼睛用余光瞄向两人。

  此时,正和卿晟从外面进去的陆闲亭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向远处。

  正好看见陶紫菀正襟危坐,看着对面的陈典。

  陈典拿出一个小礼物,向陶紫菀递过去。

  陆闲亭然不住多看两眼,卿晟已经找好位置坐下,见陆闲亭还站在,也没有动,就拉了拉他:“师傅,你在看什么呢?”

  陆闲亭连忙收回视线,摇摇头说:“没什么。”然后坐到卿晟对面。

  正好陆闲亭朝着的方向,斜斜的对着陶紫菀和陈典的餐桌。

  他的眼睛好像被人扯了一根线,狠狠地缠绕在陶紫菀的身上,让陆闲亭想不去看都很困难。

  “师傅,你眼睛不舒服?”卿晟顺着陆闲亭的目光望过去,陆闲亭连忙收回视线,好像不愿让别人发现他在看陶紫菀一样。

  卿晟多看了一会儿,陆闲亭连忙伸出手去挡他的视线,嘴里嫌弃的说:“别看了,快点餐,都要饿死了!”

  卿晟多打量几眼,因为陆闲亭看得方向在他斜背后,所以他扭着脖子有些酸,也就转回来,说:“师傅,我好想看到陶大编辑了耶。”

  谁知道,卿晟这个缺心眼儿的居然一针见血的点破。

  不过陆闲亭何等定力,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反问:“陶大编辑?就是那个天天要采访我的女人?是哪个?你给我指指,我看看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

  卿晟居然当真了,傻不愣登的指了指陶紫菀的方向,说:“呶呶,那个不就是陶编辑吗?和一个难得坐在一起吃饭的那个,有说有笑的,不知道是不是男朋友呢……”

  卿晟碎碎念的说起来。

  陆闲亭不着痕迹的皱皱眉:“原来是她啊,长得倒并不是厚脸皮的样子嘛!”

  “不过她的脸皮还真是厚啊!”卿晟感慨一句,又加了一句,算是对陶紫菀的赞美,“厚脸皮……另一种程度上说,可能也算是有点吧!”

  “师傅,别人都这么坚持不懈了,要不你就接受一次采访吧?指不定是领导施压,要是采访不到你就炒鱿鱼什么的!”卿晟自言自语的说。

  陆闲亭寡言少语,所以卿晟很话唠。

  一般来说寡言少语的人喜欢清静,不喜欢别人在自己耳边聒噪,陆闲亭倒是还好,做律师除了要会讲,舌灿莲花之外,还要懂得倾听,所以陆闲亭也不觉得自己这个徒弟烦。

  “你说,是不是啊,师傅?看他也是刚刚出来工作的样子,你就大发慈悲,帮帮忙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陆闲亭又看了一下陶紫菀,对卿晟说:“我考虑考虑吧!”

  然后又问:“你菜点好了没?”

  “嗯,我挑的差不多了,都是你喜欢的口味。”卿晟跟在陆闲亭身边,早就将他习性摸得一清二楚。

  陶紫菀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她,小心的朝周围望了望。

  陆闲亭连忙动了动,真好用别人的身子把自己挡住了。

  “诶,和我吃饭呢,你瞎看什么呢?”陈典不满她四处张望,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陶紫菀皱着眉头,不满的说:“你干嘛啊!烦死了!”

  “和我吃饭,就只能看着我,你瞎晃悠什么呢?看着我就好了!”陈典见陶紫菀一副不甘不愿的样子,顿时就从包里抽出一叠现金,正好是一万块,是陶紫菀的佣金。

  他拿在手里晃了晃,说:“你还想不想要了?”

  陶紫菀一看见钱,愤恨的一跺脚,说:“好好好,我认怂!你到底要我怎么办,才肯把钱给我?”

  陈典洋洋得意的将现金放好,高抬的下巴恨不能让人一拳打过去:“也不用你怎么办,你就好好的陪我吃顿饭,我心情好了,当然就给你了!”

  “好吧!”陶紫菀点点头。

  陈典见她坐着,但是没怎么动筷子,跟猫儿似的只吃了一点点。

  他又不满的说:“你怎么都不吃?在我面前不用装矜持,我知道你的饭量在哪里!”

  陶紫菀看着他说:“大哥,你想多了,我只是刚刚已经吃过一顿,真的吃不下了。”

  “不吃浪费了!”

  “我打包回去可以不?”

  陈典算是服了陶紫菀了,只好郁闷的自己吃饭,陶紫菀观战。

  陆闲亭依旧时不时的扫两眼,卿晟这次知道他在看什么了,含糊的问:“师傅,陶编辑身上有吸引力?你怎么一直在看啊!”

  陆闲亭却说:“我的看她顺不顺眼,顺眼的话就接受,不顺眼的话就不接受!”

  陆闲亭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也就明目张胆的望着。

  此时,陈典总算吃好了饭,看着陶紫菀像是小哈巴狗一样盯着她,满眼都是期待的目光,“噗嗤”一声笑出来。

  陶紫菀看见他笑了,也没有松懈,只是在他脸上扫了一眼,依旧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的手,看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陈典忽然想欺负她一下,将钱往包里塞塞,作势就要走。

  陶紫菀顿时脸色一变,一副要发飙的样子,委屈的说:“你怎么这样啊,你说我和你吃饭你就给我的!”

  “对呀!”陈典笑着点头,“但是,我不想给你,你能怎么办,咬我呀?”

  陶紫菀气得恨不能像牛一样蹬后退,然后用牛角将眼前这个讨厌的人顶得远远地。她生气的说:“我相信你就是猪!”

  陈典见她似乎真的要生气了,连忙把钱从包里逃出来,直往她怀里塞:“好了好了,拿去拿去,不就一万块钱吗?至于吗你?真是的!”

  陶紫菀拿到钱,笑嘻嘻的捧着:“对你来说不过是一顿饭的钱,对我来说可是三个月的生活费!”

  然后两人并肩往外走,陈典问她:“要不要去逛逛?你吃了这么多,消化消化?”

  “也行!”陶紫菀拿到佣金,自然心情好,随口就答应下来。

  帝都是个不夜城,四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火树银花,陶紫菀怀里揣着沉甸甸的银子,忽然在这座城市找到存在感。

  好像只要自己努力下去,总有一天会站住脚,能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继续阅读:25 偶遇前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